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8-12-29 09:37:38  作者:长肉的胖僵尸

   《奉旨拆婚》

  作者:长肉的胖僵尸
  内容简介:
  京城第一大美人儿,丞相家的嫡系独生千金看上了圣上的唯一嫡弟叡王爷,圣上看不上这门儿亲事,非要棒打鸳鸯,派了谢一去勾引丞相府的千金试图令其移情别恋。
  虽然谢一极度不情愿,但仍旧在圣上的权威之下屈服了,依照计划,回到入朝之前呆的山寨里,继续做他的山大王。
  依照和圣上的计划,先将美人儿打劫回来做压寨夫人。
  额……
  可为何抓来的是叡王爷?
  谢一:叡王爷,下官虽然是奉旨来拆散您姻缘的,但并不负责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啊嘞!
  叡王爷:唔,既然姻缘已经拆散了,那也只能赔给本王了。
 
 
第一章 
  跟在皇帝身边记载起居日常的谢一此时有点儿焦躁不安。
  作为一个七品小臣,他比别人的工作都要简单的多,每日也只是跟在皇帝屁股后头写写画画。
  比如:今儿个早上皇帝吃个几个包子,昨儿个晚上皇帝宠幸了几个美艳的宫妃,都记在小本本儿上,满满当当的。
  对于这个差事儿,谢一比较满意,工作很轻松,俸禄也不少,偶尔还能收到来自宫妃身边的小太监塞来的一些宫妃们赏赐的小玩意儿,都是些外来使臣的供奉,谢一收了,偶尔在皇帝选取宠幸后妃的时候勾上一笔,得了圣上的眼缘,往后的赏赐自然也少不了。
  谢一不是他本名儿。
  这还得追溯到两年前,他还在长安城郊的无名山上做着叱咤一方的山大王。
  那时在无名山上,他还被称作虎哥,年轻气盛,叱咤风云,和衔文弄墨这几个字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
  某一日,他带着一众弟兄们下山打劫,对方倒肥,截了两车金锭子,顺手还把一个灰头土脸的斯文人从那一队人马手里头截回了山寨里头,原想着给山寨里唯一读过几年书的酸秀才当个小书童,谁知,却无意间把当今的圣上在敌军的阵营里头解救了出来。
  圣上大喜,非要认他做救命恩人,将那两车金锭子收归国库,赏赐了谢一百两金银,特赐了“谢”姓,还亲封了他一个七品的小官。
  圣上原本打算给谢一起名儿叫“谢主隆恩”,但转而一想,百官叫起来实在不妥,但“谢”姓已经特赐,圣旨都下了实在没法子再改,最后只能随随便便的起了个谢一的名儿。
  至于特封的这七品的小官,圣上倒是极其的重视。
  以谢一的能力,文,笔都抬不起;武,也只能跟在山寨弟兄们的身后吓唬吓唬人。
  圣上倒也实在想把他留在身边,差一点儿就让谢一做了宫里头的总管太监。
  可谢一怎么说都是圣上的救命恩人,让自己的救命恩人做个太监,给人家断了后,此事实在不妥。
  圣上几番思虑,赐了谢一做了个起居郎的七品小官。
  上任前,还特意让谢一在翰林院跟着前年状元识了一整年的字,才勉强的上任任职。
  从此,谢一成了个官儿。
  从此,朝堂内外流传着圣上礼贤下士的美名。
  从此,无名山的山寨里却炸了锅。
  世人有言:朝堂上的官儿,要么是祖上有人承袭来的,要么是寒窗十年考来的。
  可,任谁也从没听说过,哪儿还有打劫劫来的官儿做,真的是出了个大奇。
  可是,谢一最近有点儿忧郁,因为最近新入宫的宫妃越来越少了,就在两天前,他偷偷听到宫里的太监总管和圣上身边的小太监闲聊,说圣上最近已经在翰林院里头物『色』新的起居郎了,估『摸』着是谢一最近在后宫里头捞的油水比较多。
  谢一实在想不明白,作为一个七品小官,起居郎这个官职居然这么抢手,竞争压力倒还挺大。
  所以,当今日圣上身边的小太监来召谢一入宫的时候,谢一心里还直犯嘀咕,虽说皇宫里远不像是山寨里头那么自在,但总归自己在宫里没犯什么大错,动不动就把自己的官职撤了。
  这,不应该啊。
  通向御书房时必然经过一道极美的御花园,平常的时候,谢一进宫,这些宫妃便让自己身边的小太监等在御花园里头,等着谢一出现,硬塞给谢一点儿东西,但今儿个倒是格外的静寂。
  因着这两天宫里的传言,谢一心中有点儿忐忑,眼看着还没走到御书房,赶忙从袖子里头取出来一块碎银子塞到小太监手中:“圣上今儿个传我什么事儿?”
  “唔,今儿个圣上看奏折时大怒,好像是因黄河水患一事,脸『色』看上去不好。”小太监贼眉鼠眼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谨慎的低声说道。
  咦?谢一虽是一个七品小官,但每天要做的只是把圣上的作息起居记好,至于朝堂上的事儿,向来都没让谢一参与过,那今日这是……要对他委以重任?
  这倒是个稀罕事儿了。
  黄河水患,前两日圣上在物『色』新的起居郎,看样子是要将谢木调派出去了。
  谢一先是一怔,赶忙问道:“那圣上的意思是要与我商讨黄河水患一事,还是将我调派去治理黄河一事?”
  小太监听闻,瞬间愣住,估『摸』着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圣上他老人家这倒没说。”
  谢一不解,问道:“既然圣上没说,那你和我说黄河水患一事是为什么?”
  “唔,我只是提醒一下,圣上今儿个的心情不大好。”小太监缩缩脑袋,说道。
  “那,今儿个圣上传我什么事儿?”谢一很是无语,更加紧张的问话,但问出话来,突然觉得有些耳熟。
  小太监故作沉默了半晌,缓缓开口。
  “天机不可泄『露』。”
  话音刚落,御书房近在眼前,再问也来不及了。
  谢一脚下一沉,心里更慌了。
 
 
第二章 
  谢一推门进入御书房,圣上正背手站在窗前,像是在考虑什么极其重大的事情,眉头紧锁,手扶在座椅的靠背上,手指一点一点的,发出“嗒嗒”的声音。
  谢一深呼了一口气,候在御书房内,紧张兮兮的向着圣上看了一眼,心里更加的忐忑不安。
  见是谢一来了,圣上缓缓收回了扶在座椅靠背上的手,拍了两下,却未转身。
  “谢一,你觉得丞相此人如何?”圣上缓缓开口。
  却让谢一心里更加的紧张。
  一来,他和圣上口中的丞相大人实在不太对付。这还得追溯到谢一现在的官职。
  起居郎虽说是个七品的小官,但实在是一块香饽饽。不必有出众的文采,不必有出众的武艺,且是个肥差,时不时的都有宫妃来送银钱。而且作为后宫之内,除了圣上之外唯一一个真正的男人,可以随意的出入后宫,时刻吹点儿风,也能变一变圣上的想法。而这个肥差,原本就是丞相大人为他远方的一个表亲安置好的差事,但临到上位被谢一横『插』了一脚,虽然对这事儿谢一原本并不知情,但丞相大人一直对这事儿耿耿于怀,再加上谢一原本的出身不甚明朗,更让丞相大人有所不齿。可即便是不满,也不能将这口恶气撒到圣上身上,所以,自谢一上任的这两年来,每逢丞相大人一来,都会明里暗里的对着谢一冷嘲热讽,以示自己的不满。
  二来,律法之中有言,在朝者,尚且不能妄议朝中重臣,只是一道重罪。
  因此,即便是谢一对丞相大人也多不满,即便圣上今日问起,谢一也不能多说半句丞相大人的坏话。
  三来,之前在御花园的时候,谢一问了小太监,估『摸』着是黄河水患治理之事,谢一虽然不懂朝政,但也仔细了几条自诩不错的法子,可圣上居然没问,倒让谢一更加害怕了。
  “唔,丞相大人克己奉人,礼贤下士,乃是国之万福。”谢一绞尽了脑汁,好不容易想到了几个不错的词来形容当朝丞相。
  圣上听闻,眉头又猛然一皱,惹得谢一一阵心慌。
  “那,你认为叡王爷此人如何?”圣上缓缓开口,宛若一阵惊雷。
  谢一忐忑的心头咯噔一沉,更加胆寒。
  谢一在朝堂之中向来与人为善,颇为和气。
  若说当真不对付的,是有两人。
  其中一个,就是方才圣上口中所说的丞相大人,而这另一个,就是方才圣上口中所说的叡王爷了。
  世人皆知道,先皇重情,一生只先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一个女人,而圣上和叡王爷,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且这两兄弟之间的关系向来甚好,圣上继位时,为了避嫌,叡王爷还特意在封地内多待了两年才回京,但皇家的事情,别人也不好妄加评价,以谢一在这宫中来看,圣上对叡王爷的兄弟情深是真,对叡王爷的提防也是真。
  但,世人皆不知道,叡王爷乃是一个心『性』暴躁之人。
  这事儿,还得从谢一刚刚任职做起居郎开始说起。
  宫中向来极大,谢一来时,也忒『迷』糊,分不清左右,也不好意思抓个宫女太监来问,但圣上宠幸宫妃在即,自己手里还托着记事儿的小本本儿,左拐右拐,左拐右拐,好巧不巧的冲进了叡王爷的澡池。
  说起来,倒也是谢一点背,叡王爷虽然时常定居京城,但极少会在宫里就寝,但谢一『迷』路这次,叡王爷还当真回来了。
  谢一手里捧着记事的小本本,举过头顶,『迷』糊的问道:“圣上今日要宠幸哪位宫妃?”
  谢一话音一落,四周一片静寂,空气猛然一滞。
  谢一抬头,和还在澡池里泡澡的叡王爷视线交接在一处,四目相对。
  气氛冷到了极点。
  啊嘞,眼前出现的,根本就是个没见过的人。
  谁知,叡王爷突然震怒,“刷”的一下从池子里冲了出来,谢一不慎一瞥,鼻血不争气的淌了一地。
  谢一每每想起来,都深觉自己格外的机灵。
  幸好那天他跑的快,不然,要是被叡王爷抓住,估『摸』着得被他活生生的打断腿。
  之后,凡是叡王爷将会出现的场合,谢一都赶紧躲得远远的,生怕叡王爷认出他来,秋后算账。
  若说唯一一次最为接近叡王爷,还是在一年前,谢一在宫中最要好的一个淑妃身边的小太监,不知是因何事得罪了叡王爷,竟被叡王爷的手下拖到了御花园内,当众打死剥皮。
  那时,谢一途经御花园,也只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当时,尚且还不知是自己在宫中最要好之人。
  那时,谢一清楚的看到了叡王爷眸中的幽深,愤恨的看着那个小太监,想要至他立即于死地一般。
  之后,谢一看到叡王爷,躲得更远了。
  在谢一不懈的躲藏下,在宫内上任起居郎的两年之内,谢一有幸再也没和叡王爷碰见过一次。
  但今儿个圣上召他前来,先是问他丞相大人如何,再问他叡王爷如何。
  这是,看他不顺眼,想要趁机找个由头把他解决了?
  谢一心里直犯嘀咕,不论是当朝丞相大人,还是这叡王爷,他都不敢轻易得罪啊!
  可眼下还有圣上那么一位更不好得罪的主儿,扁扁嘴,也只能认怂。
  赶忙低着头回话:“回禀圣上,叡王爷为人耿直,奉礼躬亲,乃是位贤王。”
  圣上拧紧了眉头,看了看谢一,叹息道:“那,依你看来,若是叡王爷与丞相府联姻,此事如何?”
  圣上此话一出,谢一心里咯噔一下,两条腿都在发抖,坐立难安。
  一位是圣上唯一嫡弟,乃是皇亲,一位是朝中丞相,乃是重臣,这两者的联姻,八竿子也轮不到谢一这么一个小小的起居郎说一个“不”字啊。
  圣上难得召谢一问此话,谁知道这一问就是惊天的大事。
  谢一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脑袋就在刀俎手丢到砧板上摩擦。
  “天作之合,乃是良配。”谢一缩缩脑袋,回道。
  伴君如伴虎,坏话不能说,但好话,谢一准备了一箩筐。
  圣上听闻,感慨叹道:“你且不知,那相府的千金确实是看上了朕的臣弟,也一心扑在臣弟的身上,但臣弟此人『性』情孤傲,心中早已暗许他人,这段姻缘只怕不妥,遂,朕今日才将你召来。”
  听到这儿,谢一才算是真正听明白,合算着今儿个圣上召他前来是为了棒打鸳鸯,拆人姻缘,是想让谢一做那个拆伙的人。
  合着好人没得做,对于这桩姻缘圣上不好开口,倒会选个别人帮他完成。
  而好巧不巧的,这事儿竟然落到了谢一的头上。
  谢一站在御书房里头,深埋着头,扁扁嘴,心里一沉。
  世人皆道: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
  而且今儿个要拆的是叡王爷和丞相府的姻缘,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分分钟就被叡王府和丞相府的人给拆了,这份儿差事可真不好做。
  可眼下……
  谢一抬头偷偷的瞄了圣上一眼。
  显然,圣上对他寄予厚望,半点儿都不给他辩解的余地。
  谢一原本就和丞相大人、叡王爷都有些不对付,圣上他老人家一定是相中了这一点。
  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份活计。
 
 
第三章 
  谢一开口应下,圣上大喜,随即应许了谢一两倍的俸禄,带薪休假一年,临走的时候还硬塞给谢一两本儿不知打哪儿搜刮来的话本子,掀开净是些土到掉渣的撩人情话。
  想这堂堂一国之君,竟还有收藏这种民间话本子的喜好,谢一不齿,但,怯生生的也不敢多说什么。
  浑浑噩噩的从圣上的手里头接下了这份儿拆人姻缘的苦差事,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宫门,坐上了回家的马车。
  至今,谢一的脑袋里头还时不时的蹦出圣上最后叮嘱他的话。
  “你且使尽浑身解数,让丞相府的千金对你情比金坚,矢志不渝,只要拆了叡王爷和丞相府的这道姻缘,朕许你做丞相府的女婿。”
  圣上大喜,谢一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不论是让丞相府里的那位千金看上他,还是让他做丞相府的女婿,都足以让丞相大人他老人家分分钟将他大卸八块了,哪还有命享受之后的荣华。
  其实,仔细想想,叡王爷那成天摆着一副严正耿介、端庄肃穆的架子,丞相府的千金出尘脱俗的仙子之姿,除去都和谢一不怎么对付这一点点小『毛』病,倒还真是般配的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