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7 08:49:33  作者:云殇

 (赭墨+草如)【三个人的日子】

 
 
作者:云殇
 
第一章 
这个世界太荒谬了。
——我终於忍不住要这样说。
老天,你在玩我!
 
我,天草二十六,今年正是花样年华的二十六岁。
二十六年来独来独往,有人找我打架我不怕,找我拼酒我不怕,神棍算命说我二十六岁就死我也不怕……天不怕地不怕,日子过得不知多逍遥自在。
二十六岁大男人,身边没个人,说没有寂寞难耐的时候那是骗人的;
我也从不指望天上能掉下个林妹妹——
但!现在居然从天上给我掉爹娘下来那是怎麽一回事?!=皿
(如月影:小草~说话要有逻辑,不然别人可就听不懂了哦~^-^~)
闭嘴!人在感情宣泄的时候还要逻辑来做什麽?!
……
……
好啦好啦,我从头开始说就是了……
 
那天我一如既往地靠在海波浪的石头边上吹风,远远地就感觉到有人过来。
出於海波浪守护者的敏锐直觉,我当然要马上起来看看到底来的是什麽人啦
——原来是一个穿着青色衫,打扮得很有神棍味的人。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本大爷平生最恨神棍,不过这个人嘛……倒是奇妙地让我不讨厌。
 
“你来干嘛?不会又是来找那个神棍吧?”
神棍来找神棍嘛……也正常……
啧,说起里头水净云天的那家伙我就头痛
“寻人?呵,不是,吾只是路过此地。”
——过路?
话说海波浪是偏僻的海边旮旯,说要“路过”这里,除非是要出海……
 
是的,事实上我也确信这位仁兄并不是要出海。
那天跟他聊了半天,过没几天他又来了,又是聊了半天,然後就走。
——一而再,再而三……
不但跟我混熟了,还跟整个村子的人都混熟了。
要是换成是别人,我肯定怀疑此人必定另有目的——为什麽看着他我就没办法这麽想呢
 
“你是说你没亲人吗?”他问。
“是啊,说多少次了,从小到大就我一个。”
“是吗……”他低下头,好像在想什麽,然後又问:“你就没个亲近的人吗?”
“有啊!”——等等,说太快差点漏了嘴:“不过也不多啦,难得跟你倒是蛮投缘的。”
说到这,忽然想起:“喂~要不我们来结拜吧!”
“结拜?”他笑了起来:“以我的辈分,当你哥太小了吧。”
“别开玩笑了——难道说你能当我爹不成?”
他忽然不说话了,然後很诚恳地看着我说:
“不,其实我是你娘。”
 
“於是……你想不想见下你爹?”
“……………………喂~~~~给我·等·一·下!”
——进度别跳那麽快好吧!
我的头快炸开了。
“你说你是我娘?”
“是啊。”
“你不是男的吗?”
“是啊。”
“……你不是道士吗?”
“是啊。”
“靠!你弧我!”
——什麽跟什麽嘛?!
别以为有性格脾气好人又长得水,我就不敢、不敢……我是想干什麽啊我
 
“是啊,他就是你娘没有错。”
如月正抱着茶杯晒太阳。
——喂~别把这种荒天下之大谬的事情说得那麽理所当然好不好
光天化日之下不要睁眼说瞎话!
“我从不说谎,小草你是知道的啊^-^"”
——让我死吧……
“他之前来跟我谈过了……啊,真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时你才那麽小……”
如月呷了口茶,慢腾腾地说,充满了怀念的口吻。
——意思是……这是真的吗……
“其实有亲人多好啊——”如月接着说:“这样子你也是有家的人了。”
 
家……吗……
这个词对我来说还真是陌生得很。
不过,也并非不值得尝试。
“所以,放心跟你娘回去吧^-^”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不过,在我离开海波浪的那一天……
——如月!你给我解释一下!全部人都来很开心挥手帕送我走是什麽一回事?!=皿
敢情你们其实是送瘟神吧……好,我记住了
 
第二章 
我没有想过,多年之後还有重新见到他的那一天。
他已经长得很高了,而且比我印象中要健康得多、快乐得多。
——只要想到这,我心中一块大石就好似终於放下了一般。
 
当年的青埂冷峰什麽都没有。
除了寒冷,就是满眼的乱石头,寸草不生,活该就叫“冷峰”
既没有人烟,也没有能吃能用的;身边拖着一个不能动的,还都是一身伤——现在想想,如今能活下来真是全靠老君庇佑。
 
“怎样,会觉得冷吗?”
“……啊,还好。”
自从走入青埂冷峰的范围,小草就显得沉默了许多。
我听得见他在我身後亦步亦趋的脚步声,听得见他没事无聊边走边踢石头玩的碰碰声……却没再听见他有用心搭理我的话。
——这种心情,大概该叫做“紧张”吧?
 
今天的风雪,比起往时来说要小上一些。
然而这一段入山的道路,小草应该已经是没有印象的了。
当年他只是个不足月的婴儿,皱皱巴巴,又黑又小,顶风冒雪抱他走这一路真是胆战心惊,怕还没到海波浪就要死在途中。
——能救一人固然好,然而若真是回天乏术,也只能说是天命如此了……
 
当初会将小草送到海波浪,也不过是赌上一线生机。
那是一个灵气丰沛的地方,沙地之下有天然的冰窖——冰冻之法能延缓生长,但也能让这个已经虚弱不堪的生命获得喘息的空间。
那一年,海波浪上有祥瑞之人降临,或者,这也是他的机缘。
 
只是离开海波浪之後,年深日久,这些事情也慢慢淡忘了。
——直到见到千流影,以及他为其父六祸苍龙所做的事……
我才恍然想起,亲子之情於我来说,也许并不如我一直以来所想的淡薄。
 
“今天晚上,你就睡在这里吧。”
我领小草到望天古舍,屋里有间客房,床铺之类倒是常备着的。
这边有法阵护持,气候比之山中其他地方要好过许多。
於是也能种些花草,不至於触目所及都是冰雪……
“……我想问,”在屋里东张西望了一阵,小草终於开口:“你不是要带我去见……”
“你爹吗?他现在还出不来。”
——闇族魔女的期限还有一天才到。
“……但如果你真的那麽想见他的话,我现在也可以带你过去。”
“也不是有那麽想见啦……”
听见他闷闷地应了声——但其实还是想见的吧,呵
“也罢,现在时间尚早,跟我来吧~”
 
今天的混沌岩池真是平静啊~~连非妙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正适合摊牌。
在池上打坐的人睁开了眼。
“好友,这位是……?”
“啊,让我来介绍:这是天草二十六——我们的儿子。”
“…………什、什麽意思?”
“咳……你不是常问,当年你入魔的时候做过什麽了吗?”我说:“这就是答案。”
 
这时候,在我身後一直沉默着的小草忽然爆发:
“靠!你不就是当年算命的神棍?!!!!”
 
风吹过岩洞,我好像听见有什麽东西碎裂的声音。
果然是父子啊……反应都那麽像……
——如果我这时候笑出声……会不会很过分呢?
 
注:为什麽某人会是当年的神棍……看过《为道》的应该都知道的……吧?
 
第三章 
这是我所应该承担的责任。
——当我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时,混沌岩池里早就没有人了。
 
当初墨尘音一路护我来到苦境,因为要避过追杀而进入青埂冷峰。
连日来负伤奔波,我知道他也已经疲惫不堪。
在任何情况下,我都相信他有自保的能力,但……
魔气蔓延的速度超乎我的想象,我担心在我失去理性的情况下会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还是无可避免地发生了。
在进入青埂冷峰之後不久我就失去了意识;等再次醒来,他跟我说,已经是第二年。
关於那一年所发生的一切在我的记忆中几乎丝毫没有留下痕迹,剩下的也只有一些非常模糊而复杂的感觉。
我无法单凭感觉来判断是非对错,但内心深处却莫名认定这必是无可饶恕的罪过。
否则,便不会我每次向他询问起,他不是断然拒绝回答就是顾左右而言他。
 
他不说,是不想让我难堪。
然而逃避,并非是面对罪责应有的态度。
无论是怎样的惩罚我都愿意接受,无论是怎样的後果我都愿意承担。
——只是如今蓦然听到答案………………
确实是在我所有的想象范围之外……
 
“别看了,那边的石头就算硬,你一头撞上去也死不了=。=”
“………………”
从很久以前开始,他似乎一直就很能了解我的想法。
 
“我把小草留在望天古舍,让他先睡了。”
他说,然後好像毫不在意似的低头晃着拂尘玩——每当他心情不平静时,小动作就特别多。
我很明白他带天草回来的用意——这孩子是无辜出生到这世上的,数十年来委实负他良多……
如今弥补,为时未晚。
“明日,吾便搬到望天古舍去。”
“嗯。”
“……对不住。”
“停——先料理正事;你欠我的帐,以後咱再慢慢算= =+”
 
我抬头看天,今夜星光灿烂。
所以,明天应该是个适宜出行的好天气吧。
 
後记:为什麽爸爸篇特别短?因为爸爸刚毅木讷啊~~~(此人在混,鉴定完毕)
 
第四章 
再次重申:老子平生最恨神棍!
整天神神叨叨,言不及义,讲半天没重点,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反正最後跟你说:
天意如此,认命吧
——死神棍算的命我为什麽要认啊?!
尤其还是“你是神棍,你们全家都是神棍”这种命……
 
在山上的第一个晚上,我睡得那个不好啊……非常不好。
按道理来说,我睡觉一向踏实,不怕黑不怕吵,从来不认牀。
这天却不知道中什麽邪,数了第十遍绵羊还是眼睁睁看屋顶发呆……
直到很晚很晚,好像模糊听见外面有人回来的时候,才慢慢睡过去。
 
——但·是!
就在本少爷抱着棉被睡得正香之时,突然间给我来个山摇地动是怎麽回事?!
哎哟喂啊……这地板还真结实怎样
我从地上刚爬起来,马步还没站稳就又晃到摔倒,这次才看清——原来整间屋子都在摇。
这、这、这是地震吗????
我来之前从来没人告诉我这里是火山口啊~Q口
……
……
……
——屋顶的茅草没再往下掉了吧?
我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还是如月以前教的应急方法对,地震来临之时就该在桌子底下避难。
 
哎?话说一早起来怎麽就没人了?
该不会是地震的时候刚好出去被埋了吧?
——想到这的时候我已经走出屋外去了。
“啊——————有……陷……阱……”
——大门前什麽时候有个洞?!
不……不只是洞那麽简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