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19 10:07:47  作者:苏楼洛

   《一念成期》作者:苏楼洛

  文案:
  薄暮雨自小喜爱在江尘音身边,从不愿远离。
  后来江尘音远走异国,薄暮雨一等就是四年。等到江尘音终于回来,薄暮雨那想要亲近的心绪一如往昔。
  薄暮雨这才明白,她内心想要的亲近,是爱之所及。
  [这是一场跟年龄差有关的爱情,青涩而懵懂。
  在我尚未明白爱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你。]
  潜伏性双向暗恋
  年龄差15岁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尘音、薄暮雨 ┃ 配角:苏漫、蓝于昕、林初晚、宋穆清 ┃ 其它:
  作者简评:
  性格内向的薄暮雨从小就喜欢黏在江尘音身边,即使江尘音比她大了十五岁。她们之间的情感平淡而温馨,直到她长大以后才渐渐察觉自己对江尘音的感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转变了性质。
  作者将其中纠结繁杂的情感描述得细致入微,把读者的情绪带入这个平淡而简单的故事,感受着其中的微妙与酸甜。
 
 
第1章 
  你有没有尝过想念一个人数年的滋味?
  那种味道,好像把五味都搅在一起,酸甜苦辣咸无一不缺。
  而其中的甜味却是可以微弱到几乎能够忽略不计,一天一天地等待,会将那时的欢乐渐渐吹散。
  到了最后,就连再将它拿出来温习,曾经那能够让你绽开笑容的回忆都没有了当初的味道。
  窗外飘着细细的雨,夜幕降临,无星无月。天空阴沉得好似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将这个世界严丝合缝地围紧,一丝光亮都透不进来。
  房间里亮着一盏床头灯,如同薄雾一般的灯光笼罩着正熟睡的人。
  薄暮雨拥着被子,唇角弯成微笑的弧度。
  她梦见了小时候,梦见了江尘音,那个会蹲下来笑着抱住她矮小身体的人。
  爸爸总是站着,然后弯下腰拍一下手,对着她朗声笑说:“小雨,来,爸爸抱你。”
  妈妈总是站在爸爸身边,目含宠溺地看着父女两人,问她:“小雨,喜欢妈妈抱还是爸爸抱?”
  而江尘音每一次盈盈走近,总会蹲下来与她的目光平视,月眉星目,顾盼生辉,轻柔地抱住她,偶尔会用那婉转悠扬的动听声喉对她说:“暮雨,让我看看有没有长高。”
  在梦里,外面的雪下得好大好大,爸妈请了江尘音来家里烧烤。三个大人在说说笑笑,薄暮雨乖巧地坐在椅子上,轻易就被江尘音的笑容吸引过去。
  爸妈的感情非常好,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江尘音就在一边噙着笑,时不时地回答一句。
  也时不时地注意一下薄暮雨,看看这个孩子有没有觉得无聊,会不会因为没顾及她而发脾气,会不会很想吃什么东西。
  妈妈串着肉丸子的时候,薄暮雨眨了两下眼睛,被江尘音眼尖地望见,趁着两夫妻聊得火热,她放下手里的竹签过去。
  她蹲在薄暮雨坐的椅子前,把薄暮雨的两只小手握在掌心里,仰起头微笑着问:“暮雨,想吃什么?我给你烤。”
  “想吃肉丸。”薄暮雨舔了一下唇说。
  她看向妈妈手里刚串好的肉丸子,再低头看向蹲着的江尘音,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蓦地露出笑来,“还想吃火腿肠。”
  江尘音耐心地笑问:“好,还有么?”
  “想吃什么都可以么?”薄暮雨奶声奶气地追着问,下一秒表情又垮了些:“可是爸妈不让我吃那么多烧烤。”
  “吃多了是不好。”江尘音摸了摸她的头发,“但是你现在还没开始吃呢,每次吃一点点是可以的。”
  薄暮雨连着点了好几下头,扬起笑意,露出两枚小小的虎牙来,“音姨,你对我真好。”
  “傻孩子。”江尘音浅笑着摸她柔软的发丝。
  “音姨,你会一辈子对我好么?”薄暮雨追着问,本来被握住的小手也反过去捉住了江尘音的手。
  她听爸妈说过“一辈子”这三个字,爸爸说,那就是从这个时候一直到老去的意思。
  一辈子,好像很长很长,长得让她想不到在一辈子的那一头,自己是什么样子,江尘音又是什么样子。
  江尘音对她的问题有一瞬间的惊讶,当注意到那边正在腻歪的夫妻时便又明白了些,温声应道:“当然,但是等你长大了,会有另一个人比我对你更好。”
  薄暮雨想都不想地摇头,也摇晃着她的手,“不,我只要你。”
  江尘音被逗笑了,摸着她的小脑袋给她解释自己刚才说的话:“这是不一样的。等你长大了,我还是会对你好,可是那个时候,你的生活中会有另一个人,这个人给你的好才是能够时时刻刻陪伴你的,跟我,跟你的爸爸妈妈给你的好是不一样的。”
  薄暮雨茫然地撇了撇嘴,“音姨,我听不懂,我不想要那个人,我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江尘音捏了捏她的脸颊道:“以后就知道了,现在我们要先吃好吃的,我给你拿一个小玩具,然后一边玩一边等我,嗯?”
  “嗯!”薄暮雨笑着点头,一下子就忘了刚才那个听不懂的话题。
  她看着江尘音站起来去给她拿来一个玩具熊,然后回到爸妈那边。
  她抱着玩具熊,偷偷地看过去。
  有时候会撞上江尘音的目光,那人本就含着笑意的视线,因为与她对视,下一秒便又多了些温暖。
  然后,这清晰的画面开始模糊,好像有一团雾遮住了薄暮雨的眼睛,她听不清爸妈的声音,看不清江尘音的面容。
  她好像坐在一辆飞速行驶的车上,沿途的却不是风景,而是许许多多熟悉的画面,似曾相识的话语。
  “小雨,你音姨出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小雨,这是音姨给你的十九岁生日礼物,今年她不回来。”
  “也不知道尘音打算什么时候回来,总是待在国外。”
  所有的回忆都被一股浓浓的悲伤掩埋,薄暮雨鼻子一酸,再忍不住红了眼眶。
  那个说一辈子对她好的人,缺席了一年又一年,即使是在梦里,她仍旧逃脱不了那个人已经离开很久的事实。
  她不知道江尘音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江尘音还会不会回来,不知道年少时候的那些话,还作不作数。
  梦醒时分,薄暮雨恍惚还在梦中,她的眼睫挂着一滴泪,耳边回响着江尘音那句轻柔的“当然,但是等你长大了,会有另一个人比我对你更好”,眼前也好似还重播着江尘音说这句话时的动人容颜。
  她抹干眼角,撑起身体靠在床头,床头灯的亮度撑不起房间里浸染的厚重夜色,她的眼角在橙色的暖光下显出一些湿润。
  四年了,江尘音在她十八岁的时候离开,如今已经四年了。
  那年许诺过的一辈子,到现在已经缺了四年,还要再缺多少年呢。
  这个问题常常会在梦醒时纠缠着薄暮雨,她始终没有答案,也始终不敢去问江尘音。
  她们还是会联系,她会在通电话的时候,把大学里的见闻都一一倾诉。
  江尘音会耐心地听她说完,然后轻笑着与她谈心,却只字不提何时回来。
  这样的梦对薄暮雨来说是家常便饭,她收了收思绪,看了一眼时间,整理自己身上的睡衣然后出了房间。
  还没走到饭厅就听到爸妈的谈笑声,走廊的灯光打在女孩儿的身上,满身秀气,皓肤如玉,柔顺的长发披在背心,一眼看去只觉得清透绝俗。
  她顿了顿脚步,这才走过去道:“爸,妈。”
  薄明良笑呵呵地说:“小雨啊,快吃饭了,睡得这么沉,爸爸还以为你今晚不吃晚饭了。”
  叶夏岚关切地把她拉到身边来问:“是啊,今天工作很累么?怎么一回来倒头就睡?”
  薄暮雨微微摇头,“这段时间应该都会是这样的,过些时候就好了。”
  她声音极清,如清泉般明澈,语调十分平稳。
  叶夏岚摸了摸她的头发:“那就吃饭吧,今晚有你爱吃的菜,吃饱了回房歇着。”
  薄暮雨点头,站起来去盛饭,叶夏岚跟薄明良便又聊了起来。
  薄明良喝了一口酒道:“话说回来,老婆,我们什么时候出国玩上几个月?”
  “吃你的饭。”叶夏岚拿起筷子敲了敲丈夫的杯子,“这个过段时间再说,最近不行。尘音要回来了,我还要跟她聚一聚呢。”
  刚坐下来的薄暮雨心重重一跳,又听到叶夏岚说:“等我们两姐妹聚够了再谈这件事。”
  薄暮雨嘴唇动了动,捧着碗的手都抖了些。
  这时叶夏岚才想起来自己的女儿以前有多喜欢缠着闺蜜,忙转头笑道:“对了小雨,你音姨要回来了,就是这几天。到时候她来家里吃饭,你可以跟她比比身高了,你现在应该跟她差不多一样高了。”
  薄暮雨的脑袋里轰轰地响着,眼前也模糊起来,只听得到那句话。
  “你音姨要回来了,就是这几天。”
  她要回来了,她终于要回来了。
  薄暮雨露出笑容,拿起筷子低下头一口一口地把白米饭扒进嘴里。她记得江尘音最后一次跟她见面的时候还抱了她,叮嘱她好好学习,然后她满心欢喜地吻了一下江尘音。
  没过几天,听到的就是江尘音已经出国的消息。
  有一滴眼泪滴进碗里,薄暮雨却尝到了久违的甜味。
  你要回来了,我等了你四年了。
  
 
 
第2章 
  在听到叶夏岚告知江尘音即将回来的消息后,薄暮雨的心情一时间起伏不定。
  在恍惚之余,是越来越激烈的思绪翻转。
  虽然在江尘音离开的这四年里,薄暮雨会跟她互相给对方发自己的照片,可当真正到了面对面的时刻,薄暮雨还是会无数遍地去想一些问题。
  四年了,自己跟江尘音一样高了么?四年了,江尘音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呢,是眼角的笑纹更清晰了,还是那轻悦的音色更沉稳了?
  这些,都是照片无法传达的东西,只有四目相对的那一天才能够感受得到。
  在那好似一眨眼就度过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薄暮雨做过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找出江尘音曾经跟她拍过的照片,还有在伴随她长大的时光里拍过的视频,然后一遍一遍地看,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复刻。
  只是再怎么复习,江尘音终归是在她的生命中缺席了四年。
  她反反复复地提醒自己,等她们相见的时候,等她们能够面对面而不只是用手机交换彼此近况的时候,她一定要亲口问问江尘音,当初为什么要走。
  是她太喜欢黏着江尘音了,还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江尘音能够毫不犹豫地离开。
  直到她在江尘音回来的那天看到叶夏岚更新的朋友圈,她的心情竟莫名平静下来。
  【知名女艺人、著名配音演员、慈善家江老师,欢迎回家。】
  配图是一张自拍照,稍前一些的叶夏岚笑容满面,靓丽的模样全然不似已经有了一个二十一岁孩子的母亲。
  不过当年叶夏岚跟薄明良在一起的时候就未成年,十八岁的时候就生下了薄暮雨,如今这年纪确实是比寻常母亲年轻得多。
  而在叶夏岚身边偏后的人,波浪卷发披散在肩头,剪水双瞳温和且深邃,乍眼看去,只觉得有几分蛊惑人心的多情。
  大概是被岁月淬炼过,江尘音比以前更好看了。
  身边突然响起一道女声,惊醒了正在看照片的薄暮雨:“哎,小雨,你在看什么呢?”
  “嗯?”薄暮雨不着痕迹地点了一下屏幕将放大的照片退出,放下手机后尽可能地淡然道:“没什么,看一下朋友圈而已。”
  女同事探过身子来搂住薄暮雨的肩膀,接着调侃道:“边看边笑的,还说没什么,我才不信。”
  薄暮雨不擅长解释,便模棱两可道:“是一个出远门很久的人。”她顿了顿,唇角起了一丝笑意:“一个朋友。”
  小的时候,爸妈的朋友们见到她总是会说“来,到叔叔这边来”,或者“小雨,阿姨给你带礼物了,快来”,只有江尘音不一样。
  江尘音跟她相处的时候从不以长辈自居,更不以“阿姨”自称,她们之间的相处模式,除了小时候自己时常被江尘音照顾之外,便更像是朋友。
  “那我白期待了。”女同事叹了声气松开手,拍了拍薄暮雨的后肩,“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准备结束自己的苦闷生活,没想到只是一个朋友回来你都能开心成这样。没救了没救了……”
  薄暮雨把她的手扒拉下来,说:“我哪有苦闷?我觉得挺好的。”
  “你这是身在其中不自觉。”女同事看了一眼腕表,催促道:“走了走了,吃午饭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薄暮雨无奈地被拉着走,握着手机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想着一会儿抽个时间给刚才那条朋友圈点个赞,然后听着同事继续控诉她:“你看看你,别人都是闷骚,你却是只闷不骚,你这样怎么找得到男朋友啊。对了,新来的那个姓杨的小导演,身高一米八六的那个,找你好几回了,这么帅不出道真是可惜了……”
  午后的微风带着季夏时节的热意,扑在每一个行人裸露的肌肤上。
  一辆漆黑的轿车自机场驶入秦州市区,穿过这座繁华的都市驶向郊区的一处宅子。
  车子在江家大门前停下,几个早已经候在那里的人上前去将行李搬走。
  今天的太阳似乎格外的温暖,有一种家的感觉。
  江尘音微微抬头,任阳光沐浴她的周身。
  “六儿,欢迎回家。”
  “六儿,怎么这么久才到家?我们可等你很久了。”
  两道中年男声接连打断了江尘音的思绪,眸中微漾起几分温暖的笑意。
  她在家排行第三,小名里却带个“六”字,这是有由来的。
  当年爸妈一直都想要一个女孩子,谁知头胎和二胎都是儿子。第三胎的时候江老爷子说若不是女孩子便再也不生了,所以当她出生的那一天,江老爷子和江老太太长久的愿望终于圆满。她排行第三,江老太太在娘家也是排行第三,三与三叠加,这刚出生的宝贝疙瘩小名便定了个“六”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