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31:12  作者:无执道长

   【薛晓】君不见

  作者:无执道长
  Cp:薛晓薛
  文:无执
  设定:薛洋被献舍,晓星尘重生
  注:所有含双道情节皆为友情向
 
 
楔子
  人间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这一生,他爱的,他恨的,由始至终,皆他一人罢了。
 
 
第一章 
  晓星尘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天可以醒过来,沉睡良久的身体像是被灌了铅一般沉重,他本欲坐起,却又在或起不起之时,颓然地倒了下去。
  宋岚在他身边,见晓星尘终于醒来,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脸上既是兴奋又带了一丝愧疚。
  “是……子琛吗?”晓星尘颤着声开口问道,他这个身体已经沉睡了许久,未有一丝水分渗入喉咙,说起话来难免有些干涩。
  宋岚轻轻地按了按他的手,以表回答,然后他起身去给晓星尘倒了杯水,晓星尘接过一饮而尽,干咳几声后,声带明显舒畅了很多。
  “这……是怎么回事?”晓星尘迷茫地问道。
  他记得他在薛洋面前自刎,魂飞魄散,按道理来说,他又怎么会在数年之后骤然回归人间。
  他伸手覆上脖颈,指尖在喉间的皮肤轻轻扫过,隐隐摸到了一条伤痕。
  都是真的。
  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被薛洋欺骗,残害无辜百姓,杀死挚友,最后自刎,如今却得重生。
  他本不应该再出现在世上才对。
  过往如同走马灯般历历在目,他仍记得霜华划过喉间时的痛感,然而他真正觉得痛的,不是利刃划过皮肤那一霎而过的刺痛,而是薛洋留给他的充满血腥味和罪恶的真相,令他痛不欲生。情绪一旦起伏过大,他的眼眶便会渗出血丝来,掩着双目的白纱由里到外层层透红,像是落在水上晕染却不肯散去的朱砂。宋岚见状,立刻将他的手心摊开,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
  对不起,错不在你。
  “子琛又何须安慰我?说到底只是我过于轻易信任他人,才会落得如此下场。”晓星尘道。
  宋岚明知晓星尘看不见,却还是摇了摇头。
  你既醒来,又必须在过去中深陷无法自拔?薛洋已死,从前的种种,也算是有了一个了结。
  “薛洋……死了?”晓星尘一脸不可置信。
  宋岚花了一天的时间,将他死后发生的事情说给了他听,避过了薛洋操控他屠杀义城的事情,又告诉他,他的魂魄得以修复,全靠重生的夷陵老祖魏无羡给他寻来了一盏结魂灯。
  他的身体被薛洋动过手脚,他自刎时的伤口被薛洋修复,至于身体常年不腐烂,是因为薛洋当年给他服用了一颗防止尸体腐烂的抑原丹。
  宋岚说,当年他其实是想将晓星尘的遗体火化,只是犹豫再三,最后抱着那一丝晓星尘或许可以重生的希望,将他的遗体放置在一间寺庙中,托付主持好生看管,自己带着两个锁灵囊,负着霜华和拂雪,行世路,除邪魔。
  直到再次遇见蓝忘机和魏无羡,魏无羡将结魂灯交给他,并告知他使用方法,他才千里迢迢赶回庙中,取回晓星尘的尸体,前往魏无羡告诉他的一个适合养魂魄的地方,将魂魄放回晓星尘体内,挂上一盏结魂灯,燃了足足七七四十九天,那几缕残魂才终成完整。
  于是便有今时今日的晓星尘重生。
  至于阿箐,她非修道之人,魂魄得以修复之后已入轮回,也许再过十来年,他们还能相见。
  而现下,距离当年宋岚带走晓星尘魂魄,已有七年。
  “都过去这么久了吗……”晓星尘有点恍惚,原来距离他自刎,算算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二十年,也不过一场梦的时间。
  “那薛洋……当真没有夺舍重生?”晓星尘疑惑地问道,他一直觉得,薛洋那样冷血绝情的人,即便死后,也会想方设法重回人间,再把他的仇恨,一一了结。
  宋岚摇了摇头:未曾听说。
  晓星尘的心这才缓了缓。
  大概他与薛洋,永生永世,都不会再相见了。
  宋岚将霜华递到晓星尘手里,执着熟悉的佩剑,纤长的手指抚上剑身的花纹,他又记起义城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剑没人心,血花飞溅,他看不见的那些良民们恐惧的哀求的眼神,甚至温热的血液溅到他脸上时,他也没有半点感觉。
  而当血淋淋的真相被揭开,他怨恨,他痛苦,他挣扎,是他不懂世却非要入世,是他将道义亲手摧毁至尽,是他错信了薛洋。
  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晓星尘有那么一瞬间想将其再度划过颈间,但自己魂归重生实属不易,再加上薛洋已死,就像宋岚说的,前尘往事都已了结,又何必沉溺于过去无法自拔。想到这里,他便不再有任何轻生的念头。
  宋岚见晓星尘的表情终于不再那么凝重,便放下心来,让他好生歇息,尽快适应回来。
  晓星尘重生后的那几天,宋岚一直陪着他,俩人像从前一样各执佩剑,比武切磋,晓星尘虽没了双目,但剑法一如当年凌厉,霜华的银光化成不同的弧度,洋洋洒洒挥动眼前。
  宋岚没了舌头,无法与晓星尘言语,但也可以与晓星尘交流,只是速度要比从前慢上许多。渐渐地,晓星尘找回了昔日与好友一同谈笑风生,煮酒论剑的欢愉之感,宋岚虽是已死之人,但薛洋将其制成凶尸,令其与活人无异,倒也令晓星尘内心有了些许安慰。
  又过了一段时日,二人离开原地,前往姑苏,巧遇蓝忘机与魏无羡二人,晓星尘知自己得以重生,多亏了魏无羡那盏结魂灯,本想好好道谢一番,却被魏无羡一摆手,拉去酒家说是要与他喝上几杯。魏无羡与他交谈甚欢,蓝忘机在一旁时不时补充几句,气氛融洽,如同一别已久而得暂聚的故人。夷陵老祖魏无羡,此时此刻在晓星尘看来倒不像世人说得那么可怕,反而十分讨人喜欢。魏无羡说到晓星尘算是他师叔时,晓星尘愣了一会意识到魏无羡是自己的师姐藏色散人之子,觉着又多了几分亲切感。宋岚在他们谈话时想起晓星尘体内还留着抑原丹,连忙询问魏无羡是否有碍,魏无羡笑着说不碍事,抑原丹只对死人有效,一旦重生,便会自己化了,并无害处。
  一顿饭过后,魏无羡询问晓星尘今后作何打算,晓星尘想了一会,回答:
  “行世路,除邪魔,愿终有一日,自立仙门,不负少年志。”
  魏无羡笑。
  临走时,他朝晓星尘行了个礼,道:“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晓星尘告别魏无羡与蓝忘机二人之后,与宋岚一起,斩妖除魔,无需多时,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这两个曾广为修道之人所知的名字,在沉寂了二十年之后,又再度传了开来。
  而晓星尘没有料到的是,在他与宋岚名声再度传开之后不久的某个夜晚,离他千里之外的一间宽敞的屋子里,干净的地面被画了一个圆形的阵法,躺在阵法里面的人在漫长的沉寂之后,缓缓睁开了眼睛,从地面坐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他身下的阵法,悠闲地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露出了他最惯有的,阴狠的笑容。
 
 
第二章 
  晓星尘和宋岚二人自与魏无羡蓝忘机二人一别后,一路走走停停,竟也从姑苏游历到了眉州,期间还不忘帮沿途的世家解决一些大大小小的麻烦,如此一来二人的名声更为响亮,稍微年长一些的修仙之人,都记得当年晓星尘凭借一把霜华剑惊动天下,每当晓星尘路过自己所属的地方时,当地的仙门总是想方设法邀请他前来一聚,晓星尘皆一一婉拒,各仙门的人虽表遗憾,但能再一睹那位白衣款款的道长的风姿,也实在不负一番期望。而这些仙门当中,其实也有妄想强行将晓星尘留下的人,只是一旦有些许强留迹象表明出来,晓星尘一旁的宋岚便会悄悄扯一下晓星尘的袖子,表示此地不宜久留,然后二人便会速速离开,甚至直接御剑飞行前往下一个地方,丝毫不给他们机会再度挽留。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在三个月之内从姑苏游历到眉州。
  到达眉州没几天,晓星尘和宋岚在某夜出门散心的途中就遇上了一大批走尸,霜华可自行引尸气,宋岚又不像晓星尘那样双目失明,宋岚看了他一眼,晓星尘感觉到了宋岚的目光,抬头转向宋岚的方向后微微点头,霜华与拂雪双双出鞘,手起剑落,入耳的只有挥剑时斩断空气的声音,利刃刺激皮肤的声音,还有走尸倒地的声音。其实,晓星尘在重生以来已经杀过许多回走尸,然而他对这些不死不活的生物却带有一种恐惧,他害怕他杀的并不是走尸,而是中了尸毒的活人。他早已失去双眼,也曾因此被薛洋无情利用,杀害了许多无辜之人,难免会留下阴影,不过他想到宋岚在身边可以替他分辨走尸的真伪,心便放下许多。二人默契十足,且自身原本就是修道之人中灵力居高那一类,没过多久便将身边的走尸杀得一干二净。
  “没了吗?”晓星尘问道。
  宋岚执着拂雪在地上敲了两下表示已经杀完了。
  晓星尘会意,将霜华收入剑鞘,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查看一下他面前倒地的走尸的情况,却听见树丛传来沙沙的声响,他警惕地望过去,树丛里忽然钻出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手持长剑,穿着一身玄色的长袍,胸口绣着一朵精致的绿萼梅,脸上全然是惊魂未定的表情,少年环顾四周,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批走尸,暗暗松了口气。少年又看了看面前一黑一白两位道长,而白衣道长似乎有眼疾,双眼前缠着四指宽的白色绷带,正望着自己的方向,少年意识到自己大难不死全靠这两位路过的道长,连忙冲着二位行了个礼:“多谢二位出手相救。”
  “不必,只是少侠为何如此狼狈?”
  少年挠了挠头,脸上泛起红晕来:“我……我只是和家里人赌气跑出来的,结果遇上了一批走尸……打不过,只好躲起来了。”
  晓星尘笑了笑,柔声道:“以后还是不要闹脾气了,自己出来很危险的,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罢。”
  “啊、啊?不必了,我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估计我爹已经来找我了,或许一会就到。”少年正说着,转头时忽然眼睛一亮,冲着他看向的地方欣喜地喊了声“爹”。
  只见一位中年人提着剑气势汹汹地赶来,身后还带着几个家丁,他们身着与少年一致的服装,中年人来到少年面前,看了看周围的倒地的走尸,似乎是觉着好气又好笑,霎时间没能说出话来。
  “爹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乱跑了。爹,是这两位路过的道长救了我。”少年知道父亲在恼他私自出门还差点送命,连忙认错并转移话题。
  中年人把目光放到晓星尘身上,继而看到了他身后的宋岚。中年人愣了愣,宋岚看清对方时也愣了愣,只见中年人朝宋岚行了个礼,正声喊了句:“宋道长。”
  宋岚也朝他回了个礼,只是他没法开口,中年人大概是知道宋岚失去了舌头的事情,倒也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面向晓星尘,行礼道:“那么这位定是晓星尘晓道长了吧?在下李行之,久仰大名,今日一见,甚是荣幸。这位是犬子李恒,生性顽劣,给二位添麻烦了。”
  李行之说得客气却不让人觉得虚伪,语调中没有丝毫抬举之意,晓星尘点了点头,朝他回了一个礼:“李宗主不必客气,令郎年纪尚小,不过是贪玩了些,倒也不足以称为顽劣。”
  “晓道长客气了,李恒还不快谢过二位道长?”李行之瞪了一眼自家儿子,李恒立刻行礼,正儿八经地道:“谢过二位道长。”
  “方才已经谢过了,何须再谢一回?”晓星尘微笑道,“我听李宗主的语气,似乎从前与子琛相识?”
  “说来话长。”李行之笑道,“天色已晚,二位道长可有落脚之处?不知李某可否有幸邀请二位到寒舍小住几日?”
  晓星尘默了两秒,想着自己和宋岚今天刚退了客栈的房间,暂时无落脚之地,又见李行之似乎与宋岚相识,而且还有着一定交情,便点头答应了。
  李行之带着二人回到自己的家里,命令下人收拾了两间客房,虽然他早已听过晓星尘的事迹,对他本人也十分有兴趣,可是已经入夜,实在不好扰人休息,于是便与二人道别,自己和李恒先回屋了。
  晓星尘这一觉睡得还挺安稳,第二天清早,李行之便邀请他共用早饭,晓星尘没有推辞,而宋岚已是凶尸,不需要进食,便推辞了邀请,告诉李行之自己出门走走,一会回来,李行之也没有拦他,拉着晓星尘就坐下用膳,期间边吃边聊,说起自己和宋岚的相识。
  原来在宋岚把晓星尘的遗体放在寺庙后独自云游那几年里曾来过眉州,那时候李行之也算是当地一个比较出名的人物,喜欢结交各路人士,他偶遇宋岚,对这位被称为傲雪凌霜的人物十分好奇,虽然宋岚已是凶尸,但李行之对他热情不减,大约是被李行之的坦诚打动,宋岚与他相结识,成了朋友,告诉了他自己的事情,还透露一些关于晓星尘的事。
  说到晓星尘自刎魂碎,不知是否能魂归时,李行之一阵惋惜,却仍希望晓星尘可以重生,届时明月清风与傲雪凌霜还能有再见之日。
  李行之确实没有想到,晓星尘真的重生了,而且如今还坐在他面前与他笑谈风生,只可惜晓星尘双目失明,好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落了残疾,让人忍不住惋惜,他知道晓星尘当年自挖双眼给宋岚的事情,旧事不宜重提,李行之是个明事理的人,说话很有分寸,倒也没有提及任何令晓星尘觉着伤情的事。
  早饭用完,宋岚也从外面回来了,三人坐在大厅里,谈着近来发生的各种事情,李行之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之前他从旁人口中听到的事情,虽与仙门无太大关系,但是还是忍不住说与二人听:“晓道长,宋道长,说起来,我倒是听说过一件蹊跷的事,大约一个月前,泸州那边出了一起灭门惨案,一座姓白的府邸在夜里突然兴起大火,全府上下几乎无一生还,据说府内人是先被杀后才起的火,官府那边查了一个月都没有半点起色,完完全全的不漏痕迹,在下认为,这不会是普通人干的出来的事情,至少,不会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晓星尘认真地听着,捕捉到李行之话中的关键点:“几乎?也就是还有人幸存?”
  “也只有当天晚上出走的白家三公子存活了,这三公子貌似和白家关系并不好,当晚出门深夜不归,没想到自己却逃过了一劫,也算是万幸了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