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5 16:46:43  作者:阿袭打喷嚏

 《C位出殡》作者:阿袭打喷嚏 

内容简介:
 
pick女鬼,让凶手C位出殡!
你作死我作死,女鬼今晚把门敲。
你不搞我不搞,女鬼明天被打倒。
——《地狱空荡荡,女鬼在人间》
 
苗苗:小哥哥乖乖,把门开开。
南南:不开不开我不开,北北没回来。
北北在苗苗身后举起了40米大刀。
 
南南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觉察到不对。 他被拉入了一个诡异的空间,在这里,连他在内有三十三位茫然、恐惧、无法逃离的玩家。  
【恭喜你被选中参与灵魂洗涤计划】
【死亡条件需要玩家自行探索】
【祝你们好运】
在绝望和崩溃的边缘挣扎,人性底线的磨练与考验,谁会是最后的幸存者?
死亡面前,你还能坚持你为人的原则吗?
【没有幸运与否,决定玩家命运的,从来就是人性】
 
 
 
死亡一
 
  南南最近这几天总是做噩梦。
  
  不知为什么,一连三天都梦到小时候欺负同班小女孩的事情。他嬉笑着掀开女孩的裙子,看着哇哇大哭的女孩冲出教室,在背后哈哈大笑的时候,教室的灯突然爆炸,炸开一地碎片,周围吵吵嚷嚷的同学们眨眼间消失不见,除了他和女孩残余的哭声,什么都没有了。
  
  幼小的他恐惧、害怕,冲到教室门口想跑,却怎么也打不开教室的门,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喊,刚一回身,骤然对上刚刚被他掀裙子的小女孩血红色的眼睛。
  
  “啊——”
  
  尖锐的哭叫使得南南从睡梦中惊醒,他猛地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脑海中那张稚嫩却可怖的脸庞挥之不去。南南的睡衣被汗水浸透,外面的天刚蒙蒙亮,南南瞥了一眼手机,凌晨五点钟,还不到上班的时间。
  
  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梦到童年的事了,甚至还把小女孩梦成了女鬼和复仇者……南南揉揉眉心,俊秀的面庞露出一丝疲倦,从心理学上说,这说明他对这件事留有阴影和心结。坦白讲,南南懂事后,确实对自己当年欺负小女孩的事情感到愧疚,也在他母亲的严格要求下,向小女孩道歉并送上了赔礼。若不是这几天总做噩梦,南南都快把这件事忘记了。
  
  频繁地、重复地做一个梦,而梦里的小女孩也从最开始的受欺者渐渐扭曲成可怕的复仇者,南南认为这不是什么好苗头,或许是自己心理或生理上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决定周末就去医院的心理科咨询一下。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枯燥乏味的工作、令人厌倦的领导和空荡荡的家,只有在翻看旧照片的时候,望着照片上母亲严肃中透着慈祥的眉眼,南南才能体味到一丝温暖和悲凉,若不是母亲,也许自己早就成了社会的渣滓、地痞流氓,四处打砸抢烧,是母亲以坚决和严厉的手段将自己纠正回正途,母亲不仅给了自己第一次生命,更给了自己第二次新生。
  
  哪怕只是为了让在天堂的母亲安心,自己也要好好地生活。
  
  这天晚上,南南吃完晚饭,照旧打开电视看一会儿社会新闻,主持人用忧心的口吻讲述最近频发的自杀事件,死者无一不是用痛苦、残忍的手段自残自戮,尽管照片都打了马赛克,还是能透过厚厚的马赛克看出死者的惨状。
  
  南南看了没一会儿,不知为什么,望着主持人一张一合的嘴巴,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困意席卷了南南的思维,他撑着头,一点一点的,终于还是倒在沙发上睡死过去。
  
  梦中再次出现自己当年欺负的小女孩的时候,南南居然有种“果然还是梦到了”的感慨。
  
  这次的梦很奇怪,南南的思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清晰,甚至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和语言,而不是按照自己童年的记忆去掀小女孩的裙子、揪小女孩的头发,这样想着,南南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掏出一个棒棒糖,走到小女孩面前,拍拍她的肩膀,“给你个棒棒糖吃!”
  
  虽然只是梦,在梦里弥补一下自己的愧疚也是好的,南南想。
  
  记忆中怯懦的小女孩咯咯笑了两声,慢吞吞地转过头来,一张双目流着鲜血、皮肤惨白的脸撞入了南南的眼底……
  
  “啊——”
  
  南南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次的梦比以往更加清晰,那种可怖的恐惧感也就更真实,他缓了好一会儿,等心跳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一个认知让恐惧再次灌注了他的脑海。
  
  这不是他睡前所在的客厅,甚至不是他家中的任何一个房间。
  
  他在熟睡的过程中,被人从家里带出来,丢在了这个陌生房间的床上?!
  
  或许自己在做梦中梦?
  
  南南赶紧闭上眼睛,还死死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但让他失望的是,在五分钟后他睁开眼睛,面前还是刚刚看到的、陌生的房间。
  
  房间大概有三十平米,除了自己身底下的床和床边的床头柜,另一侧放着单人的桌椅,此外墙上挂着一幅油画,油画上似乎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可惜太抽象,看不清长相,事实上那红白相间的究竟是不是裙子,南南也不是很确定。
  
  房间还连着小阳台与独立卫浴,挺干净的,给南南一种正规宾馆的感觉,他不明白自己一觉醒来为什么会在这里,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地方绝不会是宾馆这么简单。
  
  事实上,从他一醒来,他就觉得不对了,具体哪里不对南南也说不出,但他的身体却本能地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
  
  南南踮着脚无声地走到房间门口,慢慢地将自己的耳朵贴到大门上,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房门的隔音效果还算可以,南南只能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交谈,而且人数还不少。
  
  难道是犯罪团伙?!
  
  这么一想,南南登时浑身冷汗,他正打算悄悄去阳台观察一下地形,却听到有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在他的房间门口停下了!
  
  !
  
  南南僵在门口,与门外的人仅有一门之隔,他转头,发现桌子上有一把切水果用的小刀,于是慢慢地摸了过去。
  
  “砰砰砰!”门外的人没有破门而入,而是用力敲起门来,差点儿把南南的刀都吓掉了,懵在原地,敲门声持续了四五下便消失了,南南听见门外的人喊道,“奇怪,房间好像没人啊!难道这次没有新人了?”
  
  “不可能吧……”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肯定有人,或许还在睡觉,再试试。”
  
  “砰砰砰!”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来。
  
  通过刚刚的对话,南南只能勉强猜测自己是进了窝点,他跑到阳台往外看了一下,差点儿晕过去,往下望居然看不到地面!只能看到飘动的白云和雾气,仿佛他所在的高楼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建筑。
  
  只能选择开门了,南南想。
  
  他走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死亡二
“啊!!!”就在南南要打开门锁的时候,一声尖叫骤然响彻整栋楼层,南南听见一门之隔的二人惊慌地大喊“怎么回事?”伴随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门外重新陷入了沉寂。
  
  南南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惊疑不定地细听着门外的动静,咬咬牙,终于还是打开了房间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正对的餐厅和一张宽大的圆桌,圆桌上摆着没有吃完的还算丰盛的食物,看来刚刚他听到的交谈声应该是一群人围着桌子边吃边聊,但那声刺耳的尖叫将他们引开了。
  
  “喂!”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从南南的背后响起,南南回过头,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黑头发的小姑娘,个子不高,穿着碎花裙,脸上肉嘟嘟的带点儿婴儿肥,“你是谁?我没有见过你!”
  
  南南挠挠头,“我也不知道,我是第一天来这里,小姑娘,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
  
  那小姑娘挤了挤眼睛,冲南南绽开一个微笑,“这里是我们的天堂。”
  
  南南一怔,天堂?天堂是什么鬼?难道是什么邪教组织把这小姑娘被洗脑了不成?这可糟了,自己得赶紧想办法逃出去。
  
  那群人刚刚应该是跑去了北走廊的某个房间,趁他们没回来,南南决定去南走廊尽头,看看有没有逃生的电梯或楼梯。
  
  南南才迈出一步,手腕就被小姑娘拽住了,冰冷的触觉从皮肤透进骨子里,让南南莫名打了个寒颤,回头,见小姑娘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你要去哪儿?跟我一起去喝酒吧。”
  
  “喝酒?”南南不明所以,心中还记挂着逃走,便敷衍道,“下次吧,有机会再喝。”说完,南南挣开小姑娘的手,悄无声息地往走廊尽头跑去。
  
  走廊很长,房间的布局非常奇怪,左手边只有光秃秃的墙面,看来房间门设在了北面,右手边是一个又一个相同的房门,房门上面并没有门牌号,南南疑心住在这儿的人回自己房间都容易走错。
  
  走廊尽头是扇形的小厅,小厅中摆着沙发和小桌,桌上放着红酒与玻璃杯,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南南的心登时沉了一半,这里没有走廊也没有电梯,甚至没有任何类似于出口的大门。难道这层楼的出口在北面的走廊?
  
  “你是想出去吗?”黑发小姑娘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南南回头,见她优哉游哉地走过来,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端起来冲南南晃晃,“别想了,我住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出去的方法呢。”
  
  从小姑娘这句话里莫名听出了哀伤,南南猜测这个姑娘应该也不是自愿被关在这里的,他便走到小姑娘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冲小姑娘鼓励道,“别怕,一定能出去的,我们一起!”
  
  小姑娘没接话,又抿了一口红酒,然后拿起另一个玻璃杯,倒上半杯递给南南,“喝一口尝尝,是这里的珍藏版。”
  
  南南并不想喝,自他在这个古怪的地方醒过来,他从头到脚甚至一根头发丝都保持着警惕,更不用说喝这个古怪地方的红酒。只是望着小姑娘笑眯眯的眉眼,南南还是妥协地接过来,抿了一口,一股子腥味蹿遍喉咙,让南南差点儿恶心得吐出来,勉强忍住了,却再也喝不下去。
  
  “抱、抱歉,我喝不惯。”南南诚恳道,“可能我就是喝路边十块钱扎啤的命。”
  
  “哈哈哈哈。”小姑娘被南南逗乐了,夸张地大笑着,笑得浑身发颤,“不想喝、就别勉强了。你要不要跟我回房间看一看?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不用了不用了。”南南有些窘迫,他一个大老爷们跑到才认识第一天的小姑娘房间里要礼物,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那小姑娘站起身,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最南侧这排房间的靠近西面的某扇门打开了,南南眯起眼睛,勉强能看到从门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虽然看不清脸,但南南却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个男人在看着自己。
  
  “小姑娘,你认不认识……”南南偏头,刚想问问小姑娘知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却发现扇形小厅中除了自己之外空无一人,那个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而再回头看向走廊,南南发现那个男人依旧站在那儿,似乎在向自己招手。
  
  不管是敌是友,现在自己都需要找到一个人带自己了解这个地方。想清楚这一点,南南毫不犹豫地冲男人跑了过去。
  
  跑近了,南南才发现这个男人居然就住在自己醒来房间的隔壁,与自己的房间一样正对餐厅,他心中一动,走过去道,“哎,你也是睡了一觉就莫名跑到这里了吗?”
  
  男人的脸上带着笑,一双桃花眼眯起来自带风情,似醉非醉,“是啊,你什么时候醒的?”
  
  听男人这样说,南南顿时觉得自己找到了同一个战壕的战友,神色都飞扬了许多,热情道,“我比你早一会儿,也刚醒没多久,把这边的走廊看了一遍,没找到出口,咱俩一块儿去北走廊找找吧?哎,我叫南南,南北的南,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北北。”男人道,“南北的北。”
  
  “……真巧。”睡一觉都能找到自己“名”中注定的CP。
  
  二人谈话间,北走廊传来一群人越来越近的喧哗声,不到一分钟,几十个人涌进了餐厅,看见南南和北北站在那儿,自然是集体愣了愣。
  
  “呦,小北醒了啊?”一个身材健硕的青年人目光在北北和南南身上转了转,“旁边这个就是新人了?来吧,自报家门。”
  
  南南皱皱眉,对于青年人这种命令的口气本能地反感,但鉴于对方人多势众,自己还是谨慎做人为妙,“我叫南南。”
  
  几十个人重新围着餐桌坐了下来,正好剩下三个连着的空位,南南看了北北一眼,发现北北已经兀自走到其中一个空位上坐下了,自己也赶紧跟过去坐下。
  
  一、二、三……三十一、三十二,南南很快数出了坐在餐桌旁的人数。刚刚一群人都站着并不明显,现在众人都围着桌子坐好,南南一眼就看出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算上自己,三十二个人全部都是男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