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6 13:07:24  作者:我真是个苦主啊

 

 
 
  橘子香水
  作者:我真是个苦主啊
 
文案:
    儒雅老师谈知(28岁)×阳光男孩(……)窦慵(19岁),年下,1v1,双c,he,背景大学。
  这是一个小受被小攻穷追猛打最终无奈入了狼窝的故事。
  也是一个很懂事儿且不怎么要脸的小狼狗步步紧逼一个有修养不打人不骂人的无辜优质单身青年的故事,啧。
  梦游时写的轻松短篇。
  莫过度解读甚至曲解师生,成年人有权正常恋爱,无关乎乱x背德。
 
完成度低,短篇厕所读物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谈知/窦慵 ┃ 配角:张远飞/楚明翰/陈喜然/路何 ┃ 其它:师生/年下
 
  第 1 章
 
  春寒料峭的三月,积雪刚开化,天气还不算暖和,外面走上一圈间或会吸进去几口凉气,把人冰的脑仁一阵生疼。
  早八点不到对于咸鱼大学生来说显然并不是个能保持清醒的时间,但第一节课无论如何都要给老师面子,不然老师认人的时候没你,那第一印象就太差了。
  “哎,杨琦,你知道吗,咱们新来的高数老师超级帅!”
  “什么啊。”
  一个蓬头垢面戴着口罩的姑娘的姑娘半睁着眼刚要落座,就被前边一个异常兴奋的女生给叫住。
  “就是一会儿要上课的老师啊,超级超级好看,昨天有人偷拍到他照片,现在论坛和表白墙都刷疯了!”
  女生打了个呵欠,相比什么高数老师,她反而对这个一起熬夜玩游戏的草丛大佬为何这么精神抖擞更好奇一些。
  不过,高数?
  “你说什么?这节课是高数?”
  “是呀,老张家里人生病了吧,据说还不是小毛病,就直接请了年假。”
  老张是他们大一上学期的高数老师没错了,所以……
  “操。”女生喃喃的看向自己手里的大学物理,终于颓丧的说着,“拿错书了,让让我坐你旁边。”
  “坐吧,今天没抢到前排,不过第四排也不远了,还好我来得早占了几个座,这群女的都疯了,第一排的书,校卡,纸巾,连姨妈巾都拿出来占了,都不是咱专业的,估计是冲着新老师的颜值去的!”
  女生听闻,把自己强行从拿错书的沮丧中回神,浑不在意道:“咱们学校的老师能有多帅。”
  他们这名校,能教高数的哪一个不是糟老头子,还都带着教授的衔,每一条年龄都蹭蹭往上涨,帅?不存在的。再帅也比自己老爸年龄大,足以抹杀所有幻想。
  然后她就听“哇”的一声,整个班都炸膛了。
  “我……操?”
  “怎么样?帅吧?”
  同桌跟她说了什么,可惜后来的话都被此起彼伏的快门和闪光灯给盖的狗屁都听不到。
  谈知走进来,把多媒体打开。
  下面还是闹哄哄的,一群人没一个知道收敛,那人倒是面不改色从走进来到PPT播放之前都没说过一句话,对这些学生的议论和拍照也没露出任何反感的情绪。像是被习惯这样对待了,甚至还颇有涵养的笑了笑。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淡水无声。
  “大家好。”
  人群终于安静下来。
  “我叫谈知,教你们这学期高数,上课期间手机要静音,上厕所不用请假,回答问题举手就可以,不用站起来。我只在今天点一次名,但出勤率会影响最终成绩,卷面分也很重要,挂科了找我是没用的。”
  他说完微微笑了一下做收尾。
  大家安静下来收起手机,全都变得静悄悄的。
  他点完了名字,成功看到花名册只有一位缺席人员,所以这阶梯教室多出来的人都是来蹭课的。
  “现在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他看到下面很多人举手,补充了一句:“私人问题,不予回答。”
  举手的大部分都慢慢不甘不愿的落下去,最后只剩寥寥几个。
  “老师,我们可以课间问您题吗?您的办公室在哪?”
  “就在本楼的三楼301,有问题可以趁我在的时候问,我还是你们的班主任,负责123小班。”
  “老师,您会进我们的微信群吗?”
  谈知:“老师不用那个。”
  “哦。”底下的人很失望。
  “办公室里有其他老师,没有问题不要随便去打扰其他老师的工作。”
  他声音儒雅温和,娓娓道来,没有刻意的犀利和讨好成分,似乎只是一些单纯的通知。
  他一身正装,西装领带看起来风度翩翩,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把那双眸子隐藏在镜片之后,显得波澜不惊。
  身材高挑偏瘦,宽肩窄腰长腿,模特一般的体型,五官更是没得挑,是很容易让人一眼看上去好感顿生再一看去越来越耐看越看越舒服的类型。
  “好了,现在开始讲课。”
  ……
  “打完了?到我了。”
  “窦哥,手下留情啊,你这一摸杆基本完活儿了,没哥几个事儿了就!”
  “让你一球?”
  “哎好好!”
  “嗤,想得美。”
  少年一杆进洞,一球到底,眼睛都没眨一下。
  “哎,窦哥你这能打进职业了。”有人称赞。
  窦慵没搭理,有些心不在焉。
  “对了,你今天开学吧?”
  他总算有了点反应,“嗯。”
  “那还不去上课?”
  “不去,没劲。”窦慵想起来,新学期好像课表上显示高数老师换人了,一个叫什么知的,名字听起来充满了知识分子的酸腐气息。
  “不去行嘛第一节,起码混个脸熟啊。”
  窦慵没说话,手机里传来一份文件。
  他点开,是一段录音。
  ……
  高数一节两小时,中间有个十分钟休息,下课铃一响,谈知坐了下来。
  他问前排的学生:“你们谁知道窦慵为什么没来上课?”
  班里顿时小了很多声音。
  谈知挑眉,有些意外。
  “他来才不正常啊。”班长慢吞吞说着:“他上学期基本就没上过课,活动也不出席,我是帮辅导员收资料才知道有他的。”
  团支书是个女生,也跟着说道:“老师,不用管窦慵了,他不来的,反正最后也不会挂。”毕竟人家是第一名考进来的,上次期末卷面分也是第一嘛,不然就凭他那等同于零的出勤率早没学位证了。
  “老师,”班长说,“那人脾气不好,没人敢惹。”
  这种闲话一打开就关不上了,知道这号人的纷纷七嘴八舌起来。
  “学姐跟他表白,拒绝也就罢了,还把人给损回去了,叫人掂量掂量自己,要有自知之明!”
  “这还不如骂呢。”
  “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帅点儿,这么嘚瑟,这情商啧啧……”
  “我怀疑他不喜欢女的。”
  “虽然现在同性恋也没什么,但就那吊丧一样的脸,男的八成也没人看得上他。”
  “……”
  谈知没再说话,事实上从头到尾他也只说了那一句,之后就低头看点名册了。
  窦慵。
  他虽然是教数学的,但“慵”这个字他如果没记错,可是没有一个意思能取出好来。
  真是个相当随便的名字。
  谈知今年28岁,讲课也不少年了,他上学期间就跟着老师给人带课,只点一次名是他的常规操作。
  一来他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哪怕是枯燥晦涩的高数也能确保学生的出勤率,二来他不想暴露自己的社交账号,除了不想看见请假这种无趣消息也不想被别有用心的人骚扰。
  他由于相貌生得好又斯文俊秀,连个脏字都骂不出口,也因此从小一直有人对他进行各种不厌其烦的骚扰,他相当厌烦这个。
  这三个班的学生加起来也就一百多个,凭借他的脑子点一次以后扫一眼就能知道缺了几个人头。
  但这个窦慵,他特意查了成绩,挺高的,证明这孩子聪明得很,但是再聪明的学生一节课都不上,也太藐视老师和学校了。
  “李老师,数学系那个窦慵你还有印象吗?”
  “啊?窦慵啊,有的。”
  地中海的中年男人泡了杯茶拿在手里,他是数学系的导员,“怎么了谈老师?”
  “这个学生出勤率没人反映过吗?”
  “啊,你说这个事儿。”他摩挲自己的杯子,“怎么说呢,院长的意思是不太想管,这个学生非常聪明,你知道天才都是有性格的,所以他也很不羁,但他又的确聪明,他上学期给大四替写的毕业论文都拿奖了,还被那些老学究出钱征用,主动提出要带这个论文创作者,那毕业生看瞒不住就把窦慵给说了出来。”
  “这孩子太有性格了,他说自己不想研究学术,只想每天混吃等死,学校针对他也是开了不少小会,最后提出任由他发展,出勤率就作罢了,至于卷面那是少一分都不行。”
  谈知有些惊讶。
  “这孩子来到这也没犯过什么事儿,顶多就是不上课不参加活动,不影响。”
  “可是他不上课,都做什么呢?我看他也不是住校生。”
  “家里挺有钱的,听说自己手底下玩的时候投资理财什么的,开了不少店面,也是个人物。”
  谈知有几分好奇,想着一定是个每天忙碌创业的小精英,由此不上课也很好理解,但他脑子又足够用,才能在期末的时候成绩那么好。
  真是上天眷顾。
  既然如此,谈知也不愿多此一举,不上就不上吧,就当没这号人好了。
  大学的班主任最轻松,没课时他朝九晚五的来,每周一开个晨会,除此外空闲就可以看看书和电影,备课的教案也早就做好,下班后回家有时会去朋友的健身房转转,更多的时候还是会看一些名著之类的。
  算是个非常合格的高知。
  天色将晚,他的风衣四处漏风,被凉意浸泡在空气里,他拉了拉领口,觉得有些冷,双手插口袋快步往家走。
  房子在挨着学校的学区楼里,穿过学校中心,在南边,顺着学校里的一道铁门就能进去。
  眼看着大门近在咫尺,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黑衣少年挡住了去路。
  谈知停了下来。
  “你就内新来的老师?”
  “你是?”
  “哟,合着您在课堂上和一群傻逼说我那么多坏话,转头就忘这么干净,这不太为人师表吧?”
  “你是窦慵?”
  “是啊。”
  眼前的少年身材很高,谈知有近185,已经算是很出挑的成绩,这个窦慵比他还要高上好几公分。
  带着黑色鸭舌帽,这种三月份的天就穿了一件单衣,说话时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看起来流里流气。说话的语气也像夹枪带棒的呛人。确实不像好惹的,像个长得过分好看的地痞流氓。听着违和,但站在他面前真的有那种下一刻就能被抡拳头的感觉。
  学校南边算是偏僻的地方,这里经常十几二十分钟都没个人经过,谈知思忖了一下有多大概率这学生会出手打他。
  他没辩解“他并未在课堂说人坏话”这种无趣问题,更没问这孩子是怎么知道的,很明显他今天就是被找茬了。
  刚想问怎么解决,对面的人突然就一步跨了过来。
  谈知刚要动,就被人眼疾手快的摘走了眼镜。
  他深度近视加散光,顿时整个世界都模糊起来,半米以外人畜不分,一下子就老实了。
  窦慵眯起眼近距离打量他,慢悠悠来了句:“长得挺好看啊。”
  谈知下意识别开头,少年身上有种淡淡的橘子香水味,窜进鼻子里一缕。
 
  第 2 章
 
  他伸手要去抓眼镜。
  “等等。”
  “你干什么?”
  “不干啥,就看看你。”那少年声音带着点故意的恶劣,“你多大啊,刚毕业吧?”
  谈知没说话。
  “现在大学生刚毕业就能做大学老师了?什么时候门槛这么低了,就算你跳级硕士毕业,这细皮嫩肉跟个小鸭子似的,怎么看也不像当老师的料啊。”
  谈知的下巴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挑了起来,后知后觉是这熊孩子指尖。
  “拿开!”
  “生气啦?”窦慵回味了一下触感,又滑又嫩,摸着很舒服。“这么说,老师是知道小鸭子什么意思?老师圈里的吧?”
  “你!”脸色终于变了。
  “被我说中了??”那声音笑的恣意,“哈哈哈,老师,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突然发现我有点喜欢你。”
  “不是你这张脸,而是你这种,怎么说呢,被欺负了也不知道怎么辩白的样子,让人特别想做点更过分的。”
  谈知蹙眉,猛地被一股大力推了一下,直接“咣当”一声,撞在了身后的铁门上。
  他深呼吸一口气,忍住动手的冲动,缓缓低下头,习惯了戴眼镜,骤然被摘下去眼睛没了遮挡,被空气中的冷风吹的十分不适。
  “窦慵。”他看着模糊的地面,“你不来上课,我不会管,现在请你把眼镜还给我。”
  “真生气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