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9 09:32:08  作者:松子灯

 

 
《听说胖子没腐权(快穿)》作者:松子灯
 
文案:
时空治安机构时隙塔的纯爱快穿区论坛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我们从不掰弯直男,我们只是基情的搬运工!如果你真的想做直男,你可以尝试:
一、变胖,因为胖子没腐权;二、你必须不是基神!
斩男无数·基神·宁逾明表示:mmp没看到后半句……
 
【雷萌指南】
1.快穿,主受,苏爽嫖,主角是男神;
2.非精分,单元式1v1,攻皆又美又病。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末世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逾明 ┃ 配角:管理员 ┃ 其它:时隙塔
 
 
 
第1章 胖球天使爱上我(1)
  宁逾明被派到一个新生的虚构世界执行任务。
  他的任务就是顶替一个本来应该被世界的神创造出来,却因为bug创造失败的角色,代替他活下去,直到那个角色命定的终焉。
  宁逾明在新的世界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身裹白布,银发及踝银眸耀光的正太,他心中自然而然地涌起一股温暖亲近的感情,信息被灌输到他的脑子里,告诉他,这个面无表情而威严地悬空在他的面前的正太是这个新生而混沌的世界的神。
  哇哦,正太神。
  他笑着开口,“我主,感谢您赋予我身躯。”
  正太凝视着他,好像透过这具肉身一路凝视进他的灵魂深处。
  宁逾明脑子里响起一个稚气的声音。
  “你并非我的造物,我的造物在获得生命前便已死去,你是谁?”
  宁逾明微微一笑,他实在克制不住这副躯壳带来的对创造者本能的喜爱之情。
  “难道法则未曾告诉您,您的第一个造物若未能拥有生命,新生的世界便会湮灭?我曾是时隙塔的游魂,为补完世界线而来。我是您的造物中生出的生命,我就是您的造物,请求您不要怀疑我的忠诚与敬爱。”
  正太神凝视着,评估着,宁逾明一瞬间感受到整个世界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又缓缓松开。
  正太神一言未发地转身离开,他身上粗糙裹着的白布飘在身后很长很长。
  宁逾明松了口气,估摸着他算是通过了老板的面试,又抬头看了看四周——这是个混沌且空无一物的空间,看不到边界,赶忙挥舞着背后的大翅膀,朝几乎消失不见的白布飞去,嘴里亲亲热热地喊着:“我主,等等我,您还没给我个名字呢,也给我变块布呗,还有能把我变胖点不~”
  宁逾明,心理性别男,不知道多少岁,在自己的世界意外身死之后,受时隙塔招募,成为穿梭在三千虚构世界中,代替被随机黑洞吞噬的人物补完缺失世界线的游魂一枚。
  饶是见多识广,宁逾明还是第一次来到某个世界的伊始,也是第一次补完创世这个级别的世界线。他发现背后有三对大翅膀的时候差点没笑死,心想老子不会叫路西菲尔吧,那完蛋了,我注定是个大胖子。
  在感受不到时间流逝与空间运动的混沌中游荡的宁逾明,正在努力地重复着找寻正太神—向正太神搭讪—被正太神甩掉的过程。
  感谢天使(总之他就先这么叫自己了)的精神强度,宁逾明倒不会觉得孤独啦无聊啦想发疯啦之类的,只要想想正太神大人他就会快快乐乐的。
  毕竟作为造物,他可以感受到与正太神之间的链接,所以才能不断地找到正太神。
  敬爱和仰慕的感情也不妨碍宁逾明吐槽。按理说身为主人他可以完全屏蔽掉两人间的链接的,他好像就一直呆在某个虚空中发呆,等着宁逾明找到他,听他嘚啵嘚啵一大堆,又猝不及防默默消失,总之,正太神大人的行为模式很迷。
  在又一次地找到亲爱的大人之后,宁逾明舒展了翅膀飘在正太神周围,作为一个身材特别好的裸男,他特别坦然,对衣服和胖身材的请求不如说是“游魂宁逾明”的执念,也是他在穿梭世界更换身份中的锚点。
  再一次地请求无果,宁逾明悠闲自在地飘来飘去,链接的另一头倒从来没有产生过任何反感、不耐烦——否则他也不会这么放肆,只有无尽的空白,可空白又怎么能创造呢。
  于是他又撒娇般地请求起来:“好嘛,别的要求都放放,请您恩赐我名字和知晓您名讳的荣耀吧。”
  本以为得不到回应,宁逾明却被正太神突然移到他脸上的静寂无波的目光吓了一跳。
  “你已有名字。”他说。
  “在这个世界没有,所以处在这个世界的我没有名字。”宁逾明解释。“您本来打算给我代替的存在取什么名字呢?”
  “‘你’就够了。”
  “这个世界,以后会诞生出很多很多的‘你’,我想要成为和他们不一样的存在,这就是名字的意义。驯养我吧,我主。”
  银发的造物主又沉默地飞远了。
  说起来,为什么正太神和他在世界尚一片混沌的情况下都有实体存在,甚至有可以产生颜色的认知?
  时间又过了很久,也许也没多久,时间在这个虚空里是没有意义的。
  那个节点终于来临了。
  就好像宇宙大爆炸并非真的爆炸,而是在极短时间内空间的急剧膨胀。
  创造一个世界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动静。
  宁逾明看着以银发银眸的神明为中心,虚空的混沌被劈开了,生出泾渭分明的,这混沌中没有的光与暗出来。
  在那光暗的最中心,小小的神明闭着眼睛静静漂浮着,合拢向上的双手上方——光暗被压缩到极致,互相包裹着高速旋转。在他感觉不到的恐怖能量的激烈碰撞中,凭空出现了一株缓慢旋转的小小的树苗。
  他本能地知道,这便是新生世界的中心,无愧于世界树之名的存在。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光与暗的新生世界向外迅速扩张着,追逐着虚空无限的界限。
  宁逾明毫不挣扎地被吞没到其中,然后飞了过去,接住力竭掉落的银发正太神,温柔地让他躺在自己的胸膛上,用柔软的翅羽轻轻盖住。
  这一次,正太神睡了很久很久,起码时间终于开始流逝了。
  宁逾明抱着正太神坐在已经大得贯穿整个世界的世界树的枝桠上,日行一课地哼起忘记来源的奇怪歌曲,然后对着沉睡的神明叨逼叨逼叨起来。
  忽然之间,周围能把他盖住的繁茂枝叶欢欣地开始颤抖。
  宁逾明低下头,迎上创世神不含任何感情的银眸,开朗地笑起来。
  “我主,您可算是醒了,向您倾诉了几百遍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都讲腻了。”
  银发正太神从他怀里坐起,淡淡道:“我听得到,你好烦。”
  “我不对您多说说话,万一您陷入永恒的安眠中,我会寂寞死的。”
  “逾明……”
  宁逾明“啊”了一声,疑惑地答,“我在”。
  “这是你的名字。”
  “是这样没错,不过您真的不用给我起个新名字吗,我现在是您的所有物哦。”
  正太神淡淡看着他,说:“你这样,就好。”
  不懂,但也无所谓。
  宁逾明感觉到随着创世神正式承认他,整个世界也深入地接纳了他,补完世界线的任务到这里才算初步完成,接下来只需顺着他既定的命运,直到迎来死亡为止。
  宁逾明高兴地凑过去用额头蹭蹭正太神的额头,被他一巴掌拍在脸上。
  “不许放肆。”正太神严肃地说。
  宁逾明嘿嘿地笑了,眼神亮晶晶地看向他,“我主,请告知我您的名讳吧,我想要知道。”
  “名字于我而言没有意义。”
  那就只能继续在心里叫着正太神咯。
  创世神扫了他一眼,像是听得到他内心的声音。
  “你可以编造一个,它对你会产生意义,对我则不会意味着什么。”
  “啊哈,那我得想上很多、很多、很多年才行。”
  “随你便。”
  创世神的日程表大概排得满满的。
  没聊两句,他便站起,踩着世界树巨大的枝干,将手放在了树干上。
  宁逾明好奇地凑过去,差点被一股强烈的震动震下树枝。
  这震动连续不断地如海浪一般由内而外扩散,像是心跳。
  每一片巨大的叶子上都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气泡,气泡内首先生出了单细胞,细胞互相吞噬、分化、繁衍然后进化,衍生出无数的品种和种群。
  宁逾明沉醉地看了很久,恍然意识到,这就是造物了。
  他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但按照他原生世界的历法来看,他会说,回过神来,离造物开始已有几万年之久。
  世界树剧烈的心跳慢慢平缓下来,气泡里的物种更迭也冷静了一些,再很少出现半棵树上二分之一的物种们全部皮包骨一起炸开糊得气泡壁满壁都是的壮烈失败。被淘汰的气泡和新生的气泡维持着一个安定的平衡。
  宁逾明冲上前去,接住向后踉跄两步的正太神,叹了口气。
  “您又要睡了。”
  创世神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怎么办呢,我会孤独且寂寞的。”
  神一言未发,从他怀里挣扎着站稳,单手伸进自己的胸腔,抽出一个肋骨。
  宁逾明:“噫!我主!我主!您这是做什……”
  肋骨发出闪耀的金光,变成一个金发长翅膀的裸男挤进两个人中间。
  “What the……!”宁逾明咬住舌头。
 
 
第2章 胖球天使爱上我(2)
  金毛裸男睁开双眼,眸色是清澈却无神的天蓝。
  “额,这位哥们,你好呀。”
  裸男不理他,直直冲着创世神跪下。
  正太神瞟他一眼,像是失去兴趣似的收回视线,对宁逾明淡淡道:“你亦是我的肋骨。”
  ……其实刚刚猜到了,怪不得他对金发裸男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神挥开裸男,昏睡在他的怀里,还留下一句嘱咐,“不要吵。”
  啊,这是特地给他造了个玩伴吗,他到底是有多吵啊……
  宁逾明同时哭笑不得的同时发现正太神给他分享了能力。
  表象造物的能力。
  艾玛,真不好意思,有种椒房独宠的赶脚呢~
  他乐滋滋地修改了自个的体型,变成一个圆嘟嘟的胖墩,又变出衣服穿上,想着软软的肚子给正太神睡起来更舒服。
  金发裸男还跪在那,宁逾明拱拱他,“旁友,还跪着做什么,坐过来认识认识。”
  裸男一言不发地坐到他身边,直视前方。
  “你这样很不礼貌诶旁友,不看着我我怎么对你说话。”宁逾明笑嘻嘻地说,他正处于感受到造物主宠爱的头脑发热中,极度想找人唠嗑。
  裸男听了,又把脸转向他的方向。
  宁逾明喜笑颜开地捂住创世神的耳朵,嘚吧嘚吧起来。
  单方面聊了有好些时候,宁逾明才猛然惊醒,金发裸男貌似很专注地听着,实际连嗯嗯啊啊哦哦都没有发出过。
  再细细一看,果然呆呆的样子。让站站让坐坐,但是没有表情和回答。
  宁逾明恍然大悟,原来他的骨肉兄弟(字面意思)是个声控式充气娃娃。
  怪不得正太神造他的时候很失望的样子。
  宁逾明没法子,抱着正太神围观世界树的物种演化打发时间,让金毛——老在心里裸男裸男地叫有点gay里gay气的还是换个称呼,自动跟随在后头。
  好歹也是根肋骨,被世界树外头不稳定的新生世界里的时空乱流卷跑就不太好了。
  创世神再次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新生的世界已经稳定下来,世界树上的万千物种似乎也有模有样。
  宁逾明知道,进一步的造物要开始了。
  他拉着正太神的手,请求协助造物,因为再也不愿意一个人自言自语那么久了。
  于是他另一只手拉着金毛,协助正太神一起分开天和地,光与暗,画出日月星辰,向大地播撒世界树孕育出的植被、飞鸟、走兽和游鱼。
  造物主又把金毛扔进世界树树心的汁液中浸泡,使他开蒙,获得整个世界的智慧。又以他为蓝本,世界树的枝叶为原料,造出大批量的天使来。
  金毛从世界树的树心中缓缓浮出的那一天,宁逾明也在旁边看着,很有些期待。
  充气娃娃跟了你一万年也会产生感情的好伐!
  只见那俊秀至极的天使抖了抖微湿的羽翼,睁开了不再无神的、而是沉静的宝石一样的蓝眼睛,又一次跪在造物主面前,亲吻他裹身的白布,向他宣誓。
  这才是天使嘛!
  金毛在神的允许下站起来,严肃虔诚的脸稍稍放松,对宁逾明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唤他:“我的兄弟。”
  宁逾明虽然有种充气娃娃被抢走惹的伤感,还是笑着打了个招呼。“嘿,你有名字吗,要不要取一个方便称呼?”
  金毛迷惑地看他,“难道你不曾赠予我许多名字吗,chongqiwawa,lingyitiaoleigu,jinmaoluo……”
  “……你你你都记得啊。”
  “当然。”
  宁逾明一瞬间惊吓度爆表,他不仅把金毛当做树洞什么都会说上两句,恶作剧欺负金毛的事情也没少做,结果人家当充气娃娃期间的事情竟然都记得。
  ……不会被暗地里打击报复吧……
  大概是心理活动太剧烈被正太神感应到,对方瞟了他一眼,宁逾明就摸摸鼻子把神抱了起来。
  算了,反正他家正太神也知道他脑内活动时都是叫正太神的,不也没说什么。
  创世神一个脑瓜蹦弹到他额头上,转头对金毛冷淡道:“创造语言,为你自己取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