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44:14  作者:蓝莓的刺/蓝色的树绿色的海

   ========================

  书名:绯花摘叶
  作者:蓝莓的刺
  文案:He
  **************ooc预警**************
  萌上冷cp中的北极cp肿么办?四处找粮不够吃肿么办?
  扛起锄头自己铲(产)
  沈王婚后(?)小风波:吃醋我不说,自己看着办。新敌旧怨齐上阵——让他随风而去!
  有绿叶想夺绯花风采?掂掂自己的分量!
  王公子撸下一把叶子斜睨沈大侠:吾与叶孰重?
  沈大侠:你最重,你最美,你你你,都是你!
  主角:沈浪 王怜花
  配角:小伍,玛丽苏,杰克苏
  **********映日孤烟大大的【桃花·镜花】二次同人,不喜勿入***********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浪王怜花 || 配角:杰克,苏叶,小伍 || 其它:武林外史,沈王同人
  作者有话说:逐浪飞花入坑,萌上沈王。本文是继桃花后的文,故事发生在沈王二人永结同心退隐江湖之后。
  ========================
 
 
第一章 桃花公子
  晨雾茫茫,早春时节的清晨还有些清冷。
  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一个禹禹独行的小小身影。那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子。她身形瘦弱,衣衫弊旧,清秀的小脸上有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忧郁,仿佛比这晨雾还要浓重。
  她的怀里抱着一束桃花。
  绯色艳丽的桃花。雾气凝结成细小的水珠,沾在娇嫩的花瓣上,美的如泣如诉。
  女孩在浓雾中辨认着方向,渐渐走到一座高大的城楼前。守城的军士刚刚打开城门,有点惊讶的看着这捧花踏雾而来的孩子。
  “你这孩子……”
  “我找桃花公子”女孩嗫嚅着说了一句。仿佛给自己鼓劲一样,她抬起头,坚定的说:“桃花公子能治所有的病症,我想请他治好我娘的吐血症。”
  “呃……”
  守城军士想说点什么,但看了这女孩满怀希冀的眼睛和那身被雾水濡湿的衣衫,便收住了嘴边的话。反而温和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顶。
  “顺着这条路往南走,有一条最繁华的大街。街心有个最大的客栈,桃花公子就住在那里。”他好心的指点着。
  女孩忧伤的小脸因这点温情而露出一点笑容。她没有道谢,只是抱着桃花,深深的向军士行了一个万福。
  “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呢。”军士心想,“孝顺而又有礼貌,桃花公子应该也许大概会破例帮她一次吧?可是……”
  “孩子!”他向着女孩的背影大喊,“那桃花公子甚是有点邪气,他若不肯帮忙,你万不可啰嗦强求,再寻其他名医便是……听见了吗?”
  那女孩已经走得远了,也不知听没听见。城里的雾气似乎没有郊外那样浓烈。太阳渐渐升起,街道上的事物清晰了很多。
  女孩去没有打听哪一家才是最大的客栈,因为她才来到那条街道就被眼前排起的长龙惊呆了。
  这世上生病的人可真多啊!那些人中有挺着将军肚的商贾豪富,也有和她一样贫苦的贫民百姓。他们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样珍贵的诊金。有的是镶金钳玉宝盒、有的是雪白瓦亮的银锭、有的是流光异彩的貂裘、有的甚至牵着自己那美貌妙龄的待字女儿!只为能得桃花公子的妙手回春,医治好那缠人的顽疾。
  女孩被这场面震慑了。低头看一眼自己怀里的桃花,桃花凝着微露,展着娇蕊,美的不似人间凡花。
  女孩看着花,心里又生出了几分希望。快走几步,排到队伍的后面。
  队伍迟迟不见前移,后面却不断增加求医之人。太阳已经升的老高。女孩想到病床上的娘亲,心急起来,踮着脚尖向前张望。
  她的前面是个中年贵妇,由丫鬟搀着,也是等的心急火燎。见女孩向前探头,便没好气的搡她一把,叫道:“哪里来的乡下野猴子,莫非想插队不成?”
  女孩不曾提防,兼之人小体弱,竟被直推出了队伍,跌在了路旁。
  这女孩却又甚是灵活,惊慌间改变了倒地方向,身子一侧,仰面倒在地上,怀里的桃花分毫未损半分颜色。只是半边身子都擦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好在乡下孩子皮实,又言传身教绝不敢和富人讲理。便默默爬起来,想重回自己的位置。可她这一摔的功夫,后面的人立刻向前,把她原有的位置给挤没了。女孩眼含一点泪光,踌躇半刻,就认命的又排到了最后。
  这次排在她前面的人是个很温和的男人。他穿一件普普通通干干净净的青色长衫,看起来不是很有钱,但也不像是穷人。女孩吃一堑长一智,小心的和他保持距离。
  但那男人却弯下腰来和她主动搭话。
  “好孩子,摔疼了吧?”
  她惊讶的看了男人一眼,发现这男人长的很好看,不是像怀里桃花这样艳丽夺人,而是像……像春天解冻的小河水一样。温和,清澈,眉目俊朗,笑容可亲。她看不出他的年纪,看脸如同少年,看身形是青年,看笑容,……像去年刚去世的慈祥父亲……
  女孩的眼泪掉下来,轻声回答,“多谢大人,我不疼。”
  男人伸出手,轻轻擦掉女孩的眼泪。他的手干爽而温暖,骨节略突出,看起来很光滑润泽,但接触到皮肤上,却有一种硬实粗粝的感觉。女孩起初觉得他是个读书人,现在又觉得他是个读过书的……木匠?因为她的爹爹生前是个石匠,手要比这个好看的男人粗的多。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为谁求医呢?”男人丝毫不在意小姑娘的揣测目光,依旧闲闲的和她聊天。
  女孩觉得他很好,虽然看着不像穷人,但是没有架子,而且长得好看,可以和他说说自己的事。
  “我叫苏叶。”女孩告诉他,“是爹爹给我起的名字,我觉得很好听,但是二蛋他们总是叫我‘树叶’,我不想和他一起玩了。娘亲说他们只是调皮,没有恶意。我就又和他一起玩了”
  “娘病了,总是吐血。二蛋说城里来了一个神医,什么病都能治好。只要拿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他,他就会把病治好。”
  “哦~?”男人微笑起来,“这事我也遇到过,能够‘生白骨,活死人’的王公子当年确有这样一条规矩,但你认为是最珍贵的东西,未必能打动他哟。”
  苏叶听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桃花。桃花上的露水已经蒸发干净了,绯艳的花瓣灼灼其华。
  “我……我只是个小孩子呀,这是我能找到的最珍贵的礼物了。”她有点脸红的说:“这是村子里最高的山上南坡上的老桃树上开的花,别的树还没发芽呢,只有这些树枝开花了。这是今年最早的桃花,我以为桃花公子一定会喜欢桃花的。”
  男人微笑起来。“也许,你说的很对。"
  这时排在他们前面的一个道人却冷冷“哼”了一声,不屑道:“王怜花奸邪狠戾,贪得无厌。一捧花就想让他出手救人?孩子不懂事也就罢了,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天真无邪,真笑死人了。”
  男人眨眨眼睛,好脾气的笑道:“道长说的也极是。”
  苏叶顿时就觉得他没有先前那样好了,这分明是个墙头草嘛。就听那男人转而又与那道士搭话,问道:“道长可也是身负顽疾,前来求医?”
  那道士五十来岁,看起来身强体壮,说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怒道:“贫道无疾!只是有些旧账要找那奸贼算算!”
  男人讶道:“莫非这桃花公子医坏过道长的亲朋?”
  道士悍然摇头,“非也,只是本派子弟有几个被他施了迷魂术,搞得丢魂的丢魂,丢命的丢命,下落不明的到现在也没个音讯,贫道要找他问个明白!”
  男人一派了然,道:“原来竟是衡山派的明实道长,失敬的很。”
  那道士一怔,语气明显有了怯意,“阁下是……?”
  男人正要答话,长龙队伍却骚动起来。有人欢呼:“门板开了,桃花公子进完早餐了,要开门坐诊了。”
  原来偌大一件客栈已经被桃花公子包下,用作临时诊堂了。一个清秀小厮开了门,傲然站在台阶上,高声喊话道:“排好队,不要乱。公子今天有命:只挑些有眼缘的病人来医。各位之管站好,不要吵闹,公子选好了自然有请到诊室就医。”
  此言一出,那些半夜就来排队的患者顿感造化弄人,七嘴八舌的嘟嚷起来。
  小厮斜眼看了一会儿,随即指指点点,“这位、这位、这位、还有那位夫人,你们和医者无缘,请回去另请高明。”指的都是那些不满之人。
  如此一来,众人不敢在露半分不满之意,一时鸦雀无声。小厮这才傲然一笑,回身打开临街的木窗。众人的视线便齐刷刷的集中到那窗子上去了,城里最大的客栈,那门窗楼阁自然精美豪阔,那窗前垂着的水晶珠帘也是光华流转,熠熠生辉。只是众人更关切的是那隐在珠帘后面的桃花公子。
  微风浮动,药香混着异香,配合着珠帘叮叮琮琮的脆响,一个身着绯色衣衫的纤长人影隔帘观望。良久,一只雪白修长的手终于露了面。
  只见那手轻轻一挥,那傲气十足的小厮立刻堆上满脸的笑容,像被招魂了一样小跑着来到窗下,躬身听那帘后之人低声吩咐。
  那明实道士冷哼一声:“搞得像闺阁选婿,要抛绣球一般!”
  苏叶正噤若寒蝉,生怕自己惹了桃花公子看不上,听了这话,连忙离他远一点,怕被连累。身边那好看的男人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二人如此瞩目。众人即使隔着帘子也能感受到桃花公子的视线在他们身上停了一下。不由暗自庆幸,又少了两个竞争对手。
 
 
第二章 妙人儿
  那小厮听罢吩咐,便离了窗子,缓步进入人群之中挑选患者。
  众人忙不迭的将那璀璨珠宝,珍稀药材,奇巧物件亮了出来,以求千金得良医,妙手除疾患。
  小厮状不经意的拿眼一一扫过,随即选了一个腹大如鼓的富商、一对行将就木的老年夫妇、一个面容枯黄的少年、还有一个被抬在担架上外伤严重的武者——他们的诊金十分丰厚,单是富商那一盒大如鸽卵的明珠,就足可将这整间豪华的客栈买下来。
  苏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桃花,感觉有点颓丧,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身边男人的衣角。
  明实不屑道:“贪得无厌,欺世盗名。”
  不想那小厮竟径直朝他们走来,淡笑道:“道长和这位大侠请随小人入室候诊。”
  明实昂然道:“贫道无疾,也无礼金奉上,不过等那王怜花瞧完了病人,倒是有事和他计较!”言罢甩袖入室,颇有几分仙风傲骨。
  小厮不以为意,看向青衣男子,“这位大侠谅也无疾,但公子有请,万望赏脸。”
  男子笑的云淡风轻,拉住了身边的女孩。“不敢,在下虽无疾,但愿为这位新结交的小朋友求公子赐医。”
  小厮颔首,“久闻沈浪沈大侠侠者仁心,果不虚传。请!”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沈浪沈大侠声名鼎鼎,江湖之人无所不晓。即便是普通贫民百姓,也听惯了他行侠仗义的盛事。传说这能“生白骨,活死人”的桃花公子即是与他齐名的洛阳公子王怜花。多年前曾与他生死一战。后来下落不明,渐成传说。如今洛阳公子改称别号,重出江湖悬壶敛财,不知有何意图。这沈浪大侠闻风而出,怕是又要上演一场正邪较量,真真是好戏开场。
  一时间议论纷纷,连病人都忘记了病痛,打起精神八卦起来。
  小厮不理众议,朗声道:“今日患者已满,各位请先回家休养,明日再来碰运气,公子在此地预留一个月,诸位诚心等待,总能轮到自己。”
  众人听了,虽心有不满,但有求于人,总不敢有异议,便三三两两的散了。唯有一对女子心有不甘的拦下他们,非要一起就医。
  苏叶细细一看,正是推搡过她的那对贵妇主仆。那小厮满脸不耐,正要出言驱逐。不料那中年贵妇却先声夺人,从怀里掏出一块宝光璀璨的宝石璎珞来。
  那璎珞通体由碧绿油亮的翡翠珠子串成,正当中垂吊一块色泽粉红的宝石雕刻的桃花,这宝石色泽奇美,中心处渐变为浅色,正巧被雕成一簇花蕊。看起来更加娇艳欲滴,栩栩如生。且不说这宝石本身价值,单论这雕工,已是价值连城。
  苏叶见了咋舌惊呆,愈加自惭形秽。抬眼看了看牵着她的男人,却见那沈大侠嘴角噙笑,意味不明。
  那小厮却是见过世面的,微微一怔之后冷声道:“夫人许是不知公子的规矩,他若不想医治的人,你就算搬来金山银库,他也不屑一顾。”
  那妇人赔笑道:“小哥误会了,这璎珞并非是诊金,而是多年前公子赠送与我的定情之物,我与公子那是老交情了。”
  这次连小厮也咋舌了。这妇人虽然颇有姿色,但看年纪也有四十五又加。而王公子今年才及而立,说是与他母亲颇有交情还说得过去,更匡论什么定情之物!
  那夫人见他明显不信,便尖声道:“小哥你莫不信,我这还有证据。我与公子一夜春风,有了这个妙龄女儿,现带来让公子相认,你休要横加阻拦,耽误了他们父女相认!”
  这下还轮不到众人咋舌,只见那一直搀扶着她的丫鬟突然扑过来紧紧抱住了小厮的腿,声音粗哑的呼叫道:“让我进去,我要治病!”
  小厮猝不及防,被抱了个死紧。挣了两下没挣开,便挥掌向她拍去。不想此女突然抬头,一张满是脓包烂疮的脸唬得小厮差点倒仰。
  偏那一直看热闹的沈大侠此时云淡风轻的发了话:“此等妙人儿,自有王公子风采,小哥就容他们母女一会吧。”
  小厮正满脸厌恶惊惧,生怕那“妙人儿”脸上的脓血蹭到自己的衣服上。闻言便冷笑一声道:“既然沈大侠出言求情,你们就进来吧。只是公子若要怪罪于我,还望沈大侠说明。”
  沈浪微笑颔首,“那是自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