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6 13:06:44  作者:笔迹

 

 
  我们娱乐圈给里给气
  作者:笔迹
 
文案:
“我不做那种替身。” 
“哪种,裸替?” 
嘉安小声地说:“……床替。”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恋爱合约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嘉安,言子瑜 ┃ 配角:柏开朗,谭曜 ┃ 其它:有星,迟项明
 
  第 1 章
 
  1.
  嘉安现在的情况很尴尬,非常尴尬,尴尬到如果条件允许他恨不得立刻捂住眼睛。
  此时此刻,身为一个有强健体魄与乐观精神的大好男儿,他,嘉安,被另一个男人搂在了怀里。
  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那个男人还是如今的大势偶像——言子瑜。
  简直没眼看!
  嘉安不自在地想挪挪身子,言子瑜立刻皱起眉头瞪向他,胳膊楼得更紧。
  “别动。”
  嘉安应声僵住背脊,不敢再动,他怕再动一下能给言子瑜勒死。
  然而,言子瑜仍旧不满意,得寸进尺地提出高难度要求:“笑一个。”
  嘉安扯扯嘴角,随即“咔嚓”一声,他的蠢样就被拍了下来,不出五分钟将会在微博上被几百万人翻看点赞。
  言子瑜收起比V的手,把嘉安推开。
  “最近我绯闻太多,就靠你洗白了,记得回去转发一下卖个萌,多跟我互动互动。”
  言子瑜手指翻飞,P图的同时,忙里偷闲地瞥了嘉安一眼。
  “对了,你微博叫什么,我经纪人帮我加过关注没?”
  嘉安眼看着言子瑜把他脸上的肉P小了一圈,感到十分难过,虽然他身份低微,但也是有尊严的。
  嘉安说:“我不做替身的。”
  言子瑜听了嘉安的话满脸诧异:“你不就是个替身演员吗,不做替身做什么。”
  他的话实在太有道理,嘉安竟无法反驳。
  嘉安说:“总之,我不做那种替身的。”
  言子瑜问:“哪种,裸替?”
  嘉安低头瞧了瞧脚尖,小声地说:“……床替。”
  言子瑜:“……”
  嘉安的一句话似乎让场面尴尬到了一个极致,大势偶像的脸上浮现出了难以言说的表情。
  他说:“我是直男。”
  “嗯,”嘉安点头,“你一年有七个绯闻女友。”
  言子瑜“呵呵”一笑:“你知道得倒挺清楚。”
  嘉安提醒他:“我是你的专属替身。”
  签约的一年里,只要有言子瑜的戏份,嘉安就得在片场陪着以防万一,于是他没事就研究他的生活习惯。
  言子瑜的表情愈发微妙:“所以这些都是你算计好了的。”
  嘉安有点懵:“什么?”
  言子瑜叹气:“我明白了,你给我点时间,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接受不了。”
  这下,嘉安完全听不懂了。
  言子瑜一个劲儿地在那碎碎念:“原来如此,怪不得……”然后又目光诡异地盯着嘉安,“你的心意我明白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用这种手段接近我,我不喜欢。”
  身形跟他相仿,被导演选中,嘉安有什么办法?
  嘉安对他解释道:“我也没想这样的,事情的发展不是我能控制的……”
  言子瑜打断嘉安:“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不是个无情的人。”
  所以……他还是想要床替?!
  那一刻,嘉安心如死灰。
  早听说言子瑜红得这么快,是一天赶三场赶出来的,嘉安当时还在想,成功果然没有捷径,这得多伤肾哪。
  没料到世间的事是如此变化无常,肾亏的偶像,终于要用到床替了。
  嘉安悲从中来,眼里开始掉泪水,言子瑜手足无措地围着他转。
  “我又不是直接拒绝你了,你哭什么?”
  嘉安不理他,心里哀叹命运的无情,社会的不公,人性的冷漠。
  至于言子瑜,他戳了戳嘉安的肩膀见他没反应竟然想伸手抱住他。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嘉安再也忍不住,扭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把他摁倒在地。
  言子瑜疼得嗷嗷叫。
  嘉安一边听他嗷嗷一边继续抹眼泪。
  才做了一年武打替身就被迫转行,他没脸混了。
  当言子瑜嚎出“大侠,饶命”的时候,嘉安到底还是放开了他。
  嘉安吸吸鼻子,决定直面残酷的命运。
  “说吧,对方是谁?”
  是袁导、何总还是林监制?
  言子瑜揉着手又干嗷了好一会儿才费劲地从地上爬起来,狼狈不堪地说:“你醋劲儿太大,得改,必须改!”
  嘉安擤了个鼻涕,泪眼婆娑地说:“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醋。”
  完了,当床替也要做功课,以后吃饺子都不给蘸醋了吗,他提前喷点口气清新剂行不行。
  言子瑜呼哧呼哧地坐到椅子上喘粗气:“是徐心怡,我跟你说啊,我们就是为了炒作新电影搞搞暧昧,谁知道她到现在还纠缠我,害得我陷入劈腿传闻,我跟她绝对肯定百分百没什么。”
  嘉安当时就震惊了,对方竟然是当红小花旦。
  面对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仙女姐姐他竟然还需要找床替!
  嘉安的视线不由往下飘,定格在他的两腿之间,莫非……
  言子瑜在嘉安的目光下浑身不自在,面色通红地夹紧腿,拼命咳嗽。
  原因不言而喻。
  果然啊。
  嘉安不由同情起他来,其实想想他也不是那么可恶。
  一个那里不行的男人还被传了七次绯闻,好可怜哦。
  言子瑜结结巴巴地说:“我警告你,不许想太多,我们最多在相互了解的阶段。”
  嘉安轻声说:“你说的都对。”
  言子瑜耳根一红,嘟囔道:“怎么突然这么听话了。”
  可惜作为当红偶像,言子瑜实在太忙了,嘉安尚未来得及约法三章他就被经纪人提溜走了。
  末了言子瑜还不忘差小助理给嘉安送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
  嘉安盯着纸条看了足足五分钟,想不通通讯如此发达的信息时代不发短信玩送信是怎么个想法?
  大约有钱人脑回路都和常人不太一样?
  等嘉安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约定的地方,老远就看到传说中的偶像站那不停地抖腿,嘉安走过去第一件事就是往他大腿上一拍。
  “站没站相!”
  言子瑜“嗷”的一声扑地。
  嘉安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家,他也不是自个儿弟弟,不好意思地扶他起来。
  “这还没在一起呢,就开始家暴了。”言子瑜又开始在那碎碎念。
  嘉安想明星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怪癖,他得包容包容。
  言子瑜揉着腿,从包里拿出一件衣服递给嘉安。
  嘉安瞧着他手里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衣服十分不解。
  “没见过情侣衣啊,”言子瑜红着脸凶巴巴地说,“换上!”
  嘉安只听清了一个“换”字,心想来了,替身的第一步——扮上一样的造型。
  嘉安问他:“裤子也要换吗?”
  言子瑜脸更红了:“我没准备那么多,下次再说吧。”
  下次!居然还有下次!
  嘉安抱着衣服走进厕所,不知该悲该喜。
  原来床替也不是一次性的。
  换好衣服出来,嘉安发现言子瑜不知何时戴上了墨镜。
  言子瑜抿着唇对嘉安微微点了个头,一副冷酷做派。
  就下来很长一段沉默中,嘉安都想告诉言子瑜那小眼神墨镜根本挡不住,他走在侧面,看得一清二楚。
  ——对他瞥了一眼,又瞥了一眼,然后瞥着不动了。
  嘉安好怕出去一趟,偶像会变成斜视。
 
  第 2 章
 
  2.
  好一会儿,言子瑜咳嗽两声说:“今天我们先去游乐园。”
  嘉安诧异地问:“游乐园?大白天的?”
  言子瑜反问:“有问题吗?”
  嘉安支支吾吾地说:“会不会太open了?”
  言子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晚上要录影,没空,凑合着吧。”
  这事儿能这么凑合?
  嘉安的世界观再一次受到了冲击,怪不得前辈们都说娱乐圈光怪陆离,叫他小心谨慎。
  罢了,做替身要有职业精神,他决定入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觉悟了。
  嘉安心一横,握住言子瑜的手。
  “白天也行,只要去个隐蔽的地方。”
  “隐蔽!”言子瑜打了个磕巴,“我、我、我们不要进展那么快,你、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做好心理建设。”
  嘉安有些糊涂了,这句台词不是应该他来说吗?
  然而游乐园到底没去成,他们刚走到售票处,自带发光属性的大势偶像就被路人认了出来,女粉丝们堪比猎狗,跟在后面狂追了几条街。
  起初他们还是肩并肩奔跑,到了后面,嘉安几乎是硬拖着言子瑜往前冲。
  “你在电影里露的腹肌都是骗人的吗?”嘉安说。
  言子瑜说:“当然是骗人的,不然我为什么要找你做替身。”
  嘉安认为他的回答相当的没有敬业精神,严重损害了粉丝们的信任,但是一想到自己就是靠他的不敬业混饭吃的,嘉安决定咽下几乎到了嘴边的嫌弃。
  又跑了一会儿,嘉安拖都拖不动言子瑜了。言子瑜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们去长庆楼,那有保安。”
  作为言子瑜的武打替身,嘉安必须负责任地说,他真是弱爆了!
  吊个威亚都能嗷嗷叫,面对此时此刻恨不得坐倒在地的偶像,嘉安简直想冲回去告诉那些少女们,你们迷恋的潇洒剑客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啊。
  可惜现实中嘉安只能拉住言子瑜的手,一面给他加油打气,一面继续拖着他往前走。
  “加油,你是最棒的!再走两步就到了!”
  言子瑜满头大汗地抬起头:“你是拉拉队出身的吗?”
  嘉安说:“……为什么这么问。”
  他脸一别:“就、就了解你一下罢了,不要太在意。”
  嘉安听着越来越近的尖叫声,心一横,直接把他背了起来。
  “我是野拳队出身的。”
  言子瑜:“……”
  背着偶像,按着他的指引,嘉安左冲右突,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长庆楼果真有保安,四五个大汉站在门口,嘉安刚跟他们看了个对眼,旁边忽然驶来一辆面包车准确无误地停在他们旁边,里面的人拉开门就要拽言子瑜。
  绑架!
  两个闪亮亮的大字加上一个红彤彤的感叹号瞬间闪过嘉安的脑海,他的身体立时本能地行动了起来——放下言子瑜,嘉安一脚踹在伸手那人的胸膛上,接着跳进车里干翻了三个帮凶。
  那几个保安见状立刻赶了过来,却是一副要制伏嘉安的架势。
  阴谋!
  两个闪亮亮的大字加上一个红彤彤的感叹号再度闪过嘉安的脑海。
  嘉安明白了,他们先是获取言子瑜的信任再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刻倒打一耙。
  可怕,娱乐圈真是太可怕了。
  嘉安旋身跳下车,继续挑翻了保安们。
  挥拳的刹那,嘉安瞥到了言子瑜目瞪口呆的神情。
  可怜的孩子,嘉安扭住最后一个人的胳膊对他说:“别怕,有我在。”
  言子瑜哆嗦着嘴唇不停地说:“你、你、你……”
  嘉安安慰他:“没事,都解决了。”
  他像是被嘉安的一句话点醒,飞扑进面包车。
  “柏开朗,你还活着吗?!”
  咦,柏开朗不是偶像的经纪人吗,不会那么巧吧?
  嘉安转了转脖子,瞧进车里。
  那个横躺着的人好像是有点眼熟……再边上瞅瞅,三个“帮凶”分别是化妆师,造型师,小助理。
  柏开朗憋着最后一口气,颤悠悠地伸出手,攥住言子瑜的衣领。
  “快走,狗仔要来了!”
  然后晕厥了。
  知道真相的嘉安,眼泪掉下来。
  坐在面包车里,一路跟着他们来到了经纪人的住所,嘉安扑在柏开朗身边哇哇地哭。
  “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别说替身了,嘉安现在连一个肉盾都做不好。
  柏开朗躺在床上问言子瑜:“这孩子是不是有毛病,给谁奔丧呢。”
  言子瑜不高兴了:“他以后可能是我的家属,你说谁有毛病啊。”
  柏开朗明显不信:“他一个人干翻了八个,你能干得了他?”
  言子瑜立马一脸卧槽。
  “那个……”嘉安抽抽噎噎地举手,“我能说句话吗?”
  “不能!”言子瑜提起嘉安的衣领,“过来,我们探讨一下人生大事。”
  然后嘉安就被莫名其妙地带去了一个小角落,面朝墙纸。
  言子瑜问:“你是上面还是下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