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6 13:08:01  作者:一只大鱼鹰

 

 
 
  [快穿影视]大型揭秘现场
  作者:一只大鱼鹰
 
文案:
《琅琊榜》已达成√
《边城浪子》已达成√
《楚留香传奇》已达成√
《河神》已达成√
《步步惊心》已达成√
《神话》已达成√
《西虹市首富》已达成√
 
如果连名字都是假的时候,你还是你吗?
998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萧景琰!你有情有义可你为什么没有脑子…………】
大雪纷飞,苏兄怒气冲冲的对靖王殿下吼道。
 
“对呀,为什么?明摆着是陷阱,跳的还是那么甘愿,因为我是为了我们的约定啊苏兄。”
孟婉莹趴在电脑前嗑着瓜子,脸上带着姨母笑。
 
内容标签: 武侠 民国旧影 历史衍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孟,你孟哥,你孟姐,你孟叔 ┃ 配角:反正各种男男男女cp无差,么么 ┃ 其它:
 
  第一章
 
  【萧景琰!你有情有义可你为什么没有脑子……】
  大雪纷飞,苏兄怒气冲冲的对靖王殿下吼道。
  “对呀,为什么?明摆着是陷阱,跳的还是那么甘愿,因为我是为了我们的约定啊苏兄。”
  孟婉莹趴在电脑前嗑着瓜子,脸上带着姨母笑。
  孟婉莹已经是第N刷这部剧了,为啥呢?因为她喜欢看那些感天动地的纯洁兄弟情啊。
  要不再看几集?又没人管你熬夜不好,想看就看……呗?
  孟婉莹犹豫了不到一秒,愉快的打开了播放器,继续刷剧……
  【滴————目标已存档。】
  “阿嚏!!!”
  “……咦?我在哪里?”
  只不过是打了个喷嚏,被一键换古装的站在这片荒郊野外的小溪边,表情茫然的孟婉莹发出了一个来自灵魂的诘问。
  【您好,穿越集成科的编号998为你服务。本科于2018年7月15日,捕捉到您内心深处迫切想要围观剧情的愿望,本科接受到了你的心愿,把您送到了正在观看的电视剧中。】
  “你是说……我穿越了?”
  【是的。】
  “emmmm,我现在在琅琊榜里?”
  【是的。】
  “我真的在琅琊榜里!?”
  【是的。】
  孟婉莹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摸了摸身上的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装束还有身后及腰的乌黑长发,“这算什么啊?奇迹爱爱?下载送装备渣渣辉等你吗?”
  “你们为什么选我?”
  【强烈的愿望会产生能量,宿主可以利用这些能量兑换积分产品,这也是集成科的副业项目。】
  听不懂……不管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殊兄靖王殿下我来了!!!!”
  天上路过的肥鸽子,看看地上兴奋到手舞足蹈的女疯子,摇了摇头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第二章
 
  “老舅,这是啥?”
  深山老林里不知道走了多久,孟婉莹抬头看着树上一个个表皮红蓝掺杂,神似彩色麦丽素的果子,问着脑海里的998。
  【本剧Bug麒麟果,宿主运气不错,请再接再厉……为什么叫我老舅?】998有些反应不过来新出炉的亲戚关系。
  “这样多亲切啊,而且不容易暴露你,万一别人看到我自言自语还以为我想念亲人了,你看我多机灵……不过,这个既然叫果子应该能吃吧?”孟婉莹手上不停的摘着果子往袖袋里放,嘴里还要调侃着998。
  【麒麟果,可食用,富含多种微量元素,能解百毒。】脑海里的机械音说道。
  【根据宿主心情变化,愉悦值会帮助998升级哒。】998突然卖萌。
  孟婉莹打个激灵,摸了摸肚子道:“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我现在好饿,心情一点也不美丽,剧情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啊?”
  【梅长苏一行已经出发,在去往金陵城的路上了,宿主可以在这里等候他们。】
  惨到吃了两天野果的孟婉莹,在快要晕过去时,终于看到了苏兄一行人的马车沿着宽阔的大路,缓缓朝她的方向驶来。
  “救……救命啊……”
  孟婉莹哀嚎一声,眼前一黑终于饿晕了过去。
  言豫津挥挥手示意停下,随从查看一下路边昏过去的人,向马车禀报道。
  “公子,是个姑娘晕过去了,看其穿着倒不像是难民。”
  “先救起来再说,让青柳检查一下可是有伤在身。”旋身下马,萧景睿对随从说道。
  “公子,这位姑娘身上没有伤,她是饿晕的。”婢女检查过后对萧景睿禀告道。
  “饿晕的?这位姑娘莫不是遭人打劫了身上盘缠逃命至此,才会这般饿晕在路边?”言豫津在一旁摸着下巴,满脸严肃的猜测着。
  “你别胡说了,前面不远就是驿馆。等这位姑娘醒了再问问不就清楚了?苏兄以为如何?”萧景睿对马车上的苏哲问道。
  “也可,驿馆里用膳也方便,这个姑娘怕是经不起再饿了。”
  马车继续向前行驶,孟婉莹凭着饿晕过去人事不知的惨样,成功的混入了车队里的行李马车。
  一个婢女照顾着她,扶着有些狼狈的孟婉莹灌了点水,没过多久车队就到了驿馆处。
  “……我这是在哪?”
  孟婉莹睁开眼睛看了看,房间里角落的积灰和陈旧的摆设,让她一瞬间以为自己又穿越了。
  “姑娘你醒啦?还晕吗?这里有粥,先喝点吧。”
  克制自己不要狼吞虎咽,把桌上的清粥小菜吃了个干净以后,孟婉莹才缓过劲来。
  “请问……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奴婢青柳,这里是驿站,姑娘你昏倒在路边,被我家公子救了。”婢女回答道。
  【老舅,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坑爹的事情?饿晕?快把我那潇洒的出场还给我!】
  【请宿主冷静,合理的进入剧情也是计划之中的,现在宿主可以以报恩的形式留在他们身边,一同进入金陵城开始围观剧情。】
  【愉悦值-1】
  孟婉莹危险一笑,【那还不如饿死我……】
  【宿主请冷静。】
  “姑娘?姑娘?”婢女在她眼前奇怪的唤着她。
  “哈?哦哦,不知道现在可方便和我见见你家公子,好让我向他表示一下感谢?”
  随着婢女到驿馆的另一头客房里,孟婉莹努力对眼前的人释放着善意,此刻她觉得自己身上的圣母光环前所未有的亮。
  只是……为什么殊兄没有胡歌脸?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小飞流,差评。
  “……言而总之,我是个算命的,要不要考虑一下带上我,你们肯定不会吃亏的。”
  “姑娘的意思是要我们带你去金陵,作为回报可以让我们一人许一个愿望?”萧景睿理清楚她说的颠三倒四的话。
  孟婉莹连连点头,差点把头上的发簪射到地板上。抬手扶稳头顶发髻,逗笑了在一旁的看她半天的言豫津,而苏哲斜倚在坐榻上,捧着热茶低头不语。
  “你说你是个神算,还能实现别人的愿望?前不久你可是刚晕过去,还是饿晕的。”言豫津善意的提醒她,神算不会混的这么惨吧。
  “你们可别小瞧我,琅琊榜里要是有神算排名,我肯定是天下第一,怎么样?怕了吧。”一脸嘚瑟。
  “不错嘛,你居然还知道琅琊榜?那就请你算一算,我的身份是什么?你如果要是算准了,”言豫津倒了杯热茶绕有兴致的看着她,“我们就带你一起去金陵,我可不骗人。”
  看到言豫津视线里的挑衅,孟婉莹眼睛微微咪起,装模作样的掐着指头翻了几遍,微微一笑侧身看向端起茶水的言豫津。
  “这位公子的身份贵不可言啊,言者,语也,口齿伶俐身份贵重……”孟婉莹故作高深的胡诌了两句,“啊!言侯之子,言豫津,原来你来头这么大啊?”
  “噗!咳咳咳……”
  言豫津喷出茶水,差点伤及身边的无辜萧景睿,看着她连声说道,“你真的是神算啊?”
  孟婉莹得意的笑道:“那是,这世上还没什么事,是我孟神算算不出来的。”
  苏哲把杯子放下,温声说道,“不如……孟姑娘算算我的身份如何?”
  孟婉莹表情为难,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道:“你……如何都是好,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既不想让人知道,我就不必再讨嫌了吧?殊兄?”
  苏哲听到孟婉莹仿佛不是故意发错的苏字口音,放下茶杯顿了顿,脸上笑意越发的浓厚,孟婉莹见到心里打了个颤。
  殊兄是什么意思?我好方。
  虽然他们对孟婉莹真的能让人心想事成根本不信,但是看身上没有一文钱可怜的她,还是决定要带她上路。
  毕竟他们此行虽然没有瞒着什么人,但是孟婉莹莫名其妙的出现,还是让人心生警惕,与其让她离开,不如放在身边就近观察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连自己都不知道目的究竟是什么的孟婉莹,一路上仿佛像个乡巴佬一样对沿途城镇风物目不暇接,随着他们一道慢悠悠的晃到了金陵城,也顺便目睹了霓凰郡主城门试武的名场面。
 
  第三章
 
  【愉悦值+10】
  【愉悦值+10】
  【愉悦值+10】
  孟婉莹兴奋的扒着马车窗帘,看完了霓凰对上景睿豫津两人的精彩对打,回头瞥见对着车窗一脸茫然的苏兄后,顿时有些安静下来。
  “殊兄,你……是不是饿啦?我这有我用老家秘方制成的蜜饯,要不你尝尝?”从小背包里掏出系统出品的九制麒麟果,孟婉莹伸出爪子递过去。
  梅长苏笑笑摇摇头,“我不爱吃这个,留着给飞流吧。”
  “……哦,飞流!姐姐请你吃蜜饯,可甜了呢!”孟神算又对着窗外伸出了抓着一把糖果蜜饯的爪子。
  车中正坐的梅长苏,目光如炬看着对着窗外笑的一脸傻乎乎的孟婉莹。
  这个自称神算的孟姑娘究竟是什么人呢?从她莫名其妙的与他们同行开始,梅长苏一直暗中注意着她。
  这些时日观察她的一言一行,分明是个不通礼教之人,何必再猜她是否通读过文王周公了。
  她虽行事略微有些莽撞,但究其行事作风却不失其善良本性。至于她口中的神算一说……也罢了,天下间大智若愚的能人异士不知繁几,有自己尚不了解的也不足为奇。
  思及此处,梅长苏按下心中怀疑,此刻他们一行人的车队已至侯府门前。
  “护国句习!好季!好季啊!”
  孟婉莹一点也不淑女的跳下马车,故意操着一口不甚地道的广普,大声念出谢侯府门口的四个大字,引起几人纷纷侧目。
  被飞流扶下马车后,梅长苏看着眼前四个大字面色如常,只余瞳孔中的暗色逐渐幽深。
  言豫津被她的口音逗的忍不住笑着,摇头道:“应该是护国柱石才对,这一口乡音,真让人听的着急。小孟你该多练练官话的,前两天你不是说的挺好的嘛。”
  “我只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字,心里一激动,所以乡音才脱口而出嘛,大家见谅见谅,你们肯定会理解我的激动心情,是不是啊萧兄?”
  看看笑嘻嘻望向自己的目光,萧景睿笑了笑无奈的摇头:“孟大神算明鉴,我刚刚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父亲此时应该在书房,苏兄请。”
  一行人刚跨过侯府大门,就见一个瘦高的青年迎面走来,道:“大哥你可真不禁念,母亲今早还提及你何时回来,没想到她刚走你就到家了。”
  萧景睿的二弟谢弼笑着和众人见了礼,看到孟婉莹别别扭扭别具一格的见礼时,谢弼略微有些发蒙,“不知这位姑娘是?”
  “这位是孟姑娘,她可是号称如有琅琊神算榜,余必居首名的大神算。”言豫津笑着调侃到。
  “什么叫号称啊?总有一天我会是榜首的。”孟婉莹对他撇了撇嘴。
  “原来如此,失敬失敬。各位请吧,父亲已在书房等候。”谢弼笑了笑先行带路。
  “谢侯爷!你有血光之灾!”
  书房里众人与谢玉见礼后,孟婉莹看着谢玉的脸,突然瞪大眼睛惊声叫道。
  “哦?”谢玉看着她,目光又瞥向一旁的景睿。
  “父亲,孟姑娘她是孩儿的客人,还请父亲原谅她一时失言。”
  谢玉似笑非笑道:“若你的这个朋友真的只是一时失言,那为父也不会与她一个小丫头计较,先带他们到雪庐安置吧。”
  “我真的牟说谎啊,他真盖有血光鸡灾盖……呜呜”
  孟婉莹飘准的广普被梅长苏飞起一个眼神,让飞流把她的话堵到了喉咙里,谢玉对她冷哼甩袖离去。
  萧景睿把梅长苏和她一起安置在了雪庐后,才赶去公主府回禀母亲莅阳公主,自己已经回到金陵。
  孟婉莹与梅长苏在雪庐喝茶休息,想到被气得吹胡子的谢侯爷,孟婉莹不禁偷偷的发笑。
  “那你也不能当着谢侯爷的面就喊出来呀,你可以偷偷的告诉景睿,让他来转告也显得不那么失礼。”泡着茶的梅长苏动作优雅,说话的语调也不紧不慢的。
  “那多没意思啊?殊兄你难道没有看见谢玉的那张脸,哈哈哈哈哈哈,都青了笑死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