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9 09:33:05  作者:素衣渡江

 

 
 
《锦衣卫工作报告》作者:素衣渡江
 
文案:
锦衣卫权势滔天,气焰嚣张。
但却和宋映白没什么关系,身为锦衣卫最低级的校尉。
他的作用是,充当朝廷和上司的炮灰。
在频频发生的怪力乱神事件中,作为被各路妖怪和高人随手一挥就灭掉的校尉甲,不配有姓名。
不甘心做炮灰的宋映白,凭着超强的求生欲在一次次事件中化险为夷,步步高升。
“实名举报,宋映白提拔升职,全靠一张脸谄媚上司。”
锦衣卫高官黎臻忙亲自下场洗地:“都闭嘴,本官作证,没有的事!”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历史衍生 业界精英 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映白,黎臻 ┃ 配角:锦衣卫东厂 
 
作品简评
宋映白作为锦衣卫的一员,原本只是最基层的小校尉,但在一次任务中,机缘巧合救了锦衣卫高官黎臻,自此开启升职加薪之路,很快他发现职位越高,需要应对的状况就越复杂,锦衣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对上保护皇帝,对下监察民情,更要斗得过东厂,打得过妖魔,有案件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但是这些却都不及上司黎臻难应付。宋映白表示,“我年纪尚轻,事业为重。”黎臻摇摇头,“不行,你必须给我感情事业双丰收!作者构思精巧,文笔诙谐,语言明快,各种对手戏趣味十足,读来叫人忍俊不禁。同时勾勒出众多栩栩如生,性格鲜明的人物。且切入点新奇独特,男主从事的职业相当特殊,作为锦衣亲军,帝国的鹰犬爪牙,男主在同样心思缜密能力不俗的同事中脱颖而出,一步步走上升职加薪的高权帅之路!
 
 
 
 
第1章 
  仲夏傍晚,天气又闷又热,潮湿得仿佛空气中飘着水珠。
  稍作移动,便一身的热汗,亵衣中衣黏糊糊的黏在皮肤上,说不出的难受。
  宋映白连手心里全是汗水,握刀柄都打滑。
  可谁让他是吃锦衣卫这口饭的,今夜要捉拿要犯,就是下刀子也得蹲守。
  现在,他们一行十人,潜伏在一所民宅不远处的胡同内,就等着长官一声令下,扑进去来个一窝端。
  没入行的时候听到锦衣卫三个字,他眼睛放光以为穿上飞鱼服就能日天日地,事实证明想多了,锦衣卫风光,那是上面,像他这样的底层校尉,吃得苦多了去了。
  他犹记得刚穿越来那会,一睁眼发现自己是个家资富足的十四岁少年,人生充满无限的可能。
  于是当老爹问他以后的打算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大声说,好男儿自然要投军报国,血洒疆场。
  然后,就被他老爹捆起来,联合几个哥哥狠抽了他一顿,“小兔崽子!不想做官,想做军户,你是想把咱们老宋家葬送了啊。”
  后来他知道,这个朝代,军户虽然不是贱民,但地位也不比贱民高多少。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可不是说说而已。
  宋映白挨了抽,却一点没“悔悟”,宋员外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把小儿子的牛头按在书桌上。
  考虑到自己还有其他几个儿子,这个小的就随他去吧,干脆给宋映白了请了个武师教习功夫。
  但关于投军却一直没松口,虽然不让小儿子走仕途,但也不许去做丘八。
  后来想了个折中方案,花了几百两,把宋映白塞进京城锦衣卫北镇抚司去了。
  如今宋映白在锦衣卫北镇抚司做校尉,差不多快一年了。
  “喂~”他身旁站着的程东一悄声道:“这乱党都进去有一会了,咱们什么时候动弹啊。”
  宋映白用左手擦去下颌的汗珠:“估计快了吧。”
  程东一安静片刻,压低声音道:“对了,我今天听来个招笑的事儿,听说高安县衙里有个童仆,叫杨贵,生得有几分姿色,凡是想跟他狎昵鬼混的,他从不拒绝。然后有一天,他下河洗澡……”
  “谁说话呢,闭嘴!”负责带领他们十个校尉的小旗钱忠低声呵斥。
  十个校尉编为一个小旗,宋映白是钱忠下属十个校尉中的一个,说白了,在庞大的锦衣卫组织里,他渺小的不能再渺小。
  这时候,钱忠单手举过头顶招了招,示意大家靠拢。
  在他的带领下,众人慢慢移出胡同,悄悄的向民宅靠去。
  每一步都极为轻盈,就怕惊动左邻右舍养的护院犬,发出动静,打草惊蛇。
  钱忠朝宋映白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点点头,便轻盈的跃上院墙,无声的落地。
  他见院内没有养狗,将门闩打开。
  院外的人一拥而入,眨眼的功夫已经踹开了正屋的房门。
  屋内有三个人正围在桌前谈话,显然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呆了,一时竟忘了反抗。
  “不许动,锦衣亲军,捉拿要犯,违者格杀勿论!”钱忠大喝。
  眨眼的功夫,校尉已将三人按倒在桌上,用绳索捆牢。
  此时,宋映白听到院内有动静,向外看到一人正在翻院墙。
  “不好,有漏网的,追!”钱忠道:“你们五个看住他们,剩下的跟我来!”
  说罢,带领宋映白他们拔腿便追。
  估计这人正好出去解手,没被他们给堵屋里,听到锦衣卫来了,趁机想溜,却被宋映白给发现了。
  这样的夜里呼吸都困难,何况在这夜里奔袭拿人。
  漏网之鱼可能是因为要逃命,激发了身体的潜能,跑得极快,一众锦衣卫咬着牙憋着劲不放,才没被他甩掉。
  在城里七拐八拐,这人最终逃进了一个敏感的去处——本司胡同。
  而这里偏有一个朝廷设置的机构——教坊司。
  而教坊司换言之是官营伎院,里面有许多雇犯罪官员的女眷,入教坊司之前都是官家小姐,入了这个去处,这辈子基本上完了。
  当然,能进去花钱的也都不是一般人,最低要求也得是个秀才,贩夫走卒别想了。
  众人一见这人翻进了这个地方,无不咒骂。
  “这孙子倒是会找地方。锦衣卫虽然执行公务,无人敢阻拦,但也不想闹太大的动静。教坊司里各院的妈妈和姑娘们,被搜房,又得鬼叫一片。”
  “宋映白,程东一,你们两个,一人守在这里,另外一个去后面胡同,以防贼人走脱,其他人跟我进去挨院搜。”钱忠带着剩下两人,大步扎进了一个院子,就听里面吵嚷声响起,想来是惊扰了。
  宋映白让程东一留在原地,他则去了胡同后面,以防贼人翻后墙逃走。
  就在他紧盯状况的时候,突然发现几个人鬼鬼祟祟从一个院子的后门钻了出来。
  他忙呵道:“不许动,你们是什么人?”
  话音刚落,他猛地感到一股慑人的杀气,明明灯光昏暗,他和这些人又离得有段距离,但他不知为何还是浑身一哆嗦,虽然他前一刻还闷热难耐。
  他定了定神,走上前去:“锦衣卫捉拿朝廷钦犯,你们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距离近了些,他借着教坊司的灯光勉强看清了几个人的大致轮廓。
  虽然是背影,可也有了大致的判断,拢共有四个人,身着绫罗绸缎,看得出不缺钱,这其实是句废话,教坊司又称销金窟,没钱谁敢来。
  这四个人把宋映白当空气,疾步快走,眼瞧就要拐进另一条巷子。
  “站住!”宋映白不得不动武了,厉声喝止无果,举步便追。
  走在最后的一个人,突然转身,抬臂一拦,挡住了宋映白的去路。
  他觉得讽刺,竟然有人敢拦锦衣卫,也不废话,拔刀劈去。
  这人身子微微一侧,就叫他扑了空,等他转身回击的时候,对方已经占到他身后,手腕一痛,绣春刀应声落地。
  “程东……”不等他喊完,就被对方从后面锁住了喉咙,猛地一用力,勒得他喊不出。
  宋映白不敢轻举妄动,对方无疑是高手。
  但皇城根下的锦衣卫总不能被歹人吓倒,他冷笑一声,因为被锁住喉咙,沙哑的道:“好大的胆子,敢对锦衣卫动手,不想活了吗?只需进院调查这个时辰离开的狎客,你们的身份便一清二楚。”
  “我们不是乱党。”
  声音纯净如玉石,冷静至极。
  既然对方肯解释,十有九成不会真的取他性命,有商量的余地:“既然不是乱党,为何如此心虚?你可以不说,但我一定会查到底。”
  对方沉默了下,似有嘲讽的轻笑,但几乎微不可查。
  随后,扼住他喉咙的力量消失了,宋映白捂着喉咙,痛苦的转身。
  接着就看到一块长方形的牙牌递到他眼前。
  上面写着:锦衣卫佥事
  再细看,侧面还有编号,因为牙牌是进宫用的凭证,并不刻姓名,但也可以等同于身份的象征了。
  而且他也听说锦衣卫有一个年少有为的高官黎臻,二十二岁就做到了佥事。
  想来就是眼前这位。
  宋映白脑袋嗡的一声,变成了两个大,锦衣卫执行任务的时候,虽然神挡杀神,但却怕锦衣卫的上司啊。
  他是校尉,最低层,上面是管十人的小旗,五个小旗归一个总旗管,两个总旗归一个百户管,十个百户由一个千户统领,十四个千户归在一个镇抚司麾下。
  而镇抚司的镇抚上面,就是锦衣卫佥事了。
  跟自己有鸿沟般的官阶差距。
  当然佥事上面还有同知和指挥使,但和宋映白没什么关系,眼前这位抬根手指碾死他绰绰有余了。
  “参见大人!”宋映白立即抱拳单膝跪地。
  冷汗再次透湿了衣裳,额头的汗珠顺着下颌掉在地上。
  他脑子转得飞快,立刻意识到事情可能远比现在冲撞上司还要严重。
  既然对方身为锦衣卫佥事,却被安排做殿后,说明走脱的那几位身份只会更高。
  而锦衣卫是亲军,能差遣动他们的只有一个人,就看宋映白敢不敢联想了。
  ……万……岁?万岁来教坊司?
  知道这种事还能活吗?宋映白心说死定了死定了,咽了下口水,大气不敢喘。
  他感受对方目光的压迫,不敢抬头。
  沉默是最可怕的,或许对方也在想,该如何处置他。
  当场杀他是不会的,否则早这么干了,就算杀了他栽赃在乱党身上,钱忠他们必然彻查今夜出现在教坊司内的人员,若是下命令阻止调查,反而会激起更多人的好奇心,得不偿失。
  宋映白心一横,抬起头,诚惶诚恐的道:“属下罪该万死,冒犯了大人和大人的朋友,扫了诸位的雅兴。”
  言下之意,他可没猜到需要掩护的人身份高贵,那些人只是大人的朋友而已。
  此时此刻,宋映白才看清对方的模样,年纪和他相仿,长相俊美,五官无可挑剔,在这淡淡的月光的映衬下,恍如下凡的仙人。
  他的表情冷然淡漠,看得出来根本没把宋映白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里。
  不过在听到宋映白称呼那些人为他的朋友时,他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
  “你叫什么?”
  这是要秋后算账啊,但撒谎是不可能的,对方有一万种方法把他查出来。
  “回大人,属下北镇抚司右千户所校尉宋映白。”
  “管你的小旗官是谁?”
  “回大人,是钱忠钱小旗。”
  “他把你教导的很好,恪尽职守。”
  宋映白听不出这句话是夸他的还是暗讽。
  “属下……”
  不等宋映白说完,对方淡道:“去吧。”
  “是。”他硬着头皮站起来,浑身僵硬的弯腰慢慢后退,退了十几步后,他壮着胆子微微抬头瞥了眼,见对方已经不见了。
  他长吁一口气,原地蹲下,不停的喘气。
  娘的,可吓死爷爷了。
  不久就听程东一站在胡同口喊道:“快来帮忙,乱党已经被钱小旗他们给抓住了!”
  宋映白走近了,程东一不经意扫了眼,吓了一跳:“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
  这个时候需要压惊,宋映白一边走一边道:“你刚才在抓人前,说那个叫杨贵的趣事是什么?”
  “对了,差点忘了,还没跟你讲完,他下河游泳,结果有个公鸭子一直追着他,你懂的,哈哈,他怎么撵都撵不走。后来那鸭子累死在了水里,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鸭嬖,哈哈哈。”
  “……”完全没找到笑点,但宋映白还是给面子的笑了几声。
  也不知道是笑鸭嬖,还是笑自己的霉运。
  今晚这事肯定没完,最好的结果是被安排到琼州府当差。
  听说那地方很好很温暖,有蓝天白云沙滩和各种蔬果,就是岛上流放犯多了点,离京城远了点。
  至于最坏的结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明年坟头绿草茵茵。
 
 
第2章 
  履行职责,擒拿犯人,偏遇到这档子事儿,真是倒了血霉。
  不过这教坊司胡同内有大小伎院数家,也不知他们是打哪儿家出来的。
  宋映白和程东一小跑进了教坊其中一家院子,就见钱忠他们已经捆住了一个男人,正往院外押来。
  这男人一副粗人打扮,身材魁梧,看得出来有功夫底子,但这会被锦衣卫的人制服,动弹不得,束手就擒。
  院子不大,除了锦衣卫的人,还站了十来个人。
  有披头散发只披了外袍的教坊姑娘,也有被打扰,一脸不满的狎客。
  这家院子归杜妈妈管,还没卸妆的她堆笑着追上来:“大人大人,这人虽然从我们这儿捉出来的,可真的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戴着绿头巾的龟公在一旁赔笑:“是啊,大人,这人躲在柴房,我们真的一点不知道啊。”
  钱忠大手一挥:“和你们有没有关系,不是你们说了算的,我们回去自会审讯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