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40:52  作者:楚柒墨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作者:楚柒墨
 
文案
带着游戏升级系统穿到一本种马文里面,夏歌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几番思量,熟知剧情的夏歌决定抱紧男主粗大腿。
然后。
绿了他。
夏歌:我真不是故意的OTZ
男主(拔刀):呵呵。
= = = =
严肃古板的大师姐(沉思:我觉得我好像看上你了。
夏歌:……别这样我很怕。
= = ==
脾气火爆的杀手少女:老子觉得你挺好看的!
夏歌:谢谢,你也好看_(:3」∠)_,不过你看看就好了(绝望.JPG
= = =
魔教妖女:你说你是想死呢,还是想嫁呢。
夏歌:我想回家TAT
后来,夏歌左思右想。
总觉得,自己不是撩了男主的后宫。
而是被男主的后宫撩了(飙泪
= = = =
——夏歌,听着,从今以后,我是你的千军万马,你做我的天下 无双。
 
食用指南:
①本文1V1.
②女主女扮男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歌 ┃ 配角:没想好 ┃ 其它:穿书,系统,升级
 
 金金金.gif 作品简评
夏歌一朝穿越,本打算在系统的庇护下丹峰当条得过且过的咸鱼,但在冷面大师姐,楚家大小姐,盲目的楚二小姐,妖娆无情的魔教教主的“偏爱”下,接踵而至的意外令其苦不堪言——菱溪老祖后山的秘密,身怀灭门之恨励志复仇的男主,白梦穴的南柯一梦,天道的诅咒,凶残的恶鬼潮,貌似洒脱达观的夏歌,也有着千帆过尽后,不可言说的苦衷。而随着前世今生的纠葛逐渐揭露,看似简单的穿书背后,似乎还隐藏着不同寻常的秘密……本文文风细腻,文笔流畅,语言生动自然,人设鲜活明朗,主人公风趣幽默,“后宫”们性格各异,剧情脑洞大开,前期搞笑幽默,后期细腻揭露人物纠葛,虐恋情深之余博君一笑。
 
 
 
 
 
第1章 偷鸡摸狗
  夜色深邃,深林掩映,万叶吟风中,隐约夹杂着几分蝉鸣。
  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少年有些艰难地提着装满水的木桶,从凹凸不平的山路往上走。月色明亮,少年走了一阵,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便把木桶搁在一边,打算就地休息一下。
  就在此时,丛林中突然响起了细微的“沙沙”声,似有野兽穿行。
  麻衣少年疑惑的四下观望,忽然发现一道黑影迅速地穿过密林,少年心中猛然警惕起来,矮身躲在一处草丛中,朝着那处观望。
  树影婆娑。
  一道黑影飘过,步履中带着匆忙,少年观察着黑影所去的方向,心中一跳,那个方向是……后山?
  黑影的身姿有几分眼熟,少年看了看放到一边的木桶,又望向黑影的方向,咬咬牙,扔下木桶跟了上去。
  少年的脚步很轻,动作很慢,黑影也许是心虚,脚步匆匆,没发现身后有人,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下了蜿蜒的山道,来到了后山。
  “这人,果然是要去后山禁地!”
  少年心中一慌,正想着要不要回去通告一下,谁知脚下没留神,“啪”地踩断了一根小树枝。
  黑衣人闻声也是一慌,动作惊慌起来,蒙面的黑巾被横斜的树枝刮下来了一半,明亮的月光照下来,照在那张露出的半边脸上,正正的被躲在树后的少年看了个清楚。
  “……夏无吟?!”
  少年心惊肉跳,夏无吟……他,他来后山作甚?!
  后山是菱溪山禁地,禁止任何弟子出入,他身为丹峰子弟,虽是外门,但又怎么会不知道?
  心念电转,麻衣少年表情复杂,他手紧紧的捏着树干,却是打消了回去通知同门的想法。
  如果是其他陌生人,也许他会去通告,但如果是夏无吟……
  麻衣少年咬咬牙,决定跟上去。
  然而还没跟几步,便听到一声冷笑。
  “哟,丹峰的小布衣在后山转悠什么?”
  麻衣少年心中陡然一凉,完了!
  然而面上却努力保持着镇定,他转过身,朝声源望过去,便看到了一个抱着长剑的蓝衣少年,绶带轻裘,面若冠玉,只是唇薄眼细,隐约带着几分刻薄。
  “我的身份玉佩从山上掉到这边了。”麻衣少年低眉道,“寻着寻着,不小心寻到了后山,我这就走。”
  “呵,后山禁地,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那蓝衣少年冷笑一声,怀中长剑蓦然出鞘,剑身外露三分,月光之下,寒气四射,“不给你个教训,恐怕你是不会知道,这后山的‘禁地’二字,是怎么写的吧?!”
  麻衣少年一寒,心中苦不堪言,面上却是陪着笑脸,“我只是来寻个玉佩……”
  剑峰的人果然是一点小事就喜欢纠缠不休,今日怕是不能善了,只是夏无吟这小子大半夜的去哪里不好,非得来后山!
  “我……”
  “阿泽。”
  少女声音轻缓,“我怎不知,提桶水罢了,也能提到后山来?”
  麻衣少年抬首望去,霎时间梗住了嗓子,低头无言,嗫嚅道,“大,大师姐。”
  那边蓝衣少年瞳孔微微一缩,随后冷笑道,“你们丹峰之人今日聚在后山,不怕受掌门责罚吗?!”
  少女一袭柔软白衫,广袖袖口与衣摆处勾勒着精致的红枫,赤色的腰带束出柔软纤细的腰肢,长发如瀑,却在发尾处用红色绸带懒懒的绑住。却见她眉眼如画,眼角微勾,黑眸深处自有几分寒意。
  “我丹峰子弟犯了错,自有我丹峰之人责罚。”
  夜里山风呼啸,吹着少女广袖猎猎作响,她神色淡淡,眸中带着杀气,“后山不能来自是禁令。但我怎不知,这后山竟成了你们剑峰子弟的后花园,还能在此这般咄咄逼人!”
  话音一落,衣袖轻挥,霎时间滚滚气势翻涌而出,那抱剑的弟子气血一翻,被少女威压给压退三步,他蓦地睁大了眼睛,“你是丹峰大弟子,顾佩玖!”
  少女声音漠然,“正是在下。”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蓝衣弟子哼了一声,捂着胸口,却还是不甘心的退下。一峰的大弟子,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物。
  顾佩玖望着蓝衣弟子退下,转身望向麻衣少年,“叶泽,你可知错?”
  麻衣少年马上跪下,声音仓皇:“弟子知错,不该夜半来后山晃荡,求师姐责罚!”
  “回去抄丹训三百遍。”
  顾佩玖声音淡淡的,“你丢的玉佩不在后山,在炼丹阁。”
  叶泽脸色涨红,“谢,谢师姐指示。”
  “后山并非良地,跟我回去。”顾佩玖转身,绣着红枫的广袖在月色下挥出冷淡的弧度。
  叶泽亦步亦趋的跟上,紧张之余也微微松了口气,他跟在顾佩玖身后往回走,只是走着走着,还是忍不住悄悄回头看——
  夏无吟,到底去后山做什么?
  “你在看什么?”
  少女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来。叶泽心中一慌,连忙回过头来,“没什么没什么,我……”
  谁知,少女眉头微微蹙起,像是发现了什么,“风声……”
  后山的魔气,变重了。
  忽地,顾佩玖瞳孔一缩,“你回去,后山有变!”
  叶泽心中骤然一沉,“师姐!”
  “三百遍丹训,三日后呈给我看。”说罢,少女身影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师姐!!”
  这次听起来像是惨叫了,夜半三更,惊起寒鸦一片。
  身后的熙攘,这边夏无吟自然有所耳闻,他心中也是一惊,顾不得身后发生了什么,马上戴好了面巾,往后山深处行去。
  【系统初级任务:寻找后山琉璃木】
  【任务进度:进行中】
  夏无吟,或者说夏歌,心中无比复杂。
  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想做,但做习惯了,就他妈真的停不下来了。
  有毒。
  夏无吟在系统的指引下拨开一丛乱草,果然看到一棵巴掌大小,不规则形状的,在月光下泛着琉璃光辉的晶莹植物。这植物根部生着两丛草叶,托起了那一块不规则透明的琉璃木。
  夏无吟心中一喜,她悄悄蹲下来,从袖子里拿出了割草药专门用的小镰刀,小心翼翼地将琉璃木从根部割了下来。
  【叮!取得任务物品:琉璃木】
  【任务完成】
  夏无吟顺利拿到了琉璃木,这边还没松口气,一转头却是吓得胸中一梗,差点背过气去。
  “师师师……大师姐?!”
  下一秒,她就知道不妙了,这一身黑衣小贼的打扮,不被打成菱溪山的奸细就奇了怪了!
  顾佩玖却只是看着她,不言不语,神色莫测。
  夏无吟喊完就恨不得伸手“啪啪啪”来回扇自己一百个耳刮子,尼玛,你戴着黑面巾呢,这一句大师姐是不打自招吗?!简直是盗贼界耻辱,丢脸!
  “那什么……山高水长,我们有缘再会!”
  夏无吟抱着琉璃木,果断一个纵跃跳到树上,暗暗发动了系统自带轻功。
  “鬼影迷踪!”
  系统自带轻功,【鬼影迷踪】。
  霎时间,夏无吟只觉得身体一轻,一回头见自家大师姐呆在原地,像是中了邪一般一动不动,暗喜之余有了几分疑惑,大师姐这是,怎么了?
  按照大师姐原来古板的脾气,发现她穿成这样来后山偷灵木,轻则要把她捉起来胖揍一顿或者罚抄书几百遍,重则当成师门叛徒或者奸细逐出师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如今跟个木头一样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是个怎么回事?
  夏无吟在鬼影迷踪的效果下,一个身影化身出了三四个,身形极快,似乎眨眼间便要消失不见。
  不管了,三十六计先走为上!
  夜色幽深。
  定在原地的顾佩玖像是才回过神来,她抬眸,轻挥衣袖。
  一道红绸骤然从袖口飞出,红绸如练,在凝白月色下穿过层层枝杈,看似柔弱无物,却又快又准又狠的击中了三四个黑影中的其中一个的大腿!
  顾佩玖呢喃,一双黑眸子里隐约漫上了几分魔气,“捉到……你了。”
  如果是叶泽在此,定会发现自己的大师姐神色有几分不对。
  古板傲气的大师姐,是不会出现这种可怕又黑暗的眼神的!
  而以为自己逃出生天的夏无吟只觉右腿一疼,随后像是被什么缠上了一般骤然一紧,她脚步踉跄,左脚在树枝上一滑,一个狼狈的翻身,单手抓住了一根粗壮的树枝,把自己半吊在了树上。一低头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右腿被一条红绸紧紧捆住,而那条红绸在无尽树林中蔓延,从她右腿这一头,蔓延到另一头……大师姐的手上!
  “我擦……?”
  夏无吟也不是个傻子,当下翻出她割灵木的小镰刀,劈手朝红绸割过去,谁知红绸看似柔软,却格外坚韧,水火不侵,钢铁不断。
  她还没割两下,红绸骤然收紧!夏无吟正分神割红绸,一时不防,抓着树枝的手一滑,整个人就从高高的树上摔了下去!
  此时,夏无吟的第一反应是捂住脸。
  头可断,血可流,这脸必须不能丢!!
 
 
第2章 热带咸鱼
  脸是没有丢的。
  夏无吟只觉身体一轻,柔软的手揽起了她的腰肢,把她拉进一个柔软的怀抱,她一抬头,大师姐有些冷冰冰的下巴便映入了她的眼帘。
  她带着她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确定自己没丢脸也没丢了面巾的夏无吟立马开始作死了,她反手抱住了顾佩玖的腰,“谢姐姐出手相救啦,在下感激不尽,只是不知道姐姐那么好看,是不是心肠也像这脸蛋一样……”
  夏无吟右手中割红绸的小刀已经抵在了顾佩玖的腰后,锋利的刀尖直指其命脉,左手却摸上了顾佩玖的脸蛋,声音暧昧 ,“又软又甜呢?”
  她女扮男装,正太一般的声音,配上那双漂亮又微微上挑的眼睛,当真是诱人犯罪。
  顾佩玖面无表情的抱着她,没撒手,她身高一米七,夏无吟穿越来时也就八九岁,入门如今也才不过十二三岁,现在被顾佩玖抱着,脚都没着地,小胳膊才堪堪拐到对方腰后——手中小刀锋利,抵在那腰后要害之地,位置极准。
  “看姐姐长那么漂亮,不如放我一条生路?”
  夏无吟脚不着地,她整个人身体的重量都压在顾佩玖身上,两个人也因此贴的极近,她如今嘴上甜甜蜜蜜,要害也捏的准——实际上她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顾佩玖看了她一会,忽然松了手。
  这手松的猝不及防,夏无吟脚一下着了地,小刀却失了准头,她的胳膊被顾佩玖反手一拧,红色的绸带应声而起,先把那胳膊从背后捆住,然后一个旋转,团团将夏无吟捆成了一团麻花。
  夏无吟一瞧眼自己被捆成红虫子的怂样,又看到眼前面无表情的顾佩玖,马上知道自己凉了——不,在小刀的位置偏了的时候,她就已经凉了。
  满脑袋都是凉了凉了的夏无吟,冷不丁的脸上一凉。
  面巾被摘了。
  得,最后一层遮羞布也没了。
  夏无吟睁大自己的细眼睛,飞速转动自己的大脑,她努力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一脸惨遭强暴后的怂样,“对不起大师姐……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