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6 13:19:00  作者:小黑爪

 =================

书名:修真也咸鱼
作者:小黑爪
文案:
一个很可怜很倒霉穿成三魂七魄不全病秧子的家伙懒洋洋慢吞吞修真的故事
 
非传统修真文
 
穿越成个病秧子他也认了,反正能多活一世也很好。
发现穿到了玄幻修□□也行,开开眼界也不错
可是为什么最后他发现他竟然很狗血的穿了书?
穿书也就算了,为什么他穿的是小说完结后?
为毛他的穿越加穿书就这么的悲催?
必看的扫雷提示
1、本文无逻辑,无考据!以上党派慎入!
2、本文慢热,生活流。主受。
3、作者菌的文笔渣、剧情渣、人物渣!坑品渣!妹子们千万不要对作者菌有任何的期待和期望! 
4、妹子你若是阅读过程中,发现了奇怪的东西混进来,千万不要惊慌,一定要先检查一下文章打开方式是否正确。若不正确,请换一个方式打开。
另:若是阅读过程中有不适的,请赶紧点右上角小红叉叉自救!谢啦!!☆⌒(*^-゜)v !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嘉炎 ┃ 配角:很多 ┃ 其它:很多
==================
 
  ☆、第1章
 
  暮春三月阳光好,正是桃花柳绿花团锦簇蜂蝶纷飞的好辰光。
  粉白嫩黄的小粉蝶飞的欢快,各种花都探出头热热闹闹,春日生意闹。
  可惜这么好的日子,林府里却是一片愁云惨雾,因为林家小少爷又生病了,而且颇重,重的整个林府都是人仰马翻一片混乱。
  大夫那是请了一批又一批,这边刚送走个年轻的大夫那里就迎进了另一位,方子也是开了一份又一份,各种珍贵药材不要命的往府里搬,而偌大的林府则是到处飘着淡淡药香。
  仆人脸上皆是担忧,在雅致幽静小院正房里,两个美貌中年妇人那是喊着心肝呀肉儿的恨不得将躺在床上脸上苍白的少年给喊醒了。
  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的少年样貌生的极好,若工笔画细细描就,可惜他脸色惨白若纸,嘴唇也少了血色,枯败的不行,一看就是重病在身先天不足后天又虚的体质,大约随随便便就能上演个扶着柳树吐上口嫣红鲜血的经典戏码,自带凄凄惨惨戚戚背景。
  “夫人,怎么少爷还没醒?”穿着藕荷色褙子的中年妇女满是担忧,看看少年又看看端坐在床榻边垂泪的夫人。她手中的帕子都绞的不成样子。
  “我真是命苦呀,好好的儿子竟然又生病了。老爷呢?张姨娘,老爷怎么还没来?”夫人拿出帕子擦了擦泪水,伤心又担忧“不是说再去请大夫的?怎么还没来?姨娘,要不你再催催?还有小豆子,给少爷熬的粥好了吗?少爷都一日一夜未进食,醒来必定会饿。糕点还有粥可准备好了?燕窝可炖好了?”
  还没等张姨娘回答,林家老爷就带着白发白须的大夫急急走了进来。
  “大夫,这天气不过稍稍有些变化,小儿又再次重病卧床。大夫你看看,到底要怎样调理才好?”林老爷额头上有汗,许是走的急了些“平日里都是大夫帮他看病,昨日凌晨他病来的急,也不知何时就昏迷不醒,到了白日小厮看着不对才发现他又病倒,真是吓的我不行,喊了人去请大夫,却不想大夫你又出诊,无奈之下我请了其他大夫,一个个的都说没办法。”
  林老爷看了眼昏迷的儿子,这孩子出生以来就一直不□□稳,总是大病小病不断,让他心疼无比。
  “哎,小少爷他实在是身子骨太弱了些,平日里只能多喝些补药。能不劳累就不劳累,用药好好养着才行。”老大夫喘了口气,坐在床边,伸手搭上少年细瘦的腕。
  林家人都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就怕惊扰老大夫诊脉,恨不得是一点声息都没有,然后个个都眼巴巴盯着老大夫,那般热切都快盯出洞来。
  诊脉过后老大夫摇头“这是根子上的毛病,吃药也没甚大用。只能注意不能冷了热了,不能太过辛苦,不能太过伤神,如此这般也许还能好些。这些话老夫之前说过很多次,现在还是这句。”
  老大夫看着林老爷的担心,将后面一句话给生生吞了下去。
  不能劳累,不能冷了热了,不能辛苦伤神,如此一来,兴许还能多活个几年。
  只是这话太过残忍,如刀割心,加知深晓林家上下有多疼爱这小少爷,知道小少爷平日乖巧懂事孝顺,老大夫也不想看着乐善好施的林家人难过。
  “我那可怜的儿呀。”林夫人眼眶都红了“难道就没有旁的方法?就只能这样看着他生病受罪?”
  “夫人不要太过伤心了,少爷他一向心善又人好,必定会没事。”张姨娘劝着夫人,她入林家这么多年,也没个一男半女,幸好夫人和善大度,平日也并不磋磨了她,因此张姨娘一心感恩,将林家的两位少爷都当做主子和亲人来照顾和爱护。对于小少爷,她投入的心力也不少,可现在夫人老爷难受,她只得将自己的心疼压下,劝慰老爷夫人。等到回去自己的院子,她要再去菩萨面前磕头祈祷,再多抄点经文来为少爷祈福。
  “我先再开个方子,按照上面去抓药。”大夫走到书桌边开始写“这几日饮食清淡为上,和之前老夫说的一样,不要碰任何油腻之物。”
  他又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少年“我等下施针,小少爷应该可以快些醒来。”
  “那真是拜托大夫了。”
  到底是一直为林家看病的老大夫,出手没多久少年就幽幽睁开眼,还没等他从头重脚轻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呢,就被狠狠的抱了个满怀。
  呃,少年一脸懵逼,他记得就是睡觉时突然胸闷心疼,怎么一下时间轴跑这么跑就直接进度到爹娘担心,大夫在一边?快进也不带这样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心肝呀,我的乖儿呀,你怎么又吓你的娘亲?好好的怎的又晕了过去?”林夫人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你要是有什么,让娘亲怎么办?”
  “夫人,炎儿已经醒了,你就不要再担心。”林老爷拍拍夫人的肩膀,暗示自家夫人下手轻点,不要把儿子给活活勒死了。没看到儿子已经脸红气喘了吗?
  “啊,我是太激动了。”林夫人抹了把泪,松开手臂,又看了儿子一眼“来来来,药呢?快点让小少爷喝药。”
  林嘉炎头脑仍旧昏昏沉沉,闻着中药的味道是差点吐出来。他眼睛都不用睁便基本可以知晓这药里放了些什么材料,味道如何,是不是苦的绕梁三日余音袅袅。
  久病成良医,别人的病他看不了,但自己的身子他自己清楚,若不是昏迷了,他都可以给自己开药方。
  他这药基本是天天喝,一日三顿不停歇,和喝水都没差别,这么多年喝下来他都对药有了心理恐惧。
  “娘亲。”苦大仇深的瞅了眼药,他也抹着眼睛,扑进林夫人怀里,声泪俱下,声音虚弱无力,可怜兮兮演技满分“娘亲,我不会让娘亲担心的。”
  “恩”林夫人宽慰点点头,下一刻脸一板手一伸,拿过了碗“你给我把药给喝了。”
  “娘亲……”林嘉炎眼眶通红,小身板那个单薄哟,真真让人看了担心。不过他和林夫人这一来二去演的只差锣鼓的戏码,林老爷是十分无奈。
  只能看戏,实在劝儿子喝药这等重任除了自家夫人还没其他人可以胜任。
  “别说喊娘亲了,就算你喊祖宗这药都得喝。以为我不清楚?要是没人看着,你会乖乖喝药?”林夫人早就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性,不想喝药?呵呵。
  不喝就灌,没得商量。
  “小豆子,过来。你二少爷不喝药你帮我把他给制住,灌都要灌下去。”林夫人柳眉倒竖“炎儿又想不听话了?”
  “我说炎儿,乖,懂事,不要让你娘亲担心。喝药喝药。”林老爷也慈眉善目的劝说着“喝了药就身体好,再喝些日子就能出门。到时候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爹,你儿子我不是三岁娃娃,这种糊弄的话能不能别说了?
  林嘉炎嘴角抽抽,闻着就不想喝,怎么都不想喝。
  正在僵持中,一位二十五六一袭青衣的青年也匆匆进了门“小弟怎么的又生病了?不是我出门前还好好的?”
  “哎呦,我的树儿,你回来的正好,你小弟不肯喝药。你快来帮娘亲一把。”林夫人忙将大儿子喊了过来。
  “好了我喝我喝,我喝还不行吗?”林嘉炎是欲哭无泪,以大无畏的姿态捏住鼻子,咕咚咕咚大口吞了下去。
  看着小弟被药苦的眼睛里水雾一片,林嘉树急忙从下人手中拿了蜜饯塞小弟嘴里。甜津津,但实在压不住那铺天盖地摧枯拉朽的苦,苦倒怀疑人生,苦到恍惚中世界毁灭又重建在毁灭。
  苦的人精神都是恍惚。
  “小弟,等下可有什么想吃的?大哥帮你去买。”林嘉树摸摸小弟的头发“这几日还是先不要起床,好好调养才是。”
  “对,听话,乖。”林夫人溺爱的看着小儿子,摸摸他的手“你一向体虚,这天气冷冷热热,你到底受不住。等你身体好了,爹娘就带你去外面玩玩如何?你看你,手还是凉的,晚上被子再多盖一层。”
  林嘉炎乖巧点头“我已经好很多,爹娘不用担心了。”
  看着面前的亲人仍旧想要守着他的样子,林嘉炎愈发懂事,他笑眯了眼“真的,我真的好了许多。若是身子不舒服我自然会哭着喊着求爹娘陪我。不过真的好了,刚吃了大夫的药,都觉得有了点气力。”
  “让小豆子守着我便好,爹娘也知道我这身体,睡睡便没事。”看着爹娘仍旧不走,他故意咳嗽一下“爹娘,我真的想要休息。爹娘再这里我也睡不着,爹娘疼我,还是放我一个人自在吧。”
  见自己儿子懂事孝顺,林老爷他们只能点头,自然出门前还不忘多多嘱咐,非看着再加了条大红锦缎的被子才安心。
  等出了门,离开这精致小院,林夫人才又眼眶红了。小儿子的病情他们从来就没让他知晓,总是说体弱体弱,可是他们在恐惧着也许有一日会白发人送黑发人。要是小儿子叛逆不逊各种不孝也就罢了,失去了不会太过伤心。偏偏小儿子孝顺无比,又特别懂事的让他们心疼,他们怎么会受得住失去?想着也许儿子会一睡不起,林老爷和林夫人就觉得心都快碎掉。
  “如果可能,我宁可将我的寿数给他。我反正也算圆满,给了他我心甘情愿。”林夫人低声道“现在他一天比一天的弱了,而且一次比一次病重。”
  “夫人。”
  “也不知道炎儿这身体……”林夫人泪水划过脸颊,哽咽道“我真是心疼。”
  “小弟必定会无事,我过些日子再到附近镇子找找有没有其他名医,或者托人到京城去看看。”林嘉树安慰自己母亲“终归会有法子。”
  “哎。”林老爷叹息一声“都是我的命不好,连累了炎儿。”
  想当年他年轻时曾有算命先生帮他算过,一生平顺但子嗣方面有所欠缺,说着大约命中只有也只能保得一子。后来炎儿出世,林家是一面欣喜若狂一面又忐忑不安。
  而这十几年,小儿子身子一直不好,来来去去请了不下几十位大夫,可得出的结论皆是先天有损,大约,活不过二十。
  “若是有仙人能来就好了。”林夫人垂泪“仙人的话定可保佑炎儿。”
  “仙人,又哪是那么容易见的?他们都在仙山,平常不出现。就算有缘擦肩而过,他们也不会让人认出身份。”林老爷扶住夫人“我再去找找有没有大夫,多请些人来给炎儿看病。还有平日施粥做善事,多多给炎儿积功德祈福吧。你不要多想了。”
  
 
  ☆、第2章
 
  爹娘大哥已经离开,少年吁了口气靠在床上,休息一下就披上外袍,穿衣靸鞋趿拉着走到桌边。
  可是他看着小豆子端来的晚膳,毫无胃口。
  即使已经错过了两顿,即使现在腹中空空在唱着大戏,他也根本对晚膳没期待没想法。
  剔红菊花盘上就放着清汤寡水的白粥,还有一碟子水煮豆子、一碟子的白水煮青菜和一盘子豆腐。
  菊花盘雕工精致,盛放晚膳的器皿也都是如玉白瓷,胎薄透亮,但里面的饭菜就算下人都不会这么寒碜抖索,外面小门小户的吃的都会比他精致。
  真是糟蹋了上好的瓷器,这样的晚膳装简单木碗里仿佛更配一些。
  无精打采的拿起檀木箸,戳了戳豆腐,翻了下白水煮青菜,他突然抬头问“小豆子,你们今天晚上吃点什么?”
  “就是梗米饭,有两个菜包子,还有三鲜汤。”小豆子精精神神的回道“厨房还送了一小碟子的白肉,虽说不多只有三片,味道很好。”
  林嘉炎:……
  林嘉炎更幽怨,听着比自己的好上不知多少倍,他面前那几盘子的东西是怎么看怎么凄凉,连带着林嘉炎都觉得自己有种小白菜地里黄的错觉。他尝都不用尝就知道菜那是少盐少油少调料,清淡的无法品尝到各式味道,无法感知什么酸甜苦辣,味蕾基本都快成摆设。
  又把豆腐戳了个洞,再翻了翻白粥。
  “少爷,先吃点东西吧。”小豆子看着少爷没精打采,劝说道“少爷,这是刚熬好的粥,上好的米。听说是老爷特特请人从京城带来的,一袋子就不少银子。”
  再金贵还是米,烧的再好熬时间再长还是白粥,也不见能蹦出块肉来。
  戳戳戳,继续戳戳戳,将豆腐戳的惨不忍睹,毫无死后的尊严体面,少年表示很不爽。生病醒来刚喝过苦的怀疑人生的药再面对凄凄凉凉的晚膳,他心情已经低落到了谷底。
  “放一旁,我过会再吃。”放下檀木箸,林嘉炎准备还是去看看书弹弹琴,以风雅来饱腹。
  奈何他的小厮太接地气,不懂他想要装逼的心,直接拦住了他道“少爷,这样可不行。”
  “凉了吃对少爷身体不好。”小豆子继续的劝说“老爷夫人也会担心,其实每日老爷夫人都会问少爷吃的如何,是否喜欢。小豆子我也知道这菜略微清淡了些,少爷心中多少会有些厌烦。可少爷体虚,只能慢慢调理,若是碰了油腻倒是不好。少爷才刚醒来,本来就身体不适,再不吃点东西那不是又要犯病?到时候老爷夫人他们岂不是更担心更难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