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6 13:12:08  作者:往事皆矣

 =================

书名:[仙三重飞]以情作注
作者:往事皆矣
文案:
若有一线机会
我会选择拥抱你
 
若是穷尽心力,离坠落只差一步
执念如斯,便不必作理
 
——你可明白,我的心意?
——你可明白,我的心意?
 
是无尽未诉言语
 
PS:私设如山。如有不适,请及时逃逸,务必切记!
背景:仙剑奇侠传三游戏。
 
内容标签: 强强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飞蓬、重楼 ┃ 配角: ┃ 其它:
==================
 
  ☆、01
 
  一场不言而喻的灾难。
  这仅在顷刻,也只需顷刻。
  象征繁华的楼阁台榭就此转瞬成空,取而代之的是那难以细数的断壁残垣。
  随处可见的魔焰肆意燃烧,留以余温仍非人所能受之炽热。在这场大难中被掩埋、受这牵连的人们,为活下的痛楚而哀鸣不止。
  但有一人,与这此情此景却是格格不入。
  那是个面容清俊,身量修长的青年。
  他衣着像是武将打扮,却少太多铁甲护体;若说好似侠客,却因一身难言气度而令此言仿若偏颇之论。
  他驻足在这受血祭献般的红壤小径上,平视眼前炼狱,却不言不语。侵染了锐利也不掩清和坦然之色的眉目,从始至终,也似屹立未动。
  这可是个置若罔闻的聋子?
  这可是个视而不见的瞎子?
  为何不救人水火,为何不立即离去?
  火仍吞吐不息,席卷上九霄。遇难者也仍兀自呼救不止,为人为己,哀恸不已。
  生死面前,身段地位已为笑话。留下仅是生者求生,甘付一切。可魔焰岂是好相与?去不复返,也罢。去而复返,当同寻死!
  悲声愈重,骂声更起,却始终无人、不曾有人向那青年救助。便是偶有瞥见,也多匆匆别走,面上更添几分难掩的慌乱恐惧。
  就像那人,是为世间最是恐怖之物!
  但这,已是性命攸关时!
  再是理智之人,也会方寸大乱;再是寡念之人,也会咬牙抉择;再是胆小之人,也会横生胆气。
  若前方深渊,却有一线曙光。
  仅此,已足往之。
  不过,最先行动的却非是那些自绝望中又挖出一线希望的人。反是个啼哭着、年幼无知的幼小孩童。
  他抽泣四顾中,见到青年,便跌跌撞撞到至了红壤前。口齿未清,却也哽咽含糊着仰头扯人便道:“我向、你道歉,你、救我娘亲...救救、我娘亲...”
  孩童个小,青年便垂眸去看。
  他像出身良好。孩童一身的泥泞,也不嫌不厌,任由拽了衣角。只道:“为何道歉?”
  孩童年幼懵懂,这错自然也是认得不知就里。听了这话,哭音一止。仍带泪痕的小脸上露出几分困扰,迟疑许久,才是答道:“因为...陛下做了不好的事?”
  如此稚嫩话语,若平日听来必会惹来人莞尔一笑,再是谆谆诱导不可妄议当今。现搁此刻却是令得注视着这边的众人感到分外提心吊胆,很是捏了一把冷汗。
  但那人留以阴影太重,便是察感青年并不似预料般可怖。除却寥寥于心不忍者是抱着将命作赌,也要救下孩童的决意而按耐。
  更多仍是至此地步,便是心急如焚也不敢支吾上一声的惜命之人。
  在这四下紧张的注视下,青年为这话是蓦然一笑。他笑时竟是疏远尽融的,像缕清风,疏朗且淡,却无愧红尘。
  他说:“既是如此,何以及他人?”
  几近是这话音方落,风声大作!
  云层骤是一拢,天也眼见地昏暗下来,冷意渐起。这等异象,自然是引去了在场几近所有人的注意。
  这是,要下雨吗...?!
  有着这半兴奋半坎坷猜测的人,皆是眼也不敢多眨一下的死死注视。直到一阵细雨自低垂灰云中飘然落下,受难者的面容便为狂喜所扭曲。
  正如所期,这场细雨未久便作滂沱大雨,更恰如其分的将那怎么也扑不灭的余焰一鼓作气的全熄灭了去!
  这於性命最大的威胁被除去,劫后重生般的庆幸,将所有人都卷入到一阵几欲喜极而泣的亢奋之中。不断有人被救出,与亲友再聚,抱头痛哭起这份来之不易。
  这时哪还有人来及介怀这场诡异大雨?就连那似乎来历不凡,应为恩人的青年也被他们暂且遗忘。
  待到有人渐是回神,再去着手寻找,红壤小径上已是空荡荡。
  哪还见青年身影?
  
 
  ☆、02
 
  若问去处。
  那人却已身在距此千里远的一处山林中。闲庭信步间是已入腹地。是到了峭壁半围的一低谷处,又见飞瀑入寒潭,方才停步。
  这潭水也非那寻常碧绿,却是掺杂着些别样朱红。如水面上那魔腕刃上缓落的鲜血,亦如那仿佛察感到了来自青年视线后抬起的血眸。
  那是不存在任何的理性,全然仅剩冰冷无情,及蠢动战欲的眼神。
  也是几近刺眼的遥远陌生。
  此刻不仅是妄图靠近便必然会遭受攻击,且无论是说什么,想来也皆不会为他所知吧。
  青年眸光微沉,毫不费力的便明了之后该如何行事。他手中灵光聚拢,顷刻便化出了柄极是冷冽的长剑。
  此剑一现,原还算是单纯看来的那道视线也立时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似寻觅见了猎物,似终有了一个可供以宣泄的出口。
  无需言表又显而易见的渴战欲像是熔浆积压已久般从魔的眼神中迸发呈现!
  本是漠然的姿态也因此一改,紧绷的身躯、霎时飚涨的气势俱在无声告知着随时可能发起进攻的事实。
  就像是,心照不宣已久下的无言默契。
  青年抬剑竖於胸前,并指掠过剑脊古朴符文。剑身立是青芒暴起,挟以罡风,一声长吟直入九霄。
  但随他腕转垂指於地,剑尖过处却是不见有何迹象,乃至连那兵刃过处该有的微许破空之声也无。可与之相对的则是那紧随其后挥去的一剑!
  明是隔空,也算不得认真的一挥。却有那灿然剑气凝现,似如利刃,化作实质的直掠而去!
  约是同时,生有一副俊美至咄咄逼人外貌的魔族眸中倒映着这抹剑芒,满是迫人战意的笑了起来。
  他未有选择暂避锋芒,倒令烈焰涌现刀刃。又如法炮制,双刃豁然交斩之下,赤色刀气即是迎上那道青色剑气!
  不待这来自两方的气劲撞上,分个高下。
  魔猝踏虚空,毫未犹疑地闪身抬肘,以刃相待。下个瞬息,似自虚空刺来的利剑无往般锐指而来!交刃间,击响铿锵。
  紧追不舍来的,正是不知依仗了何等高深身法,才如鬼魅迅疾已至的青年!
  这两双眸色迥异的深眸甫是碰上,便如手中正在进行短暂较量的兵刃般胶着在了一处。
  若说青年那双藏青的眼眸,是内敛着足以凛然且明锐沉着的意念,如人般过善敛藏出深邃的眸光。
  魔的一对赤色的眸,便是冷漠中扎根了放肆猖獗的心火。即便理性全失,也注定难改的极寒孤焰被描画研磨后的模样。
  这是两双该当滋生出截然不同之物的眼睛。可在这交集的片刻,却激生出了一样充斥着攻击性的对峙眼神来。
  但未分高低,哪容僵持?
  被抛下的那两道气劲正如其主所愿般,是猛地只迟了他们半步,便狠狠磕上。
  在一瞬寂静后,非但是未有双双抵消了去,反倒是猛然爆发了开来。
  潭水激荡,凭空造就的水帘逆流又返,稀稀落落像是借此降了一场小雨。
  而就在这顷刻,水迹含糊了二者的身影也干扰了视野的同一时刻,是双方倏动!
  令人目不接暇的腾挪辗转间,各种巧妙诡奇的术法招式是如手中玩物般被他们一一用出。
  风重速便疾;焰重伤便燎。剑走蹊跷,刀行霸道;剑转灵敏,刀更稳健。出其不意的极偶尔间,更不乏忽现雨来雷落,骤起地动山摇!
  这一场缠斗,是直至难言又过多久。
  待得经历了接连非人摧残的山谷已是面目全非,地势大变。也不见罢休!
  但这你来我往的霜刃相拼虽仍也似远未有结束之时,於水面续落一片寒光熠熠。可比之前,却已生变数番。
  抵是仍残存着点对于总被以战地不经摧残为理由的拒战记忆,魔在锐感此地损不及补后,就下意识收敛了动用术法的次数。
  他一弃此道,本也心有顾虑的青年自是顺水推舟。更之后,战况难分,威力巨大却也前奏冗长的术法难免是渐被摒弃。
  自於白刃平分半壁江山,到辅战,再近无,术法的动用频率几乎是以一种奇诡的速度被默契削减。
  为之后刀剑之争,留出余地。
  白刃自是不比术法绚丽,对他两者而言,却是比之后者要更为趁手。
  无论是步步紧逼、卖破绽时,随时可能亡命的惊险;还是缠斗近前时,寸步不让、攻击性极重的眼神争锋。
  哪一样不是比起纯粹的术法对轰,更为美妙之事?纵为刀尖起舞,也尽血性!
  撩过半空的剑气同交刃斩下的刀气如这场交战的最初撞到了一处,互相抵去。
  交锋寻常,这次却不同以往。
  不仅此后未是迎来了余力未尽,又是胶着一处步步迫近、你争我夺的毫不放过任何一点可攻要害的后续。
  更他二者虽交锋疾然,猝而踏虚抽身之时,却提速更甚。是毫不犹豫的利落默契。
  若以细说,便该是怎么看这趟交锋都是那耍诈的伎俩,近乎搪塞而半真不假的混淆视听。
  仅为之后可暂且脱战,得一时空隙,来个了断!
  这对非比寻常的神魔於虚空微是停驻,身上成片交错的血迹斑斑便再无遮拦的暴露出来,就连那张好面容上也有细碎刃伤。
  甚於其上有血珠渐溢,仅为添分杀气。
  此情此景,当有旁人报以骇然。
  其他不提,便如此一身深浅不一、轻重不等的伤势在细数也难的同时,又岂非是彰显这一战的疯狂程度?
  若不是近乎只攻不守的路数,剑走偏锋的极端。就这区区几日,又哪能为这对神魔造就这等伤势来!
  便是互为敌手,却也不能。
  正是如此认真又兼胡闹的一场较量。
  遥视着对方的神魔,却也周身气势已攀巅峰。使得时间也像只能从缓至凝,为这一战,停下脚步。
  说来似长,实则霎时。
  近在同时,他两者是刃划虚空,足下一点,便飞身直去!
  此一动如乘了风驰电掣之势,携以了惊天动地之能,更同星坠凡世仅倏然已破空而至!两道意势合一,倾却全力的悍然一击转瞬间撞在了一处!
  是刀剑相逢,一争长短!
  初时两厢确是相对不下。
  尔后也如惯常一般为路数偏於轻盈潇洒的剑刃先行变招,转锋绕过,是直往对方面门袭来!
  但魔也非是吃素,立是虚晃避过,旋身拦砍还以颜色!按理他身法也不逊色,且又如此近战,该是有那一二把握。
  可当身法更甚的神是一改原先弃守只攻的路数,身似行蛇。便非但险险避过,更直迫得魔陷入需得连连招架的窘境。
  更为糟糕,则是魔这一战淋漓!
  缓此寸步,在这不相上下的战况中已是麻烦的失利。
  再添上原被激出的战斗欲因得以满足而平复了十有八九,以致理性正处将要回笼之际...
  这结果简直不言而喻。
  这一战,最后是极为顺理成章的终止在了神将魔狠狠钉在峭壁的那一剑上。
  然而这战况反转中却又有一事,说来奇怪。
  此剑刺出前,那魔本是拼着一口气也要负隅顽抗。可后来看着神祗近在咫尺的面容,却是忽地沉默下来。
  神祗见他眸光空泛,自然不觉他是理性已归,抿唇是不敢松懈分毫。
  而如验神的这番想法实属应当般,在这片刻之后,魔蓦然有了举动。
  他略抬身躯,不顾此举后果的,是凑近了因此而神色微变的神后——
  狠狠的吻了上去!
  那淡色的唇自然是软的,甚至呼吸间还因着先前一战而带着点滚烫的意味。
  可此刻却又是僵硬的,显露出神祗被这一手打了个措手不及,也确然的生涩。
  只是神愣住了,魔却没有。
  他近乎只是稍微舔咬了下神祗的唇,就顺着缝强行扣开了那还未及严密闭合的齿间,入侵了进去。
  而许是不及收拢神思,做这举动时,魔甚至半点也未有闭眼自觉。那稍显浑噩的微暗眼眸,始终不曾从神的面容上移去。
  但与相反的却是他确然霸道的亲吻。
  一击得手,於神口中就立是气势汹汹地横扫一气,待罢更是索性的勾缠上了那条安静软舌。
  而没能料到此等事态发展的神祗,在反应前就堪称速度的丧失了制止的机会。
  等他回过神来,想要抵抗的时候已经是太晚了。於此道上过分的陌生,令得他甚至欠缺之后叫停的能力。
  这是蛮横的、霸道的、不容拒绝的吻。
  搜刮侵占,又不留任何拒绝余地。
  不属于自身的炽热气息仿佛是侵入到了每一处将将维系住的呼吸中,而亲密到独占的距离在做不出隔离的当下加剧的刺激着神经。
  神的眼睫轻颤,他没有闭上眼睛,因而那忽而摇曳的眸光便不由得在空气中、阳光下、魔的眼前晃动。
  像是这神,终于不再独善其身,而正动摇不已一般。无比的,令人动容。
  但神自然有心做些什么的,打断也好,伤害也罢。总之能叫对方停下就好。
  就算哪怕实际上只能感受着对方手掌在腰间不住收力的那股热度及那更加深切的索取。
  尔后因着更甚的生涩,不知是无措还是茫然的承受。他也毫无疑问的,如此想着。
  因即便是早就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放肆性情的神也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最是荒谬无理的梦境也无从描写出此刻——
  被私心里视作好友的魔这样的过分深吻,而他却收不住心,冷静不下思绪去当机立断的打碎着荒诞的一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