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6 13:10:09  作者:辞都

 

 
  疯人院
  作者:辞都
 
文案: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幻想?
在陌生的世界醒来,天赋得天独厚,实力步步高升,然后横扫千军,成为世界主宰?
沈洛河有过。
然后他醒在了疯人院。
院外,是步步紧逼的丧尸军团。
沈洛河:!!!
简直不要太惊悚好吗?
内容标签: 强强 异能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洛河,陆君淮 ┃ 配角:贺知青,程若即,卡路萨尔 ┃ 其它:
 
  第一章
 
  沈洛河难得做了个梦。
  梦中的他不再是那个战无畏的机甲战士,而是个不受宠爱的富家子弟。因为碍了同父异母弟弟的眼,而被弟弟的情人送进了精神病院里。
  沈洛河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真实的梦。
  梦中的一切都仿佛是他的亲生经历,连原主细微的情绪变化都能够感同身受: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不甘和愤恨、对陌生环境的恐惧和害怕、以及对未来的迷茫和无措……
  仿佛他就是梦中的那个人,而不仅仅是个冷漠的旁观者。
  然后他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待在梦境终结的那个精神病院里。
  ???
  什么情况?
  沈洛河揪了揪手上的皮肉,确定痛楚是从身上传来的,缓了片刻,才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星际历332年,人族结束了边防的迪亚战争,与虫族王者签署了《全面休战条约》,正式进入星际历以来的第二次全面休养时期。
  在这个时期,战争的硝烟淡去,曾经的娱乐生活再次被政府普及。
  包含穿越、重生等热题材的小说、影视剧纷纷涌现在星际网上,成为人民普遍选择的消遣形式。
  沈洛河身为战后闲赋的战士,自然是接触过这些,只是没想到这样的经历会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
  从赫赫有名的机甲战士,变成了默默无闻的富家子弟。
  还是个命运悲惨的富家子弟。
  现在应该怎么办?
  是再做个梦,等待自己穿越回去?
  还是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情,在陌生的世界好好来过?
  沈洛河没有准确的回答。
  因为他临床的那位病人也起床了。
  那位病人起床后,并没有去门外找医护人员,或者到厕所解决三急。
  他直直地走到了沈洛河的床边,驾轻就熟地拉开了窗帘,无神的眼眸扫过窗外的景象,看到某处的场景后咧开了嘴角:
  “看,有人在吃人。”
  他指着窗外的场景,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
  沈洛河起初以为这是个玩笑。
  直到他走下床,看到了同样的情景。
  他们待的病房在三楼,不算很高。以沈洛河2.0的视力自然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处的场景。
  皮肤灰白、眼睛猩红,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人类的生物,用长长的利爪撕开护士的腹部,狼吞虎咽着还冒着热气的新鲜脏器……
  活生生的人吃人场景……
  沈洛河瞪大眼睛,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好不容易才压抑住那股涌至喉间的恶心感。
  原主待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这样恐怖血腥的事情?
  “发生什么事了?”
  临床病人的呼喊声惊醒了房间内的其他病人,不过精神科内的病人大多是麻木无神死气沉沉的样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事情也不大在意。
  反倒是守在门外的小护士被他们的动静吸引过来,她想要安抚住情绪明显高涨的临床病人,却顺着临床病人的视线看到了窗外的场景。
  “啊!!!!”
  小护士吓得尖叫起来。
  “我都说了,有人在吃人,你们还不信。”临床病人哼了声,又重新坐回自己的床铺,玩弄着床边的小熊玩偶。
  他玩了一会儿,又抬起头问道:“对了,护士小姐,什么时候开饭呀?我跟熊熊的肚子都好饿。”
  闻言沈洛河看了他一眼,在经历了那样血腥场景的洗礼,这位居然还能够感觉到这么鲜明的饥饿感吗?
  该说是无知,还是惊悚?抑或是这里的人都是如此,所以早已见怪不怪?
  可是刚才护士小姐的反应,明显是正常人才会有的反应。
  所以说,他临床的这位,其实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衡量的?
  也是,能够待在这里的人,除了原主那样被人恶意陷害的,大概也只有临床这种真正的病人了吧。
  小护士的尖叫引来了其他的医护人员。
  他们也纷纷看到了窗外的场景。
  那名未知的生物似乎是啃够了身下人的血肉,抬起头对着窥伺的人们亮出了还沾着血液的獠牙,那凶狠的神情仿佛在说:
  “下一个就是你们了。”
  医护人员被吓得向后倒退了几步,几个胆小的已经晕了过去。
  “那应该是丧尸。”临床的病人看到这样的大动静后,又按捺不住地从床上走了下来,他凑到沈洛河的耳边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在电影里面看到过他们。”
  “一般来说,丧尸来了,世界末日就到了。”
  “丧尸?”
  从未听闻的新鲜名词让沈洛河怔了下。
  还有世界末日……
  在沈洛河熟悉的各种星际历教材中,可没出现过这个名词。
  事实上,已经步入到星际历时期的人族,在长达几万年的宇宙求生积累下,信奉的是人力至上原则。
  即不管现状有多么困难,只要人族有心,他们就可以在宇宙中继续存活下去。
  世界末日?
  不存在的。
  所以,骤然听到这个名词,沈洛河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临床的病人轻轻咦了下:“你没看过小说吗?丧尸在末日小说里面很常见的。”
  沈洛河摇了摇头。
  于是临床的病人换上了个看乡巴佬的表情:“好吧,我知道了。”
  “不是谁都能够像伟大的君淮陛下一样,拥有独特的大智慧的。像你这样愚蠢的人类,大概也就只能通过君淮陛下的嘴巴,才能了解到些末的智慧结晶。”
  陆君淮扬起自己的脑袋,高傲地看了沈洛河一眼,然后才大发好心地给人解释起来。
  普遍存在于末世小说中的丧尸,其实是由人类自己提出的概念。在小说的设定中,他们通常是感染了特殊的病毒而丧失了人性的变种生物,喜欢咬人吃人,把人类作为自己的食物。
  一般来说,被丧尸咬到的人类,通常也会感染相同的病毒,成为新的丧尸。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性的。”伟大的君淮陛下说道,“小说里面的世界,通常对逻辑性的要求不高,所以出现前后矛盾的事情也很正常。”
  比方说,被咬了的人,是先成为新的丧尸,还是先成为旧丧尸的口粮?
  “另外,根据小说常有的套路,丧尸来了,也就意味着异能者的出现。”
  “异能者?”
  “是的,异能者。”伟大的君淮陛下冷静地陈述,“在我看过的小说里面,经常有这样的说法:丧尸跟异能者,其实是同种病毒的两种不同进化方向。”
  “所以,身为正确进化方向的异能者,将逐渐取代丧尸,成为新世界的主宰。”
  然而这也是说不通的。
  人类要怎么成为异能者?
  被丧尸咬一口,感染相同的病毒吗?
  考虑到临床这位的经验全部来自于小说,沈洛河也不敢全然的相信,不过好歹是知了点底。
  窗外的“丧尸”已经离开了,场地上只剩下腹腔空空的护士,她的内脏全部被“丧尸”吃掉了。
  沈洛河仔细地观察了会,没在护士身上观察到显著的变化,便打算松口气,正当这时,沈洛河又看到几个陌生的“丧尸”进入视野,朝着那具尸体飞奔而去,分食着剩下的血肉。
  呕。
  恶心感再次蔓延上来,沈洛河觉得他又想吐了。
  “对了,你肚子饿不饿?我这里有面包,是昨天管叔给我送进来的。”伟大的君淮陛下抱着手中的小熊玩偶看向沈洛河,长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看人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如果这真的是丧尸的话,食物跟水源会成为接下来的大问题,我觉得我们需要存点吃的。”
  “你说要怎么做?”对陌生环境一无所知的沈洛河决定先问问这个奇怪病友的意见。
  陆君淮抱着小熊玩偶的手紧了紧,然后对着沈洛河一脸正色地说道:“首先,你要开启空间异能,然后我们想办法跑到小卖部里面,解决掉那里的丧尸,再将小卖部里面的饮料跟零食全部存到你的空间里面。”
  得,这异想天开的,说了跟没说差不多。
  沈洛河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后,便对原主的身体素质十分清楚,半点没有陆君淮说的异能者的感觉,相反头部晕晕的有些不适,应该是先前服用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我开玩笑的。”陆君淮也知道理想跟现实的差距,而且根据小说的套路,异能者的出现往往在丧尸之后。他们今天才看到丧尸,异能者的出现没那么快的。
  “我们先来吃点东西吧。只有吃饱了,有力气了,我们才能够活下去。”
  陆君淮再接再厉,继续劝说这个看起来没什么胃口的病友:“你没看过小说所以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可能会成为异能者进化过程中被淘汰的小可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自救的话,留给我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可能会对异能者抱有期待,不过我得要提醒你,这里是精神科病房。像我们这样的人,即使是末日没有来临前,也几乎是被放弃了的,更何况是现在的场景?”
  现实是残酷的,没人会选择带着他们这样的累赘。
  所以他们只能自救。
  沈洛河颇为怪异地看着他。
  这个病友的表现,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这个是红豆馅的全麦面包。”陆君淮从自己的零食袋中找出个面包递给沈洛河,“你快点吃吧,吃完了我们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伟大君淮陛下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君淮陛下还有口气,绝对不会让你死在丧尸口下的。”
  沈洛河盯着他的手犹豫了片刻。
  最终还是选择接过他的东西。
  陆君淮说的没错,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下,只有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命运让他重生在原主的身上,绝对不是让他就此灭亡的。
 
  第二章
 
  沈洛河吃完了陆君淮递过来的面包,又灌了几口水。
  这里的食物滋味跟他们那里的不完全相同,不过也可以理解。
  星际历的人族在经历了几次大迁徙后,丢失了几种原生味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吃饱了吗?还需要面包吗?”陆君淮一边啃着手中的吐司面包,一边问道。
  沈洛河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原主本身的胃口不算很大,再加上刚才看到的场景,沈洛河的胃口实在不怎么样。
  即使是在腥风血雨的星际历战争期间,人族也没出现过那样惨无人道的血腥场景。沈洛河的接受能力已经算不错的了,至少还能够吃点东西补充能量。
  “那好,你帮我拿着东西,我们准备离开了。”陆君淮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又将牛奶瓶中的牛奶一饮而尽。
  沈洛河乖乖地从他手中接过那袋零食。
  “对了,我们要先换衣服。”临走前,陆君淮拍了下脑袋,突然反应过来。他们身上的红白条纹服太过明显,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的身份不正常。
  沈洛河没有拒绝陆君淮的提议,两人到卫生间换了套舒适的衣服才重新离开。
  精神科病房的门有着严重的限制,只有收到特定磁片的感应才会打开。
  沈洛河拿着东西看向陆君淮,他既然提出了离开的建议,想必是有了应对的措施。
  果然,在沈洛河的注视下,陆君淮从小熊玩偶的衣服下扒拉出张护士卡来,是刚才那个尖叫的小护士的。
  陆君淮在窗边凑热闹的时候,顺路从小护士的身上摸过来的,然后又趁着回床上玩玩偶的时候,将东西藏在了玩偶的衣服下面。
  “有了这个,我们就能出去了。”陆君淮的眼睛亮亮的,“先说好,我们两个中我才是老大,你是靠伟大的君淮陛下才能够获得新生的,所以在外面要记得随时聆听伟大的君淮陛下的指引。”
  沈洛河没有异议。
  他现在这具身体的身体素质有限,没办法发挥他在星际历时期的战力。而且这个时代没有机甲,这对身为机甲战士的他来说,是种严重的限制。
  所以现在为了求生,暂时屈服下也没关系的。
  反正沈洛河从来不是什么唯我独尊的人。
  星际历时期跟他有过接触的人,对他的概括都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能够达到他最终的目的,他乐衷于做出最小的牺牲。
  陆君淮用小护士的卡打开了精神科病房的几扇门,率先走了出去;沈洛河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也紧跟着离开了精神科病房。
  等到两人正式离开医院后,陆君淮便毫不客气地将护士卡跟小熊玩偶都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对他来说,这些东西已经没用了。
  “我们现在自由了。”陆君淮对着天空张开了双手,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神色间是难得的轻松。
  他在这里压抑的太久了,终于可以离开暴露自己的本性了!
  头颅中的混沌感渐渐减轻,熟悉的感觉从脑海深处传来,陆君淮全身都感觉到了那股舒适的滋味,他不由得张了张嘴,放肆地呼吸着院外的新鲜空气。
  沈洛河跟他也是差不多的心情。
  他虽然没在病房里待多久,但是原主遗留的情绪很好地影响到了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