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6 13:20:25  作者:六石禾

 =================

书名:我有特殊的见鬼技巧
作者:六石禾
文案:
上身的人皮,列车中的怪物,
 
倒立而悬的棺材,死尸隆起的腹部,
 
不存在的司机,诡秘的怪楼,
 
易书崩溃的发现,就连最近的自己也有点奇怪。
 
1.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灵异主受,勿考据转载。
2.单元剧式走向,易书(受)x秦肖(攻)。
3.早期文,轻拍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书 ┃ 配角:秦肖 ┃ 其它:主受、HE、1V1、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
 
  ☆、他人身后(一)
 
  这个世界更新的很快,每天都在革新各种各样的东西。易书随手点进一本小说,第一眼看的就是这么句话,秦肖凑过来看了下,随后轻笑着说了声,革新,说不定是替换掉吧。
  那两个字让人无端的起了鸡皮疙瘩。
  易书,正在M市读大二。室友三个,长得特别具有欺骗性的秦肖,游戏打得昏天黑地的李柯,还有总是以自己名字为豪的王嗣。
  看着看着倒是起了点兴趣,不由的啧啧称奇。秦肖本来半眯着眼正看一本书,那书好像有些年岁了,边角都是破损又被小心粘好的,听到易书出声也抬眼看了他几下嘴角勾着笑了笑又优哉游哉的躺着看那本书,像是怎么都看不腻。
  那本小说情节构思巧妙,文笔流畅,是时下里最常见的穿越题材。写的是一个女生厌恶了每天的富足生活,总是想要寻求刺激,便想方设法的求穿越。结果某天真穿越的时候,却发现去的不是什么皇宫高宅,而是一片枯坟。
  她猛地试着额头一疼,心里还在狂喜着终于穿越了,不知第一眼看到的是雕花木床还是科幻机甲,又或者第一眼能看到男主或者哭着的丫鬟。不过耳边也实在是静的很,想来应该还是家规极严的大家族吧。
  女生揉揉额头,正想着开口该怎么才能表达自己失忆了,又能显示出虽然失忆却仍旧残存的良好的修养。一睁眼,却只看到满目的荒凉。刚刚她磕到的,是一个墓碑。那上面黑白照片中的女子正阴阴笑着,一脸诡秘。女生心里一阵惊过一阵只想远远逃离那块诡异的墓碑,一起身却看到整个山头大大小小的全是坟。
  甚至连照片都是同一张,相同的眉眼,相同的笑容,唯一不同的是这块墓碑上有点血迹,是她刚刚磕的很了留下的。她只想高喊求人过来,但是声音哽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住,而这时她忽然觉得脚腕一寒。
  那小说到此便截止了,作者也没标明结局,徒留读者在下面哀嚎着大大填坑,再一看那发文日期已经是前年的。易书简直扼腕,申请了马甲也投入了催文大军中。正准备发第二条评论的时候只见有个号评论了他,等级极低,一看就是个小号。
  易书本来没关注,准备发完了再回复。哪晓得还没过几分钟自己的收件箱就已经被提示有五条信息,心里好奇自己不过是发了条催更的留言,也不是什么劲爆的信息怎么这么多人回复,当下就停下发评先调出留言看了看。
  第一条是,别催啦,作者大大肯定神游啦!
  第二条是,看你就是新人,作者大大已经弃更好久了,呜呜呜,求回来!
  第三条是,你是从哪摸到的这文,这文很老了,哈哈哈哈。
  第四条是,身心疲惫,居然这么久还有催更的,不枉费我当年这么拼的追这篇文啊!
  第五条是,后续呢后续呢!作者大大你出来啊!
  几乎都是就着他这层楼求更或者感慨的。易书暗暗笑着,看来这本书真是激起了很多人的怨念啊,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也有和自己一样掉坑等填的。正想一条一条回过去,身后秦肖拍了下,“我饿了一下午了,吃饭去吧?”
  易书想了想也是,他们一群大老爷们,除了王嗣每天按时陪着女朋友吃饭最是二十四孝好男友,李柯就是个实打实的夜猫子,好在秦肖是个吃货,每天都是定时定点的吃饭。他俩光棍作伴倒也乐的悠闲,说了句马上,转过身想先把留言回了,却看到那些留言一个个全变成了毫无规律的乱码。
  秦肖从床上下来看易书一脸莫名其妙,视线从书又转到笔记本上,那光幽幽闪着映着一片乱码,倒是很诡异。他盯了一会儿那本小说不着痕迹的皱皱眉头,伸手把易书的笔记本按下,“八成是网站崩溃了,快点吃饭去吧,我都饿了。”
  易书耸耸肩,叹了口气,“我还是头次看这么多留言呢,一下子怎么都变乱码了,我还想看看里面有没有萌妹子调戏两把。”说着啧啧几声,像是小人得志一般的口气,“走吧走吧,也不知道你一天怎么吃那么多,让暗恋你的那些小学妹看到了还不芳心碎一地。”
  “这叫反差萌,当下学妹最喜欢的,”说着一脸嫌弃的鄙视易书,“这么不懂女孩子心思,怪不得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没个初恋。”
  秦肖一把搭在他肩膀上,他足足比易书高了半个头,不笑的时候看着最是正直凌然一脸好师兄的样子,其实一肚子坏水。旁边易书一张脸生的也是极好,虽不如秦肖那么吃香,却是长辈最喜欢的那种类型。两人站在一块勾肩搭背倒也不突兀,不怪小学妹们天天嗷嗷叫着求出租。
  易书听他话听得牙根痒痒,“说的好像你谈的挺多啊秦师兄。”
  秦肖一脸谦虚状不好意思的说,“还好还好。”
  易书觉得自己的牙更疼了。
  这边两人刚出门,林荫道上柳树冒芽正嫩,秦肖随手折了枝闲着抽来抽去,不小心还抽了易书好几道,大概是下手狠了易书手上起了个红红的印子,当下也折了一根表示不报仇誓不罢休。
  而那边李柯哼着小曲进门,看了一眼易书的电脑颇有兴致,哟呵,易书这小子什么时候也爱看灵异小说了?再看底下的评论,其中有个好像是妹子,对于他这种网游里三字经,半年都见不到个妹子的,绝对是饿狼见了肥肉,还是热乎的。
  寝室静的无声,只有键盘打的啪啪响,李柯没套两句就已经把妹子的账号要到了手,声音滴滴几声就开始聊了起来。电脑的光阴阴闪着,折在他脸上,他打着打着忽然觉得肩膀一沉,回头看了一眼。
  只有影子,拉得极长。                        
作者有话要说:  可能有APP的小天使前五条回复的排版是乱的,解释一下每个开头的第一个字合起来是【别看你身后】。
文中部分刑侦技术伤痕鉴定类等等,多为刑侦鉴定书籍类和百度,荣光属于所有原作者们,如有bug鞠躬致歉。其余的是小六本地的民俗,如柳条打小鬼。
PS,早期文,毫无文笔可言,请大家多多包容,阿米豆腐。
以及暗搓搓求收藏小六的作者专栏,爱你哟!
 
  ☆、他人身后(二)
 
  李柯心里觉得毛毛的,日光西斜沉沉落下,他们本来住在阴面采光不好,这时候就更显阴暗。他缓缓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回过头。
  整个寝室空荡荡的,扣扣滴滴响了两声,他只觉得肩膀又是一沉,打开界面却是妹子发来了张图片,他笑着回过去,“和我们宿舍布局挺像啊,难不成你也是W市的?”一句还没发出去,李柯猛地站起身仔细盯着那张图,从脚到头一个狠狠的激灵。这张图,可不就是他们寝室吗?
  开始他没联系上来,毕竟千千万万寝室大致差不多,可是再看看这墙上的几本书却是错不了的,秦肖平时就是个爱抱着书的。再说王嗣书架上更奇怪,摆的一溜儿全是他女朋友送的小物品。易书架子最正常,整整齐齐码着专业书。光是这样也就罢了,只不过当做哪个别的寝室的兄弟恶作剧。可是这张图上——寝室里笔记本幽幽闪着灯光,笔记本上是半句还没打完的话,赫然是他和那个妹子聊天输入的,而身后的墙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圈黄色样的人形。
  苍天可见!他刚刚回头还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想再仔细看看,说不定只是凑巧了呢?敲着键盘给妹子回过去一句,“妹儿啊,难不成你还在哥身边?是不是哪个暗恋哥多年的?”
  这么一句打出去李柯恨不得一头撞在笔记本上,这话可不是自己招呢吗!那边长时间没有回过话来,忽而叮的一声妹子只回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李柯看着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坐到手脚冰凉麻木,啪的一声笔记本电源耗尽,整个寝室陷入黑暗里,他摸索着去开灯,却听到寝室噔噔传来敲门声。而灯按了几下也没有半圈光亮闪起。李柯只觉得双腿发抖,轻声问了句,“谁啊?!”
  门外疑惑了下答道,“柯子你干嘛呢,快开门,我提着这些快累死了!”门外传来易书的声音,伴随的还有几下踹门,显然是秉持能动手就别动口的秦肖。
  李柯大大的松了口气,现在有声比什么都强!他打开门狠狠呼吸了一口门外带着些清冽的空气,这才发现自己喘的有些厉害。
  易书笑着打趣一句,“也不开灯,还喘这么厉害,是不是打扰你干坏事了?”边说边把手里拎的东西放下,又摁开灯,光晕一下笼罩了寝室,不安被驱散了几分。
  可是李柯分明记得,刚刚自己怎么摁也没有反应,他狠狠搓了搓脸,小心的组织措辞,“易书,老肖,你们说我是不是,撞邪了?”
  李柯小心翼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经质的往身后看。头上的光晕笼笼,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似乎是突然暗了一下。秦肖眉头少见的皱了下,一张端正的面孔更多了些凝重。听李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二话不说搬了笔记本插上电源调出聊天记录。
  把图放大几倍后,那墙上的黄色人形就更加清楚。是喷漆上的吗?亦或者手绘?易书嘴角抿了起来,手指无意识的蜷曲起来。有人在这李柯心里好过些,也帮着打量起来,看着看着心里突然记起一个事,忙搬起凳子坐在易书身前说道,“我听说咱学校以前就不干净。”
  易书没反应过来,傻呆呆回一句,“没啊,我看挺干净的,清洁阿姨不是经常打扫吗?”
  秦肖嘴角勾了勾,一把揽着易书,合上笔记本不动声色的坐到他俩中间,把易书和李柯隔开了一小段距离,“怪不得这么多年了连个初恋都没,脑回路到底怎么长得?”
  易书反应过来一脚踹过去,只恨不得把秦肖按在地上揍一顿,“比不过你风月老手啊,秦师兄!”
  秦肖揉着腿略一拱手,一副贱样。易书无语问苍天只能催着李柯快说,李柯理了理思路,“你们知不知道这个男生宿舍以前是女寝?”
  易书点点头表示太正常,刚来时发现不少女生的小物品,显而易见这以前肯定不是男生宿舍。
  “那你们知不知道这儿是为什么改成男生宿舍的?”易书很配合的摇头,秦肖还是看不出情绪,李柯就着昏黄的灯光小声说道,“那是因为,以前咱学校的女寝,失踪过一个女生!”
  秦肖向来说话少,李柯爱卖关子,王嗣常年和他女朋友腻在一块儿,寝室里偶尔能见见他就不得了。平时打气氛捧场多就是他来的,于是易书又问道,“仅仅是失踪了一个女生,就这么大的阵仗,把整个女寝都换了?”
  李柯慢慢叹了声,双手搓了搓,似是有点冷,“要真是平白失踪也就罢了,这女生失踪的时候,听说什么都没少,就平白没了这么个人!”
  易书觉得这情景似是在哪见过,李柯又忙加上一句,“可别说出去啊,这也是我从师姐口里套来的。当时也是闹得风风雨雨的,被学校下令不许提了。”
  秦肖听完又默默打开笔记本,把图下载了一份存着,对着那份图回头看,只见是王嗣书桌的位置。易书也随着看过去,只觉得浑身轻轻一抖,他本是不信这些的,只是今天遇上了小说评论乱码。
  乱码?!易书呼吸一急,李柯说的那个失踪女生,可不就是和今天他看的那本小说情形一模一样吗!和这件事勾起来,怎么都不像是一起简单的网络崩溃事件,秦肖显然也是这样认为。
  秦肖又仔细放大了那张图片,只见那张图里其实是被模糊处理过,李柯的影子还在,秦肖指给李柯看,李柯终于把一口气顺下去,抚了抚胸口,简直觉得自己大难余生。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词比得过虚惊一场了。
  只是还没等李柯庆幸完了,秦肖小声的咦了下,伸手指了指,易书和李柯顿时浑身一炸,只见那影子虚虚笼了一圈,这还不算,那影子边缘还有一层。换句话说。
  那是两个影子重合在一起,而第二个人显然比李柯身形还要壮一些!
  李柯想到自己敲着键盘时寝室还有个人阴测测的盯着他,冷汗不由得直直流下来。
 
  ☆、他人身后(三)
 
  秦肖亲自去阳台上看了看根本没人,又把窗户关严实了确认无误。几人心里这才稍微安定了些。
  易书同秦肖回来时,天色早就暗了下来。李柯平时胆子有些小,但是毕竟也是一大老爷们,哪能被一张图给吓着,再加上有人气儿心里自然镇定几分。
  秦肖利落洗漱完了,不忘逗逗有些呆的易书,“要是怕了我和你一块儿?”说着指了指床,易书含着一口牙膏不能对他动手,只能抬脚去踹,秦肖闪身避了避,“真是太狠了,啧啧。”
  李柯在床上无所事事,见他俩闹得欢腾不由得也横插一杠子,“哎,我说咱今晚也没事,王嗣这小子倒是有女朋友陪着,可怜咱三个大老爷们,长夜漫漫的。”说着还叹了口气。
  易书擦把脸爬了床上,对面秦肖还是抱着那本边角泛黄的书不时翻着,“那你还想怎么着,要不你去找王嗣倒倒苦水?”
  “我倒是想去,就怕无端惊破鸳鸯梦啊。哎,我说的你们听进去没有,咱学校真的有古怪!”
  易书看了一眼,爬进被窝,他本来就是唯物主义,对这些还真不太信,只是今天这事也确实有些离奇,“别胡思乱想......”
  易书一句话还没说完,秦肖闲闲的把话接过去,他和易书一向是头对头,因此表情看的也格外清楚,此时不知道是故意吓他还是无心之举,话说的声儿很小,只不过在这间小小的寝室里听的格外清楚,“你们有没有发现学校的主楼,上面有两根红蜡烛?”
  李柯脑子转的飞快,秦肖说的两根红蜡烛应该是主楼上安的两个蜡烛形大灯,因为分布主楼两边,又格外大一亮起来还是血红的颜色,被不少人猜测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