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8 09:24:28  作者:萝卜蛋

 《王爷吃枣药丸》作者:萝卜蛋

 
文案
 
 
玄渝:从来没人告诉我,我家居然有皇位要继承。我激动的扛着小包袱准备跟皇兄回宫,开始踏上蹭吃蹭喝蹭大腿的不归路。谁知道有这么多人想害我!我惆怅的茶不思饭不想,就想躲在皇兄身后当个听话的傻【哔!】。
 
 
后来,他居然看上我了。【罒ω罒】
 
 
——我就是饿死,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我都不吃李承清的一口软饭!
 
 
——真香~
 
 
ps:①绝对不是骨科,重要的事说三遍。
 
 
②李玄渝(受)x李承清(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寻玉(李玄渝) ┃ 配角:写了没人看啊~ ┃ 其它:皇兄,长安
 
 
第1章 突然开心(1)
转眼到了六月的尾巴,天气越发炎热起来。深山中树林阴翳,蝉音阵阵。寻玉早上醒来时已经误了时辰,快手快脚的穿好衣裳,胡乱用湿帕子抹了抹脸,就飞也般的往清心殿跑。
 
他今日起的晚了,也不期盼着还能吃到早饭,从怀里掏出一个剩馒头,边吃边跑,险些被隔夜的冷馒头噎死在半路。
 
寻玉伸手抹了一把辛酸泪,眼泪汪汪的三两口把馒头啃了。待他赖死赖活的跑到清心殿时,早读已经结束了。师弟寻沅不知打哪儿窜了过来,手里攥着一本经书,对着寻玉挤眉弄眼道:“好啊,又睡昏头了吧?看待会老顽固怎么罚你!”
 
寻沅嘴里所说的“老顽固”正是此处道观的一个小住持,长的尖酸刻薄,生起气来两撇山羊胡一翘一翘的。最要紧的是,老顽固平日里最是看不惯寻玉,各种抓寻玉毛病,没事也能整出点事,总之就是各种不顺眼。
 
平日寻玉但凡犯了点小错,老顽固就像是在米饭里发现了一只菜青虫,拧着寻玉的耳朵,将他拽至殿外跪着。不跪足三个时辰根本起不来。
 
寻玉恨得牙根痒痒,可又毫无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拔了毛的凤凰它像草鸡!
 
寻沅痛心疾首的拍了拍寻玉的肩膀,道:“你说说你,怎么就屡教不改呢?你是驴吗?啧啧啧,快叫声爹,爹待会给你收尸!”
 
寻玉一巴掌将寻沅的手呼开,骂道:“死滚!有多远死多远!老子起来迟了,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昨晚要不是替你守夜,老子能困到爬不起床?!说!你昨晚是不是又背着我下山找小翠了?你就这点德行了,以后不知道在哪条阴沟里扑腾!”
 
寻沅揉了揉被打红的手背,摇了摇头,“啧啧啧,儿子打爹,没天理咯!”
 
寻玉二话不说就要同他扭打,哪知身后一声惊雷,“寻玉!”
 
寻沅连忙收手,匆匆对着老顽固行了一礼就要脚底抹油开溜。老顽固冷冷瞥他一眼,道:“滚去洗茅房,洗不干净中午不许吃饭!”
 
寻沅脸一苦,“啊?”
 
“啊什么!清心殿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在此处大声喧哗,打打闹闹成何体统!”老顽固毫不客气的斥道,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
 
寻玉缩头站在一旁,手心冷汗津津,老顽固最是会拿鸡毛当令箭,所以下一句照例是,“还有你!寻玉!越来越不守规矩!早课也敢迟到!你还有什么不敢的!简直反了天了,还不滚出去跪好!”
 
老顽固越骂越是起劲,越骂越是兴奋,骂的那就一个唾沫横飞,手指戳着寻玉的脑袋,恨不得将他脑袋戳穿。
 
寻玉默默叹了口气,长长的应了一声,“是……”
 
老顽固骂道:“阴阳怪气!跪三个时辰!中午不许吃饭!”
 
寻玉心里将老顽固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这才垂头丧气的出去找块阴凉位置跪好。哪知老顽固昂着头,尖细的长指甲一指,道:“你就跪那,那里阳光好,让你好好晒晒太阳去去霉!长得一副衰样,哪家能生出你这么个东西来!”
 
寻沅眉尖一蹙,道:“这不好吧,待日头上来了,还不得活活将人晒脱一层皮?”
 
老顽固提了音,大声骂道:“要你在这多嘴?!茅房洗了没有!还不滚下去洗!”
 
如此,寻沅抿唇,往台阶下走,待走至寻玉身边时,趁老顽固不注意,往寻玉手里塞了一个纸包,小声道:“乖儿子,不用谢爹,晚上记得给爹打洗澡水就成。”
 
寻玉悄悄捏了捏纸包,感觉有些松软,应该是几块栗子糕。他咧嘴嘿嘿笑了笑,同样耳语道:“成啊,晚上老子给你搓背,你等着啊。”
 
“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还不赶紧滚下去!”老顽固在台上大骂。如此,寻沅只好先下去了。
 
寻玉叹了口气,才走至老顽固手指的地方,他还没跪下,忽见离的老远,有几个配刀的侍卫过来。他心下疑惑,心想:这又是哪个妃子过来上香了?
 
清心观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道观,又因先皇在世时,每年携一众妃嫔过来上香拜佛,祈求天下太平,国运昌盛。
 
遂寻玉如此想也没有错。倘若真有妃嫔或者贵人前来上香,那最好不过。他还能趁乱找个凉快地方躲一躲。
 
没等他继续瞎想,领头的侍卫同老顽固说了几句,老顽固立马脸色大变,手指了指寻玉。
 
寻玉唇微张,有些不明所以。
 
待他去见了住持师父,就更加不明所以了。
 
屋内。住持师父正同一位很年轻的公子对立而坐。这位公子很年轻,穿着一身暗红色的锦袍,上头用了极其精致的金线在胸前团了几簇精美绝伦的百花纹。一头墨发用三束紫金冠高高束起,从发冠两边还垂下了两条流苏丝质轻带,在下额系了一个漂亮的结,通身自带一股子矜傲之气,看起来威风凛凛,贵不可言。脚上穿着一双乌黑长靴,此刻正襟危坐,极其沉稳。
 
寻玉暗暗叹气,心道:真是人比人气个人!老子穷的口袋里摸不到两个钱,凭什么别人一根头发丝都比我贵!
 
他被几个侍卫带进来以后,大气都不敢喘,规规矩矩的跪在蒲团上,抬眼巴巴的去看住持师父。可住持师父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他又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转向了“有钱公子”身上。
 
寻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偷觑一眼,再偷觑一眼,再再偷觑一眼,震惊的发现“有钱公子”看起来文质彬彬,霁风朗月,好似从画上走出来一般。自打他有记忆以来,就从没见过比这位公子还俊的人。
 
嗯,长的真好,如果再俊一些就能比得过我了。寻玉心想。
 
住持师父终于开口,却是对寻玉说的。
 
他说:“寻玉,你既然是天潢贵胄,龙子皇孙,今后都不必再跪我了。从今日起你下山去吧,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寻玉:“…………”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谁是天潢贵胄,谁是龙子皇孙?
 
那位“有钱公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寻玉,道:“玄渝,为兄来接你回家了。”
 
寻玉又一次震惊了,直到坐在轿撵中,被人八抬大轿、左右簇拥抬着下山,才堪堪觉出点味儿来。
 
——我居然是当今圣上的九子,名唤李玄渝,而旁边坐着的俊朗公子是我哥,也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李承清!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一个七百二十度空中转体后空翻跪趴在地求包养~
 
 
 
 
 
第2章 突然开心(2)
寻玉觉得今日发生的事简直太玄乎,太匪夷所思,跟老顽固招他做上门女婿的离谱程度差不多。他单手扶额想了许久,才纠结着问道:“那个……你是我哥?”
 
李承清闭目养神,连眼皮都不带动一下的轻“嗯”了一声。
 
寻玉又问:“既然如此,那为啥你能在宫里锦衣玉食,我就得可怜巴巴的蹲在山沟子里修行?这很不公平啊,多不地道啊!”
 
李承清深深的凝了寻玉一眼,淡淡道:“因为,我是你皇兄,长幼有序,你该知道的罢。”
 
寻玉撇嘴,忽而想起什么,一拍大腿,大叫道:“停轿!我还有事要做!”
 
可惜根本没人理他,轿撵一路上被人抬的十分平稳。寻玉很不高兴,转头对李承清道:“你快人停下来,我还有正事没有做呢!”
 
李承清道:“不必担心,你的所有事,我都替你处理好了。”
 
“…………”寻玉道:“真的假的?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我在山上有个小被褥,从小伴随着我长大呢!你丢了它都不能丢,你让人给我带上了没?”
 
李承清眉尖一蹙,似乎很不理解一床被褥对寻玉能有多重要,他道:“回长安,什么东西都有。”
 
寻玉冷哼一声,指责道:“我就知道!你们这群人,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上门来认亲!我不信你们!快停轿,我要下车,我要回去!”
 
说着,他作势要从轿子上蹦下去,被李承清从后面一拽衣领,又给他提了上来。李承清道:“李玄渝,你给我老实些,我奉了父皇的旨意,千里迢迢接你回宫,不是看你出幺蛾子的!”
 
寻玉心想:巧了,我就是幺蛾子本尊啊!于是,他又接二连三纠缠了一阵,可李承清软硬不吃,始终都是一副八方不动,稳如泰山的模样。
 
寻玉道:“李承清,你不可以这个样子,我真的有事要做!”
 
李承清眉心一蹙,似乎很不喜欢寻玉这么没大没小的。可能因为他们才一见面,遂也多了几分宽容。只道:“欺负你的人,已经帮你教训过了。”
 
“…………”寻玉微微一愣,道:“啊,你很上道啊,那……那我爹……不对,我儿子……呸!我师弟寻沅,他跟我从小一起长大。就算你要带我私奔,也得带他一起走才行!”
 
闻言,李承清压下一边的眉毛,“什么私奔?你若是不会措辞,待回了宫中,我替你寻上十个八个教导宫廷礼仪的姑姑。”
 
寻玉道:“好啊,你去找啊,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几个姑娘呢!老一点没关系,我不介意的,只要别跟你待一块,我怎么样都成!”
 
李承清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很在意你那位师弟么?”
 
寻玉点头道:“在意啊,怎么不在意。他跟我一起同过窗,一起上过炕,关系好的穿一条襦裤都觉得肥。比你这个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哥哥,要好一千一万倍。”
 
闻言,李承清道:“那好,你且先记住了。此次接你回宫,并非是我本意。你我乃是手足兄弟,你若安分守己,那便皆大欢喜。你若不知悔改,休怪我翻脸无情。”
 
寻玉眨了眨眼睛,好奇道:“怎么个翻脸无情法?你表演一个给我看看呗?”
 
他话音刚落,李承清一把扭过他的右臂,仅略用力往后一折,就听见寻玉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声。
 
“救命啊!李承清,你个杀千刀的乌龟王八蛋龟孙子!你弄疼我了!快放开你的狗爪!”
 
李承清也没见生气,手底下又使了点劲儿,寻玉立马求饶道:“壮士!我错了!你快松手!你是我爹还不成吗?快,快松手!我的狗爪子要断了!”
 
大约李承清没想到寻玉居然如此软骨头,遂将手松开了。
 
寻玉一挣脱桎梏,赶忙跟只大耗子似的,直往角落里窜。
 
李承清道:“现在知道了罢。”
 
寻玉没吭声,过了会儿,他又主动开口求合:“喂,那个谁,我知道了,我听你话。只要你管我吃,管我住,管我穿,哦,还有我师弟,你也将他照顾好。我以后就什么事都听你的。除了我的钱袋和身体不能给你,其他你想怎么着都成。你要是想要我师弟,那也成啊,我把他洗刷干净送你床上呀!”
 
李承清活了二十多年,都没见过比寻玉更加不要脸的人。遂冷眼瞥了他一眼,连跟他说话的兴趣都没有。
 
“不理我拉倒,我还不想理你!”寻玉道:“唔,我……我饿了,有没有东西可以吃?”
 
李承清似乎觉得寻玉的话风转的太快,微微一愣,才透过轿撵小声吩咐两句。不消片刻,就有人将一盒糕点送了进来。
 
寻玉从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糕点,他端着盘子看了又看。只觉得每一块点心都精致漂亮,一股子清甜的香味直往鼻尖上窜。他食指大动,一阵风卷残云后,才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