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5 10:21:33  作者:直白人家

 

 
 
 
 
《[综]把酒问仙》作者:直白人家
 
文案
东向燕的前世,以修仙者为主,只有他以武入道威震四方。
然而一辈子顺风顺水,堪称人生赢家的东向燕,却在过天劫时栽了跟头。
——他直接被五雷轰顶了。
 
转世后,他投胎成某个皇室皇子。刚一出生,他就因为灵脉萎缩变成宫内难得一见的病弱太子,人生仿佛药丸。
东向燕听着这辈子父母哭哭啼啼,心里想了想:立一个小目标好了。
嗯,那就天下第一吧。
 
【转世武道仙人与孤魂野鬼xxx】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系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向燕
 
 
 
第1章 一代武仙
  天雷劈空,紫云电涌,远方传来的爆响轰鸣刺痛耳膜,一众修仙界大能聚集到东海不远处的群山之巅,一双双或严肃或冷漠的眼里流转着只有自己知晓的复杂。
  已经脱离凡人层次的视野也难以看清经历天劫之人的状况,但他们心知肚明,若他不能成功,那么天下间再没有人有望武仙高位。
  其中一人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呢喃自语:“他能成功吗?”
  “他不能成功还有何人能突破天道封锁,成功突入上仙界?”
  回答的人也是一副心性修为不够的紧张模样,但是在场中人又有何人不是这样呢?
  要知道漓涌界距离上次大开天门已经足有数万年之久,这是一段对修行之人也过于漫长的岁月,故而东向燕作为近万年来首屈一指的武道天才,哪怕这群人纷纷年长于他,如今却也不由像个毛头小子般心急如焚的守在这里。
  成或不成!
  严重影响着他们近乎于成道的道心。
  那人情不自禁露出苦笑:“还是修行不够,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乱呢。”
  “岂止是你,我又何尝不是。”
  一众分别来自不同势力,在此之前也不见得有交集的大能互相对视,不约而同的叹息起来。
  感慨之后,有人问:“你说他会用什么方法渡过这次雷劫?依我之见,这怕不是大灭绝五行神雷的异种,紫霄劫雷!”
  色成紫玉,晕开昙花,劫云远望如一朵徐徐绽放的香昙,每一道雷云降落都伴随万钧劫火,说实话非常难对付。
  起码在座各位就没有几个能在这等天威下全身而退的。
  一时之间,众人无话,半哂过后,才有人试探的开口:“说起那一位,果然还是剑吧。”瞧说话之人怯生生的模样,看来在这众人之间即使修为不低也仍算小辈。
  不过说来也是,天下又有几人是东向燕呢?
  不自觉看向雷龙电网的方向,他满怀憧憬的想象着劫雷下镇定自若,潇洒冷峻的“天下第一铸剑师”。
  “若他这次成功了,铸剑师也要改成武仙了。”
  仔细品味这个词儿,此人觉得再没有比这更适合东向燕的称号了。
  武仙,武仙,武途登仙!
  在场中人无不是向往那个境界。
  “说起来也是东向燕的风格,”人群之中突然传出一声戏谑浅笑,“若不是他带着劫雷从昆仑跑到东海,这雷劫也不至于如此严酷。”
  说话之间,云质细腻如美玉的紫霄神雷缓缓张开最后一层“花瓣”,顿时,铺天盖地的雷电甚至一时刺痛了这群“超人”的眼睛,迫得他们必须移开视线才能保持视野范围不是白茫一片。
  这时在场众人心中一凛,收起闲话的心思,他们纷纷知道——
  来了!
  武途登仙,跨越天门。
  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令无数武者仰望的这一刻,终于来了!
  被外界重重猜疑的东向燕本人将锻造无数名剑的锤子冲着头顶一丢,仿佛敲打着一口无形的利剑,挡住一道冲着他头顶劈下的雷龙。
  空气中闪烁的火花在紫云的阴影下若隐若现,飘浮在空中的炉子里不断吸纳雷电使得火塘里的温度不断升高,这熊熊燃烧的炉火映在铸剑师眼里分外美妙。
  长相俊美的男人赤着上身,手臂,肩膀上的肌肉各有被灼伤的痕迹,但他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狂热。
  任由旁人猜测万分的护身法器,足以保他在紫霄神雷下安然无恙的神器其实统统不存在。
  他们都太天真了!
  作为一名严格铸造好剑,以打造好剑为人生的铸剑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法器!
  他有的,只有他的锤子和……
  嗖的丢出去一样东西。
  仔细一看那不是冷却用的乙木青精,然后万般琐事全放空的一挥袖,毫不留恋的转身,背后雷霆狂吼,居然愣是从他头顶歪过去砸到半山腰!
  是时候带来铸手的时代了!
  东向燕一脸严肃,哪怕正在渡劫,他也没耽误“正事”。
  空间在劫云的压迫下凝滞的犹如实质,头顶雷蛇电蟒乱舞成一幅疯狂的画卷。
  东向燕却一丝不苟的拿出黑桃木,足有万年的树龄令它全身上下漆黑如墨,再经过铸剑师精妙的手法打磨,此时看起来犹如墨玉一般温润曼妙。
  敲打两下古朴苍拙的木身,东向燕笑道:“要不是为了找你,我何至于被劈成这样!”
  虽说一下子没压住修为也是个错处。
  但是没关系,没有比这个时机“渡劫”更合适的了!
  黑桃木和其他用来防身的东西一样丢在空中,然后像是被一只手固定一样停住,东向燕在下方全力打造它的锋芒,视渡劫这等严肃的事情如儿戏。
  破空而至的劫雷积蓄足够力量,原先还是碗口粗的紫雷,现在一下升级成了粗大如同上千年的古木树身,满天空都是耀眼的紫芒。
  东向燕睁大眼睛,在袖子里掏啊掏,然后迅速丢出去一件东西,天雷再次跟着那玩意儿跑了。
  紫霄神雷:???
  东向燕表示,合格的铸剑师可都是饱学之辈。
  你以为我特意跑来东海干嘛?
  水导电啊!
  天道看着把物理学用在修仙世界的此人。
  “……”
  你特码跑错片场了吧?!
  “轰隆——”
  仿佛响应一般,劫雷落的更加频繁而威力巨大了。
  东向燕继续丢东西。
  或一件平平无奇的衣服,却莫名能扛住散发紫雷的威力,或是一口袋白色的布条,丢出去接触到电蟒,雷电顿时像是发现猎物,认错目标的砸到附近的山上。
  轰隆隆——
  天崩地裂,巨大的峰顶在一发雷电下于半腰折断。
  瞧见这个威力,东向燕顿时更加集中精力……铸剑了!
  天道:………………
  从这一刻起,画风开始出现不可遏制的变化,连劫云都好似被这奇特的发展震惊的停滞了一个短短的瞬间。
  即使接下来雷雨倾盆,狂雷如幕,东向燕依然能一边冷静的用各种招数扛过九百九十九道雷劫,花样繁多到能让旁人觉得他疯了,一面专心致志洗去剑身杂质。
  桃花剑剔透如玉,非金非石非木,却散发逼人的霜华!
  如果天道有灵可能会说,MDZZ!
  但是不管怎么说,当紫霄劫雷的外形已经完全趋向于一朵盛放的昙花之时,云端紫亮已经轻薄的几近于无,唯有花叶尖端那一小块,浓郁的紫色仿佛真实的玉石一般坠在天上,排列出五行八卦的小点。
  看到这一幕的人不需要怀疑,这正是紫霄神雷最后一击酝酿结束后的真正重头戏!
  神雷神雷,前面天雷再怎么声势浩大,真正的可怕的却是这一小点儿!
  刹那间,风声,水声,人声,还是多么细小的声音全都消失了,只知道这一丛“雷”无声无息的划破天空,却将空间破碎,生机泯灭,切实无疑的紫霄神雷。
  东向燕不闪不避,真正到了铸剑的关键时刻。
  黑桃木剑如有所感,以未成之剑身纠缠雷雨无畏的迎上神雷锋芒。
  “好!”
  东向燕开心的挥下最后一锤,宝光大亮,铺天盖地的剑影与黑桃木剑一同撞上无匹天威。
  下一刻,山河倒卷,洪荒破碎的恐怖景象撕碎了两界之间的界线,但是之后现身的天门垂花落雨,四处涤荡的金光看的人迷醉不已。
  这是……“天门,东向燕成功了!”
  伴随难以言喻的激动,众人看着天门的影子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视野边界,东向燕这个名字成为无数武者口中赞颂的传说。
  一代武仙,剑道天成!
  历史恭敬的将他铭记下来,以至于在几千,几万年后,还能从人们口中听到他的名字。
  只是东向燕不知道这些,也不在乎这些,一时癖好发作的后果就是他用肉身硬扛了神雷最后的威力,原本他以为自己怎么也该身死道消了,但是一想到自己最后成就的杰作是那样一把好剑,他就完全兴奋的死不下去!
  “喂,有人吗?”
  东向燕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突然生出来的困意让他闭上眼睛,然后在再睁开的时候。
  “咦??”
  挥动短短的四肢,变成婴儿的东向燕陷入了思考。
  按照常理,他确实应该飞升成为一代武仙,但是以天道的小心眼怎么可能会放过敢用物理学玩弄自己的东向燕?
  所以作为第一个刚成武仙就被天道踹出家门的武仙,东向燕悲催的带着天道赋予的渣男名号变成异世一个陌生帝国的皇子。
  动动身子,虚弱感传来,东向燕补充:还有这副脆弱易碎的身子骨。
  接着耳畔响起似乎是亲娘的哭声时,他头大的想着。
  妈蛋,居然需要拖家带口?
  何等地狱难度!
 
 
第2章 言行如一
  “皇子殿下?皇子殿下您快出来啊!”
  置耳边传来的各种呼唤于无物,东向燕托着小孩子鼓鼓的脸颊躲到御花园的假山角落,心里估摸着这地方要被人找到起码也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自己梳理好自己当下情况。
  话说回来,自己的经历也够猎奇的。
  用天雷铸剑,被天道嫌弃,心心念念的绝世佳品是成型了,但后果是成果本身和自己绑定,一把绝世好剑跟了铸剑师算怎么个因果旋律?
  东向燕在这疯狂的舞曲之中凌乱,然而冷静下来,其实也多亏了桃花剑自发护主,不然当时“赤裸裸”的自个绝对会被天道拿一雷劈死也不至于转生到另一个世界东山再起。
  可是好事之中果然也有坏事的影子,桃花剑虽说护主之后和自己灵魂绑定,但自己铸的剑自己知道这玩意儿的本质。
  桃木,天雷,雷击木,可都是对鬼灵的利器,克制效果非凡。
  虽然东向燕的世界没有鬼修,没有地府,六道轮回自然运转,修行者应劫而亡只有两个下场。
  一,身化劫火,与生时孽障一同化为灰灰,二,正常转世成凡人,机缘未知。
  自己因为转生前就是武仙所以有幸保存记忆,但是一身积蓄化为乌有,留下的只有吃饭的家伙。
  东向燕掂量掂量内视过后,存在丹田紫府里头的锤子,剑庐等一系列工具,觉得人生再次圆满了。
  所以说嘛,铸剑师要什么剑啊!给我一个锤子我能凿出千千万万把!
  不过这些闲话暂且不表,铸剑师的疯狂只需要在证道的那一刻就够了。
  平时还算人魔狗样的东向燕在皇宫里面还是个蛮乖巧的孩子,就是偶尔闹失踪实在让人不解!
  伺候东向燕的宫女都要急疯了。
  谁都知道大皇子喜欢到处躲猫猫,但是今天消失的时间太久了!
  再加上皇子那个自出娘胎就不知祸害了多少太医被陛下迁怒的身体,这体虚多病的小祖宗可千万别在哪里晕倒起不来!
  东向燕淡定的发来贺电。
  他之所以体弱也不像是这群人以为的打娘胎里体质不足,真实情况完全是亏在桃花剑的天赋能力上。
  前头有说,桃花剑铸剑材料专克鬼邪,持剑者可谓百邪不侵,万鬼规避,以后实乃斩妖除魔的一把好手,落到这个世界压根不算埋没了它,可是它恰恰落到东向燕手里,而东向燕好死不死被天道劈散了肉身。
  所以元灵和桃花剑,谁压谁啊?
  反正目前为止,修为尽失的东向燕是被压的那个!
  再之后,大越国小皇子朱珵珺成了一个万邪不侵的高端小孩,一度在大越国鬼怪圈掀起不论生死先去看两眼的风潮。
  搞得东向燕还不能自主活动的一岁时期,天天看到各种长相抱歉的鬼怪趴在自己床头默默的盯着自己,深情款款的让东向燕宁愿不睡觉也拼尽时间研究出了剑气外放的技能。
  从此他的生活就安静了。
  神鬼不侵之力,实至名归!
  好了,这个话题先到这里,重点是东向燕死活没想到自己家分明是被天命所青睐的皇室,可为啥前身是个驭灵世家?
  刚出生半个月的自己因灵魂虚弱昼日高烧不止,寻常手段没用之后,他家两个分明是封建王朝合该鄙视迷信的顶尖领导,却愣是抱着他往祖坟求神拜佛……呸,错了,是祭告先祖。
  大越皇室这辈是真心人丁单薄,不然当今陛下也不会抱着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去求告祖宗,但这也让东向燕见识到自己从前不曾接触到的神秘力量。
  鬼魂啊!鬼怪啊!
  要不是有憧憬之心,东向燕也不会把自己的最高杰作铸造成除鬼利器。
  不过这下他也算知道了,为什么那群鬼全然不怕皇室血脉天生紫气对鬼怪之类的威压,还需要自己特意放出剑气震慑,却原来这血脉本身就亲近这些鬼灵!
  这操作,他也是服气!
  “大皇子,可算找到你了!”
  伺候他的大宫女芍药从假山和假山之间的狭窄角落里把东向燕抱起来,东向燕掀起眼皮瞧见她额角的汗水,贴心的伸出手帮她擦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