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9 09:33:05  作者:素衣渡江
  “闭嘴,女儿死了再生就是了!疯婆子。”
  “是你是你,都是你!你说卫家给钱多,就把女儿送到卫家做工,结果呢?都是你!”
  “疯婆子!”又是几个响亮的耳光。
  宋映白目送这些人远去,忽然有人大喊道:“是普渡慈航!”
  话音一落,原本还杂乱站着的路人,不约而同的站到路两边将中间的位置腾了出来。
  宋映白他们为了不引起注意,也赶紧站到了人民群众中。
  叫普渡慈航的和尚排场很大,有打扇的,有打幡的,有鼓乐的,浩浩汤汤,好长一条队伍。
  普渡慈航年约六十,面容清瘦,缓缓行来,与陈嫂他们打了个照面。
  看得出来他极有威望,方才还装牙舞爪抓人的陈嫂男人,像个小猫似的乖乖的放下人,双手合十,“大师。”
  陈嫂满面泪痕的爬到他跟前,双手合十哭道:“大师,请救我们……”额头低地,细弱蚊蝇的啜泣:“请救救我的女儿……也请救救我……”
  普渡慈航弯腰,手掌轻放在陈嫂的头顶,“贫僧这就为你的女儿超度,让她脱离三恶道的苦难。”
  说罢,双手合十,双目紧闭,诵起了经文。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听普渡慈航超度亡者,在场者虽有数百,却无一人敢发出杂音。
  突然,宋映白被狠踩了一脚,低头一看作案者是江展,敢怒不敢言,甩去一个眼神,您有事儿?
  江展压低声音道:“这人有问题,不要仔细听他梵音诵经。”
  宋映白一瞥,郑元正听得如痴如醉,一脸的神往,他立刻给他一手肘,将人惊醒。
  郑元如梦初醒,晃了晃头,深吸了一口气。
  普渡慈航诵完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径直离去,留下身后一束束敬仰的目光。
  突然有人高声喊道:“报应,报应来了!陈嫂男人遭报应了!”
  宋映白和江展立即挤到陈嫂他们跟前,就见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男人,此时浑身抽搐,脖子青筋暴露,身体扭曲的像麻花一样,筛糠一般的抖了几抖,双腿一瞪,便没气了。
  宋映白惊愕回眸,见普渡慈航等一行人仿若无事的继续前行,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哈哈哈哈……”陈嫂坐在一旁,又哭又笑,不住的喃喃自语,“好,报应的好,哈哈哈。”
  宁采臣上前,“我就在前面集宝斋收账,你要是想告了,就去找我,我帮你写状子。”
  “人家才死了男人,哪还有心思告状啊,你可赶紧走吧!”
  宁采臣道:“是啊,可怜。”,从袖中掏出一些铜板,递到陈嫂手中,才迈着步子走了。
  而陈嫂双目呆滞,仍在念:“哈哈哈哈,现世报,一个都不掉……”
  “可怜啊,真的疯了,赶紧送回家去吧。”
  宋映白看不懂了,碰了喷旁边的人,“这位大哥,敢问刚才那大师是……”
  “是普渡慈航大师,他的梵音咒,死者听了可登极乐,生者业力大的,听完就遭现世报。”
  宋映白更不懂了,既然这样怎么不给那个叫卫钧的听一听?
  “唉,普渡慈航大师要是能给卫大老爷也念一念就好了。”人群有人小声嘀咕。
  “别说话,不想活了,小心吉州知府听你说他丈人,割你舌头!”
  此时宋映白突然看见陈嫂男人的耳朵里露出一个黑亮的小东西,有点像虫子,刹那间,一道黑影已经钻了出来,趁人不备贴着地面飞奔。
  宋映白一愣,才要动作,就见旁边的江展手指一动,发出一枚铜钱,将那黑影在几丈外斩成了两段。
  对不起,您不是坐办公室的,您是高手。宋映白心说道,走上前一看,竟是一条蜈蚣。
  “这……”宋映白道:“这也太古怪了。”
  这时候江展跟郑元走过来,江展面无表情的道:“古怪就古怪吧,和咱们没关系。”说完,举步往前走。
  宋映白撇嘴颔首,也对,古怪的事多了,任务第一,其他的都不必在意。
  临街正好有个稍大的店面,三人点了菜肴,吃到一半,就听外边喧哗,见一队官差正押着一个人经过。
  宋映白定睛一看,被押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个宁采臣。
  他所知道的和聂小倩谈恋爱的那个宁采臣,可没蹲过监狱,这位应该是重名。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周亚炳,我叫宁采臣,是集宝斋收债的,真的啊,冤枉啊。”
  “闭嘴!集宝斋早没了!你就是周亚炳,堵住他的嘴巴!”为首的捕快一挥手,两个衙役拿上一块破布,死死塞进了宁采臣嘴里。
  宋映白愕然,这效率可真快啊,难怪刚才有人劝宁采臣不要管闲事。
  这时候就听江展轻咳了一声,“和咱们没关系,赶紧吃饭!”
  “少爷,您也吃。”宋映白献殷勤,夹起一筷子菜就往江展碗里放。
  江展瞅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低头将碗里的菜吃了。
 
 
第6章 
  佛香缭绕,烛光忽明忽暗。
  普渡慈航坐于蒲团上,和往常一样入定打坐,本该就这样渐渐进入无我的状态。
  忽然,耳边又回响起那一声声惨烈的叫喊。
  他骇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明明已经出家了,为什么还是无法得到安宁?
  明灭的烛光中,他的脸庞越发显得苍老。
  他七岁那年目睹全家死于劫匪刀下,他躲进严实缝中侥幸逃过一劫,被人救起送到寺庙出家。
  从那一刻起,他就该放下仇恨跟执着,他已经是出家人。
  有那么一段日子,他觉得他放下了,母亲的笑容在记忆中渐渐淡去,父亲和兄妹们的轮廓也逐渐模糊。
  可是二十年后,他突然发现将要剃度出家的人,正是当年杀害他全家的匪徒之一。
  一切重新变得清晰,可他是出家人,要慈悲为怀。
  “我原谅你了。”在一个夜里,他将这个人叫出来,高风亮节的说道。
  “不,是佛原谅了我。”
  那个人的回答和微笑的语气,他永远不会忘记。
  是佛原谅他了,那么他呢?谁来接受他的愤怒?
  后来……记得他扛着那个人的尸体在后山上走了很远。
  他像一个黑夜中的遍体鳞伤的野兽,背负着罪行,一点点走着。
  忽然,在月光下,他发现了一个满是蜈蚣的坑穴,它们在坑内不停的游走,发出如风吹落叶一般的沙沙声。
  他将那个人的尸体扔了下去,转头拔腿就跑。
  过了好几天,他才鼓起勇气,悄悄去看了一眼,那个坑里没有蜈蚣也没有尸体,只有那人的衣裳孤零零的躺在坑底。
  后来,他发现蜈蚣们只有晚上月上树梢,才会出来。
  它们帮他埋葬了他的罪。。
  再后来,剩下的劫匪,在寺院后院行不轨的男女,伪善的院座,一个个都被他扔进了坑内。
  就这样过了几十年,他老了,那些蜈蚣也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一条最强壮的。
  近地面有沙沙声,一道三尺余长的黑影迅速从窗户爬了进来。
  普渡慈航目光温柔的看它,“你今天做得很好,来,这个给你吃。”
  摊开掌心,一颗浑圆的药丸滚到它的触须前。
  这是用上等滋补的药材做成的药丸,食之可以延年益寿,他却毫不吝啬的用来喂养这条可亲可爱的蜈蚣。
  没有药材的滋养,它也没长不了这般大。
  其实它现在已经有些灵性和能耐了,能够从体内分化出小的蜈蚣帮他做事,听到他梵音遭受现世报的死者,全是它用吐出的小蜈蚣钻进人脑致死的。
  在它的帮助下,他被推向了神坛,无人不知他的厉害。
  所以他对它也是慷慨相待。
  万物皆有灵。
  触须摆动,看得出它因为期待而兴奋,贪婪的将药丸吞入腹中。
  它眨巴着眼睛,渴望的看着普渡慈航。
  “……没有了,今天只有一颗。”普渡慈航道:“你若是没吃饱,可以去卫钧家看看。”
  卫钧人称卫大老爷,不知从哪里学得一身炼制丹药的能耐,他炼制的红铅丸和其他丹药,通过他的女婿一层层的递到上面。
  叫他们家大受裨益,在地方上无人敢惹。
  普渡慈航虽然看不上卫钧,平时也没什么联系,但是卫钧家为了炼丹所建造的各种药材库,普渡慈航是很喜欢的,可以充当蜈蚣的零食产地。
  蜈蚣接受了普渡慈航的提议,从窗户的缝隙钻了出去。
  近地面飞速的游走,不多时就来到了深大宅院,家丁重重把守的卫家。
  这个地方它来过多少次了,驾轻就熟的来到药材库房顶,从狭小的天窗爬了进去,面对分门别类,林良满目的药材。
  它嚼了几口人参,又去吃灵芝,惬意极了。
  忽然,它闻到一股难以抑制的香味,很快,它就确认了香味的来源,一个正靠着药架子睡觉的胖老头。
  胖老头红光满面睡得正酣,它浑身透着纯粹的药香味,一闻就知道是常年进补,喂养得极好。
  这个胖老头它也认得,正是卫钧,以前它来偷吃的,悄悄见过他几次。
  卫钧在配药的时候,为了保守秘密,不许其他人靠近。
  想来,这一次,他是配药的过程中累得睡着了,没想到正被它给盯上了。
  他以前也没这么香啊,看来是最近吃了什么天材地宝,滋补的很好。
  吃,还是不吃?无需多想。
  它朝他扑了过去。
  ……
  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它踏着晨露,从后窗艰难的爬了进来。
  背壳像着火了一般的通红,而内里更像是烈焰焚烧,它不停的扭曲痛苦的摆动身体。
  普渡慈航听到动静,赤脚来到跟前,担心的道:“你怎么了?”
  “疼……疼……”声音沙哑。
  虽然微弱,但普渡慈航听得清清楚楚,的确是人言。
  他立即和它对话,“怎么疼了?”
  “……不知道,我吃了卫钧,就开始疼了……”
  普渡慈航激动的笑道:“不要怕,你千万忍住,一定要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部消化掉!熬过这个坎,你就更不一般了!”
  ——
  ——
  第二天早晨,宋映白三人租了一辆马车,出城往二十里外的吉州城,他们的目的地赶去。
  出县城南门的时候,宋映白架马车,远远就看到城门口站着一群衙役和兵丁,对每个出城的人严加盘查。
  轮到宋映白他们的马车,他将早就准备好的路引递上去。
  虽然因为科举活动,这个朝代的人口流动成为常态,但是路引这东西,真遇到盘查不能没有。
  见是京城开出来的路引,盘查的衙役态度好了许多。
  衙役撩开车帘,看到里面坐着的江展和郑元,简单交流了几句,就将路引还给了他们。
  宋映白微笑问道:“这位官差大哥,不知这是在盘查什么啊?是不是出现了坏人,我们出城赶路,不会有危险吧。”
  “谁知道呢,你们小心点吧,卫大老爷失踪,这可是件大事。”
  “这卫大老爷是……”就是昨天陈嫂口中的恶人卫钧吧。
  “就是你们要去的目的地,吉州巡抚的丈人。”
  果然是他,不过怎么失踪了?
  宋映白道:“……他老人家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因后面还有人排队等着检查,衙役摆摆手,让他们赶紧走,宋映白轻抽马匹,使出了城门。
  希望这卫大老爷就此失踪吧,别再出来祸害人了。
  话虽这么说,但身为一个锦衣卫,对此却不乐观。
  他肯定不是正常失踪,大概率是凶多极少,那么是谁做的?
  行侠仗义的侠客?滥用私刑,这群大侠也是朝廷打击的对象。
  不过,就像江展说的,他们是出来见小诸葛的,其他的事情没必要搭理,很快,宋映白就将卫钧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夏日午后,气候变幻无常,刚才还风和日丽,转眼就乌云密布,下起了瓢泼大雨。
  一时间,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大风夹在着雨水席卷着大地。
  能见度太低,一不小心车轮陷进了路边的水坑,郑元和宋映白一起用力,才把车推出来。
  江展见状道:“先避雨,雨停再赶路。”
  透过茫茫的水线,宋映白抹去脸上的雨水,眯起眼睛指着前方道:“前面好像有个房屋,去那里吧。”
  大雨中,隐约可见一座破败的屋舍矗立在前方,但这个时候,也不是挑剔的时候。
  这是一间被遗弃的古旧大宅,饱经风雨,门窗早已不见,倒是正门挂着的一块匾额可见笔法遒劲的四个字:正气山庄。
  这阴森闹鬼的样子,可瞅着一点不正气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将马车赶进前厅,栓到一根靠边的柱子上后,他们往里面走。
  雨水顺着额头滑到眼皮上,宋映白一边往里走一边擦眼睛,待擦干净,猛地一抬头。
  赫然看到十几个棺材摆在大堂内,吓得他一愣。
  “害怕?”江展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
  宋映白道:“没有,这里如果躺的是手持凶器的江洋大盗,还算可怕。”
  江展淡笑道:“说不定是呢,你不如看看。”
  谁让他职位最低呢,他无所谓的应了声:“是。”
  径直朝一个棺材走去,扣住棺材底,使劲往上一抬。
  没抬起来!
  宋映白虽说不是拔山扛鼎的大力士,但也要比一般人有力气的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