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7 10:37:48  作者:行甜粽

   ======================================================================

  《天尊城》行甜粽
  邪魅狷狂攻X高冷冰山受
  金沙、宫殿、彼岸花,这是构成金沙鬼王楚天翔的必要成分。
  然而,这个鬼王当得实在憋屈。一觉醒来……自己就不是自己了???
  楚天翔:你是谁?
  殇痕:你是谁?
  绝夜:Interesting:)
  Ps初中时候的构思,距离现在也近十年了。当时起名生僻字很多,但我都注音了(?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天翔,偃影,殇痕,焰陨 ┃ 配角:羽霜,连轩,偃枫,连政 ┃ 其它:
  ======================================================================
 
 
第一章 重生
  烈日炎炎。
  空气仿佛被晒得停滞,像一桶高温而又粘稠的胶。孤烟大漠上一望无际的金色砂石被太阳晒得滚烫,空气中没有一丝水汽,然而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却生长着大片血红色的彼岸花。
  那片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处堆满了尸体。天色骤然一沉,那些死人仿佛被迅速分解开来,血色沉进黝黑的土地之中,然后在一片森森白骨中,怒放出宛如鲜血一般的红色花朵来。那花朵从太阳晒不到的地方,蜿蜒崎岖地延伸进金沙鬼城。
  金沙鬼城一片寂静,这与以往不太相符。以往的金沙鬼城里充斥着杂乱无章的恐怖气氛,游荡的僵尸与亡灵将人类拧下头颅,撕成碎片。然而此时,阴森可怖的金沙鬼城空无一人,细碎的脚步声都能激起瘆人的回响。偶尔有几只透明的游魂阴森森地睇着入口,有些许疑惑与胆怯。脚步声踢踢踏踏,一路回荡在金沙鬼城深处。
  遥在几天之前,天尊城剑圣者焰陨大肆血洗金沙鬼城。剑圣者毫无疑问是人类主城天尊城数一数二的战力,而带着满腔怒火与戾气的剑圣者如同一阵火红色的飓风,摧枯拉朽地席卷整个金沙鬼城。焰陨一出,金沙鬼城整个三层,皆无活物。
  这是一座螺旋式的地下宫殿,昏暗无光,乃至漆黑。凹凸不平的墙壁上还残留着精美繁复的壁画,血迹斑斑。每一层唯一的光源都来自中央那颗高耸的守护石,散发着莹莹蓝光,曾经这些守护石里都守护着一件珍宝,现如今前三层的守护石都变成破碎的碎石,幽幽地散了一地。只有第四层和最深处第五层的守护石还如丰碑一般矗立在中心。
  在最深处,最尽头,便是金沙鬼城最后一层。漆黑的大殿瞬间擦起冲天的火光,在那高台中央如丝如雾般出现一把黑曜石金椅,悬浮在黑暗之中。椅子上骤然出现一朵血红的彼岸花,那发着光的花朵逐渐盛开,最终怒放。绽开的花朵之后隐约出现六支淡金色羽翼,不断掉落着浅色光芒的羽毛。金椅上坐着一个人,只是那人四肢僵硬,目光空洞,倒不像个人类,更像是个没有生命迹象的精致玩偶。
  下一秒,那花朵如同离弦之箭,笔直地袭向台下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小男孩神采奕奕的大眼里骤然失去神采,瞳孔骤然放大,僵硬且涣散。彼岸花仿佛在小男孩身上生根发芽,那尖锐的根将心脏扎得透了,贪婪地汲取着养料与血液。那孩子只是嘤咛一声,柔软的蓝发,精致的脸颊,华服包裹着的幼小躯体,便一并消失于花心之中。不多时,花心之上升腾起一朵浅金色的,如云朵般的圆团,在空中游离着神圣的光芒,最终准确无误地贴上金椅上那人的胸膛,然后逐渐变小,失去光芒。
  仿佛是汲取了养分,那人的手逐渐蜷动,极长的黑发化为纯蓝,血色的双眼一眨,瞬间变为琥珀色。金椅转了一转,面向大殿中央。他面容笔挺,如同刀刻,身后的黑雾袅袅而升,化作六支羽翼,微微扇动带他站起身。身上暗色的华服叮当作响,仿佛要发出开天辟地之光。
  下一秒,黑暗的墙壁化作一团雾气,沿着雾气的窗口,走出几位出挑的人物。站在台下笔直一跪,表情庄重且严肃,声音响彻金沙鬼城。
  “——恭迎我王归来。”
  金沙鬼城位于落焰城西郊孤烟大漠边界,由于常年与人类开战。在普通人眼里,金沙鬼城是被妖魔化了的,每一层的守护者与金沙鬼王都变成了传说中的玩意,漆黑,狠戾,散发着无孔不入的恐怖气氛。
  几日之后,一张染着血的婴孩服饰被送进落焰城城主楚风涯的府邸。那小小的衣服丝丝缕缕地缠绕着黑魔法,上面赫然“鬼城”二字。楚风涯几乎当场晕厥,他怎么会不认识,那是自己唯一的儿子楚天翔的衣服。那孩子几天前离奇失踪了,跟随着的守卫全部死在金沙鬼城门口。
  楚风涯已经人到中年,被称为先知的他拥有一面可以预知未来的的镜子——白镜。白镜预测出楚风涯将在两年前得子,果不其然。那孩子刚出生的时候,一双琥珀色大眼刚睁开,便开始哇哇大哭,那双眼里蒙着湿漉漉的水汽,活脱脱一个粉雕玉琢的玩偶。先知抱着娃娃来到白镜面前,镜子里顿时出现两个人,水月镜花一散,抱着婴儿的先知逐渐老去,那怀中的孩子如抽条一般迅速长大长高,最终笔挺地站在先知面前。
  镜中的楚天翔蓝色短发微微卷翘,面容如同刀刻,坚毅的面庞上挂着一个清淡的笑意,如三月春风,阵阵吹落桃花香。他的瞳孔是琥珀色,温柔且坚定。那是楚天翔成年的样子,白镜说,这孩子在三岁的时候,将有一场劫难。
  为了将这一魔咒躲过,先知并未告知主城和其他城自己的喜事。私心想着将孩子养到三岁,再带出去见人。这件事除了楚风涯几位老友,几乎无人知晓。再加上金沙鬼城常年与主城天尊城开战,周遭乱事不断,近期又死了一位大人物,便也没人关心这么一个婴儿的出生与成长。楚风涯一直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楚天翔,生怕遭遇不测。而几日之前是唯一一次疏忽,楚风涯没有亲自盯着,便出了大事。
  ——今天正是楚天翔三岁的生日,楚风涯紧攥着那件小衣服,内心悲恸不已。
  金沙鬼城与天尊城连年兵戎相向,再加上剑圣者的怒气,如今已经不剩多少战力。即使不剩多少,依然余威犹在。迄今为止,人类唯一见过的便只有一层守护者尸鬼,二层守护者蛇女,三层守护者亡灵伯爵,如此就已经不可战胜,更何况最深处还有一个素未谋面的金沙鬼王。楚风涯痛定思痛,落焰城现在的战力,恐怕难敌金沙鬼城,只有联合其他城才能取胜。天尊城刚刚结束战斗,天羽城素来清心寡欲,天隐城是这次的协战城,而天幕城隶属于天尊城,更像城中一个部分。
  落焰城与金沙鬼城素来井水不犯河水,相处多年都平安无事,这次却不知为什么,犯下如此过错。楚风涯便硬生生地把这口气憋了下去,隐忍是一根毒刺,深深扎进皮肉之中,它会令人痛苦,它会教人承受,可它也有爆发的一天。
  冷清的金沙鬼城似乎瞬间热闹起来,所有活物都在津津乐道新王的名字。
  ——楚天翔。
  接下来便是长达三年的相安无事,实际上每个城主都怀揣着些不明的心思,互相计算着,利用着,都像翻身成为众城之首。那些城池围绕在天尊城周围,以母城城主为王。没有人愿意雌伏,生在权力之中的人,无不被权力左右着,被权力牵着鼻子走。这些人为权力献上生命,献上鲜血与眼泪,甚至是自己的亲人。
  天尊城城主名曰连成,被称为成皇,帝号承泽。那是个盖世无双,万古流芳的人物,其心计,手腕,绝非一般人可比。一路风雨飘摇,身在高位却屹立不倒。手腕与心计,被称为御帝之术。深谙御帝之术,才能成为千古一帝。于是其他城心不甘情不愿地雌伏在下,却又无可奈何。
  成皇连成曾讲述过金沙鬼城的故事,被民间艺人改动成不同版本的小说和戏剧流通于世。
  如果说人类是光明,那么妖兽与亡灵便是黑暗。天尊城是光芒,金沙鬼城便是黑暗。金沙鬼城外部被大片彼岸花包裹着,一片浓烈艳丽的花朵将其映衬得诡谲绮丽。那些花朵都是由人类血液滋养,穿过厚重的白骨,开出的死亡之花。金沙鬼城里拥有丰富的宝藏和不死的力量,那都是众人欲探究的原因,可惜深入地下王宫的人无一生还。那漆黑恐怖的地方宛如被诅咒一般,将人生吞活剥,粉身碎骨。
  传说之最,便是金沙鬼王。
  成皇曾说,若是鬼王出现,天尊城则不敌金沙鬼城,需要借助圣者之力与各城协助。鬼王之力,可见一斑。传说金沙鬼王黑发如瀑,血色双瞳,六支死亡之翼如丝如雾,将人缠绕其中,便只剩一具白骨。传说最深处的鬼王大殿,都是人骨铺就,雪白无暇,纤尘不染。
  金沙鬼王就这样活在了传说之中,虽说人人心存敬畏,但还是不断有人踏入此处,或是为寻求不死之身与丰富宝藏,或是单纯好奇那里的情况。但凡去者,皆葬身于此,称为万顷花朵的好饲料。
  欲望这种东西,深深扎根在人性之中,一旦生根发芽,便不断生长,开出名叫贪婪,名叫罪恶的花朵。那些黑暗的东西,更像是欲望的副产品,因为有了欲望,便黑暗得更加鲜明。相比之下,彼岸花倒显得纯粹的可爱,它们只需要死人,尸体,只需要白骨与鲜血,便能开出不染凡尘,与世无争的花朵。
  作者有话要说:
  有件事我得解释一下啊!
  主角名字可都是我初中那会儿起的,距离现在也小十年了。
  那时候殇痕还不是玛丽苏女主专用字,翔也还不是翔……
  楚天翔:?
  再说说有人跟我提议分段的事。
  第一,我一大段一大段写,自我感觉连贯且爽。
  再者,我存了三十万稿全是这样,挨个改太麻烦了。
  最后,我之后会考虑到手机阅读的问题。
  谢谢!
  本作品源自晋江文学城 欢迎登陆www.jjwxc.net阅读更多好作品
 
 
第二章 探寻
  天隐城又被称为雾都。
  雾色迷蒙,细雨飘渺。钟灵毓秀,四季如此。
  天隐城依山傍水,仿佛是镶嵌在一块翡翠中的黄金。这里气温很低,常年凉爽,太阳每天只在这里匆匆一瞥,便隐去不见,故名天隐城。因为这样的优势,天隐城吸引了大批暗影汇聚于此,城中时常可见那些如鬼魅一般的暗色身影。天隐城城主偃(yan三声)攸(you一声),与成皇连成年纪相仿,是一位众人尊崇的剑心。因为城主的缘故,天隐城里也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剑客。其中最引以为傲的,便是城主的长子偃枫,现天幕城城主。
  天边划过一道黑色的影子,便拉开了夜晚的序幕。云雀之白,天隐城陷入沉睡之中,而在此时此刻,天隐城边界的传送使者——一个平日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却警惕地瞪大双眼。“谁?”
  天隐城平日冷清,夜晚更是鲜有人声,很少这么晚还会有人入城。
  “深夜打扰,劳烦行个方便。”来人身着月白色长袍,早已被雨水浸湿紧紧地贴在身上,棕色的长发不断地淌着水。
  “……是您?”传送使者惊讶地看着他,急忙打开城门将人迎了进来。“枫少主请走这边。”
  天隐城有一映月池,有一醉月池,两盏月色之中,便是城主府邸。偃家大宅里栽着一棵参天古树,每当天隐城年会,偃家便开辟一条小道通向后院,据说在树下许愿十有八九都能心想事成,故也被称为许愿树。
  “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偃攸只穿着一件白色睡袍,面色不善地盯着自己的儿子皱了皱眉。
  “拜见父亲大人。”偃枫甩了甩沾满水珠的头发,略带不满地小声抱起来。“我深夜赶回来见您,父亲竟不领情。”
  “枫,你现在是天幕城城主!”偃攸瞪了他一眼厉声道。“而且,你今早才离开天隐城。”
  “我想念父亲兄弟,这个理由足够吗?”偃枫毫不在意地理了理衣服,缓缓地对父亲行礼告辞。“我去见弟弟了,孩儿告退。”
  天隐城还是一如既往地凉爽,相比牢笼般的天幕城而言。天幕城虽说也是城池,但其起源与发展均与主城天尊城有关,更像是主城的一个附属品。天幕城城主原本是连轩,后来因为连轩小错不断,就被成皇贬为二把手,扶正了偃枫当城主。实际上,偃枫这个城主当得实在窝囊,实在憋气。首先,连轩是成皇之子,根本动不得。其次,天幕城多半兵权都在连轩手上,偃枫这正主名不正言不顺。最后,这两个人性格根本不对盘,正常对话都像争执,更何况共事。
  太要命了。偃枫想。还是自家弟弟可爱多了。
  那间屋子的灯果然还亮着。
  偃影很少在晚上乖乖早睡,就算作为最亲密的哥哥也搞不懂自家这个沉闷寡言的弟弟都在想些什么,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径直推门而入。
  “哥?”屋内的少年正对着烛光看什么,见到兄长推门而入明显有些……不自然。“你怎么来了?”
  “你这大半夜又要去哪?”偃枫的目光扫过那身暗色的衣袍与手中的暗器,最后锁定在桌上那本敞开的书籍。“你怎么对这个有兴趣?金沙鬼王不过是个传说。”
  “我知道。”
  “所以?”
  “他……一定存在。”偃影暗淡的目光望向烛火下那本旧书,书本上的字在烛火的摇曳下有些朦胧不清。
  ——金沙鬼王也会如同凡人一般死去,他的灵魂步入轮回。但是他却为了心爱的王后生生世世地守在黑暗的金沙鬼城,直到王后苏醒的那天。
  “那可是个冷血无情的恶魔,作为兄长……我提醒你别太天真。”偃枫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笑得有些无奈。“但你现在要去哪?”
  没有人回答。下一秒,面前的暗影便消失在空气之中,不见踪影。
  “不会吧,这就走了?……影儿你回来!”
  金沙鬼王最初的版本,出自成皇之口。成皇连成是见过金沙鬼王的,他对其的描述,与市面上流通的版本其实八九不离十。偃影依稀记得成皇曾说,金沙鬼王是一位顶级暗黑系法师,外加战魂之力。战魂之力在整个天尊城也不过几十余人,其实力可见一斑。
  虽说出自成皇之口,但偃影也是会自己斟酌的。因为成皇终日忙于政务,还真不一定见过金沙鬼王。出自成皇之口,便增添了更多的可信度。不断有人飞蛾扑火般地投身金沙鬼城,想要探其究竟,终究音讯全无,金沙鬼城与天尊城的矛盾便日益加深。
  偃影便是那飞蛾之一。
  偃影从小便表现出了格格不入的性格,除了自家兄长偃枫会无条件地宠着他,再加上师父刺圣者对他的照顾,除了必须要去的应酬,几乎没有和外界有什么接触。他也不需要什么接触,因为他一向讨厌无意义的交流。偃影一旦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制止。偃影生得一双紫眸,十分纯净。但他却喜欢一切黑暗的东西,他喜欢昏暗的灯光,喜欢犬狱之主严方残忍的行刑手段,喜欢血液与白骨,喜欢出自毒剂师之手的毒剂。他本能地被危险的东西吸引,最吸引他的,便是禁地金沙鬼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