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2 08:40:40  作者:王旋旋

 =================

《我曾经是天道宠儿》作者:王旋旋
 
文案:
     先收为敬养肥再看也是一条思路哟哟哟QAQ
 
PS:卷一为纯♂洁美好的少年时光,类似于前传,因为作者吃不下回忆杀的刀,所以直接按时间顺序写了:)
 
++++++++从卷二开看更有♂趣
 
本文又名:《被反派师尊盯上后》
 
——————————————————
 
方云溪:我曾是个天道宠儿。
 
天道:暗箱操作,我绝不含糊!
 
方云溪:后来生活对我刀起刀落:)
 
天道:……儿啊,这我帮不了你QAQ
 
——————————————————
 
PS:毫不收敛变态内骚攻*格外心软天道宠儿受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迷上天之骄子惨遭刀起刀落:)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是苏受文:)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云溪 ┃ 配角:苏玉檀,季行风,弥安,天道等等 ┃ 其它:幸运,天道宠儿,剑舞,气运
 
==================
 
  ☆、手中双剑
 
  人间三月末,芳菲意正浓。
  万道宗一行人在山林间休整,年轻的弟子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此次出行的皆是剑锋弟子,剑锋峰主苏玉檀的记名弟子以及真传弟子。
  剑锋峰主苏玉檀只有一名真传弟子,名为季行风,天资聪颖,在剑道上颇有天赋。
  门下弟子们都有自己的小圈子,苏玉檀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树下,望着他们。
  其中,他对自己的真传弟子关注度显然要高很多,不过,他忍不住观察那个和季行风聊天侃地的少年。
  苏玉檀还是头一回见到自己门下的这个徒弟,虽只是记名弟子,他的各类轶事却在宗门里传的沸沸扬扬,就连自己也从各种地方各种人口中听说过他。
  万道宗有条门规,或者算是福利——弟子可修习自带功法而不修行万道宗功法。不过这个在入门之时的调查问卷上就要填好,后期更改很麻烦的。
  而苏玉檀的这名记名弟子便是如此,大家皆传以其天资不应只是记名而已。
  他叫方云溪,筑基后应当是个剑修。苏玉檀也是剑修,还是负有盛名的化神期剑修。若方云溪天资真如传言那样好,屈居记名弟子之位实在可惜。
  紧接着,苏玉檀注意到方云溪确实如传闻那般,腰两侧各挂一柄剑,其外形大抵相似,想来应是一套。
  据说方云溪通常只用右侧那柄剑,他是个左撇子,这样拔剑方便。而左侧那柄剑他很少用上,好像是御气的。
  气便是说天地灵气了。
  倒是不知双剑齐用当如何。
  许是领着小弟子们出门斩妖除魔太无趣,苏玉檀竟能零零碎碎地想着方云溪的事情想了约莫一刻钟时间。
  临启程时,方云溪下意识地往远离峰主的地方挪,慢慢地就到了队尾。想他堂堂预备剑修,出来除个妖还得靠脚走,顿时就想把白眼当面翻给峰主看。
  哼,没事搞什么意志力修炼,我当修道虽然不是为了享福,可也不是为了受罪。
  方云溪发出了宗门渣滓的心声。
  好逸恶劳胸无大志的方云溪跺了跺自己无辜受累的脚,惆怅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看你从我们离开宗门开始就兴致缺缺的。”问他的女孩长得不算可爱,但看起来就让人安心,方云溪喜欢喊她大安。
  “没事,就是有点累。大安,你一个女孩子不累吗?”
  “累?为什么累,我可是要当剑修的。”大安奇怪地看他一眼,“当剑修就是很累啊,但我吃的了苦,你难道不行吗?”
  “行吧。”方云溪眼神飘忽不定。
  这趟斩妖之程,为的是万道宗山脚下有道村——八十里外的一个无名村落,有求助信说那里有妖魔闹事。
  万道宗在山脚山门处设了个求助亭,有杂役弟子在那里接收外人的求助信,稍加甄别后通通发布到万道宗任务堂,随门人挑选。
  “我觉得这一趟多半是为了季行风那小子。”大安悄悄对方云溪说。平日里大安和季行风两人就不对盘,经常向身为两人共同好友的方云溪打对方小报告。
  “也可以这么说吧。”恰季行风回首,方云溪冲他略微扯扯嘴角权当笑脸。
  这样一个牵强的笑容落入季行风的眼里,激起那一汪浅潭里细碎光斑,也落进苏玉檀的眼中。
  “行风,你和那……方云溪很熟吗?”苏玉檀似随口询问。
  季行风愣住,不晓得师父为何要问这种问题,但他还是如实回答道:“是的,师父。徒弟与云溪相识于幼时,算是世交。”
  “哦?从前我倒从未听你说过。”苏玉檀引导着徒弟说了许多与方云溪有关的事情,但季行风始终没再提他和方云溪旧时相识的事情,苏玉檀暗暗记下,没再多费口舌问这方面的事。
  谈了大概半里路以后,季行风突然说:“师父是听说了云溪的传闻所以起了收徒的心思吗?”
  苏玉檀沉默片刻,点点头,“对。”
  “唉,恐怕不行啊。”季行风皱眉,回忆起了不太好的事情,“我当初劝了他好久,他都没改变主意。”然后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师父的脸色,“就算是师父,也不见得会比我好吧。”
  苏玉檀看他一眼,季行风花了大概一秒钟辨认出其中的不屑。
  于是季行风心中大为不快,他对自己于云溪的影响力深信不疑,就看不惯别人质疑。
  啧,看在你是师父的份上,给你这个看低我的机会。
  “行风,你的心性还需要打磨。”苏玉檀淡淡地说道。
  “……徒弟明白了。”季行风嘴上这么一应,却放慢了步子,慢慢落到了后头去。
  苏玉檀知晓徒弟的脾气,定是要找伙伴发泄一通去,随他去罢。
  季行风确实是去方云溪那里告状了,他一通添油加醋地说刚刚师父好不讲道理,“哼,师父真讨厌,我说了我劝不了你,他以为他能劝的了你吗?不可能的!”
  “……”方云溪差不多习惯了季行风对峰主挑刺的态度,此时只是静静地听着他抱怨。
  大安面露嫌弃,跟方云溪打了个招呼往前挪了一截。经过季行风时,她还翻了个白眼。
  “我迟早会成为比他厉害的剑修,威震四海!”季行风愤愤地总结道。
  “嗯,相信你。”方云溪心里却不以为然,修道者本就长寿,季行风能进步,苏玉檀也不见得会停滞不前。
  “但仅仅是我一个人肯定是做不到的,云溪,我俩弄个组合,定能名扬天下。”季行风甚至已经想好了组合的名字,“就叫——”
  “停!”方云溪忍不住打断了他的畅想,“名字我来起。”
  暗中观察的苏玉檀:“???”
  忍不住偷听的大安:“……”
  心中窃喜的季行风:“!”
  忍辱负重的方云溪:“对,我来起。”
  这一刻,方云溪真切地感受到本不应该由自己承担的巨大压力。                        
作者有话要说:  
季行风:我俩弄个组合,定能威震四海
方云溪:也行,那我要C位出道
季行风:???
苏玉檀:???
大安:?!
 
  ☆、足下阡陌
 
  最终季行风坚决拒绝了方云溪的提议,并且再也没有提起过组合出道的事。
  方云溪打心底舒了口气。
  季行风也是如此。
  云溪起组合名,他们怕是得一夜成名。
  剑峰一行人步行抵达目的地时已是夜幕降临的时刻,他们被村民们拥着进晚饭而后早早歇下。幸好剑峰门人本就不多,此番前来的也都是小辈们,地方才够睡。
  年纪小,自然就有充沛旺盛的精力,刚入夜就睡显然不符合他们的设想。
  是以,大安邀着方云溪到村口井边吹凉风。嗅着草木芬芳,两人开始进行日课之护理佩剑。
  “你这是做甚?”大安放下手中佩剑,指着方云溪手中的剑,“你是在……给剑做护理吗?”
  方云溪也停下擦拭剑柄的动作,答道:“当然。”
  大安用指尖轻轻触碰那上面华丽的装饰,“这些东西不碍事吗?”
  “不啊。”
  “我见你给剑做护理,对这些雕饰却是最用心的。”大安偷偷瞅了眼和村长在村口谈心的峰主,压低了声音继续道:“要是给峰主晓得了,你少不了一顿痛罚。”
  “反正又不会被他知道,管那么多干嘛。”方云溪毫不在意,“对了,你可知道这次来除什么呀。”
  听到这,大安立马振奋起来,“我听说是只狐妖,道行不浅,受了伤,才被发现的。”
  “哦?还没除妖呢,这些东西你都知道了?”方云溪埋头细致地打理剑鞘,他特地打了一木桶井水放在旁边,用来清理不小心落了灰尘的金玉宝石。
  “还不是你问的吗!”大安嗔怒般横了他一眼。
  “哦。”方云溪闭上嘴。
  村里悠悠传来少年的呼喊声,“云溪——啊,云溪!”
  方云溪歪歪身子,因为坐在井边石砌的围栏上,还拿着剑鞘,他不敢动作大了。
  他也没有回应,但季行风一下子就找到了他的位置。
  “怎么了,很吃惊吧。”季行风调侃道,“你一有动作我就看到你了,玄不玄?”
  方云溪轻笑,“你是动态视力吗,啊?”
  “什么啊,明明是对点视力。”季行风惊叫一声,“哎哟!大安你这家伙打我干嘛!”
  “我和云溪到村口聊天,你来干嘛,真碍眼。”大安冲他翻了个白眼,拾起剑走开。
  “啧。”季行风撇撇嘴,一扭头又是一条活鱼,“你说这妖怪好不好看?”
  “……”方云溪瞥了他一眼,“季行风,我要告诉峰主你脑子里都想的是些什么。”
  “你喊大安都是昵称的,喊我却是全名!这样显得我们多生疏啊。”
  “我之前给你起了一个,你又不准我那么喊。”
  季行风表情一阵扭曲,半晌勉强找回声音,“……全名就全名吧,也不是多大事。”
  方云溪看了他一会,直到季行风不自在地和他对视几秒后,才仰头看月亮,“那妖物都不一定化形了。”
  “诶,我听我师父说了些详情,据我推测,应该化了形。”季行风满脸期待,“真希望是个绝世美女啊,再不济小家碧玉那种类型的也看得过去。”
  季行风没听到方云溪接话,就奇怪地看他,结果就看到小伙伴深思的表情。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哦,我就是在想,难不成亲手打死一个美女你很期待?”方云溪的表情透出一股嫌弃来。
  “……”经方云溪这么一说,季行风迅速反应过来,“算了,还是没化形的好。省得我心疼。”
  方云溪差点没忍住翻白眼。
  “我们这么一大波人来,动静又那么大,那妖怪不会跑掉吗?”季行风好奇地说道。
  “嗯,应该是有什么一定要做的事情吧,如果它还在这里的话。”方云溪拍拍季行风的肩,“我回去睡了,有点累。”
  “嗯,好,我也回去睡觉。”
  次日早,剑峰弟子个个神采奕奕,吃完了早饭就由峰主领着上山去。这村子背靠青山,村中水都引自山中清泉。
  “大白天的,妖怪也会出来吗?”大安说。
  “有些妖怪和我们生活作息差不多。”季行风开始显摆自己的博闻强识,“不过他们不用起个大早去练剑。”
  “那可不一定。”
  结果,季行风的小伙伴却丝毫不给他面子的反驳了他。季行风委屈地看了眼方云溪。
  “别给我装可怜,你睡姿有多差你心里到底有没有点数?”
  剑峰一行人除了峰主都是两人一屋,臭着脸的方云溪昨晚和季行风睡一张床。
  方云溪深刻体会了什么叫梦中搏斗——季行风不愧叫“行风”,可真是个行如疯狗的男子。
  方云溪再也不想和他睡一起了,他宁可去睡屋顶。
  “我错咯……”季行风讨好地笑笑,“我也是才知道我睡姿不太好的。”
  “不太好?是非常糟糕!”
  “毕竟是疯狗嘛。”大安冒出一句。
  “我是什么轮得到你说?!”季行风气冲冲地吼道,结果两人就你一句我三句地吵了起来。
  方云溪揉了揉太阳穴,只能自认倒霉。
  “你们两——”
  “轰隆——”刹那间,山中有山石崩炸的声音响起,年纪尚小又历练不足的弟子们都面面相觑,看到对方也一脸惊疑未定后放下心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