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6 09:19:46  作者:晚山寒

   《被大仙捡到之后》作者:晚山寒

  文案
  【轻松版简介】
  本是一悠游散漫神仙,喜爱四处云游,亦有至交好友。
  这本是一大幸事,奈何兄弟反目,误中诡计,还险些魂飞魄散。
  还好有另一仙人相助,细心温养,才得以存活世间。
  不过,这仙人着实有些……
  “衡情,帮我倒酒!”
  “衡情,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上来!磨磨蹭蹭像猪一样!”
  唉……
  【正经版简介】
  颈间一枚灵丹药,引出三生浮沉跌宕。
  额头一点梅花痣,纠缠两世难解情缘。
  飞升堕落,不过一念之间;
  情痴冤孽,不过迷离虚妄。
  若有来生,等一树玉兰花开,清茶已温,可缓缓归矣。
  冷傲别扭口嫌体正直攻X外表淡定实则天然温润成长型受
  受前期较弱,后期会变美变强~所以是美攻美受嘻嘻嘻
  有小甜饼,有刀,有萌宠,有反转,有狗血……
  单元剧情流,第二卷 开启回忆杀。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衡情,雪降 ┃ 配角:凌夙,容应等 ┃ 其它:神仙打架
 
 
第1章 楔子
  小城之上,柔绵飞絮,春意尤畅。
  在那城墙之外,有繁密幽静之林。除樵夫农人自走出的山路外,还有一条曲径小道,尽染松翠。
  沿那小道直行,雾气愈发地浓重,一望无尽。纵阳光明烈,也无法穿透其中,终年只是阴郁的沉灰,与周围鲜浓欲滴的绿形成鲜明的对比。
  若是有寻常之人能破开这片浓雾,便可以看到其中的仙境——
  环池密林,尽是粉白木兰摇坠。枝叶细碎,花影浮动。放眼望去,四周是一大片环山的绿茵草场,点点灵光闪烁其中。许多长相奇异的动物咬嚼草木,头角时而浮现幽绿光华。
  遥望远处,有一青山,其山色如眉黛,连绵空濛,终年轻岚滃滃。
  在那山顶之处,突然闪耀出一抹白色强光,而凭空浮现一位男子的身影。
  其身着玄色暗金云纹道袍,发束金冠。周围仙气缭绕,腰配墨玉,手执软鞭。目光如利剑,眉间浩然气生,神色肃穆,冷硬而不容侵犯。
  最特别的,则是他颈间的一个银色颈环,其间镶坠一碧绿丹珠,泛着幽幽微光。但见其眉头微凝,神色渐郁,似是在这不为人所知的境中搜寻着什么。
  突然,他瞳孔微缩,目光紧锁林中一处,便跳下悬崖,飞身疾往。手中凝练出一道金光,直直打向一处不起眼的灌木丛。
  眼见金光就要把那灌木劈开,却见一光影闪过,速度极快,似乎是要逃向别的地方。
  “孽畜,哪里逃!”仙人冷笑一声,闭眼口念出一长串咒语后,突然双目一睁。自他身上,竟飞出无数金色火星,尽数打向那玄色光球。
  那光球躲避不及,火星纷落于其上,宛若生肉炙烤,散发出“滋滋”的响声。那光球因这火打击,发出了惨烈的嘶声痛叫,速度却丝毫不敢慢下,很快便飞身便窜入那密林之中。
  在这一追一逃之间,闪落的道道光束,在地上打击出了无数焦黑坑洞。动物们纷纷尖叫躲避着,更有一山中的地精,竟被逼得生生化成了人形,在林间哇哇大叫的狂奔起来。
  最终,那玄色光球还是逃无可逃,被逼入一狭仄的山缝。那光球幽光一闪,竟化为一条墨色的五爪爬物。它的身上已有焦黑的伤痕和微凝的血迹,可见是方才打击造成的结果。
  而它怒吼着,不断的后退,妄图作最后的挣扎。
  “原是一只不入流的魔物,在人间为虎作伥,吞食妇女儿童,以求修为增长。”仙人手执长鞭,玄色软鞭浮现淡淡白光。
  那魔物更是愤怒地怒吼着,浑浊的双目望着那泛着莹莹光辉的鞭子,满是恐惧而愤怒的目光。
  “你问我为什么对你穷追不舍?不好意思,区区低级的爬虫。却胆敢为害人间,我自然有义务铲除你这种邪异之物。”仙人眼底泛起蔑色,神情漠然。
  九尾阴龙似是哀求般的叫了几声,而仙人似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将长鞭猛地甩向魔物。九尾阴龙发出震耳欲聋的痛吼,而其身上已多出一道血肉模糊的深坑。原来那长鞭带有倒刺,魔物难以承受这种带仙力打击的剜肉之痛,只是颤抖着匍匐在地。
  “你还不配——”仙人收起先前激动的神色,神情恢复冷静与淡漠。正当他要挥动长鞭,结果这魔物的性命时,却没有看到九尾阴龙眼底的怨毒之色——
  突然,九尾阴龙后的小山轰然崩塌,炸裂出无数石块。烟尘弥漫。轰鸣的声音,让境内的灵物都都吓得四处逃亡,甚至发出如婴儿般的低声哭泣。
  仙人猝不及防,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而颈间泛着淡淡微光的碧绿丹珠,也随着震动掉落进石缝,并被纷落的石块掩埋。
  而仙人却并未发现,只是匆忙升起防护,跳出这乱石大流。
  “这邪物好生阴毒,不仅引我入这布置好的石阵陷阱,甚至为了伤我,竟不惜付出魂消魄散的代价自爆……不过,低等魔物对我造成的伤害,也不过是小伤罢了。”
  仙人一边想着,一边摩挲着颈间的银环,却发现丹珠已不在颈间,他瞬间意识到,那丹珠掉落在了乱石之中。
  而正当他要施法术破除这石阵,寻找丹珠之时,却见白光一闪,一浅粉纱裙的女子出现。她恭敬地向男子行礼之后,轻声曼语道:“仙奴奉元帝之命,有紧急要事,不容耽误,请大人与我一同速回。”
  仙人紧锁眉头,望了望那弥漫烟尘的乱石堆,只得妥协,暂且与那仙奴同回。两人周身白光一闪,消失于这境中。
  自那仙人消失后,天色向晚。夕阳微醺,暮色渐沉。
  正当万籁俱寂,再无异响之时,那乱石中竟开始耸动。只见一灰头土脸的赤身稚儿爬出,模样与寻常婴儿无异。
  像是刚睡醒一般,稚儿的眼角还残留着泪珠。它睁着懵懂纯净的双眼,像是疑惑眼前似乎变化了的一切,只是乖巧地坐在原地的乱石上。他像幼犬般嗅闻着,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目光转向一处,在沉沉夜色中泛着幽微绿光。
  他爬向那一处,用那极为不寻常的力气搬开了覆盖其上的石块。搬动了许久,只见石缝里一枚碧绿丹珠,正散发着幽绿微光。似乎是因为被发现的缘故,那丹珠发出了更为强烈的光芒。
  稚儿捡起丹珠,只觉那丹珠散发出莹莹的光辉,缭绕着浓浓灵气。受那丰裕灵气的诱惑,稚儿不由自主地把它放入了自己的口中。而那丹珠,也似通灵性般的,瞬间滑入了稚儿的腹中。
  霎时,绿色的光芒大闪,其光芒照射范围极大,让原本安静歇息的灵物又再次陷入恐慌。而这光芒仅持续了数秒,便再次恢复了黑暗与宁静。
 
 
第2章 孤魂存(1)
  初,天地胶着,成混沌球状。先祖用刀斧凿劈开混沌,从此天清地浊,两相分离。
  但不久后,各种妖魔邪祟横生世间,四处流窜,难以安分,人界困苦不堪。
  为平衡世间善恶,紫光元帝顺应天诏诞生,并分别点化世间有灵性而未开窍的神物,分六主神管理天界事务,帮助人类平定四方祸乱。
  人们感激其恩,将其并称为六大神兽,并建庙祭祀,香烛不断。其浩然大势,使妖魔邪神不敌,而下走污秽地底,人称“万魔窟”。
  自此,天界、人界、魔界三分天地,保持了相对较长的安稳平定时期。
  ……
  “衡情!人呢?!”
  正临案认真读书的男子,听到这一熟悉的嗓音,便知再无空暇。
  揉了揉因读书不自觉皱起的眉头,便放下手中的卷轴,微微苦笑着外出迎接。
  回首,只见一高大身影现于门口。其容色如玉,唇若桃瓣。额头一点红色梅花痣,丹凤眼角泛无限风情。
  只是那眸中冰冷如雪,令人不敢靠近。其发束织云锦白纶巾,一袭素雪长纱衣,镶绣银丝流云纹滚边,腰束银白祥云腰带,俊美无双。
  “怎么?见着我不高兴吗。”
  衡情身着素朴青色道袍,发髻以青玉簪固定,腰束墨绿绸带。其肤色如蜜,眉目温润儒雅,淡肉色唇形微嘟。嘴角自然上扬的弧度,总给人阳光般的暖意。
  然而这总是带着温暖笑意的嘴角,此时却带了几分苦意。雪降挑了挑眉,有些不满道。
  “怎么会,衡某自然高兴。”听到雪降的话语,衡情忙绽开他平日的温和笑容。
  说来也奇,寻常时候,这座大仙应该还在凡界游荡。今日还没等他把书读完,倒是早些回来了,真是稀奇……
  暗暗忖度着,不经意抬眼,却见那人嘴角微微上扬。有如春风拂过,纷纷梨白花雨洒落于眼前。
  衡情有些恍了眼,一时怔愣,脑海中竟是闪过一个同样常年着素白衣衫的身影。
  看着衡情呆愣的样子,雪降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瞬间便收起了笑容,只是狠狠地敲了敲衡情的头:“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端杯茶来?我都快累死了。”
  衡情感觉到头上一记吃痛,方才因其笑容产生的无端悸动也烟消云散,认命般地转过身,只是一边揉了揉头,一边去斟倒茶水。
  待到衡情拿来茶水,雪降已经恢复原样,宛若刚才的失态并不存在一般。
  “嗯,这次的茶还不错,温度适中,泡出的茶香也比之前甘美,茶叶的涩味也恰到好处……”
  “多谢您的夸奖。”衡情表面仍是温和地微笑着,心里却是叫苦连连。这祖宗三天两头折腾自己,这泡出来的茶能不好吗?
  雪降品着冷茶,原本微蹙的眉头也有所舒展,只是话语中还似有不满之意。
  “不过,今天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踪我,甩不掉就算了,跑得还贼快,抓又抓不住……气得我事儿还没做完,就回来了。”
  给自己斟了一杯,衡情也悠悠哉哉地坐下。玄冰壶镇过的茶汤冷香四溢,淡淡冰雾升腾。
  沾了雪降的光,屋中的茶叶用的都是上好的雪顶银芽。每天都有仙奴到那雪泠山上采摘茶叶,趁着日出前便早早送来,有时还沾着湿润的露珠,鲜嫩欲滴。
  “跟踪?什么人能跟踪你,而作为主神的你却无法探测?”
  雪降冷哼一声,放下茶盏,示意衡情给自己再斟一杯。“这就是古怪之处。从我眼皮底子下溜走的,这还是第一个。”
  正在这时,恰巧门外传来了仙仆的声音:“大人,仙仆奉元帝之命,有要事需集众神于天庭,请主神大人速往。”
  “又要听老头唠叨了……”雪降有些不耐,正要起身,却又听那声音道:“元帝大人也请碧华灵君前往天庭。”
  “我也要去?”衡情微撑双目,满眼都是吃惊。若是从前的自己,便是紫光单独找他,他也大不必如此惊讶。
  但现如今,自己的仙力大退,地位也大不如前,说难听点便是个游荡于天界的孤魂野鬼,连散仙都算不上……紫光又怎么会找上自己呢?
  “既然紫光叫你了,那就一起去吧,老头肯定是有事要找你。”
  雪降朝门外的人喊了一声,又扭过头来。“快走吧,别磨磨蹭蹭的了,要是迟到了,老头不会给我好果子吃的。”
  衡情仍有些犹豫,但门外已经传来仙仆的催促声。无暇再拖拉,雪降便强拉着衡情,动身出发了。
  走出房外,四处是仙雾弥溢。瑶池玉柱,仙廊天阶,玲珑白玉兰纷落于水面。琉璃瓦楞折射错彩光辉,楼台高阁飘漾薄纱,摇曳朦胧。
  不远处有三两仙猴攀枝,欲摘蟠桃,被守园的老人打得流窜叫吼。四五仙姬路过,玉兔怀抱,相偕谈笑。偶有驾鹤飞过的老翁,乘水流而至之青年。他们互相点头致意,但方向都是通往议事的中殿。
  紫光作为仙界元帝,地位自不用说。平生最喜将所有仙人聚集起来,一同在中殿议事。
  虽然其面容年轻英俊,却总是摆出一副慈祥和蔼的老人神情,在外人看来便不免有几分微妙之态。
  不仅如此,其言行更似一位老长辈,抓着人便耳提面命,絮絮叨叨个不停,令后生都不禁退避三舍……
  想当初,紫光还会因为自己的容貌和穿着而苦恼,将几个主神叫来评判,才肯放下心来。生怕无法融入年轻神仙的话题,又悄悄找自己和其他神仙寻问,甚至认真做起了笔记……
  那个模样年轻,内心可爱的小老头,总是令衡情忍俊不禁。
  观察着周边环境和面孔,衡情奇异道:“看来我魂飞魄散后,天庭发生了不少变化。连以前熟人的面孔也少见了。”
  “在你魂飞魄散后,天界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最近的天界的力量也逐渐衰弱,来往人员的生面孔也越来越多。天界力量的式微,我想,可能是老头要找你的原因。”
  “自我魂飞魄散后,天界竟变化如此之大?究竟是发生了……”
  衡情正想追问下去,却被一声清朗的笑声打断:“雪降,最近在天界都没怎么见你啊,怎么最近总是去凡界晃悠,想找你吃酒都找不着人。”
  “凡界太多破事,不下去不行,也不知是哪些妖孽在作怪。现在刚回到天界,又被老头传唤到中殿。”
  雪降被拍了肩,也不惊讶,只是冷冷说道。
  “嗨!紫光向来这样,也是例行公事罢了。”
  只见那男子安慰性的拍了拍雪降的肩膀,抬头之际,只见那神情怔愣的衡情,自己也愣了一下。
  “衡……衡情?”男子反应过来后,惊讶过后,是略微试探的询问。
  “赤乌,好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衡情只微微含笑,点了点头。
  想当初,他到天庭的第一个朋友,便是赤乌。他性格古怪,喜欢捉弄别人。但本性善良,性情豪爽,平生最爱打抱不平,结交江湖好友。
  当初进入天庭时,自己遇到的许多困难,便是他帮忙渡过的。
  “你已经完全恢复了吗?当初听到你魂飞魄散的消息,我的心都凉了半截。幸好雪降及时把你的魂魄放在青璃盏里温养和复苏,不然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