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37:51  作者:神女莫紫

 《帝王心》作者:神女莫紫

 
文案
 
苏卿:“齐皇,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萧程:“因为你是春茶,朕是开水,朕想泡你啊!”
苏卿:“……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齐皇的套路!”
套路狂魔腹黑攻X小孩子心性敌国将军受,年下!
日常插科打诨带孩子小甜文,也许会偶尔处理个国家大事,我们不谈国仇家恨只有谈情说爱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程,苏卿 ┃ 配角:周翡,苏希 ┃ 其它:一群炮灰,和一大群炮灰?
 
 
第1章 第 1 章
  第一章
累,好累!
     随着城墙上最后一面绣着“楚”字战旗的倒下,在城墙上硬扛了三月有余的苏卿如同被斩断了脊椎一般跪倒在地上。
败了,终究是败了,十年前那个称霸天下的大楚终究是倒了,是他,是他没有保护好大楚!年轻的将军心里想着。这场战役从去年夏天开始,一直打到了今年的寒冬,可是无论他怎么拼死抵抗都只能一步一步后退,直到退到这帝京的最后一道屏障之上再无可退!
他知道,他不能再退了,可是命不由他!是他对不起君上寄予他的期望,是他愧对苏家的列祖列宗。
“苏卿,你不适合握刀,可是我们苏家除了你,没有人可以握刀了。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放下刀,一旦放下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死路吗?苏卿看着那泛着光沾着血的刀,也许这一刻自己的生死还能由他掌握!
苏卿抬头看着四周渐渐围上来的士兵: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他的错吧!
“苏将军!”周翡背手看着他,“就算你再怎么神勇无敌,你也没有办法挽回楚国国破的事实了,我劝你还是投降后乖乖跟我回帝京吧!”
“呵!”苏卿冷笑一声,英俊的脸上说不出的讽刺,“就算是死,本将军也要死在故土上!”说着就要横刀抹自己的脖子,下一刻却被周翡紧紧抓住手腕:“苏将军,你怎么就一根筋儿呢?好死不如赖活着……”
“国破的可不是你们大齐,你懂什么?”苏卿咬牙看着他。
周翡:“……”老子确实不懂为什么不能杀了你,以为老子不想干死你?
“苏将军,成败乃兵家常事!一输了就寻死觅活不是君子所为,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如你先苟着,说不定哪一天都有打败我的能力了!”
苏卿:“……”
所谓话糙理不糙,而且周翡话也不算糙,苏卿的握着刀的手终于松懈下来。周翡见状一抹头上的冷汗:“来人,带走!”妈的,大冬天的被这王八蛋差点吓出一身冷汗!
周翡身为齐国的第一大将之所以好言相劝不让苏卿寻死那是有原因的,而能力保一个敌国大将的除了他们家皇帝陛下还能有谁?
这皇帝陛下虽说远在京城,但是对前线战场却是了若指掌,本来这最后一战皇上打算御驾亲征,谁知好巧不巧的正赶上了太后发丧,皇上作为儿子不能离京,最后只从京城来了一封密信,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敌国将军苏卿全须全尾的带到京城。
他家皇帝陛下向来惜才,曾还是太子的时候经常世界各地招揽奇人贤士,甚至三番五次的调查过这个苏卿。想必是早已有意招揽这位将军了。
说起来楚国苏家从开国便是楚国的镇远大将军,而且世代承袭官爵,到了苏卿这一代苏家就只剩下了苏卿这一个独苗。
据说苏卿的父亲因为妻妾太多,内宅一直不安,最后还是苏夫人手腕厉害才保住了苏卿这一个嫡子,亦有人传言说其实是苏夫人怕别人抢了苏卿的爵位,下了死手害的那些莺莺燕燕要么不能生育、要么流产、要么幼子早夭。最后苏家只活下了苏卿和他的一个姐姐,不过他那个姐姐也在去年难产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女儿,也有不少人说其实苏卿命硬,克的!
总之因为只有苏卿这一个儿子,苏将军不得不把这个儿子当作唯一的继承人来养,不知为何就连上一任楚皇也极为看好苏卿,从小就让苏卿作为太子伴读,与太子一起读书习武。甚至太子继位之后,更是把苏卿当作了心腹。
只可惜大楚气运已尽,就算曾经再怎么风光无限现在也只能沦为大齐的阶下囚了。
虽然周翡劝阻了苏卿的殉国行为,但是在他家皇帝陛下真正的招揽诏令下达之前,苏卿也还是敌国降军,依照他的经验来看,这种情况,尤其是苏卿这样身份的人,这种时候一定要是以囚犯的待遇狠狠地虐待一番,等他吃尽了苦头,到时候皇帝陛下在把人提出去,一番好言相劝后,还怕倒时候他不乖乖的为皇帝陛下卖命?
这倒不是周翡的自以为是,而是以往他们都是这么干的,要说套路,他周翡最佩服的就是他家皇帝的套路,套路谁都是一套一个准,想当年皇帝陛下刚从楚国回去的时候无权无势,先皇和太后每一人瞧得起他的,可是没几年就干翻了前太子取而代之,又在太后的力保之下成了新的太子,等下先皇驾崩又顺理成章的成了新帝,前不久太后也殁了,先楚国也败了,这直接就变成了天下第一人。
自以为揣摩出了圣意的周翡立马大手一挥招来了看守苏卿的士兵,并命令那士兵一定要好好的“区别对待”苏卿。
故而苏卿抱着孩子看着碗里中发了霉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食物时冷笑起来:说是让他苟,现在却又用这种手段对付他?齐皇真的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也好,既然如此,就让他在殉国之前顺便拉一个垫背的。
大楚与齐国不同,处在南方,冬日没了房屋和暖炉的庇护,走在外面简直是寒风刺骨,再加上周翡的有意苛待和这四面漏风的囚车,就算苏卿常年习武,可终究还是冻的嘴唇发紫,他倒是不怕,可是希儿却是忍不了的。
希儿就是姐姐留下的孩子,去年七月生的,今年也才一岁多点,因为正逢乱世,母亲又早逝,苏卿怕姐夫因为希儿是女孩儿不好好带孩子,便把希儿接到了苏府。谁知那陈家还真对希儿不管不顾了,苏卿向来脾气好,但是也发了大火,既然陈家不管那就改回来姓苏。
只可惜苏卿空有一颗当舅舅的心,却没有当舅舅的命,希儿出生没几个月他就得去前线打仗,最后虽然退兵回了京城,可是他根本没有时间回家,要不是被俘,恐怕也见不着希儿了。
寒风凛冽,带着湿冷,抱着怀里的孩子心一直提着,可是他一个俘虏还能做什么?
“希儿!”苏卿抬手放在苏希纤细的脖子上,他是知道的,只要他轻轻的一捏,苏希的生命就到此结束了,现在以后都不用受苦,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做不到。在这次上战场之前他的手其实从来都是抚琴作画用的,纵使他的武艺向来极好!
一旁的周翡虽然打主意想要虐一虐苏卿,但是看到苏卿放在小孩子脖子上的手立马头都大了:“苏卿,你做什么呢?你疯了?”
苏卿抬眼看着他:“能给我一件御寒的衣服吗?”
周翡看着苏卿那冻的发紫的嘴唇,最后挥了挥手叫人递给他一件棉衣,苏卿接过棉衣将苏希裹的严严实实的:“希儿别怕,舅舅会陪你的!”其实他心里有一个打算,在大齐他也不算是毫无依仗的,当年齐国七皇子萧程来大楚做质子,经常与他一起玩,虽然十年不见,但是说不定他会念及当年的情分帮他养苏希。
想到这里苏卿再次看向周翡:“周将军,当年贵国七皇子萧程……”
谁知他话说了一半就看到周翡高傲的哼了一声,骑着马回到了队伍的最前方,至此周翡在没有会苏卿说过一句话。
齐国的皇城在北方,却也不是很北,进了齐国边界后湿冷的空气变的干冷起来,虽然是两种不同的冷法,但还是冷!
周翡本打算押着苏卿直接去西郊的大牢的,结果半路接到消息说是皇上让他直接把人带到宫中。
苏卿抱着孩子和周翡刚进宫门便看到一架华丽的御撵不急不缓的朝他们走来,大概是为了防风,御撵的四周挂满了黄纱,黄纱下面坠了重物,就算风吹也不懂,苏卿虽然眼力好也只能看到黄纱之中隐约坐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一旁的周翡在御撵走近就跪了下来,苏卿心道:没错了,这应该就是大齐那个狗皇帝了!
“微臣参见皇上!”周翡的声音证实了苏卿的揣测,但是苏卿依旧抱着孩子笔直的站着,就在周翡想拉苏卿跪下的时候,一直沉默的皇帝突然开口:“周爱卿免礼吧!李公公,带苏将军去沐浴更衣吧!起驾!”
皇帝说完御撵便不做任何停留的再次离去,只留下一个十来岁的小太监恭恭敬敬的走到苏卿面前:“苏将军,请跟小的走吧!”
苏卿知道这狗皇帝怕是没安什么好心,想要趁机招揽他,可也不看看他苏卿是什么人?跟着所谓的李公公到了某座宫殿时,苏卿特意留意了一下门口的牌匾:幸言宫?这什么鬼名字?大齐的人都是不读书的文盲吗?
虽然苏将军长了一身硬骨,但奈何却经不住温泉浴池的诱惑,但又不习惯有人伺候他沐浴,把人支走了先把苏希放进池子里洗了一遍,自己才去洗。等他拿着一旁的方巾擦拭头发的时候,苏希已经睡着了。
也是,他们这半个月都在外面吹冷风,如今到了温暖安逸的地方,再加上小家伙还什么都不懂,当然能毫无顾忌的睡。好在这宫殿一应俱全,旁边还有小被子,苏卿把拿过来盖在了苏希身上。
随后苏卿坐下对着镜子仔细的擦起了头发,突然一双手压住苏卿的肩膀,苏卿急忙就要去看是谁,却被那人死死地压制住:“别动!”
是那个狗皇帝!
苏卿攥紧方巾,对方却抽出他手中的方巾给他擦起了头发,擦着擦着对方的动作停了下来:“止言,不过短短十年不见,你都有白头发了!”
坐在镜子前的苏卿身体一僵:竟然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预计不超过30w字不低于10w字,把苏希的生月改了,大概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老忘东西!
莫紫:儿子,我今天已经给你们吸过欧气了!能走多远就看你们了!
苏卿:只要你的人设不飞就行!
萧程:只要你不坑就行!
凌晨零点更新
 
 
 
 
 
第2章 第 2 章
第二章
萧程仔细的将苏卿的头发擦干,又拿着象牙梳为他梳头。
直到萧程发下梳子,僵直的苏卿才回过神来:“原来……齐国现在的皇帝是你,怪不得,怪不得……”
萧程站在苏卿身后,清冷的声音从头头上响起:“朕小的时候就曾说过,总有一天会让折辱朕的人付出代价,没想到止言你竟然还记得!”
苏卿苦笑:“确实,谁也没料到你会有今天!”若是刘奕当年知道萧程会成为大齐的皇帝,他也定不会在小时候欺负萧程,不过若是他知道萧程有这么一天,恐怕他会让萧程走不出楚国。
“止言!”萧程站在他身后,“你觉得朕做法对吗?”
苏卿看着镜子中模糊的人脸,似乎想要透过镜子看一看萧程的神色,甚至是想要揣摩出萧程想要一个什么答案,可惜他失败了,最后只好如实回答:“齐皇的是非功过苏某不敢多加评判,不过苏某若是齐皇的话,会觉得这事是对的!”
萧程摸上他微湿的头发,挑起一缕分开:“朕也觉得无愧于心!止言往后可有何打算?”
“殉国……”苏卿话没说完就觉得头皮一阵发疼,不禁蹙眉道,“萧程,你在干什么?”
“苏卿!”萧程又重新挑起一缕头发,依照着上一条辫子编了几下,“你觉得朕把你带回来,就是为了让你殉国?”
苏卿:“……”
“齐皇能听苏某把话讲完吗?”虽然两人十年未见,但是听萧程的语气似乎并没有要与他疏离的意思,“殉国的时候周翡拦下了我,来齐国的时候周翡又刻意苛待我,无论苏某怎么想都觉得齐皇是想招安于我。”
萧程皱起眉头看了看苏卿的手,却发现不知道是苏卿太过于单薄还是衣服太大,双手完全掩在了衣袖之中。萧程抓起他的手一把把袖子撸了上去,待看到那双布满冻疮的手,只觉得眼皮直跳:“周翡!”
“萧程?”看着他的神情,苏卿一脸疑惑,难道这不是他的意思?
萧程放下他的衣袖,一边吩咐人去拿药一边要脱他的鞋子看伤。纵使苏卿是个武将,奈何也是个饿了半个月的武将,刚想反抗就被萧程一下子掀翻半躺在地上:“萧程,你做什么?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吗?”
一个堂堂的皇帝怎么能随便捧人的臭脚丫子?纵使他的脚不臭又是刚洗过的也不行。可是不等他把脚抽出来就被萧程紧紧的钳制住脚踝。而萧程则是跪在地上捧着他的脚看:“萧程?齐皇!”
萧程看着他的脚:“对不起,很疼吧!”
“不疼!”正说着侍女已经端着药瓶和纱布走了进来,不知道萧程在这宫中给人的是什么感觉,总之那宫女十分的规矩,进来后眼观鼻口观心,放下药就走,同时苏卿发现那宫女穿的也挺素的:难道大齐过的很朴素?
苏卿正想着就觉得手上一疼,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萧程正拿着烤过火的针扎自己的手:这狗皇帝!
萧程正在给他挑水泡,看上去小心翼翼的十分认真,苏卿心想这人想要招安自己未免也太拼了吧!这种事情还要亲自动手,可是这样子也很让人尴尬。苏卿欲言又止了半天终于决定开口说点什么:“刘奕……嘶……萧程你干嘛?你要扎死我?”
萧程看着他冷笑:“这种时候你还担心刘奕?”
苏卿:“……”谁特么担心他了?
“不是,我不是担心他,我只是单纯的想问你,你打算怎么处置刘奕?”
萧程挑完他十个手指的水泡,便拉过他的手给他上药:“处置?呵,托苏将军的洪福,刘奕还没死只是成了丧家之犬!”
跑了?苏卿皱了皱眉头,一时间心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啊……萧程,你想勒断我的手是吗?”
萧程眯眼冷笑:“虽然他现在跑了,可是朕迟早有一天会把他抓回来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