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32:35  作者:梦寐迢迢

 =================

书名:我的夫君是摄政王
作者:梦寐迢迢
 
备注:
去当细作却爱上敌人怎么办?
 
作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细作,爱上敌人?不存在的。我就是饿死,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爱上摄政王的!
 
后来:嘶~真香!
 
成亲多年发现王妃是细作怎么办?
 
能怎么办?娶都娶了,还能离咋地?
 
正剧?
错,全文搞笑逗比路线。
相爱相杀?
假的,咱只爱不杀。
虐?
大错特错!都是糖。
 
一周至少2更,上不封顶。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辕,沉胥(慕容胥) ┃ 配角:晋骁,慕容凌 ┃ 其它:互宠,轻松,搞笑,摄政王
==================
 
  ☆、楔子
 
  “皇上身体抱恙,今日早朝由摄政王代为主持!”
  五更天,金銮殿。
  太监总管尖细的嗓音叫醒北商皇宫这一天的清晨。
  初升的红日被乌色的云遮住光芒,透出来的是颓废的橘色,再无往日艳丽,就像如今的慕容皇室。
  “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声音是从龙椅右边拉起的紫纱里面传出。
  慵懒,沉稳,悠扬,空灵。
  金銮殿作为历朝皇帝早朝的地方,装潢布置都之于其他宫殿更加华丽气派,也更加严肃。当然,严肃只是曾经。
  现在的金銮殿,被改造成了摄政王的别院。
  架起的紫纱,就是为了他的男宠。
  先王登基前便饱读诗书,曾四海云游教学,登基后整肃宫廷,风气严谨。但那也只是曾经。
  现在的北商国,朝堂内是摄政王的人,朝堂外是摄政王的人,上朝的是摄政王,批奏折的是摄政王,处理事情的也是摄政王……谁不知道?当朝的皇帝,是个空壳皇帝,当今的太子,是个傀儡太子。
  紫纱外,大臣们朝服整洁,神情肃穆。紫纱内,衣不遮体的少年倚靠在身穿金丝蟒袍华服的男子怀里,剥好的葡萄放进男子嘴里,男子缓缓将葡萄嚼了咽下,把目光移到怀里的少年身上。
  “王召说徐刚玷污了他的妻子,徐刚又说是王召的妻子勾引他在先,两人各执一词,又都没有证据。胥儿觉得,该如何办才好?”
  “杀了。”少年剥葡萄的手连顿都没有顿过。
  景辕道:“缉拿徐刚,明日午时处斩。”
  有大臣道:“王爷不可啊,徐刚乃朝廷大臣,那王召只是一介百姓,怎能听百姓的一面之词?”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前一句话正义凛然,后一句话,就很偏袒了。
  “更何况,胥儿说杀了,你们没听到吗?”
  众臣默。
  半个月前,摄政王就下令,沉胥这个名字,与摄政王等重,他说的话,就是摄政王的命令。
  没有人敢有异议。
  “以后这样的小事就不用在早朝奏了,散朝。”
  景辕起身,牵起少年的手,先于众臣离开金銮殿。
  所有人都说,沉胥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
  沉胥闻言不生气,还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没错,傍上你们王爷我就是为了变凤凰,不服,你也傍一个试试?”
  
 
  ☆、初入王府(1)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沉胥是个名人,北商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出名不是因为成立了断月楼,也不是因为开青楼赚了大钱,而是因为他是北商国第一个断袖。
  所有人都说,断月楼楼主开青楼就是为了赚钱,赚钱就是为了养男宠,养男宠就是为了放青楼里为他赚钱……
  断月楼里的人,除了吴长老和止砚,大多是富有经济头脑的生意人。
  生意人,自然是希望赚更多的钱,于是楼里就有人提议:“这五年里我们将生意做遍大江南北的县城,可县城终归是县城,不如昱城,客流之多,乃达官显贵最集中的地方。若在昱城开一间青楼,保证收入不低于县城的三倍。”
  吴长老摸着花白的胡子:“不可。昱城乃皇城,天子脚下动土不是儿戏。”
  “可是如果局限于小县城,我们实力得不到发挥,不利于断月楼日后发展啊。”
  吴长老神色严肃:“将手伸向昱城,若幸运还好,就怕一不小心得罪摄政王,到时别说断月楼,连项上人头都不保。”
  “成大事者需冒险精神,为了断月楼日后的发展,何不一试?”
  “我们得罪得了皇帝,得罪不了摄政王!”
  “……”
  众人争论不休,沉胥哈欠连连。
  “楼主以为如何?”吴长老转过头来。
  沉胥一个激灵醒过来:“啊……那个……”他用求救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贴身随从止砚,止砚无语,但还是小声提醒他:“楼主,长老们在讨论是否将青楼开到昱城。”
  “嗯,右护法说得对,成大事者需有冒险精神。小小一个摄政王,怕他做甚?”长腿一伸,下巴一扬:“倾世无双摄政王,乃吾之姘头也。”
  举楼震惊。
  所有人都知道摄政王最厌恶的就是断袖。
  吴长老胡子颤了颤:“楼主,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然而四者之中,耻尤为要……”
  沉胥又打了个哈欠,吴长老说的话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等吴长老的长篇大论说完,沉胥说:“摄政王真的是我的姘头,不信你问他去?”
  “你……”吴长老脸色发青,沉胥大手一挥:“散会!睡觉去了。”
  沉胥说摄政王是他的姘头,其实是有原因的。
  几天前,他去昱城迎春苑私会小九,赶上官兵搜查逃犯。他当时酒劲上头,对着人群中最好看的那个人就抱了上去。
  很不巧的,那个人就是摄政王景辕。
  据迎春苑的人说,他当时差那么一点点就亲到摄政王的嘴。摄政王自然大怒,他的命差点就交代在那里,还好小九拼死为他求情,他这条命才算保住。
  小九还说,怕摄政王改变心意,让他这几个月都不要在昱城出现。但是既然决定要在昱城开青楼,怎么能不先去调查调查市场呢?
  “楼主可要宽衣就寝?”回到寝宫,止砚问。
  “更衣,本座要出去。”
  “是。”
  脱下楼主华服,换上一件轻便简单的衣服,取下玉冠,改为发带。整装后对着铜镜照了照,对里面的白衣美男子十分满意。
  “吴长老来就说本座在睡觉。”
  “楼主一人出去恐会有危险,属下陪您一起去吧?”止砚是断月楼武功最高的人,向来与沉胥形影不离。
  “你留下,吴长老才不会起疑。放心,天黑之前我定会回来。”
  事情交代好,沉胥欢喜地下山了。
  一路风景甚美。当然……前提是没有遇见打劫的。
  “杀!”
  半山腰,一群黑衣人和一队路过的商队打起来,黑衣人一看就是练过的,商队的人虽多,却节节败退。眼看着黑衣人就要惊扰到马车中的美人,沉胥飞出去,一脚踢飞黑衣人,来了一个英雄救美。
  “上!”
  为首的人示意,四个黑衣人同时朝沉胥攻过来,两人攻头,两人攻腿,沉胥飞起,踩住黑衣人的剑锋,再以一个回旋依次踢向四人的脸,四人吐血倒地。
  后面的黑衣人看形势不对,纷纷撤退。
  沉胥拍拍灰尘,整整衣冠,面含微笑优雅地转身,掀起车帘。
  “鼠目小贼唐突了佳人,已流窜逃去,姑娘可无恙?”
  四目相对,沉胥呆若木鸡。
  “本王无恙,不过你……就不好说了。”
  马车内的人哪是什么姑娘?
  景辕一袭紫色流云宽袖长袍,白玉冠。他没有束起全部头发,留了一半黑发垂落在腰间。手指扶着太阳穴,斜靠在马车后座上,神态慵懒。不似上一次在青楼办正事时的严肃,随意中多了几分……妖媚?
  他能用这个词吗?这人可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摄政王!
  “草民见过王爷,是草民有眼无珠,认错了人,王爷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莫与我一般见识。”沉胥福身行礼。
  “谁跟你说的本王宽宏大量?本王是那种人吗?”
  这摄政王不按常理出牌啊。
  传闻摄政王凶狠残暴,手段之可怕,无论皇亲贵族,达官显贵,皆不放在眼里,沉胥擦了擦头顶的汗。
  “这……他们都这么说……”
  “他们是谁?”
  景辕的语气很温和,沉胥脚软,扑通一声跪倒。
  “是草民说错了话,还望王爷责罚。”
  “责罚就不必了。”
  沉胥刚要谢主隆恩,景辕合掌:“木离。”
  一阵风吹过,冰冷的剑锋便贴着他的脖子。
  “王爷不能杀我!”
  “为何?”
  “我与王爷好歹有过一面之缘,王爷上次都饶了我,不如好人做到底,再饶我一次。”
  “可惜本王并不是什么好人,木离……”
  “王爷急于灭口,是不是害怕被一个男人侵犯的事情传出去!”
  木离手一颤,沉胥的脖子差点被割破,他忙小声对木离说:“大哥你手别抖啊,我好慌。”
  木离在侍卫中武功虽然不是最高的,但他是摄政王最信任的亲卫,自尊心还是有的,现在却被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说手抖:“谁手抖?你才手抖!”
  “油嘴滑舌,木离,把他舌头割了。”
  “只割舌头,那王爷是不是不杀我了?多谢王爷!”说着就磕头谢恩,然后得了便宜还卖乖:“既然王爷都不杀我了,那念在我刚才帮王爷打退贼人的份上,也放过我的舌头好不好?”
  说着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大板牙,笑得那叫一个真诚。
  “这是第二次,你不会有第三次得罪本王还能活命的机会。滚。”
  沉胥麻溜地滚了。
  抵达昱城的时候还是正午,太阳当空,沉胥找了家茶馆点了壶碧螺春。
  “听说了吗?摄政王和断月楼楼主竟然是那种关系。”
  “什么?你听谁说的?”
  “我朋友的表弟的妈妈的侄女的二弟在断月楼当差,亲耳听断月楼楼主说的,摄政王是他的姘头。”
  若不是沉胥定力好,一口茶就喷出来了。
  他早上说的话,现在就传到昱城,这谣言传播速度也忒快了。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凑过去。
  “摄政王不是最恨断袖吗?”
  “谁知道呢?也有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你们都知道的,摄政王封王十年,至今王府里连个侍妾都没有。”
  “你们知道吗,几日前迎春苑,那断月楼楼主抱着摄政王一口一个甜心,摄政王居然没有杀他。”
  “嘘,小声点,听说摄政王今日回朝了。”
  “……”
  “想不想听听事情的真相?”
  众人目光统一看过来。
  沉胥站起来,摸着下巴,一板一眼地开口:“事实就是,摄政王暗恋断月楼楼主多年,迎春苑一见,两人相见恨晚,干柴烈火好上,但因为身份特殊,所以对外封锁了消息。”
  “真的假的?摄政王会是断袖?你小子该不会是骗我们吧?”
  “我说他是断袖,原因有二,其一,摄政王手段狠毒,阴险残暴,这一看就是单身多年导致的肝火旺盛。其二,摄政王已是弱冠之年,府中却连个侍妾都没有。你们想啊,哪个正常男人不需要女人?可他摄政王就不需要,你们说,他不是断袖是什么?”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你怎么知道摄政王暗恋断月楼楼主?”
  “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啊,摄政王肝火如此旺盛,在迎春苑却没有杀断月楼楼主,这不是有奸情是有什么?”
  楼上包间。
  听着楼下的臭小子一口一个“肝火旺盛”,木离气得拔剑:“王爷,属下这就去把他的舌头割了。”
  “且慢。”
  景辕目光一暗,又莞尔一笑。
  “此人狡猾至极,也有趣至极,本王要亲自收拾他。”
 
  ☆、初入王府(2)
 
  离开茶楼后,沉胥去了迎春苑。
  他虽不是那里的常客,却出手阔绰,里面的妈妈很喜欢他:“诶呀楼主您来了?快快里面请,姑娘们接客啦!楼主,只是小九今日有客怕是不能相陪了……不如您看看其他的姑娘?”
  “姑娘们都很漂亮。”他大步往前,微笑着面对前方站成一排的姑娘,余光却观察着身后,那尾巴果然跟来了,很好。他笑道:“给本座准备一个包间,再来两坛女儿红。”
  “是是,楼主这边请。”
  包间在二楼,靠窗的位置,正对着皇宫东门。夜来香的香气从窗口传进来,沉胥不喜欢香味,他把窗子关上,点了一只蜡烛,背对窗子而坐。
  两壶酒,他喝得不紧不慢。在一壶酒快喝完的时候,墙上的烛影闪了一下,屋内多了一个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