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07 10:59:36  作者:瞳师

 

 
书名:相亲结束后(娱乐圈)
作者:瞳师
文案:
◤cp:强迫症闷骚漫画家VS倒霉蛋丧病十八线。◢
 
郁菲被逼去相亲那天,故意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傻包子。
哪想对方也不想接受相亲,把亲姐丢在相亲地点尿遁逃跑,留包子郁菲面对美人一脸懵逼。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很久以后,这场尴尬的相亲居然真的成功了……
嗯,郁菲和他姐在一起了:)
 
介绍人周阿姨:??????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娱乐圈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菲,柳知夏 ┃ 配角:汪采茉,白玥 ┃ 其它:娱乐圈,漫画家,百合
=================
 
 
  ☆、01
 
  “郁老师,最后一遍校对完成了,现在发给工作室吗?”
  郁菲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听见助手在旁边说话,睁开一只眼睛冒出个“嗯”字,然后转个方向继续睡觉。
  助手轻手轻脚地回到座位上,把文件发到工作室邮箱,随即回来给老板披了条毛毯。
  一小时后,郁菲再次睁开眼睛,毛毯随着她起身的动作滑落到椅子上,盖住了身后柔软的球形抱枕。
  工作间里空荡荡的,助手已经按照她之前的安排回家了。通宵带来的头痛使人烦躁,郁菲迷迷糊糊地拿过抱枕,左手揉了七次,右手揉了七次,这才站起来去洗脸,回来后她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长吐一口气,心情舒畅不少。
  一个小时前,她又顺利完结了一部漫画。从17岁出版的处女作算起,这已经是她第5部完结作品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她还记得七年前给漫画编辑投稿的忐忑心情,转眼间自己也算是个行业老人了。
  内心感慨之余,郁菲摸起手机打算给编辑好友报个喜,打开微信却看见母上大人早上给她发来的最新相亲地址——XX烛光晚餐主题餐厅29桌。
  ……等等,她是不是熬出幻觉了?!
  拨通电话,她“喂”了一声便直奔主题道:“妈,怎么突然让我相亲啊?你上个月不是说以后不让我再去相亲,一切顺其自然的吗?”
  对面用埋怨的语气道:“但这回是你周阿姨介绍的男孩子啊,人家刚从英国留学回来,才21岁,又年轻又帅气。而且他比你小三岁,女大三抱金砖,你们刚好合适嘛。”
  “……”郁菲无语,“妈,21岁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好吗?他用得着相亲吗?”
  “我女儿条件也不差,和小鲜肉相亲怎么了?再说了,我和你周阿姨都觉得,给你们留出一年时间谈恋爱,等他22岁再结婚刚刚好嘛。所以现在绝对是相亲的最佳时期,你快偷着乐去吧。”
  郁菲:“……”
  她妈妈和周阿姨考虑的可真周全。
  郁妈妈见她不答话,问道:“你现在工作很忙?”
  郁菲不想和家人撒谎,硬着头皮答:“不忙,手头这本连载刚刚完结。”
  “那不是正好有时间谈恋爱吗?”郁妈妈继续劝说,“妈妈和周阿姨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她介绍的人哪能有错?你一会儿好好打扮打扮,自己过去,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啊,我们当长辈的不掺和。”
  话说到这个份上,郁菲实在找不到其他拒绝的理由,只能应了。
  挂断电话,她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慢慢现出一丝为难的神色。
  自己不眠不休工作两天,现在只想回到她温馨的小窝睡个昏天暗地,而不是去和相亲对象吃什么烛光晚餐。
  可是周阿姨和她妈妈做了几十年的闺蜜,人家开口帮了忙,自己必须要承这个情。
  算了……不就是个相亲吗,她糊弄过去就好了。
  匆匆回到家里,她换下穿了整整两天的衣服,洗了个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到梳妆台前。
  看着自己的模样,郁菲禁不住叹了口气。
  镜子里的人此刻嘴唇干裂,脸上没什么光泽,熬了两天两夜的眼睛里布满红色血丝,眼下的肌肤还透着淡淡的青黑色。
  用这样一张脸去吃烛光晚餐,对方可能会直接被烛光里的她吓死吧……
  再者说,她长得本就不好看,又不会聊天,人家周阿姨介绍的那个什么英国海归小鲜肉实在没可能看上自己。倒不如自己扮个丑,让对方看到自己起身就走,免得浪费双方时间。
  郁菲算盘打好,当即翻了翻衣柜,挑出一件自己去年随手买回来却至今没穿过的格子外套。
  款式老气,色彩搭配又土又俗,完美符合她的扮丑要求。
  郁菲换上衣服,又特意选了一款同衣服色彩完全不搭的背包,背上它快速出门。
  等她人到餐厅时,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二十分钟。相亲对象没来,郁菲只能撑着下巴空等,所幸周阿姨挑的餐厅位置不错,城市夜景一览无余,开阔的视野使她的心情得到了极大的舒缓。
  餐厅中播放着悠扬的音乐,忽然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与类似棍棒的敲击声逐渐变得清晰,郁菲回头看了一眼,意识到来人大概是她的相亲对象,忙站起身。
  向她走来的有一男一女,男的个子不高,眉眼清秀,一身正装衬出几分故作成熟的帅气,完全符合母上大人的描述。
  旁边的女人撑着拐杖,半长的头发随意扎在脑后,脸上素净无妆,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微掩住她黑亮的眼珠。
  她很美,郁菲还是第一次看到素颜可以美到这种程度的人。
  在她打量二人的同时,对面的两人也在打量她过于憔悴的脸和她这身奇葩的装扮。
  男人觉得他周姨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介绍一个打扮这么……这么重口的人给自己?
  女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充满幸灾乐祸,巴不得让这位画风清奇的小姐好好折磨一下她弟。
  努力做好心理建设,男人率先开口介绍:“你好,我是柳川泽,周阿姨介绍来的。这是我姐,柳知夏,她有点不放心我,所以一起跟来了。”他指了指旁边的漂亮女人。
  然而下一秒,柳知夏十分打脸地瞥了眼她的傻缺弟弟,漫不经心地轻呵了一声。
  呃,她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情愿……
  郁菲收回放在柳小姐身上的注意力,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叫郁菲。”
  “嗯郁小姐好——哎别都站着啊,来来来,坐。”
  柳川泽招呼两句,径直坐在了郁菲对面,柳知夏撑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到他旁边冷声道:“柳川泽,你韧带撕裂的姐姐还站在这里,你是怎么好意思坐下的?”
  郁菲见势不妙,立刻拉开自己旁边的椅子:“柳小姐,不介意的话请坐在这里吧。”
  柳知夏不爽地看了眼弟弟,挪动两步坐到郁菲旁边,将拐杖搭在落地窗和桌脚间。
  三人之间气氛微妙,服务生走过来询问是否可以点餐,柳川泽接过菜单看了看,把菜单递给郁菲:“Lady first,你们先点。”
  柳知夏仿佛没听见似的拿出手机摆弄,紧接着,手机发出一声微博刷新的提示音。郁菲只好接过菜单翻看,感受到来自对面异性的目光审视,她手脚忽地开始发麻,紧张的感觉汹涌袭来。
  她的发病总是这样来势突然,郁菲不受控制地做起攥拳的动作,左手七次,右手七次,心里稍微舒服些后,她一抬头,只见柳川泽正奇怪地看着她。
  “郁小姐刚刚是在做什么?”
  被问到这个,郁菲的脸慢慢涨红起来。
  她尽量保持镇定地道:“没什么,我只是有点紧张。”
  柳川泽没再多问,等郁菲继续低回头看菜单,他来回打量着这个相亲对象,越看越觉得蛋疼。
  不是说这位是国内知名漫画家吗?不是说搞艺术的女孩子要么萌力十足、要么清新文艺、要么知性优雅吗?
  这郁小姐什么情况啊?!
  思来想去,柳川泽撑住桌面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去一下卫生间。”
  郁菲点点头目送他离开,然后对等候多时的服务生说:“一份奶油蘑菇汤,一份西班牙海鲜烩饭,谢谢。”
  一旁的柳知夏刷着首页,看到某人新接下的唇膏代言,嗤笑一声把手机扔到桌上,对郁菲道:“点完了?菜单给我。”
  郁菲听话地递出菜单,趁她低头时,又多看了她两眼。
  下颌柔和,下巴圆滑,勾勒出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双眼皮的沟印很浅,眼角微扬,是标准东方古典美人的模样。
  难得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这么漂亮的人,郁菲手指微动,恨不得现在就拿出纸笔为她涂一张速写。
  她想得出神,忽然听到对方开口道:“一份三文鱼沙拉,不要沙拉酱。”
  服务生记下后问:“好的,请问刚才那位先生需要点什么?”
  柳知夏不耐烦地皱皱眉:“不知道,等他回来自己点。”
  “好的,两位女士请稍等。”
  服务生离开,只剩郁菲与相亲对象的姐姐在烛光下并排坐着玩手机,谁也不说话。
  等了十分钟,去卫生间的柳川泽依然没有回来。郁菲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把相亲对象丑到尿遁离开了,可是他走了,他姐还没走啊,自己莫不是要和相亲对象的姐姐来一顿优雅的烛光晚餐?!
  柳知夏在这诡异的沉默中也不大自在,连着给柳川泽发了好几条消息,都不见他回复。
  气氛尴尬到极点时,柳知夏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总算是打破了这阵沉默。她看见来电人,表情一变,毕恭毕敬地滑动屏幕,道了声“菀姐好”。
  陈菀问:“你脚怎么样了?”
  “回菀姐的话,我现在能拄拐走路了,医生说下个月可以去做康复运动训练。”
  身为她经纪人的陈菀隔空白了她一眼:“少跟我贫,我跟你说啊,公司那边对你越来越不满意了,什么好资源到你手里都出岔子,刘总现在都记不住你真名了你知道吗?开口闭口都是‘那个倒霉鬼’!再这样下去,不用合约期满你就可以回家结婚生娃了!”
  柳知夏乖乖认怂:“菀姐别生气,我以后做事一定会非常非常非常小心的。”
  说话间,服务生端来三杯柠檬水。柳知夏刚好口渴,伸手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继续听陈菀说道:“算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公司刚接到个本子,是部情景喜剧,我觉得你刚好可以演里面脚受伤的小配角,还能自带拐杖,省得道具组准备了。”
  “谢……咳、咳!”
  柳知夏已经两个多月没接过新工作了,一时激动,嘴里没来得及下咽的水猝不及防地呛进气管。更惨的是,在剧烈咳嗽下,她右手拿着的杯子晃了晃,有小半杯水泼到了她胸前的衣物上。
  浅蓝的衬衫本来并不透明,浸了水却瞬间紧贴住内里的文胸,清晰地勾勒出女人曼妙的曲线。
  旁边埋头玩手机的郁菲听见咳嗽声抬起头,愣了愣,忙把她手里的杯子抢下来放好。然而,当她找出纸巾打算帮忙擦水的时候,却见柳小姐胸前的灰色内衣上,似乎印着四个大字——
  童颜巨|乳。
  郁菲缓缓抬头,看了看既没有童颜,也没有巨|乳的柳小姐。
  ……哈???                        
 
 
  ☆、02
 
  拿着纸巾的手悬在半空,郁菲心情复杂地看着柳小姐。
  柳知夏被这种目光注视,大脑当机了一瞬,缓慢地想起两个小时前她正在试穿新到的情趣内衣,听见弟弟在外面没完没了地催她,便随意套了个衬衫出门了……
  她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前的字,陷入沉思。
  她该怎么给弟弟的相亲对象解释,他的姐姐穿这件内衣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含义呢?
  听她咳嗽声渐渐停下来,电话另一头的陈菀心累地问道:“祖宗,你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没事……就呛了一下……”柳知夏大脑恢复运转,尴尬地从郁菲手里拽出纸巾,一边擦水一边道,“菀姐你继续说,这个什么时候开始拍?”
  “两个主演都轧着戏呢,这边拍两天那边拍两天,具体时间定不下来,得看人家的安排。这样吧,你下周先回公司听课,脚废了脑子不是还没废吗?等剧组要人的时候我再把你……柳知夏你又搞什么鬼呢?!”
  陈菀的手机听筒传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及她手下那倒霉玩意儿的痛呼。
  倒霉玩意儿柳知夏此时手肘拄在地面,腿上压着拐杖,冷静地答道:“回、嘶——回菀姐的话,小的没事,小的状况特别好,好到不能再好。”
  “……”陈菀抚额,“我把安排发你微信,挂了。”
  通话结束,柳知夏呲牙咧嘴地把手机递向惊慌失措的郁菲,没好气地对罪魁祸首道:“你倒是把我扶起来啊。”
  “哦、哦!”郁菲把她的手机放到桌面上,随后移开拐杖,把柳知夏重新安置到椅子上。
  其实她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就是觉得柳小姐露着胸前四个大字不太美观,便脱了外套给她披上,谁知对方嫌弃她的外套太丑,往旁边一躲——结果摔到地上了。
  柳知夏撸起衬衫袖子,碰了碰自己红肿的手肘,忍不住又“嘶”了一声。
  郁菲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要不要去医院?我这就带你过去。”
  “不去医院,我闻到消毒水味想吐。”此时的柳知夏不复刚才狗腿的样子,脸上写满了“老子很不爽”。她把袖子放下,说:“餐都点完了,不吃浪费。我那倒霉弟弟估计是尿遁了,回不来了,你可以吃得自在一点。”
  郁菲无语,柳先生倒不倒霉她不知道,柳小姐是真的很倒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