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2 08:34:19  作者:阿枝

 

 
 
《我的男友来自实验室》作者:阿枝
 
简介
 在未来克隆技术发达到可以将人类的样貌与记忆克隆,而他是为了代替他继续活下去而被克隆出来的。
  当记忆可以被复制时。
  一切对他而言都是那么陌生,初来到世上,他只能凭着那个人的记忆活下去,为了完成顾家主的遗愿清单。
  “谈一场浪漫的恋爱?什么是恋爱?”
  顾婴是顾家的年轻家主,年纪轻轻坐上顾家家主的位置看似有着攻的一切条件,但是他不是攻!!
  曾经的顾婴因为沉迷工作,最后苟挂了……在死前狂砸钱给研究人员造出第二个自己。
  忠犬攻越千玄,是顾婴从小到大的朋友,他就像顾家主的小尾巴,总是喜欢跟着那位不言苟笑的顾家主,他海归回来后,迫不及待去看望自己的朋友,却猛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越千玄委屈脸:“我觉得我的顾家主被掉包了!!”
  顾婴:“没有的事!”
  温柔攻X盛世美颜受
  这是一个互宠的爱情故事,HE
 
 
 
第1章 遇见我
  在3028年,人类的科技发达到可以将人类最良好的基因结合在一起,培育出人类,通过电脑连接人的大脑传送数据,一个人可以成为傀儡一般听从指令,也可以成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那些被培育出来的人集于人的所有完美基因。
  也称为克隆人。
  但国家却不允许科学家培育研究人类,关于人类的实验是违法的。
  在一处高级隐蔽的实验室中,庞大的器皿中卷缩着一个少年,如腹中胎儿的睡姿,赤着身子沉睡着。
  实验室冷色系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肌肤白嫩无暇,五官精致到完美,浓密的长睫毛,如画般俊美。
  “d32号,预计苏醒日期是今天,身体机能一切正常。”穿着白大褂的实习生向博士报告着。
  有一个买家花天价买了“他”,虽然是被禁止的实验,但这所庞大的实验室中汇集了几乎全世界的高尖端科学家,为了这次的实验。
  虽然实验名字为“人偶”,但实验室中的研究人员都知道这项实验培育出来的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庞大封闭的器皿中躺着一位少年,他缓缓睁开眼睛,眸子深邃清澈如陶瓷般的娃娃般,棕色而好看的瞳,仔细看瞳中的纹路与常人不同。
  面无表情,眼中的单纯如同刚出世的婴孩。
  “d32号的大脑只是输入了语言指令,除了语言,大脑摄取的其它信息为零,还需要输入什么其它信息吗?”
  一个负责输入数据给培育人的研究人员向另外两位询问道。
  这个实验限期一年,在一年中他们成功的制造出一具完美的人类生命复制品,克隆人。
  “不用了,等去到客户那再输入”这项实验的组长钟仁瑞说道。
  他看了看手中的照片,照片中的少年唇红齿白,眼睛是深棕色,样貌和玻璃器皿中的少年几乎一模一样。
  客户是他们这项实验的投资人。
  “真完美”钟仁瑞笑着说道,眼神中带着期待,惊喜与满意。
  让他小心翼翼踏出器皿,离开冰冷的培育液,拔掉身上的导管,少年的目光充满了好奇,四处张望着,钟仁瑞拿过一张毯子直接披在少年的肩上。
  他转过头好奇的看向钟仁端,又看了看站在实验室里的其他人
  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注视着他不像是在看人的表情,而是像在仔细揣摩一件成功的试验品。
  那一瞬间少年觉得自己好像被他们看穿了一样,让他浑身不舒服。
  钟仁端带他去房间里让少年穿上简单宽松的蓝色病号服,他站在那面落地镜前看了许久。
  带他去做了体检,少年乖巧安静配合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充满好奇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会说话吗?”钟仁端问道。
  少年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最后被他们带出实验室,少年赤着脚连走路的步伐都还有些不稳,他紧紧跟在他们身后坐进车里,入夜的郊区,偏僻的路段连车辆都没见到一辆,有那么几盏路灯接触不良的忽闪忽闪,吸引了少年的注意力,他好奇的看着车窗外。
  车子往城东郊区的山上开去,这座豪宅地处半山腰,夜幕下宅子像城堡一样,门口有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守着。
  报上了名字,很快大门就打开了。
  车子刚刚挺稳,就已经看到一位中年人穿着西服守在那了。
  “你们来了啊”中年管家笑着迎上来,看到那些人身后的少年,眼光露出赞叹与好奇。
  宅子的管家为他们带路,豪宅内像迷宫一样偌大,四下寂静的没有任何声音,富丽堂皇的欧式风格建筑,华丽的水晶吊灯将厅堂照耀的通亮,从复古的壁画与装修中看得出宅子的主人是一位非常有格调的人。
  虽然少年什么也看不懂。
  和那几位将他从实验室带出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一起随着管家走上楼,听着木地板发出的脚步声,大家都沉默着。
  “顾家主,人给您带来了。”管家轻声通报了一声,抬手推开主卧房的房门。
  房间中的灯光是暖色系的,古典的欧式装修,让房间看起来很华丽。
  但床的旁边却摆满了许多医疗仪器,如同重症监护室一样设施齐全。
  大床上躺着的少年一动不动,他戴着氧气罩,挂着点滴,心电监护仪上显示着生命体征,机器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冰冷,身上有许多导管。
  管家将少年带到顾家主的床边:“家主,您看实验多成功啊。”
  少年睁大眼睛看着那躺在床上的顾家主,与他拥有一模一样的样貌。
  那种感觉就像自己在照镜子。
  床上的人除了病入膏肓的苍白脸庞与他有些不同。
  顾婴有些疲惫的睁开眼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少年,他挣扎着坐起身,管家连忙扶起他。
  顾婴解下自己的氧气罩,抬起头与那少年四目相对。
  “你就是我啊?”顾婴的声音有些沙哑无力,他伸手轻轻抚着少年的脸庞。
  “真好”他好似在自言自语。
  少年感受到他的指尖有些冷,他抬眼很认真的看着顾婴,似乎在努力的理解着顾婴说了什么。
  顾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了。”
  看着顾婴俊美脸庞上的笑容,温柔的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又有些痛心。
  “现在开始吧”顾婴看向那几个跟来的科学家:“将我的记忆给他。”
  而少年的使命便是以顾婴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少年很乖的躺在他身边,让人将仪器导线贴到他的脑袋上。
  好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很多的记忆涌入脑中。
  会有一种突然恢复记忆的奇怪感觉,就好像那些记忆都是他经历过的。
  醒来时是早晨,日头刚刚升起的时候,他看着一抹阳光洒落进卧室里,整个房间都变得非常宁静舒适,他躺在顾婴的床上,会有那种他就是顾婴的错觉,连病痛的痛苦都是感同身受。
  记忆中的最后是他看到了自己被管家带进这个房间。
  房间的仪器早就被撤走了。
  他捂住额头觉得脑袋有点胀痛。
  “顾家主早”管家推门进来轻声说道:“为您已经预备好了早餐”管家毕恭毕敬的语气,与以往没有差别。
  “他呢?”‘顾婴’问道,准确的是那个实验室出来的少年问道。
  “依照您的要求,凌晨火化了,骨灰刚刚带回来。”
  虽然听起来有点瘆人的,但顾婴明白,那是“他”自己的要求。
  哪怕科技很发达,人类的文明变得很先进,但依旧没法救回病入膏肓的生命,人类始终逃离不了生老病死。
  所以我,就是他吗?
  顾婴站在洗手池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有着一样的样貌,一样的记忆,那些属于顾婴的记忆和自己为数不多的记忆,
  他是顾家最年轻的家主,庞大世家的独子,顾婴,年纪轻轻就坐上顾家家主的位置。
  可惜年纪轻轻病故。
  顾婴看着满桌丰富的早餐,拿起一块糕点品尝,一块奶香味的蛋糕,中间夹了水果,虽然记忆中吃过但顾婴却没有自己体会过,蛋糕的香甜入口即化,顾婴尝到好吃忍不住又多吃了几块。
  明明那么好吃可记忆中的顾婴却吃不下多少,因为生病胃口变得很不好。
  等顾婴吃完早餐。
  管家将一封信小心翼翼放在顾婴面前:“这是顾家主的留给您的。”
  准确的说是给自己的信。
  顾婴对这个有印象,顾家主接手家业不久后,却发现自己得了罕见疾病,为了忙碌稳固家业,他还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没实现就离开了。
  而顾婴发现他想做的事情看起来多,但真的很简单。
  “谈一场浪漫的恋爱?”顾婴拆开信念出第一条:“什么是恋爱?”,他不解的看向管家。
  管家有点为难的回答:“两情相悦在一起两厢厮守吧?”
  顾婴不明白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以前的顾家主也没有谈过恋爱。
  记忆中对恋爱的印象只停留在电影里看到的,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故事,那些催人泪下的电影就是恋爱吗?
  “那我和谁谈恋爱?”顾婴接着问。
  “这,我也不清楚”管家更加为难:“不过只要是顾家主喜欢的人,大概都可以吧?”
  “真的?”
  顾婴看向管家。
  全国排行榜富豪前三的世家,作为世家的家主想要谈恋爱应该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如果对方是冲着他的钱来的话,顾婴陷入沉思,记忆里有不少人是冲着他的钱来的。
  吃完早餐,顾婴走到大门旁看着园子中的阳光灿烂,他思索着。
  虽然谈恋爱这条遗愿看起来比较重要,但顾婴现在更想的是出去外面看看这个熟悉既陌生的世界:“我想出去一趟”,他对管家说道。
  “好的”管家二话不说就去给他准备车。
  上午的阳光很好,他看着园丁在园中浇水打理着花草,顾婴眯起眼睛抬头看向阳光,温暖的阳光让他觉得有些刺眼,收回视线却觉得身体暖洋洋的。
  刚刚离去的管家又走回来了,“顾家主,越先生来拜访您,已经到门外了”管家顿了顿:“还有车给您备好了,要现在出门吗?”
  拜访?顾婴思索了片刻,记忆里顾婴的朋友并不多,除了商业伙伴,自己要好的朋友除了越千玄剩下的屈指可数,“让他进来吧”出门的事情先暂时放一下。
  顾婴站在宅子的门口,看着不远处朝他走来的男人。
  “听说你养病一个月,所以这次我刚回国就来看你了,开心不?”男人出现在顾婴的视野中,他穿着西装,看起来绅士优雅,挺拔的身材,笑起来英俊的脸庞,手里还提了手信:“这是我从大不列颠给你带的特产,喜欢吗?”
  越千玄是顾安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从小到大特别吊儿郎当的长子,前阵子越家送他去海外留学,如今回来后整个人画风都变了。
  “怎么不说话?”他笑吟吟的走过来,将特产随手交给了管家放好。
  要说什么?顾婴皱起眉头回忆着平时顾婴是怎么说的:“你……好?”
  越千玄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该不会病傻了?”
  何止病傻,都病死了,顾婴笑着摇摇头。
  “顾家主大病初愈,这才刚刚走出宅子透透气,越少您就别调侃他了”管家在一旁圆场。
  越千玄倒也不在意,笑容灿烂的继续问道:“大病初愈要不要去庆祝下?去你喜欢的那家餐厅怎么样?”
  顾婴摇摇头,他现在唯一的想去的就是去外面走走,在记忆中熟悉但对他而言却陌生的世界。
  “我想出去走走”顾婴亲声回答着。
  越千玄有些诧异,平时的顾婴不会浪费任何时间做没有意义的事情,除了集团的事情,顾婴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枯燥的,但是越千玄很快也理解了:“也对,你闷了一个月了确实是需要去透透气,我带你去吧。”
  他说罢就拉着顾婴往大门外走去,他的车正好停在门口。
  带着顾婴在这个城市里兜风,顾婴看着窗外,一路上变化的风景,从郊区到繁华的大城市,道路上的车越来越多,一切对他而言都是那么的陌生。
  高楼几乎没入云间,偌大的全息影像以天空为幕,播放着时尚,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市中心,顾婴好奇的趴在窗上看着外面。
  越千玄转头看向他,却忽然惊觉,似乎有什么在顾婴的身上悄然变化,可他却又察觉不出什么。
 
 
第2章 和谁谈恋爱
  顾婴就像一个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一样,充满了好奇,虽然记忆中这些都很熟悉,但那毕竟不是他的记忆。
  越千玄带着顾婴在城市中兜风,中午和他去了一家餐厅吃午餐,顾婴看着越千玄熟悉的点着菜,自己也好奇的低头看菜单。
  “今天不用去集团上班吗?很难得嘛”越千玄点好菜,合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
  他的声音很好听,脸上始终带着笑意,给顾婴的感觉就好像是互相认识了很久,非常熟悉的地步。
  “今天,不用”他摇摇头简单的回答着。
  他不打算那么快去上班,生命与时间都耗在事业上,倒头来却带着遗憾离开,那是曾经的顾婴。
  虽然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很陌生,但是顾婴还是想慢慢了解一切。
  摆上桌的菜色很快吸引了顾婴,他慢条斯理优雅的吃完眼前的午餐,满足的放下碗筷。
  越千玄将菜夹到顾婴碗里:“吃多点”,他拍拍顾婴的肩膀。
  以前的顾婴吃的并不多,还有着少爷脾气端着架子整天冷着一张脸,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