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2 10:41:15  作者:纯情小宝

 《你还要我怎样》作者:纯情小宝

 
 
文案
 
她们的故事从高中开始,情愫的萌芽,分离,重逢,再认定,
她们能冲破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和挑战吗?
是一个纠缠再纠缠的两个精英女士的爱恋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静男,赵倩华 ┃ 配角:小霞,周明明,豆豆 ┃ 其它: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LES
 
 
 
第1章 第一章
如果不是遇到赵倩华,我或许会跟大家一样,找个男人结婚生子,过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这辈子,我遇到了,就这样,把她娶回家,做我的老婆,过一段与众不同的幸福人生!
 
我叫陈静男,名字很男性化,替我取名的妈妈其实是没啥文化的,她只是看到自己生了个女娃,作为一个无力与重男轻女思想抗争的母亲留给女儿的唯一保护,她希望取一个带男字的名字,女儿就可以如男孩一样坚强成长,不受欺负。
走过短短的八年混沌的儿童时期后,有一天我在理发店里,自己选了个发型剪了后,妈妈并不为我苦留的长发被剪掉生气,她的第一反应是终于不用每天早上帮女儿梳头了,也不用担心生虱子了;爸爸呢,他乐得看到一个假小子在他周围窜来窜去,以补他没有儿子的遗憾。
其实,无论他们怎么想,我只是不想每天蹲妈妈床前,被她眯着眼乱梳一气,很疼的嘛!
短发挺好啊,小小的我自己就可以打理了,并且跑起来头发迎风而展,根根竖起,很酷很轻松,衣着慢慢也由着我的喜好变成了衬衫和裤子。
看到这,大家可能会说,一个假小子嘛,很容易就会产生性别认知障碍,这不是同性恋的前提条件吗?
不是的,哪怕我是短发,穿着男孩化,不爱女孩子们的东西,依然不妨碍我作为女孩懵懵懂懂开始我的情感之路,虽然是以暗恋帅帅的班主任开始,又以步入高中结束。
班主任是个二十多岁的语文老师,结婚了,有漂亮的老婆,还有一个小男孩。那时,我的情感只能算是青春期的懵懂吧,只是觉得他好帅,讲课的样子是那么迷人,包括他教同学打篮球的姿势都是那么帅呢!
因为对他的欣赏,我特别喜欢看书,各式各样的,涉猎广泛,作文水平自然是不在话下。
我也从来没想过表白呀,送礼物什么的,每日认真学习,课余跟女同学疯疯打打,很开心的初中时光。
随着毕业临近,只知更认真的听他的课,时常看着他的样子就入迷了。
悄悄告诉你们,当时我想将来的白马王子就得按他这样的找呢。
步入高中后,这段萌芽就自然断了。
同时,认识了这篇文里另一个女主角。我们正式相识于开学后第一堂课上,老师让我们轮流上讲台作自我介绍,很新奇,第一次,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开始。
尤记得那天天气很好,我们还穿着短袖,我照旧一头短发,大大咧咧地跳上讲台,台下同学哄然大笑的也有,然而我并不在乎,很自信地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陈静男,男人的男,很高兴认识大家!”我讲完故意停留了两秒,等到我预料的大笑和热闹气氛后才悠悠然回到座位。
我就是耍宝的个性,喜欢用语言和夸张的表情动作逗同学一乐,活跃气氛的那种人。这种个性并没有什么不好,它让我很容易被人接受,并且大家也很喜欢和我做朋友,一直以来,这种个性让我在学校如鱼得水。
然而,紧随我之后第三个上讲台的她,轻盈挺拔的身姿,俏然挺立在讲台上,落落大方温婉一笑,宛如一个天使轻轻地推开了那扇我心底的门,老天,原来,女孩还可以这么美的啊!
“大家好,我叫赵倩华,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关照!”
她的声音圆润细腻,不同于我的亮嗓,听在耳朵里,如轻声细语,舒服极了。
她讲完后,没有一个笑的,反而有人鼓起掌来,我也不例外,她就在我们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喜欢的掌声里俏然步下来,姿态优雅地坐回座位。此时想来,心跳仍会不可控地加快。
我们是同一个宿舍,两人一个铺位,十人一间房,自由组合。我的同床是同一个初中考上了的小霞,她的同床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我们都叫她庆庆。
说来很奇怪,我的个性说是孔雀都不为过,跟班上的同学很快就熟络了,唯独她,开学两个月了,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相视一笑都没有过,说不清是害羞还是故意逃避。
虽然如此,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从未漏掉过,只是不知是她围着我在活动呢,还是我的眼围着她在打转?这么说其实是我自恋了,我承认,是我在追随她。
每天最享受的就是夜晚熄灯后,静静地躺在下铺,听着旁边睡在上铺的她和同学的闲聊,她们总是压低了嗓音,轻声打趣,聊一些小女生的话题,比如衣服、洗面奶之类的,偶尔还会拉动大家一起唱首歌。她的声音本就温柔绵绵,唱起歌来,也是轻声细语的丝丝入耳,我成了她专属的声控,总是很轻易地就能在身边的嘈杂里分辨出她的声音,凭着这点,当听出这个声音是靠近的状态时,我会第一时间摆好事不关己的姿势,当她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近或错过时,她就不会看到我激动不自在的样子了。
生平第一次的青春悸动,也是因为她。秋转冬的一个夜晚,熄灯后她突然起身,庆庆带笑地问她去干嘛?
“上厕所,嘻嘻!”说完她就一阵风似的从我的床铺边走过,一阵淡淡的香味飘过,我默默地转头看去,正好看到她站在后门那,正用随手找的一块布,包裹她的腰腿。在夜色里,修长笔直健美的双腿,随着她的动作,包在一块布里,随性而性感,充满诱惑,就这么一下,看傻了我的眼,脸上一阵燥热,眼神不自觉地赶快收回,看向床顶,心如小鹿般乱窜。
 
 
作者有话要说:
开心吗?开心吗?
开新文了,有人让我减肥,
百般撒娇的情况下,允许我每天只能花一个小时写。
哈哈,好吧!
 
 
 
 
 
 
第2章 第二章
她于我来说给我的体验是完全不同的,和我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不一样;和我一起上学的女同学不一样;和我在高中结识的新朋友当然也是不一样的。
自从那晚很陌生的触动后,下意识的躲避变成了有意识的躲避。起床错开,出早操错开,上厕所也错开,其他活动更不用说,她有她固定的伙伴,我也有,现在想来好像一山里的两个母大王,各占各的位,各走各的道。区别就是我们没有利益关系,甚至我们的好友是重合的,她原本也是一个那么招人喜欢的女孩子啊!
默默地关注、默默地欣赏,有时候远远看到她扬着灿烂的笑颜走在好友中间,青春活泼的气息,公主一般,停留在我心里。
很多时候,会自卑,我是如此的男孩气,简单的T恤衫加短裤、简单的棉袄加牛仔裤,全年不变的波鞋,短发,素面朝天,就是我的全部了。她这样公主般的人物,是不适合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的吧!
我就适合同样简单打扮,大大咧咧的朋友,没心没肺的胡闹逗玩,除开对她的刻意躲避,学习生活是惬意有趣的。
慢慢的生活也形成了规律,和同床小霞也是形影不离,直到今日仍让我难忘的是我们俩整整吃了一年的包子早餐,总是固定的时间、固定的摊位,固定的一元三个肉包,固定的肩挽肩大步流星地奔向校外,风雨无阻。偶尔也会碰上她和好友也在那买包子,一旦这个时候,我总会故意地很大声很急切地把钱递给老板:“三个包子,三个包子。”很没礼貌,眼神是完全不会交汇的,当然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我的。倒是她同行的好友和我们玩的也不错,会笑话我们:“天天看你们吃包子,也不腻啊?”有时候也会说:“你们感情也太好了吧,做什么都一起,有鬼吧?”
我当然不会停下哪怕几秒,总是和好友默契地挽得更紧,哈哈大笑地跑开,有点像疯子吧。
下雨天去买包子,我和小霞都不会打伞的,倾盆大雨下,落汤鸡似的,遇到冬天,哆哆嗦嗦的拿着热包子漫步雨里,内心火热,感觉自己特别洒脱,有点文酸气。如果碰巧眼角撇到赵倩华和好友打着伞站路边躲雨,所有的自我良好的感觉全都会消失,除了狼狈还是狼狈!
本来已经够自卑的了,还被看到这么狼狈的样子,徒增更多的自卑。恶性循环下,我处处表现,处处好强,混了个纪律委员当当。
当了纪律委员也没有改善我们的相处模式,唯一改变的是每个星期六晚自习第一节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由我主持自由节目。
这是班主任开拓我们素质的新举措,按他的原话是:“这一个小时,自由发挥,有才艺出才艺,小品、唱歌、朗诵都可以,学生不能死读书,也要丰富自己的生活。”
学生自然是害羞且好起哄的,第一次活动,都没有主动上台的,只好由我和小霞来了段自由的电视剧模仿小品。记得很清楚,模仿的是还珠格格,我们俩随意发挥,小霞时而是容嬷嬷掐我一下,或是扎我一针,时而是皇上,装模作样的吼我,我呢,配合她,把小燕子、尔康、紫薇的各个搞笑的台词和夸张的动作穿插进来。得益于我从小孔雀卖弄似的个性,还有和小霞默契十足,表演非常成功,包括班主任在内的在场的所有人都爆发了一阵阵的大笑和鼓掌,包括她,在我小心翼翼的偷瞄里,看到她笑得两眼弯弯,甚至合不拢嘴的样子,我非常得意,最后异常自信地和小霞鞠躬回到座位。
班主任表扬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强调了同学要配合我的工作,以后每个星期六都要安排这样的活动。
或许是这个活动让大家更深刻地认识到我搞笑的一面,无论男女同学和我玩得更好了,每天走哪都有人找我聊几句。
而她,赵倩华,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在第二次活动会上,当我问道:“今天有哪位同学要上来的吗?”
她举手了,我们第一次视线交汇就这么发生了,她满眼的笑意,落落大方地说:“我报名。”
小紧张了一下,我连忙说:“好,大家欢迎!”
她依然迈着她气场十足的步伐走上去,开口给大家朗读了一首诗《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声音如一颗颗珍珠掉落玉盘般鲜明,她和我是不一样的,我涉猎的书籍很广泛,却从来不喜欢诗歌散文,各类武侠的打打杀杀爱恨情仇、科幻的天马行空、纪实小说的现实悲苦、甚至历史的岁月长河我都趟过,唯独散文和诗歌,除了课本上学到的,都背不太全,是我的软肋。
而她读的这首诗,却像一个温柔的情人,用柔柔的双手轻轻抚过我的五脏六腑,留下无限的暖意,是诗的作用还是她的朗诵带来的?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定定傻傻地看她直直地站在讲台上读完!同学们的反应我都没有关注,只知道我更了解她了。
“我读的好吗?”
这是我收到的她的第一张小纸条,折叠整齐,从我身后传过来,面上写着工整的‘TO 静男’。
传小纸条是来高中后慢慢兴起来的死党聊天的小动作,我接过无数的小纸条,却是第一次收到这么中规中矩的纸条,很不一样,下意识里我知道是来自于她,激动不已,还好,不用面对面说话,纸条很好的掩饰了我内心的波动,我简单地回道:“很棒,谢谢支持!”写完连头都不好意思转过去,只往身后纸条传来的方向一扔,听到身后的同学把纸条往后传了,这才狠狠抹了把脸,然后假装认真读起书来。
“你上次表演的也很棒,加油!”
没一会,纸条又传了过来,在我回复的下面多了这一句。
我的字是张狂草书,她的是纤瘦工整,一如她的人一样,我没有再回,把这张纸条默默收到文具盒里,专心学习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各位看官读书时有没有传小纸条的动作呢?是不是有一点小小的刺激?
 
 
 
 
 
第3章 第三章
期中语文测验,我考了全年级第一名,在试卷发下来,排名还没公布的时候,我也只是很高兴考得这么好,然而更囧的在后面,语文老师当场诵读了我的作文,题目我已记不太清了,全班同学写成散文的有,写成故事的有,写成普通作文的也有,唯有我一个人写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武侠故事,又用寓言的形式收尾,50分的总分,得了49分。
老师一段段点评下来,好言好语一箩筐,我都囧得要找个空钻进去了,他却说个没完,后来还把我的作文张贴到黑板上,让同学们有兴趣的都看看。
就因为这个事,后来晚自习前,我和好友照常吃完饭就到教室闲聊,她也紧随后面来了,当我随意看向门口时,她独自一人走了进来,大大的笑脸扬起。除了对着我,别无他人,有了这个认知后,我反应极快地也笑回去,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坐进我们的聊天圈子里,刚好四人,两张桌子,像开会议一样,她转过身来,正好对着我。
小霞第一次提出了‘四大才女’的说法,她深刻点评,我们四个人,擅长散文诗歌的有两位,全才的有一位,我嘛,算是鬼才吧,评判不好属于哪一类,反正写作水平非常好。
哈哈,我们都乐了,轻松的很。
这是我和赵倩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在一起,她的皮肤特别嫩滑,白皙,额头光洁饱满,修得很好的眉形,化了淡淡的妆,鼻梁挺直小巧,唇线鲜明红扑扑,笑起来时,像弯弯的月牙上翘,非常舒服好看。
就一眼,我记下了她面容的每个细节,聊着聊着,我其实不怎么开口,注意力都被她的手吸引走了。
一白遮百丑是很有道理的,更何况她不丑,还相当好看有气质,手指骨节分明细长,皮肤滑嫩,如果说缺点的话,就是胳膊上的汗毛有点多,呵呵,我偷乐了一下,好像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平衡。
她应该是注意到了我的情绪变化,顺手搭在我的胳膊上,笑问:“鬼才乐什么啊?说出来我们都高兴一下啊!”
我的妈呀,这可是初冬时节,微微凉的时候,为啥她的手却像在大火炉上烤过一样,滚烫的感觉从我微裸的胳膊上直传到后脑,刺激得我急忙抬起被她搭着的手臂捂住嘴,掩饰地笑着说:“没什么啊,我听你们说着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