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3 10:28:43  作者:苦素

   《仙界绯闻报告》苦素

  人怕出名猪怕壮。
  云霜是听着计荀的八卦长大的,比如说——
  计荀年少成名,如今仙法道术已臻至化境,比他师父还厉害。
  计荀性好美人,风流韵事一箩筐,但实际上……是个断袖?
  断袖便断袖罢,这一点儿也不妨碍性子一板一眼的云霜,对这个行事出格大胆的家伙保持厌恶。
  直至一日,云霜在天道幻境中预见了与计荀抵死缠绵,深情拥吻的自己。
  “……”寒眸微沉,他飞快施法把自己画成个丑八怪。
  他避计荀如蛇蝎,可终于,那人还是将他压至墙角,揭开他的伪装,一双桃花眼笑得多情:“仙君,双修否?”
  清冷貌美古板受X温柔宠溺老流氓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霜,计荀 ┃ 配角:路人甲乙丙丁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他云霜算个什么东西!对阵之时,若非林师弟岔了心神,连累了陆师兄,他怎会赢?!”
  “你也别忿忿不平了,这也是天意,谁让咱们林师弟见了这半人半魂的怪胎,垂涎美色,连路都走不动了呢?”
  千里雪封之地,入目皆是银白。
  山峰巍峨,冷风呼号,说话间口中热气蒸腾起来,氤氲了视线。
  两名白衣弟子奉令巡山,此刻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林间,积雪颇深,每走一步皆觉湿冷入骨。好在,天剑峰常年飘雪,他们对这样的天气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因为愤怒,浑身发了点热,脚下步子越踩越重,发出刺耳的咯吱声。
  “哼,以色侍君之徒,此番被他侥幸赢了,又如何?左右不过是另一个裴不止!”
  “裴不止?可是当年天剑锋首徒?”
  “不错,正是他!当年他最有机会继承掌峰之位,又同云霜一样赢了双剑对阵,不知何等风光!可去了一趟无极道又如何?被那计荀迷得三魂不见七魄,竟自降身份,做起了低阶洒扫弟子不说,还甘做计荀暖榻之人!我们天剑锋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哦?还有这等事?没想到天道主计荀果然如外间传闻一样,是个断袖!那你何必如此生气?等这怪胎去了无极道,说不定还真能成为第二个裴不止,哈哈哈……”
  两人对视,不怀好意地低笑起来。
  风雪呜咽,将他们的笑声割得细碎,实在是刺耳难听。
  下一刻,只见一盆寒雪从天而降,将站在树下的二人兜头砸个正着。原本正乐不可支的两人瞬间愣怔在地,矮一点的那一个甚至因为没有防备,被砸得跌坐下去。
  他们头顶的树枝上,像猫一样蹲着一个少年。见他们望上来,他非但不惧,反倒嘻嘻一笑:“两位师兄,不好意思了,我在这儿练凝形术,不想修炼不到家,失手砸到你们了。”
  一面说,一面信手捻过风雪,双手揉动,白光在他手中渐趋莹亮。
  眼见快要成功了,“啪”,白光忽然黯淡,那一团半凝了形的雪团又径直朝下跌落,再次“失手”往仰头瞪视着他的二人脸上招呼去。可这一次,他们早有防备,哪会再轻易让他得手,用力一挥,灵力震荡开,将雪团一下甩到树干上,砸了个雪沫飞溅。
  似乎早知如此,少年不甚在意地拍了拍被冻得通红的双手,琥珀色的眼底闪现歉意:“哎呀,差点又砸到师兄了。”
  他那副听不出是遗憾还是抱歉的语气,彻底将二人的火给激了起来:“沈旗!你给我下来!你不要以为有云霜给你撑腰,我们就不敢收拾你!”
  撕破了脸,少年也懒怠再装:“下来就下来。”
  轻盈地翻身一跃,他稳稳落地,笑嘻嘻地说:“来收拾我呀,败家之犬,双剑对阵输得难看便罢了,背后还要编排我挽风师兄,你们二峰之人的脸皮真是比那城墙还厚。”
  天剑峰是当世四大修仙大派之一,因善剑,而得天剑之名。
  此后,又因内部派系之争,分为一峰、二峰。
  掌峰真人与执峰长老各掌一峰,两峰之间向来不对付,此番正是因了三年一次的双剑对阵之事而起了纷争。所谓的双剑对阵,乃是双人配合成阵,一人护持剑阵,一人在剑阵之中凭借阵法之威,将剑术发挥到极致,击倒敌人的一种术法。
  从前的双剑对阵决出的只是天剑峰弟子之中剑术及剑阵的佼佼者,而这一次双剑对阵的胜负却关乎能否去无极道研习失传古术《衍天道》。
  二峰输了,自是不甘。
  “……臭小子,我今日非把你的皮扒了不可!”
  白光一闪,长剑出鞘!两道利剑同时飞向少年!
  沈旗仰身避开,在他们交织的剑光之中左闪右躲,身体灵活得像滑不溜手的泥鳅。这两人在二峰之中身手名列前茅,要论单打独斗,沈旗自问没有把握打赢。故而他并未出剑,只想着将他们逗耍够了,逃之夭夭便是。
  他的如意算盘打极好,见那两人被他耍得沉不住气,心中更是得意。
  在剑气再次逼近之时,沈旗寻见空隙想再次钻出去,然而身体往外一冲,这回却结结实实撞上了一个透明壁垒,整个人被反弹了回来!
  壁垒闪烁,流雪飞旋。
  雪地之上不知何时竟布了一个剑阵!他被困住了!
  ……双剑对阵!他们一人布阵,一人用剑,成合围之势,将他擒在当中!
  受剑阵的影响,沈旗身上的灵力被压制,躲避的身形也慢上许多。
  一道阴鸷的笑声几乎贴在耳畔响起:“你跑啊!你不是很能耐么!倒是跑啊!”
  长剑铮鸣,伴着冷风呼喝之声用力刺下!沈旗惊慌地在地上滚了一圈,然而那人反应极快,一击未中,又再次刺下!
  “啊——”
  剑身从后背穿透肩胛骨,沈旗痛吟,整个人如砧板之鱼,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布阵的高个子在外用灵力护持着剑阵,此刻见同伴杀气满满,心中莫名泛出些许恐惧:“周师弟,不可杀他!”
  手腕之上一道猩红的流纹涌动,那个被唤“周师弟”的人,似乎听不见旁人说的话,杀红了眼,只一心想取沈旗性命。
  只见他一脚踩在沈旗背上,用力拔出长剑。温热的鲜血零星溅上脸颊,他狰狞一笑,似乎更兴奋了,再次扬起剑身,这次他对准的却是沈旗的心脏!
  “周师弟,你、你要做什么……”高个子腿下一软,连剑阵也撤了。
  生死一刻,沈旗眼底闪现泪意,他紧闭上眼,声音颤抖中透着绝望:“挽风师兄,救我……”
  雪地亮得透光,斜阳之中忽而闪现一道身影。
  那人踏风揽云而来,一身白衣胜雪,瞬间掠至眼前。剑鞘一送,格挡住刺下的长剑!他反手一掌打在周渊心口,灵力激荡,霎时将他打得倒飞出去数丈!
  “……师兄!”沈旗惊喜。
  云霜眉峰微蹙,他的视线自沈旗身上淌下的血迹扫过,再淡淡抬眸,如深潭之中倒刺出的坚冰,凌厉中透着刺骨寒意。然而,他的肤色却是男子中少见的雪白剔透,在这漫天雪景之中,几乎与天地化为一体。
  将沈旗护至身后,他朝远处爬起来的人影举剑。
  细雪如盐,飘落在他持剑之手上,很快消融无影,叫人分不出颜色。
  “他有些不对劲,你退开。”
  云霜唇线微抿,手腕轻翻,剑身随之转动,折射出迫人的寒光。
  周渊一双血眸紧盯过来,大喝一声,再次欺身而上。
  “锵”!
  两剑相交,迸发出丝丝火花。
  周渊不要命地攻击,身上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大。
  云霜力求速战速决,下手也没再留情,剑身绞住对方的刺过来的长剑,他眸光微沉,手上用力,周渊只觉虎口一麻,紧握的长剑瞬间脱手而出!整个人被云霜掀翻在地!
  沈旗捂住伤口,疼得龇牙咧嘴,但此刻见了仍忍不住大声叫了声“好”!
  “周师弟……”他的同伴此刻回过神来,慌忙爬过去拉他。
  云霜退回沈旗身边,正要去看他伤口,却忽听那边传来惊慌失措地喊声:“周师弟你醒醒!周师弟……死、死了?”
  云霜沈旗俱是一怔。
  云霜上前一步,想要查看,那人见他靠近,却像受了莫大刺激,尖声大叫:“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他仓惶退后,一面说,一面跌跌撞撞爬起来,什么也顾不得了,脸色惨白地跑远。
  云霜身形定住,目光锁定在周渊身上。
  不过一息的功夫,他的脸颊迅速凹陷,呈现青灰的死气。慢慢的,一道黑气如活水一样,从他手腕处若影若现的猩红流纹中无声淌出,在虚空之中凝聚成一团模糊人影。
  沈旗瞪大眼睛:“那是什么……”
  他的声音似乎惊醒了黑团中的人影,人影随风动了动,竟似回头望了他们一眼。
  两人一惊。
  云霜浑身紧绷,握紧手中长剑,微微侧身,挡在沈旗身前。
  山中风雪似乎更大了,黑影顿了顿,像是受了什么召唤一般,动作极缓地迈动步伐,随风而走,一个错眼,便消散无形。
  沈旗心有余悸:“师兄,那到底是什么怪物?”
  那黑影周身魔气极盛,应是来自九幽魔域。可是自九幽迷迭谷重现之日起,九幽入口关闭,仙魔两道分域而治,已是许久没在仙道修炼之地看到此等高阶魔物了。
  “先不管了,回头禀明师尊再行追探。”
  云霜蹲下身去翻看周渊尸体,他身上倒是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口,只是身上的灵力此时却被吸食殆尽了。
  “完了,乔天峻跑得太快,根本没看到这个魔物!”沈旗懊恼得直拽头发,“二峰的人一定以为是我们杀了周渊……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云霜沉默片刻,低声道:“走罢,先将他抬回去。”
  他们所料没错。
  两人搬着尸体好不容易走回山门,里头乌泱泱涌出一堆二峰弟子,各个神情激愤。领头之人,乃是二峰首徒陆向之。
  “给我拿下!”
  作者有话要说:
  计荀:拿什么拿!闪开!那是我媳妇儿!
  众人:请问是A君,B君,还是C君?
  计荀:????
  云霜:……死断袖,去死!
  计荀:QAQ等、等下,我想说我的心里只有你,你信嘛?
  云霜:(▼ヘ▼#)
 
 
第2章 第二章
  沈旗恼这些人不问缘由,上来就想将他们问罪。
  他的手攥在腰间佩剑上,当即就想拔出,然而刀锋不过露出一角,便被云霜按住,顶了回去。
  四目相对,云霜眸光沉静,对他轻轻摇头,示意他不可再对同门动手。
  见他们态度配合,陆向之神色稍缓,但他依旧不敢大意。叫人用捆仙绳将他们二人绑了,一行人压着他们往山顶议事正殿“敛锋殿”而去。
  天剑峰群山环绕,殿宇依山而建,层叠错落。
  石阶直通山顶,白雪皑皑,绵延不见尽头。
  若是凡人许是要攀上个一天一夜,然而修仙之人气韵充足,落脚如有风,不过一刻钟便行至敛锋殿。山间飞雪飘飘,殿内石板光可鉴人,人走在上头发出哒哒之响。
  大殿之中,负手立着一个白衣绣云雷纹的道人。
  听见声响,他回身望过来,脸色沉沉。两道眉峰斜插入鬓,眼睛成倒三角的形状,看人时耷拉着眼皮,带着丝倨傲和审视,是一副长期不苟言笑生出来的凶相。
  二峰之人,一路上还义愤填膺,叽叽喳喳,到了此人跟前,各个噤若寒蝉,再不敢吭声。
  陆向之走上前,恭敬行礼:“师尊,他们二人已带回。可是要派人去请掌峰真人?”
  执峰长老严铁森淡淡道:“掌峰真人闭关未出,不必去打扰了。”
  他派人守住殿门,吩咐将围在殿外喧闹的一峰弟子驱散。
  这架势不像是单纯“问审”,倒像是急着要定罪。
  云霜心中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
  直把沈旗急死了,频频对他使眼色。
  此刻,两人被压着跪下,一旁放着身盖白布的周渊尸体,而之前逃走的二峰弟子乔天峻躲在陆向之身后,脸色惨白,神情呆滞。
  严铁森验过尸身,目光如刀,剜在云霜身上:“前后之事天峻已全数告知于我。他们二人纵有不是,但沈旗出手在先,你下狠手在后。如今伤及同门性命,酿成大祸!你还有何话可说?”
  他这番话避重就轻,分毫未提沈旗也险些丧命在周渊手上之事。
  沈旗不服:“师叔!是周渊想取我性命,挽风师兄为了救我才出手的!况且他的伤势你看了吗?根本不足以致死……啊!”他欲站起来,被二峰弟子一棍子又打跪下去。
  严铁森呵斥道:“放肆!我同你师兄说话,哪里轮得到你插嘴?”
  云霜乌睫微动,他抬头望向严铁森,目光温和,不卑不亢:“师叔容禀。”
  “弟子赶到之时,沈师弟已深受重伤,正被周师弟踩在身下,只差一分便剑贯心口。此事,乔师弟再清楚不过,想必也一同告知了师叔。”
  云霜看了乔天峻一眼,乔天峻眼睛里闪现几分慌乱,又往陆向之身后躲了两步。
  “当时情况危急,弟子不得不出手阻拦周师弟。伤及同门,确有不对,弟子甘愿领罚,但若说伤其性命,却是荒谬之论。下手轻重,弟子心中自有估量,亦可与周师弟现场对质。”
  陆向之冷冷道:“人都死了,如何对质?”
  “周师弟虽死,尸身仍在,尚可勘验。还请师叔准弟子解开捆仙绳,让弟子一证清白。”
  到了如斯境地,云霜身板依旧挺得笔直,一言一行皆挑不出错处,是长期奉行蹈规,规束自身养出来的气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