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7 08:56:54  作者:七缺三

   书名:《【德哈】残缺的字母》

  作者:七缺三
  设定:每个人十六岁都将烙印上一个灵魂伴侣的线索,不巧HarryPotter却得到了缺失的字母。
  作者每一章均有配乐,详情请戳她的子博MeIn! http://thedariamorgendorffer.lofter.com/
 
 
第一章 
  “这看起来像个没写完‘B',”Hermione说,“看看这笔锋,绝对没写完。”她抓着Harry的手凑到眼前端详着,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头,一头波浪般的褐色头发垂到桌子上。
  “我倒觉得像‘R'上面的一半。”Ron随口说,他点了点Harry的无名指,对他挤眉弄眼的笑着。
  Hermione抬头瞪了他一眼,松开了Harry的手,冷哼一声说:“怎么?你的意思是你还是他的灵魂伴侣了?”
  Ron得瑟的扁起嘴。
  Hermione一把撩起自己的长袖,指着手臂上一道潦草的姓名印记忿忿不平道:“那看来我真该去图书馆找找有没有什么咒语能洗去印记的。”
  她白嫩的肌肤上有一道金色的,闪着细细红光的英文,那是属于Ron的字。当Hermione十六岁第一次看到这烙印的时候几乎激动地昏了过去,这潦草的随意的字迹,充斥着Ron懒惰而又粗心的气息。
  但是Hermione却再也找不到比这一串字更优雅的存在,哪怕是《怪兽及其产地》的Newt为她签名,她也还是会说手臂上的姓名更加迷人,只因为这印记象征着灵魂伴侣,而她早就倾心于这个看上去毛躁粗鲁的男孩。
  后来Ron的重要时刻来临,印记浮现的那一刻后,他夺门而出,穿过长廊和人群去找Hermione,Hermione又跟着他一路狂奔回休息室,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是如何颤抖着手羞红了脸去解Ron的衬衫,胸膛内嘭嘭的心跳声搅乱了她所有的自持冷静,没有人知道人人称赞的万事通女孩,在恋爱方面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她紧紧的攥着Ron的衬衣,红发男孩一脸不安的偷瞄她,不敢从她手中挣脱开。
  她在怕,怕Ron看错了,更怕他胸口上的烙印不是她!
  这种情况并非没发生过,在Edgar Dou澳门线上博彩娱乐网站as所著的《我的灵魂认错了人》一书当中,扉页列举了近百例灵魂印记不匹配的巫师。
  一名叫作Caspar的巫师17岁那年发现自己的小腿上的印记是一只云豹,尾巴上刻有灵魂伴侣的名字,但当他终于找到她时,却发现对方的印记不是他的姓名。
  这是世界上最早一个有记载的单向灵魂伴侣的案例。
  Hermione不是那种愿意为了别人的幸福而自我牺牲的人,她认为如果Ron的命定人不是自己的话,她这辈子再也不会找别人,并且花费一生的时间去憎恶那个被Ron爱着的人,最终可能她会落得一个孤独终身,变得尖酸刻薄的下场,也许吧,但她甘之如饴。
  但好在Ron胸前那闪着粉色光芒的图案正是她的名字缩写,H.G。
  这两个字母周围藤蔓缠绕,交织成一个极为好看的图形,Hermione立刻就认出来了,这是她曾经在日记本扉页上认真画下去的图案,怀着满心地暗恋,少女的春意荡漾散发着年轻的气味,她心动的每一刻,都在那日记本上记录着。
  Ron听罢马上变脸,讪笑着:“没有没有,也许是Richeal或Richard...我的灵魂伴侣,”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在这。”红发小子狗腿的蹭了蹭女孩的手臂。他只是想开一个玩笑,但是梅林知道Hermione有多看重灵魂印记,没人能拿这事儿开玩笑,他也不行!
  Harry无语地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无名指。
  他对两个好友的爱情生活十分祝福。Hermione扒Ron衬衫那一次他自己也在场,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好朋友的脸涨得通红,手紧张的发抖,花了好长时间才拆开第一个扣子。Harry早就被Ron的尖叫傻笑狂轰乱炸过了,一点也不激动,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热闹。
  直到Hermione死死的盯着Ron的胸前开始捂嘴笑,然后欢天喜地的在原地蹦起来,尽管她努力的克制了,想要保持仪态,可她还是忍不住跳起来抱住Ron的脖子,男孩猝不及防的被拉住,下意识的挽住女孩的腰,两人在自己可怜的单身友人面前,肆无忌惮的热吻起来。
  那可真是又甜蜜又让人伤感的一幕。
  Hermione撇了撇嘴又抓起Harry的手腕,当她低头时,却飞速的露出一个傻笑。
  此时,Harry的无名指根部的皮肤上,纹着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字母,它像一个仓促的勾画,又像随意的涂鸦,它看起来像B的上部分,又像R的一半,还像一个没写标准的O,也像一个信手写的D。
  泛着银色的暗光,有股沉默的暗流涌动。
  Harry正在思考,他的灵魂伴侣为何是一个残缺的字母。
  “也许你的灵魂伴侣是Dumbledore教授。”Ron捂嘴窃笑,被Harry投来的眼神堵得扁嘴,“那挺好,我先让他把你退学,厉害吧。”Harry还嘴道,抬起手仔细的观察了一圈,像在确认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手。
  “我觉得这个字迹眼熟。看这个字母的尖往内凹,写的还算不错,如果这是个完整的字母的话,估计有点意大利圆体的意思。”Hermione说道,像在研究魔药学一样认真,说的头头是道,而Harry自己扒着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出来。
  “为什么你们的印记都正中靶心,而我要在这里玩猜谜游戏。”Harry丧气的说,烦躁的趴在桌子上,把脸贴在冰凉的木桌上,深沉的叹了一口气。
  “谁让你是The Chosen One呢。”Hermione耸了耸肩。
  “嘿Harry,听说你的印记已经出现了?”Seamus拍了拍Harry左边的肩膀,整张脸凑到他面前,右边紧跟上来Fred和George,他们兄弟俩挤眉弄眼的一起说:“快让我们看看是哪个倒霉蛋!”
  Harry摊了一把手,努力做出无所谓的云淡风轻的模样,“各位,很不幸,我不知道她是谁。”
  Seamus惊讶的吸了一口气,“这没道理啊!”
  Fred的手一把揽住Harry,“哇哦,看来我们的黄金男孩连谈恋爱都这么特别,不愧是被选中的!”
  “真的,”Harry举起自己的左手,“只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印记,不像D不像B,没名字。”
  George立刻好奇的抓过他的手,刚准备掰开他的无名指细细的查看一番,Fred就过来抢,两个人抓着Harry的手扯过来扯过去,结果谁都没看成。
  Harry艰难的把手抽了出来,慢慢的揉搓着被扯红的皮肤。
  “你知道吧,”George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们以前也有一个朋友像你一样有意义不明的印记。”
  Harry好奇的抬头看他,George和Fred马上一人一边搭住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又冒坏水的样子,两颗红色的脑袋凑在他耳朵边上异口同声的说:“他现在已经毕业了!”
  Harry越发心痒痒,他真是巴不得多听点同命相连的人的经历,或许人们在遇到不幸的事的时候,都期望有许多人和自己一样在遭遇苦难,这样心里就会好受点。他的耳朵被两股气流吹的红红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无名指指根,那个残缺的烙印发着微烫的热度,给他安心的感觉。
  就像,他还在襁褓时的包裹他的那条毯子一样,让他倍感安全。
  Fred嬉皮笑脸道:“他是十七岁才出现烙印的,喏,就一个字母,还是斑斑驳驳的看都看不清的,当时他跟我们说自己一定是被诅咒了所以一辈子都没有灵魂伴侣,可你猜怎么着?”
  Harry急切的看着他。
  Gerorge立刻心有灵犀的接道:“结果!他真的就没有找到女朋友!现在已经二十了,还是没有找到灵魂伴侣!”
  Harry吃惊的瞪大眼睛,他本来以为他们会说什么他找到了爱人,过着幸福的生活,结果猝不及防的被灌了一碗毒鸡汤。
  双胞胎坏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勾肩搭臂的跑了,Harry惆怅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心里怨念翻腾,他想问问梅林的大裤衩为什么坏事总发生在他头上?
  父母双亡,寄居的家庭又刻薄,不仅刚出生就结了一个宿敌,而且每年在学校里还都要发生点这样那样的事情,最后连灵魂伴侣都模棱两可,他难道是被诅咒的男孩?
  自己的好友们一个个陷入恋爱的甜美,周围的同学也都细心的保护着爱人的烙印等待对方翩翩来临,而他,居然还要花费大把的时间去猜测这个人是谁。
  Harry沉重地叹了口气,这也许就是命运玩弄他的方式,用力地用手掌蒙住他的眼睛,布下一个陷阱,等待他这只猎物一步一步自己跳进去。
 
 
第二章 
  Harry没有心情听课。
  这一堂课又是理论知识,Snape教授在上面讲到曼德拉草的时候大手一拍在桌子上,双眉紧皱严厉的环顾教室里的每一个小崽子,然后冷酷的说道:“这是重点,N.E.W.T.s肯定考,一百套题里面曼德拉草的熬煮方式考九十八次,你们自己看着办!”
  Harry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右手拿着羽毛笔随意地在书上画了个圈标注了个叹号,眼神又飘忽到自己的左手上,他看着指根处闪着淡淡银光的烙印,思绪翻飞。
  这个印记,笔锋凌厉,仅仅是一个字母就让人感觉写字人咄咄逼人的气质,收尾迅速又干净,起笔随意但坚定,摸上去温热的,像有条小舌头在舔他的指尖。
  Harry的指甲轻轻刮过这个残缺的字母,他想不出来,他不知道谁的字迹是这样的,Hermione喜欢写华丽的花体,Ron是一手狗爬字,张秋的字体很规整温柔,写不出来这样利落的线条。
  连Dumbledore教授他都想了一遍,最终确定他老人家写D的时候喜欢加一个小钩子。
  究竟会是谁呢?
  Harry甩了甩头把这些东西抛到脑后,让注意力重新回到Snape身上。
  可看着书本上扭曲的曼德拉草图片,他又不自觉的开始走神,是不是他的命中人还没出现在自己身边?
  Hermione说她读过一本叫《灵魂烙印——你所不知道的秘密》的书,里面说很多人16岁得到烙印,但有可能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乃至七十岁才会遇到对方。
  而且有些时候如果命中人不幸去世,这些人将一辈子都不会遇见灵魂伴侣,其中有选择另寻他侣勉强度过一生的,有爱上了别人,对素未谋面的所谓灵魂爱人不屑一顾的。还有的觉得自己的灵魂也被撕裂了一半决定孤独一生的。
  书里还说有的人如果碰见了命定人,印记有可能会自动补充完整,还说爱尔兰小精灵,巨人以及媚娃都是终生不会出现烙印的种族,如果有人的灵魂伴侣是这些族群的人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残缺的印记。
  Harry想象着自己自己和巨人共舞,和爱尔兰小精灵嬉戏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那画面太不美好了。
  黑袍教授正抓着一个曼德拉草高举过肩膀,确保教室里的每个人都看见,“这堂课本该编在草药学,但可惜魔药学的重点一章就是熬煮它,所以你们必须要再次明白怎么拔曼德拉草。”
  “今天这堂课主要是了解如何切割曼德拉草,如何用它熬煮赐子药,我手中的这一只曼德拉草已经被切割了,现在,我要提一个问题——”
  Snape鹰隼般的视线环顾着,大部分学生都机灵地立刻撇开视线,若无其事地看着教室周围,只有Hermione一个人自信地挺着身子勇敢地望着他,两只眼睛里散发出对知识的渴望,但Snape的目光却牢牢锁住在走神的Harry。
  “Harry Potter!”
  Harry听到这恶魔一般的咬牙切齿的声音,几乎是反射性地从位子上弹起来,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对身旁的Hermione使眼色,他根本什么都没听!
  Snape好整以暇的放下曼德拉草,两个拇指勾住袍子裹在胸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请问,赐子药的配方是什么。”
  Harry傻楞楞的眨了眨眼睛,嘟囔道:“呃......曼德拉草?”
  “还有?”
  “呃...”完了完了!他余光瞟着Hermione,女孩拼命地对他比口型,但Harry一个字也没看懂,唯有绝望地一低头。
  Snape冷哼了一句,缓缓道:“格莱芬多扣五分,为你们的不认真听课。看来Mr.Potter是太沉溺于灵魂伴侣一事,为了爱情可以不用过Newts考试,而且一点也看不懂万事通小姐给的提示,太可惜了。”
  被点名的Hermione僵硬地坐直身体,头羞愧地垂了下去,紧张地盯着魔药课书本,手指拨弄着裙子。
  Harry的脸唰地一下变红,教室里十几双眼睛黏在他身上,各个怀着好奇的成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目光里总有一道与众不同。
  那一道眼神在他身上流连辗转,像六月的晴天霹雳贯通他的四肢。
  当Harry抬头去追寻那道目光的时候,却早已无迹可寻,倒是撞见坐在角落的Malfoy对他挑衅地笑着,冲他比了个下拇指,那充满了威胁而轻蔑的姿态,活脱脱又一个Dudley,只不过外形稍微赏心悦目一些。
  Harry决定忽视他。
  当他坐下的时候,左手无名指指根处亮了一瞬,又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它原本的模样,闪着银光,沉默的攀附在Harry的手上。
  “听说HarryPotter得到了烙印?我还以为像他这种倒霉鬼一辈子都没有爱人!”
  出了教室以后,Harry和Ron,Hermione走在了前面,远远地就听见Malfoy在背后故意尖刻地嘲讽着。
  “Draco你不知道吗?伟大的男孩可是得到一个残缺的字母啊!”Crabbe夸张扭捏地叫道,就像他要全走廊的人都听见一样。果不其然路过的人都开始窃窃私语,Malfoy刻意的大笑声狠狠地砸进Harry 的耳朵里。
  他和Ron说话的笑脸僵住了。
  本来他们正在谈论如果Snape穿上女装会是什么模样,正笑地前仰后合,却被突如其来的捣乱者毁掉了心情。
  Hermione突然把书摔到Ron手里,气势汹汹地一路冲到Malfoy面前,Harry来不及阻止她,就看见女孩凌厉的抽出魔杖对准两人。
  “Malfoy!你最好赶快道歉!”Hermione凶狠地说道,威胁的抬了抬手中的魔杖,Malfoy仓促地收起了笑声,不安地盯着面前的人。
  “我又没说错!”他艰难地狡辩着,手指悄悄的摸到了自己的魔杖。他承认自己是有点怕这个疯狂的女人暴走,但他是为了大家好,避免泥巴种魔力暴动伤了无辜的同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