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4 12:40:19  作者:奈月月

 =================

《灯火阑珊处》作者:奈月月
 
文案:
     算命的说,沈安淮若是女儿身,便是大富大贵之命,奈何此身为男儿,只得穷困潦倒,落魄街头。不过并非毫无改命之机。只要肯花点银子,买下这块转运玉佩。
 
    沈安淮痞笑一声,抛了颗酸果子进嘴。那又如何?他亦是西坊贫民街活得最逍遥自在的大爷。
 
    直到他遇见容珣,方知何为一物降一物。阴差阳错,沈安淮的人生竟着实如那瘸腿半仙所言,有了改命之机。从此,二人命运的红线,纠缠交错。
 
    沉沉庭院,日暖烟和。容府除了能吃饱饭,有大床睡,还有不打不相识的大少爷容琋,也有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的二少爷容珣。
 
    造化弄人。想逃时,拼了命也逃不掉。能逃时,却再也不愿离开了。
 
    穿过大街小巷,烟柳画舫。拂过青丝万千,笑意盈眸。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珣,沈安淮 ┃ 配角:容琋,阿缪莎,红豆 ┃ 其它:青梅竹马
 
==================
 
  ☆、第一章    奇遇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是纯甜文,HE,几乎没什么虐。存货有保证,绝不弃坑,童叟无欺~
  菡萏送香,蛙声一片。垂髫戏蝉,万木葱茏,一派夏日光景。
  集市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即使手持蒲扇,扇来的亦是热风。小贩们一边卖力地吆喝着,一边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着汗。
  沈安淮轻揉了几下喉结,漫无目的地漫步在集市上。刚为药材铺送去清晨采来的夏枯草,一圈圈淡紫的花被翠绿的叶托着,裹着花柱。这种零星长在山间小路的草药,看似不起眼,却正是药材铺所需的。
  “酸梅汤嘞,清凉可口,今儿一早新鲜酿制的嘞!”
  卖酸梅汤的小贩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一边笑呵呵地吆喝着,一边不停地用蒲扇扇着风,给面前的一锅酸梅汤降温。小贩的脚边正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扎着一对小辫子,穿着落满补丁的破旧衣裳,嘻嘻哈哈地摇着已经破烂的拨浪鼓。沈安淮忍不住驻足,问了价,掏出银子给小贩递了过去。
  接过一碗清爽的酸梅汤,沈安淮一饮而尽。酸酸凉凉的汤汁滑进口腔,顺着喉咙一路流下,顿时一种舒适的清凉感蔓延开来,采了半日草药的辛劳仿佛也一扫而空。
  “再来两碗!”
  “好嘞,这位爷真痛快。小的这酸梅汤,敢说是西坊最好喝的了!”
  三碗下肚,沈安淮觉得舒适了许多。他擦了擦唇角,又掏了些许银子放进小贩粗糙的掌心,心满意足地往贫民街的方向回去了。
  “诶诶诶!这位爷,你银子给多了,这些都够买我两锅汤的了!”
  “剩下的给孩子置办两件新衣裳吧。”
  说罢,沈安淮笑着挥了挥手,便加快了脚步。留下犹豫不决的小贩,既想追上来还钱,又怕摊子和孩儿无人看管,只得杵在原地傻笑,向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大声道谢。
  走了一段路,突然一位穿着道袍,无精打采的道士模样的人出现在沈安淮眼前。那人坐在街边,也不吆喝,也不擦汗,就定定地坐着。周围也没有摊贩和他并排做生意,好似故意隔离开他似的。他面前是一个小小的摊子,上面摆了不少琳琅珠玉,身边是一根竹竿,裹着一面破破烂烂的朱红色大旗,上书“瘸腿半仙”四个点墨大字。
  沈安淮啧了一声,心想八成又是骗人的,便径直往前走了。
  “这位施主,遗憾,好生遗憾啊!”
  忽然,道士痛心疾首地嚎了一嗓子,吓得沈安淮一个激灵,一脸茫然地扫视了一圈周围,发现行人甚少,更没人看着道士,于是纳闷地指了指自己。
  道士点了点头,一副痛心疾首,欲哭无泪的神情,紧攥着自己脏兮兮的衣襟。
  沈安淮又啧了一声,迈步过去,坐在道士对面。一只脚嚣张地踩在板凳上,在身上摸出个彩线缝制的简易小布囊,从里面掏出了几颗青绿的小果子,嚼了起来。慵懒地抬抬下巴,一副地痞无赖的模样,看了看道士,示意其说下去。
  道士眉头紧蹙了起来。
  “这位爷,半仙我算命,也只为有缘人解惑,说说命理。”
  道士说着,捋了捋胡子。
  “嗯,西坊所有能让你骗着银子的,怕都是有缘人吧。”
  沈安淮完全没在看道士,自顾自地啃着酸涩的果子。
  道士被沈安淮的话噎得险些薅断了胡子。他咳了两声,咽了口吐沫让自己冷静下来。为了能将眼前这个看起来傻愣愣的少年骗上钩,先忍了再说。魔高一尺,道还高一丈呢。
  “即使有缘,也并非所有人我……不是,本仙都会出手相助,指点迷津的。”
  “小爷我可没什么迷津,倒是有点迷金。哪能捡着金子,高人,可否指点一二?”
  “这这这……”
  道士的内心已是翻江倒海,怒火中烧,若不是为了骗些银子,早就掀桌大打出手了。
  沈安淮嗤笑一声,正欲起身离开。
  “本仙看你面相姣好,器宇不凡。方才一番细看,发现你的命理与众不同,这才叫住了你。”
  道士故作神秘地提高声调,又捋了捋那险些被揪下来的胡子。
  “怎么不同?哎哎哎,我是不是要发大财了?”
  沈安淮果然停了下来。
  “这位爷,您啊,若是女儿身,这辈子便是荣华富贵的之命。唉,遗憾,遗憾啊!男儿身,那只能是如今这次第,再这样下去……”
  “怎样?”
  “揭不开锅咯。不过,本仙倒是能助你一臂之力。只要……你买下本仙这块玉佩,随身佩戴,七七四十九天,每日虔诚跪拜祈祷,便有改命之机。”
  “玉佩?我看看。”
  “好好好,请便。”
  道士的心情突然又急转而上,笑嘻嘻地将玉佩递给沈安淮,心里不禁嘀咕着又一个傻子上钩了。
  只见沈安淮将玉佩划到手里,开始认真地把玩。左瞧右摸,然后若有所思的把玉佩攥在手里。玉佩,倒确实挺像那么回事。沈安淮虽然住在贫民街,却常跟各个药材铺的掌柜、老板打交道,也算是见过些世面的。真玉假玉,一看便知。
  虽说是块掺假的玉,但卖到当铺也值个几两银子,够买块米糕给那群孩子们吃了。沈安淮的眼珠滴溜一转,计上心头。
  “怎么样,这位爷?就五十两银子,不亏。让醉鸢楼的姑娘唱个曲,那可都得十两呢。”
  道士开始眉飞色舞了起来,笑嘻嘻地伸出五根手指,仿佛白花花的银子就在他的眼前。
  “半仙,我就笑纳咯。”
  说罢,沈安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了玉佩拔腿就跑。好在行人不多,沈安淮跑得也够快。
  “哎哎哎,还没给钱呢!喂,打劫啊!”
  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那道士跑得健步如飞,一手提着碍事的道袍,一手握着他那些骗人的家当,还有那面写着“瘸腿半仙”迎风招展的旗子。沈安淮啧了一声,加快了速度。跑了两条街,总算是把那两脚生风的瘸腿半仙给甩掉了。
  气喘吁吁的沈安淮确认已经甩掉了瘸腿半仙后,叉着腰休息了一会,去当铺当了玉佩,到转角买了熟悉的米糕。掂量了下钱袋里余下的铜板,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药材铺。
  刚踏进门,药香便扑鼻而来。小厮有的在用黄铜舂桶捣着药,有的在后面药柜抓药,一派忙碌之景。环顾一圈,不见熟人。
  “哎哟,沈公子。可是来抓方子的?”
  掌柜的见来了熟人,放下手中的账本迎了过来。
  “是,老方子,给张奶奶的。李老板呢,不在吗?”
  “不巧啊,李老板今儿个不在,去安阳了。要是在,不得邀沈公子再去醉鸢楼喝点小酒?稍等,我让人给你沏壶茶。”
  “掌柜的客气了。茶倒不必,等李老板回来了,我们再叙叙旧。”
  “那是自然,最能跟我们老板谈得来的,就是你这位兄弟了。”
  掌柜的笑着作了个揖,转身脸又立刻冷了下来,吩咐小厮抓药去了。
  对于此景,沈安淮心知肚明。生于贫民街的凡人,就算靠着一张巧嘴,与这些老板们称兄道弟,混得有模有样,但终究是连铺里的掌柜们都瞧不起的穷苦人家,只是看在老板面子上,客套地唤一声沈公子罢了。
  “沈公子,这是你要的药。还是老方法吃,我就不赘述了。”
  小厮赔笑着将药递了过来。沈安淮接过道了谢,向柜台后忙碌的掌柜打了声招呼,便转身离开。
  刚迈步至店门口,沈安淮蓦地被迎面而来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吃痛地捂住了脸,只听到对面传来一个女子急促的呼吸声和短促的惊讶声。随着瓷器破碎的声音,一股异香传来,沈安淮吃痛地揉了揉鼻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面前是一位曼妙女子,新绿绸料翠烟衫,披了件绣纹百蝶环花薄纱,纤腰皓腕,气若幽兰。只是蒙着深色的面纱,仅露出一双水灵的眸子。虽是看不着面容,那眼眸却透露出一种神秘的异域风情。
  虽然这女子蒙着面纱,又匆匆别开了头,但沈安淮扫视过那双眸子后,总觉得有些许熟悉。
  再向地上看去,果不其然是一地茶褐色小碗瓷器碎片。只是那磁片的残渣中,有几只半截小指大小的黑色长虫在蠕动着,有的虫子好像被瓷器碎片划破,虫身附近随着蠕动渗出细微的星点殷红。
  突然一股恶心的感觉莫名涌了上来。但沈安淮还是道了歉,蹲下身来打算帮忙收拾残局。
  手指刚刚碰到瓷器碎片,女子突然挥手打了过来,沈安淮的手腕上瞬间出现了几道泛红手印,痛得一缩,然而手指从尖利的碎片边缘划过,血顺着伤口从指尖滴了下来,在瓷器碎片和那几只虫子间晕染开来,扩大了那虫身下细微的血。
  女子的反应出乎沈安淮的预料,一声惊呼也引得更多人注目。女子慌乱地蹲下,将染血较多的几只虫子用瓷器碎片迅速地碾死,又掏出手帕将其余虫子包裹了起来。
  “我……对不住啊,我来帮你吧。”
  女子依旧沉默不言,愤愤地拾起碎片,便头也不回地匆匆跑出店门了。
  “沈公子,不打紧吧?店里有止血创伤膏,快来涂一些吧。”
  掌柜的见状,赶忙过来问候沈安淮手指的伤情,确认并不大碍后,才放心地松了口气,将其引到柜台后方,找出膏药递给沈安淮。
  “掌柜的,刚才那女子带来的虫……你可识得?”
  “方才离得远,没看清啊。不过那女子我见过,前几日刚来店里抓了几味药。因为看起来好像是个少数民族的异域女子,不像本地姑娘,便有印象了。”
  异域女子,深色的面纱,黑色的虫子,还有那似乎见过的眸子……沈安淮突然想起了一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子。
  沈安淮啧了一声,叹了句怪人。谢过掌柜的,便提着米糕和药离开了药材铺。
 
  ☆、第二章    初见
 
  “淮哥哥,谢谢你!”
  穿着靛青色破布补丁小衫的小男孩开心地笑着,蓬乱的头发上沾着不知来自何处的碎稻草渣,脸颊像是抹了锅底的灰一般,粗糙的小手捧着热乎乎的米糕。
  “不客气,小豆,趁热吃。不过可别全吃光了,给你姐姐留一点,不然她该生气了。”
  “嗯,知道了!小豆都听淮哥哥的,嘿嘿。”
  沈安淮笑着拍了拍被唤作小豆的小男孩的肩,温柔地将粘在他发上的零星稻草碎渣一点点摘掉。
  回到家,沈安淮便一头倒在嘎吱作响的破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直到黄昏时有药材铺的人造访,说李老板邀其醉鸢楼一叙。回巢的群鸟在院子里的树枝上叽叽喳喳,拍打翅膀,院子外的柳树上蝉鸣声此起彼伏,甚是聒噪。
  简单地喝了几口已经冰凉的昨日剩粥。沐浴更衣,整理仪容,沈安淮一本正经地来到烟暖巷,有名的几家烟花柳地几乎都坐落在那里。
  沈安淮踏进一家装饰奢华,脂粉气息扑面而来,屋内笑语盈盈的店,红木牌匾上以秀丽的字体镌刻着“醉鸢楼”三个烫金大字。
  “哟,沈公子?稀客呀。”
  辗转于厅堂的客人们间,面带笑意打着招呼的老鸨,蓦地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沈安淮,扭着腰走来,将其悄悄拉到一旁,酸溜溜地打趣道。
  “柳姐,都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许久不见,您真是愈发明艳动人了。”
  沈安淮笑着向老鸨作了个揖。
  “嘴倒还一直挺甜的。你们来得也巧,今儿李老板订了鸣春阁,他最喜欢的翠仙姑娘也在,你先过去歇着,李老板马上就到。”
  柳姐笑着,捻着手绢指了指二楼的方向。沈安淮点点头,快步向二楼走去。
  “各位爷,今儿个我们醉鸢楼百花齐放。酒水畅饮,管够,大家尽兴!”
  柳姐目送沈安淮上了二楼,转身一笑对着推杯换盏的满堂宾客喊道。
  “好,老子今天不醉不归!”
  “醉鸢楼的百花齐放,难得一遇啊。”
  “那可不,百花齐放那可是要当月头牌的三个姑娘都有固定金主,所有的姑娘都有指名。”
  “诶,这么说,阿缪莎找着新金主了?”
  “是啊,毕竟那么漂亮一美人,怎么可能没人要。”
  “说起来,阿缪莎出了那档子事,还有颜面出来继续接客?”
  “嘿,容府的二少爷再风流倜傥,对醉鸢楼的姑娘也就是玩玩,最后还不是得娶那正经人家的大小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