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8 09:07:32  作者:戊二十

 《心躁》作者:戊二十

简介
禁欲闷骚人狠话多攻??浪荡主动狐狸精受
补一句吧,又名《勾引十八式》,只想好开头和结尾,过程无大纲,写一步算一步吧。承蒙各位看官的坚持阅读,比心。
心躁产物。
不讲节操。
没有三观。
随便瞎写。
更新随缘。
标签只有HE是肯定的。
攻的话多看地点(你们懂的
受的骚只给攻看(你们懂的
 
  1.又是爬床的一天
  窦巍回到寝室,先听到湿漉漉的喘息声,后看到白尧又倒在自己床上。
  对,你没看错,是又。
  这个“又”,不仅是次数累积的量词,还是程度加深的感叹词。
  想白尧第一天爬床的时候,还算规矩地穿着衣服。可一个星期后的今天,他就已经把自己扒光,软着骨头躺在那里,红舌头不时舔过葱白的手指,像白花花的一滩水,浪得很。
  窦巍“砰”地关上门,然后就靠在那儿,直直地向白尧的方向望过去。
  “啊——”猝不及防的,白尧声音突然拔高,舌头在指尖上转了圈后,发出一声急促的呻吟。
  他碰都没碰自己,光舔舔手指,再被窦巍那么看着,便憋不住了浪叫。
  也不怕隔墙有耳。
  -
  狐狸精。
  窦巍暗骂的同时,他的瞳孔深深印着那具雪白的肉体,白的更白黑的愈黑,黑白分明之下颇有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可他突然把眼睛一闭,等再睁开,里面便什么也没有了。
  接着,窦巍迅速沉下脸,走到床边把白尧拽起来,毫不留情地开口。
  “下床。”
  -
  白尧不敢置信。
  不相信他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窦巍压住那股欲望,即使它来得那么猛烈。
  不相信他又一次活生生地被窦巍从床上拽了下来,即使他勾得那么孟浪。
  白尧真是不敢相信。窦巍既然这么能忍。
  哈,行啊——
  白尧顺着窦巍的力道站起来,他们俩一样高,眼对眼嘴对嘴的,刚好能来个对视,还能……
  白尧猛地把脸往前一凑,想搞偷袭却扑了个空,还被掐住了下巴。
  疼,但诡异的,他更觉得刺激。
  -
  “窦巍。”就算被钳住下巴,白尧也没让自己占下风。他吐气般的轻轻唤了声窦巍,嘴角邪气地牵起,“有本事,你就永远别碰我,否则就少装。”
  “不然——”白尧哈了口气,轻笑道:“多没意思啊,你说是不是?”他微张的嘴和半露的舌,都让窦巍联想到狐狸精,红得俏皮又勾人。
  还有点在左边的小泪痣,被眼尾的水汽氤氲着,也红得又亮又润。你看它一眼,它就伸出根丝来触你、撩你。
  真是越看白尧越像只狐狸精。不是白白嫩嫩不谙世事的小狐狸,而是扒了皮天天就晓得爬床勾引人的骚狐狸。
  窦巍放开白尧,不明缘由地嗤笑了声。那笑在空荡的范围里显得有点刺耳,因听不出褒贬,白尧也不甘示弱却色气地舔唇挑眉。
  白尧:你越凶,我越骚,谁怕谁!
  可窦巍已经一步越过他,去拆被“玷污”过的被罩,冷声道:“把衣服穿上。”仿佛除了进门的那一眼后,他便又变回了油肉不进的苦行僧。
  白尧抱住那堆朝他脑门砸过来的衣服,对着弯腰忙活的健硕背影咬牙切齿了一番。他看着看着,咬着咬着,却忽然恶意地笑开,连露出的小虎牙透着不怀好意。
  -
  他们宿舍是双人间,待遇不错,但面积也比四人间足足少一半。说实话,住两个大男人是有点憋屈的。重要的是,还不能换寝。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白尧觉得挺好,甚至觉得不能再好。
  毕竟只有这样,他的勾引对象才能躲也躲不掉,每天只能低头不见抬头见,想想就乐。
  -
  拆被罩的声音窸窸窣窣的,响在静谧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激荡的是人的羞耻心。
  可惜,白尧没有。
  他把衣服扔到地上,发出一声更响的闷声,窸窣声略微一顿,继而不屈地再次响起。
  ——切,宁愿拆半天被罩,都不肯直接碰我。
  白尧不屑又不甘心,在目光又一次略过某人因弯腰的动作而撅起的更加挺翘的臀部后,他猛地扑上去抱住窥探已久的后背。
  紧接着,空气凝结,便只听得见一声舒服的喟叹,环绕在两人身边。
  这会儿天还热着,大家身上的布料都省,窦巍也只有薄薄的一层,白尧身上更是什么都没有。
  被抱住的那个明显一僵,随后感受到耳后潮热的呼吸时,头立马往旁边偏去。“白尧。”窦巍的低音着实美妙,白尧一听骨头又是一酥,气若游丝地回他:“叫我干嘛?”
  “下去!”窦巍低声斥了句,哪哪都显露出忍字。
  白尧一笑,心想你既然想玩这样的,那我就好好陪你玩一玩,于是特好说话地道“好哦”,然后一点一点地离开那灼热的身体。
  窦巍感受到人的离开,心里虽然有点惋惜,但最多的还是松了口气。只是没想到,才一放松,他就又绷紧了身体,连着心跳也仿佛停了一下。
  他被捏了。
  -
  白尧从窦巍身上下来时,右手不经意地划过腰侧,然后迅速捏了一把包裹在裤子里的那团肉。
  捏的是臀尖肉,用的是阳春指。
  那两根手指来到窦巍面前,揉啊揉转啊转,像是在回味那滋味那感觉似的。
  也确实是在回味。白尧笑眯眯地凑近手指,眼睛弯成月牙,可爱又俏皮,嘴唇红润微启,白糯的小虎牙若隐若现。他披回纯真无邪的皮毛,话里话外却在尽情尽心地惹火。
  “我今天这么卖力,你就当是给点甜头咯。”
  
  2.最喜欢向后转
  白尧,人如其姓,很白。
  军训前,全班他最白,被戏称“小白”;军训后,全校他最白,出名成“太白”。
  -
  窦巍,读起来容易写起来难。
  人如其名,看起来好说话,其实生人勿近,实际闷骚又难搞。
  -
  燕州大学的论坛已经快被这两个新生给刷爆了。
  白尧的人气居高不下,窦巍后来居上,两人现在不相上下。
  在如狼似虎的饿女饿男的号召下,大伙儿纷纷开始投票,想要尽早决出一枚新鲜校草。
  对此,两个当事人异口同声地表示:没空,随便,别来打扰我。
  -
  确实没空。
  一个挖空心思,每天换着法儿的,想勾引人。
  一个费尽心思,每天压着欲火的,要拒绝人。
  这真的是劳力伤神,令人身心俱疲却又乐在其中的每日一练。
  -
  批:两个神经病。
  -
  往前讲。
  新生报到的那天,白尧趴在阳台栏杆上,老远就看到了拖着行李箱昂首阔步而来的窦巍。无端的,明明连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他便觉得自己的心被勾走了。
  白尧把视线明目张胆、自上而下的火辣辣地落在窦巍身上,想他就是再迟钝也该感受到了。
  事实上,窦巍既不迟钝还很敏锐,打从白尧看向他时,他便隐约有所察觉。而等这道视线变成毫不掩饰的露骨时,窦巍冷漠地抬头,并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视线的主人。
  两人隔空对视,在亮堂炽色的光天化日里,一同福至心灵。妙不可言,兴味十足的。
  ——哦,是同类呢。
  -
  结果,俩同类不仅同寝同班,还是同乡。
  真是,不遇不知道,一遇就疯掉,看眼都想泡。
  曰,天注定。
  -
  小白日记:
  2019年9月2日,阳光明媚,心情同。
  室友是个荷尔蒙爆棚的大帅哥,我在小阳台上就跟他看对眼了。
  我说真的,未来的我看到这句话不要笑,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你要相信以前的自己——也就是我本人,测同类的雷达那是杠杠的,身为小零的第六感也是准准的!
  但同时,我们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洁身自好、智勇双全、心机与美貌并存的零零。
  所以,同寝第一天,观望中……老实.jpg
  -
  军训开始。
  穿上迷彩服的窦巍往操场上一站,好家伙!那叫一个英姿飒爽,鹤立鸡群,腰背腿把衣裤衬得笔挺笔挺,肩臂胸肌把军训服撑得饱满有型,再把帽子一戴。
  好的嘛,比教官还像教官,帅得让人合不拢腿。
  当别人在舔窦巍的颜或身材的时候,白尧光看他屁股去了……
  咳咳……那什么,要想身材真的棒,没个好屁股怎么行!他就鉴定鉴定,没毛病吧,不行啊!
  嗯,虽然看不出颜色,但形状挺翘且结实不乏肉感。简言之,好臀!老子喜欢的臀!
  ——鉴定完毕。
  白尧是识时务的人,不贪多,立马把视线挪开。而就在他别开眼的下一刻,被盯了老半天屁股的窦巍也有所感应,偏过脸去瞥白尧。
  谁知一瞥到,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
  即使昨天,白尧伪装得再好,窦巍也是一目了然——他这室友不是个老实人。
  可今天呢,出乎他意料的,他的室友不仅服服帖帖的把军训服捂好,还捂得严严实实,一点白都不露出来。也不嫌闷得慌。
  也或许是因为脸太小了,他这样看过去,都不知道那露出的侧脸有没有自己的半个巴掌大。
  ——哦,他知道了,这就是头小脸小的典范。
  军训的帽子在窦巍头上刚好,搁白尧脑袋上,整整大了一圈不止。那帽檐投下的阴影,都能把白尧那小段雪白的脖颈遮掩上一层。
  至于双手,白尧不是交叉夹在腋下,就是插在裤袋里。总之,为了不晒黑,无所不用其极。
  -
  不过,瑰宝是藏不住的。
  -
  操场上,惹眼的除了窦巍,便是白尧。
  前者嘛,浓眉大眼,五官深邃,身材好,气质冷硬。
  后者嘛,唇红齿白,相貌精致,身段妙,气质惊艳。
  一个像是尖刀上饮血、武力值爆表的帅气特种兵,另一个嘛,偏文点,大概就是从小娇生惯养、精细金贵的美貌参谋长吧。
  -
  以上比喻,单纯舔颜,没有任何偏见。
  -
  再回到军训场。
  前头说过,窦巍和白尧一样高,都是185黄金个子。
  在讲究高低有序的军训队伍里,他俩不是并排站而是并列站了。
  从左到右,从高到低,白尧站在窦巍前面,他们都在最左边的一列。
  说实话,开始因为看不到窦巍,白尧其实在心里老大不高兴了好一会儿。他本来就烦军训,眼下就更烦躁了。
  -
  但是,人生的乐趣都是自己寻找的。
  于是很快,白尧就找了军训期间的乐趣之一——他最喜欢在站军姿时教练喊的“向后转”。
  -
  “向后转!”
  “唰!”“啪!”
  哇哦,屁股。
  -
  白尧笑嘻嘻。
  窦巍夹紧紧。
  -
  小白日记:
  2019年9月12日,烈日炎炎,心情恹恹。要累死了。
  我讨厌军训,即便时不时有DW的翘臀可以看,但我还是很讨厌。
  我就知道你会问为什么?毕竟你看这个时肯定已经没了青春活力,也是老古板一个。
  你记住了,我曾和DW一个寝室,屁股哪时候不能看,干嘛非要在操场边遭罪边看?啊?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请回答是是是。
  -
  不知何时,校论坛出现一个帖子,题为“论新校草与新校花的兼容性”。
  这贴出现得莫名其妙。
  毕竟,如今的燕大学子谁人不知,这届新生只生产校草不生产校花。最高兴的还是,一产产俩,个个高质量。
  所以,哪来的校花?
  -
  1L:
  在此,本人匿名上书,望天下大同。
  故倡议:奉窦巍为校草,捧白尧为校花。
  愿者留言,不愿滚蛋!
  
  3.这条牛仔裤有奇效
  2L:
  匿名敲章。
  楼主,沙发没了。
  3L:
  匿名敲章。
  楼主,板凳没了。
  4L:
  匿名敲章。
  楼主,地板没了。
  5L:
  实名观望。
  楼主,再不来解释,什么都没了。
  ……
  12L:
  哎呀莫急莫急,来啦来啦。
  我本来都敲好字打算发了,结果!!!在路上偶遇新校草与新校花,妈的,手抖全没了!
  所以说主题前,让我先来说说今天咱偶遇到了啥……
  -
  作为同班同寝同学,白尧自然是要跟着窦巍一起上下课,随时随地刷好感度、亲密度的。
  白尧本还想,窦巍要是不肯带他,他就死乞白赖地黏上去。
  谁知窦巍在这方面特宽容主动,哦不对,应该说除了在白尧爬床的这一件事上,窦巍都挺好说话的。白尧还没提呢,他便先问了。
  “要一起吗?”
  要要要,当然要!白尧激动坏了,连点了好几下头,头发都跟着一颠一颠。
  “好啊好啊,你等等我,我很快的!”
  “不急,时间够。”
  话是那么说,但窦巍也没坐下来等,而是站靠在门边上,一副“我不催你但你自己心里要有数”的口是心非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