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4 12:41:14  作者:你的姨母笑

 =================

《将军自以为的爱情》作者:你的姨母笑
 
文案:
     沈安沉自以为的爱情观被人打破了,将军真的被人将了一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安沉俞起 ┃ 配角:何泽 ┃ 其它:自以为是的爱情
 
==================
 
  ☆、第一章
 
  我是沈安沉。
  今年二十有一。将军一职已经任期有七年了。我的娘子是个男的,一个书生。现在在书屋教书,他真不是一板一眼的人。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放……哦,净说瞎话。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我娘子的时候,我十四岁。
  那是与母亲一同去寺庙。我必须印象深刻,人山人海这个词一点都不夸张。
  要不是我把母亲护着,我觉得我母亲那天是没办法成功礼佛的。
  趁着母亲礼佛的时候,我就刚出去透了个气,居然就看到一个富家小公子被人挤的手足无措。仓皇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
  其实我一直想要个弟弟,但是我的母亲拒绝了我,她说我一个就够她烦的了。年长之后我就没这个想法了。
  说回来,我为什么会看到我娘子。因为我高啊,虽然我当时只有十四岁,高处的空气真的很好。借着身高优势,我不仅看到了我娘子,我还挤到了他的身边。
  “哎?”俞起抬头的时候便看到了一双合十的手放在自己的靴子上。
  “抱歉,在下本是朝拜这古树,人太多便没放稳手。”
  “没,没事。”低头的姿势让俞起脸红了个透彻。
  “你脸好红,是人太多了吗?带你去透气。”安沉说完拉着俞起的手就往外跑。
  “哎,唉唉???”俞起只有被人带着跑的份了。
  后来我每当想起来我娘子被我搭讪,并且已经嫁给我的事情,我就觉得自己太机智了。
  后来我前前后后跟我娘子处了七年,我慢慢发现我娘子并没有他表面的那么简单。
  我们又一次谈到了我们的初遇。我觉得我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我娘子告诉我说,那天其实是他先看上的我。
  “我那天跟家里人走散了,人实在太多了。我就想先找个显眼的地方。结果我刚站稳就看到了一个好高好高的人。”俞起说的时候眼睛还在闪烁。
  “我仰着头,才看到了你的脸。好英俊。”俞起脸开始红了。
  “其实,我特别喜欢身材高挑的人。尤其是你还长得好看,就气定神闲的扫着人群。跟周围拥挤的人群比起来实在太出挑了。”俞起越说越兴奋。
  “我就想怎么才能吸引这个人的注意。然后我就悄悄让旁边的几位大哥装出特别挤的样子,权当他们挤得我站不住脚才发出声音的。”俞起开始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后来仔细想了下,好像是这样。我当时为什么能在人群中那么快就注意到我娘子呢。确实是因为听到了声音,所以视线才被吸引的。当时就看对了眼,谁会想到这方面呢。
  哎,还以为是我太机智,结果没想到被我娘子吃得死死的。
  “娘子,为夫不开心。所以要来惩罚你跟我行云雨之事。”为什么是惩罚呢,因为现在还是青天白日,白日宣淫我娘子脸皮很薄的。
  “为什么不开心呀?”俞起软着嗓子,跟撒娇似的。
  “我以为是我先看上的你。”安沉觉得自己有点钻牛角尖,这事实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啊,突然震惊而已。当然震惊只是借口,嘿嘿嘿才是关键。
  “那我还怕你当时看不上我,我都想好其他计划了,结果你拉着我就跑。我当时都被你吓到了。”俞起蹭着安沉,左手放在安沉的手上摩挲着,右手翻着圣贤书。
  “你还想了其他招数?”安沉觉得这次的交谈似乎不简单。
  “我当时还想假装崴了脚啊,把东西放你身上然后找机会第二次见面还有好多。结果你根本就没让我用上。”俞起还觉得有点惋惜,当然自己相公主动最好了。
  沈安沉觉得读书人真可怕。
  自己当时只是借鉴了话本上登徒子搭讪姑娘的手法,结果自己娘子已经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恩,我爱我的娘子。比昨天更爱他。
 
  ☆、第二章
 
  我是沈安沉。
  我今天想说说我娘子的毛病,我觉得他有时候心眼巨小。
  那天是这样的。
  我娘子还在学堂接受先生知识的传输的时候,我当时没跟他在一起,我去的武校。
  回来之后他就闷闷不乐。我逗他他都不理。我就知道不对劲了。
  我就问他:“书呆,今天学堂老夫子讲啥了?”
  俞起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哎呦我当时听了,嘿你在外面受气居然知道把气撒你相公头上,可见我宠的不错。
  “你说说,我最近书可没少读。”我逗他
  “隔壁何泽为什么不理我。今日夫子讲到为官之道,何泽说什么臣不可愚忠,对君进言时要忠言逆耳,还说什么人要直白。我就去找他讲道理,我说你要先顾住自己,然后再去忠君。他都不搭理我。好气。”俞起说完脸都气鼓鼓的。
  我把他脸转过来,很好,现在眼里只有我了。“你相公在这里你不说话,非要去搭理什么野鸡。你说你是不是欠……”
  我亲上他的时候他居然还在气,都是听之任之的。我以前吻他的时候他都会小小的推嚷,我把这挣扎作为我们之间的情趣,这下好了,我觉得我在亲一块木头,连他的情绪都带不起来。
  现在我也有点生何泽的气了。
  第二天我去找了何泽。
  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听俞起把话讲完?”
  何泽冷着张脸“道不同不相为谋,没听过吗?”
  我觉得我不能对一个书生动手“若是为你好呢?”
  何泽脸更冷了“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他定是对我有所图。”
  我……我觉得你有点戏精,我娘子可能只是气你没听他讲话。
  后来那一天我还是把他打了,不为什么,不是我脾气暴躁。我觉得这种人就得吃一点江湖的苦,不要一副谁谁都欠你的样子,虽然我不否认他的道理是正确的,但是俞起也只是想教他为人圆滑一点没什么不好。你可以不接受,但是话都不听人讲完,尤其还是我娘子的话,这种人就是欠打。
  后来我娘子知道了,还数落了我一顿。说我胜之不武。
  今日我跟他聊起这个事情来的时候,他还窝在我的怀里吃蝴蝶酥。
  我问他“我觉得以你的性子,怎么会因为这件事情生气?”
  我娘子懒洋洋道“那日我确实不该生他的气。只是何泽确实欠教训罢了。”
  我?我怎么听的一脸懵。
  俞起直起了身子,背对我说道“那日下了学堂之后我确实准备跟他讲道理的。哪料我居然听到他跟他家小厮说过段时间要去找沈家的沈安沉公子。
  他家小厮居然调笑道说‘公子你真的喜欢沈家的小将军?’
  何泽居然敢脸红,说‘沈小将军是我见识过最明事理的人,我若是子期,他必是伯牙。’
  我听了就觉得何泽唯一有高见的就是看上了你。”
  我听完内心简直五雷轰顶,这什么展开。
  俞起挺直的腰板像颗小白杨,他还是没回头。继续道“我觉得觊觎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所以我那天听完墙角之后还是去跟他说了什么为人要圆滑。但是我心里想的是,既然他喜欢你,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不如就由你来断了他的念想。”
  “所以那天你回了家才是那个态度?”我震惊。
  “对。”
  俞起说完回过了头,眼眶红红的,“安沉你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我娘子现在的神情像是要被人抛弃的小白兔,略微心疼。
  “我利用了你。”俞起扑进了我的胸膛,还又蹭了两下。
  我觉得我娘子把我吃的死死地。
  就比如我现在不但不怪他,还觉得他真是又聪明又惹人怜爱。
  “我很高兴,我从不介意你从爱的角度利用我。我感谢当年你把我抓得牢牢的,今日我同你恩爱的时候从不会心生嫌隙。”
  “安沉我爱你。”俞起依然软着嗓子。
  “但是那日我是生气的。你居然因为一个野鸡不理我,我还怎么哄都哄不好你。你说你是不是要赔偿我。”我觉得我得讨点好处。
  “赔偿你什么呀。”俞起扬起脸。
  “亲我一百下。”撅起嘴的时候我还闭上了眼睛,我觉得我娘子脸皮那么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让我得逞。
  下一秒被亲吻的时候我就觉得被珍视的感觉真好。我娘子每次主动亲我的时候都会捧起我的脸,嘴巴轻咬着我的上嘴唇,舌头进来的时候也很斯文,又不是完全的中规中矩。太温柔了,我娘子像是棉花糖成精了。
  然后接下来就是话本上带颜色的情节了,我娘子多可爱你们是不能被知道的。
  虽然有点震惊,但我还是想说,我娘子心眼一点都不小,恩。我比昨天更爱我娘子了。
 
  ☆、第三章
 
  我是沈安沉。
  我跟我娘子最近氛围太好了,因为我娘子最近给了我太多惊喜了。
  国泰民安的这一年我几乎每天都陪着我娘子,以至于我最近总能想起来我跟他的过往。
  我记得我跟我娘子还在学堂的时候,俞起鼓着婴儿肥的脸跟着夫子念“涿天地而为生民,辅帝而□□。”
  我下了学堂就把俞起堵着,捏着他的脸问“小书呆,你可知你堂上读的书是什么意思?”
  “知、知道。”俞起结巴道
  我弯下腰,望着书呆眼中贯满的身影,笑笑摸着他的头。“笨。”
  “沈安沉,你不要说我笨。我父说我会越说越笨。”俞起反驳。
  “你不笨怎么跟在我身后啊。”
  “我,我也想挡千军万马,做将军。”
  我觉得书呆真的太可爱了,这样的小身板,做将军夫人还差不多。
  “千军万马我来挡,你来挡我心口这只想要吞噬你的野兽……”
  俞起猛地低头,跑走了。
  我今天想起来这个事情的时候,就问我娘子“娘子,你当时怎么想着要做将军的。”
  俞起从书堆里抬起头,望着我说“我当时想的是。这个人不知道收敛锋芒,他日若是上了战场,杀敌归来,功高盖主我怎么保他。就想着在朝为文官。后来发现你也挺圆滑,我就懒得在朝为官了。书堂教书也挺好。”
  我又被我娘子震惊到了。
  我那时只想着他太天真,可是却没想到他是这样打算的。
  我踱步到俞起旁边,拉了一把太师椅。发现还是与我娘子隔着一段距离。索性把他抱在我大腿上。
  “哎,安沉你干嘛啊!我还在温书。”
  “不要看了,反正你也看了那么多书了。来跟我体验人间烟火。”我把俞起转过来的时候,果不其然看到了他发红的耳根。
  “勿要做这种登徒子的事,青天白日你放我下来啊。”俞起开始挣扎。
  我真的……“别蹭了,宝贝。”
  我一把揽着俞起紧紧贴着我的时候,他乖乖的,就抱我抱的也很紧。
  我娘子真的太可爱了,软软的,趴在我怀里的时候像是一只大型猫科动物。
  “今日书堂有学生气你吗?”我吻着他的发顶,这一刻真的太舒心了,我只想这样跟他温存。
  “又不是换了一批学生,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子。”俞起还窝在我的脖颈处,嘴巴一张一合的亲着我。
  我掰过他的脸,吻他的时候他还睁着眼睛,勾的我今日必须做点什么。
  “闭眼。”我开始吻他的眼睛。
  不怪我禽兽,当你爱一个人。哪怕他只是看着你,你都觉得他在倾诉爱意。
  我今天不出意外又把我娘子压在了床上。
  俞起今日乖得我又折腾了他好久。他也不说话,就是看着我,眼睛雾蒙蒙的。手摩挲着我的肩胛骨,双手环抱我的时候又恨不得融进我的骨血里。我就知道,他也情动了。
  俞起枕着我的胳膊躺在我怀里的时候,我问他要不要出去走走。
  “怎么突然想出去了?”俞起哑着嗓子。
  “怕你无聊。”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太平淡了,纵使很甜蜜,可是一直这样腻歪,我怕他嫌弃我。
  “怎么样都好,安沉我好累,我们休息好不好。”俞起转过来轻轻地亲着我,这样的耳鬓厮磨也太犯规了。
  “好,晚安宝贝。”我回以同样的亲吻。
  今日的我也比昨日更爱我娘子了。
 
  ☆、第四章
 
  我是沈安沉。
  今日没有回忆,因为来不及了,我娘子答应了要与我一同踏青。因着他书堂的事情不能耽搁,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
  我们出发时时候天还蒙蒙亮,鸡都没有打鸣。
  我还在困,“娘子,我们也太早了吧。”我还打着哈欠,靠在俞起肩膀上眯着眼睛。
  俞起声音听起来还挺精神,“一日之计在于晨,安沉你总赖床也不好,要常常起来晨练哦。”
  他揽着我的肩膀,手指顺着我的头发,所谓的顺毛就是这样来的。虽然要出去玩的想法也是我提出来的。
  等我们到了市集的时候,太阳已经晒屁股了。
  不是我们要来这种地方,谁约会不想去个好地方,奈何我娘子跟我同处于显贵之家,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反而是这种民风淳朴的地方来的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