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9 11:06:45  作者:顾清执

 =================

《大佬的金丝雀》作者:顾清执
文案:
     传闻中的谢安,是谢氏集团大少爷谢堂十二岁就养在身边的小情人,象牙塔中的金丝雀,十年时间过去,还都有这种猜测。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谢安就不明白了,他和谢堂之间就不能有点儿感情?
 
领证都领了四年了,谢堂手上的结婚戒指也带了四年了,大多数人还是把他当成金丝雀来看待,是没脑子吗?
 
而娱乐圈中的谢安,双顶级资源出道的超级新人,起点最高的新人,以及后续资源最虐的新人,经纪公司最不办事儿的新人,猪队友最多的新人。
 
作为当事人的谢安就不明白了,这娱乐圈怎么还不许人懒点了?跑行程太累了行不行?担当主演事儿太多了嫌麻烦行不行?
 
谢堂:行行行,小祖宗说的都对。
 
有钱有权有势十项全能又宠受的攻——谢堂
 
有貌有才懒散粘人又懂事的受——谢安
 
ps:不定时的改错字中……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安,谢堂 ┃ 配角:南子期,郑律,齐瑞 ┃ 其它:
 
==================
 
  ☆、谢堂的小祖宗
 
  叶飞秋是一名设计师,年芳二十八,就职于成唐华服设计公司,此公司旗下新出了礼服系列,他便是新系列的设计者。
  礼服是参加晚宴时才会穿的正式服饰,本就庄重华贵,叶飞秋又偏爱华丽繁琐的设计,刚开始公司选择他做设计师的时候便做好了礼服及其华丽的准备,可没想到,成品却是非常简约的款式。
  衣服上没有过多的装饰,一切的玄机都在设计和选材上。
  灯光下,隐约能看到衣服上的暗纹,各有千秋,叶飞秋交上去的成品仿制了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的云纹,带了些古色古香。
  成唐是一家财大气粗的公司,它的背后是传说中的谢氏集团,更加财大气粗,各方面很舍得花钱,特别是设计、用料和模特选人从不吝啬。
  这也是叶飞秋一头扎进这家公司的原因。
  钱是万能的。
  而此刻信奉钱是万能的叶飞秋头一次因为太有钱而苦恼了。
  公司比想象中更重视这次新系列的推出,在各个方面给足了支持,包括代言人方面。
  新品设计历时半年,第一版成品出来后,甚至惊动了上层,大小会议开了几十次,依旧没有敲定代言人的人选。
  娱乐圈乍一看人很多,但能用的没几个。
  选正当红的明星怕风险太大,越红越有争议,且有些艺人黑历史太多。
  选个刚出道的又怕撑不起衣服,得不偿失。
  选成名已久的更不行,这个圈子呆的越久,黑历史越多。
  若说自己培养一个,时间上也来不及,新品已经设计好了,预计下半年就要推出,哪儿找人培养去?
  他们开会开了几十遍头发都抓没了,商量出来的人选层层上报,回回在上层那里被毙掉。
  出道十年零黑料的玉女歌星——莹莹,不行,据说此人私生活不检点,玩的很疯,打回去重选。
  和青梅竹马结婚零绯闻的男艺人——李敬,不行,此人夫妻生活不和谐,影响衣服的水准,又打回去重选。
  如此反复几次,叶飞秋就受不了了。
  他们已经调查的很仔细了,确保各个方面没有遗漏才敢上报,没想到上面调查的更仔细,连人家的夫妻生活不和谐都调查清楚了。
  这该死的资本主义!
  有钱就能查人家的夫妻生活吗?
  不能!
  叶飞秋一拍会议室的桌子揭竿而起,带领深受上层迫害的员工们敲响了公司总监的办公室门,“总监!”
  “进。”
  办公室整理的一丝不苟,整个人温文尔雅的总监对着一大帮气势汹汹闯进来的员工楞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叶飞秋没有被他的外表迷惑,文件一下拍他桌子上,“新品的代言人我们选不了,您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转身就要走,总监叹了口气,“你总不会以为代言人的事情是我们管的吧?”
  叶飞秋止住脚步转头盯着他,他向上指了指,“再往上。”
  ……
  谢氏集团的总裁居然会管某子公司某品牌新系列的代言人是谁,这个认知让叶飞秋有些恍惚。
  别说谢氏集团旗下几十个子公司,就说谢氏集团本公司的事务都多的吓死人,他堂堂一个总裁不去处理那些事情,跑来管他一个小小系列的代言人干什么?
  难不成看上他了?
  叶飞秋在谢氏集团前台求见总裁居然不用预约就被接见了之后,特别发散思维的想到。
  不过也就是这么一想,很快就放弃了。
  谁不知道总裁谢堂的身边有个养了十年的小情人,乖巧听话,长得还漂亮。
  从12岁开始就被谢堂养在身边,近几年才传出是那种关系。
  身边有这么个顺心的小情人,总不至于看上他这个大龄的设计师。
  总裁办公室在顶楼,电梯一路上升,叶飞秋突然有些紧张,接下来要见的是他的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或者说是他的祖宗比较合适。
  他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能既不得罪这位祖宗又能说明事情的经过呢?
  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叶飞秋打开门走了进去。
  落地窗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以设计师的眼光来看,这人一米九左右,身材很好,虽然穿的是肥大的运动服但并不妨碍他看到衣服下锻炼紧实的肌肉,标准的模特身材,结合那张很帅气的脸和谢氏集团总裁的身份,妥妥的霸总人设。
  个子高的人本来气场就强,谢堂还不爱笑气场更强。
  叶飞秋进去后有些拘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谢堂那边先说:“有关代言人的事情,你们总监已经和我说了。”
  他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对方坐下,自己也坐了过去,“让你们白忙了几次,我很抱歉。关于这个我想当着你的面解释一下。”
  他说的话、做的事和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特别不一样。
  叶飞秋甩了甩头,暗叹自己被电视剧中的霸总人设图毒太深,现实中那样的人哪里做得来生意。
  “你的设计集团的人都很满意,单从这个系列来说,顶级。”
  秘书进来帮他们泡了茶,倒好,便离开,期间眼神没往别的地方看过一眼。
  叶飞秋对他的夸奖没有放松,一般这种时候就该来个转折了。
  果然,接下来谢堂就说,“但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很不好,你们选上去的人即使不说黑历史,也不足以成为这个系列的代言人,因为他们的地位不够。”
  谢堂从办公桌上拿了一份文件给他,叶飞秋看过后有些惊讶,“那个圈子不是有固定的供应方吗?”
  “墨守成规可不是一个好的习惯,你作为设计师视野应该更加开阔才是。”谢堂夹着根烟说。
  叶飞秋从惊讶中回神见到对方夹着烟一副想抽又极力忍耐的样子,以为他在顾及自己,便说:“你抽吧,我不介意。”
  谢堂摇了摇头,“我家小祖宗管的严,还是不抽了。”
  做生意的人心思太多的时候总爱抽一根烟,凝神静心,坐到谢堂那个位置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就爱抽一根烟解解乏,谁也不会说些什么。
  叶非秋对他口中的小祖宗很感兴趣,居然能管得了一个事业成功的男人抽烟这件事,没说几句闲话又绕到了那份文件上。
  即便有谢堂的保证,叶飞秋还是不觉得自己的设计能打入贵族的圈子,不是他对自己没信心,实在是因为那个圈子太难打入了。
  据说贵族圈里都是王室还在时遗留的王室血脉,虽然现在王室覆灭,但他们依旧生存了下来,立于社会的上层,自成一个圈子。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上流社会。
  虽然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上流社会又添了不少成员,但贵族圈子里依旧没有人进入。
  那群墨守成规的老家伙们还把自己当贵族,端着贵族的架子,不承认没有王室血脉的人。
  晚宴必须穿礼服,出席晚宴的礼服不能重样,最好和同场的人也不要重合。
  这个潜规则使他们在礼服的选择上非常谨慎,甚至请了私人设计师专门为他们设计的衣服,有些大家族甚至有专门的设计师团队和专门为他们做衣服的团队。
  他们对衣服的首个要求就是特别,并不是奇特的那种特别,而是绝不会撞衫的特别。
  叶飞秋要是只设计了一件,也许会被那个圈子的人看中,但量产的衣服再高档也不可能被接纳,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代言人一定要好好选,让这个系列大火,吸引那个圈子里的年轻人。实在没有人选的话,现在开始培养一个也行。”谢堂看出他心中所想说道。
  墨守成规的老家伙少了很多,剩下的年轻人可都是有钱的主,不好好谋划一下都对不起叶飞秋设计的衣服。
  再说了礼服系列面对的本就是上流社会,他不过把贵族圈也算了进去而已。
  那可是还没有人染指遍地都是宝藏的地方,作为商人哪儿有不心动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些阴狠,叶飞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心里为自己之前的想法叹了声天真。
  传闻谢总裁从小在集团里长大,18岁的成人礼便是帮集团处理业务,至今七年,才刚满25岁的男人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七年,怎么可能是善茬?
  即便他不是电视剧中的霸总人设,也不会是多平易近人的类型。
  办公室里突然有些冷,谢堂不知道想了什么连眼里都带了些冰碴子,叶飞秋左右看了看随时准备跑路。
  叮咚一声短信铃声打破了沉寂的氛围,是谢堂的手机响了。
  正好放在叶飞秋面前的桌子上,屏幕亮起,他随便看了一眼,目光便被屏保上的照片吸引了。
  背景明显是在床上,一个人窝在枕头里只露出精致的侧脸,只一眼他就被惊艳了,“这个,用他做代言人一定能火!”
  谢堂正低头看短信被叶飞秋搅和了,目光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你屏保上的人就很好是哪家公司的艺人?”叶飞秋兴奋的时候忘记了他面前的人不是旁人而是谢氏的总裁谢堂。
  他的手机屏保怎么会是娱乐圈的人呢?
  现场的沉默让叶飞秋冷静了下来,办公室里淡淡的尴尬在蔓延。
  “谢堂,接电话啦!”俏皮的电话铃声响起又一次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气氛,谢堂叹了口气露出无奈又宠溺的笑接起了电话。
  他起身的时候叶飞秋才看到他右手的无名指上有一枚钻戒,很明显的婚戒款式,还没来得及惊讶,心神就被打电话的人吸引了过去。
  和跟他说话时的语气不一样,明显的带着甜味儿。
  “睡醒了?是不是又没吃饭?没抽烟真没抽,我忍着呢……”
  挂了电话他的表情缓和了不少,对叶飞秋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家里的小祖宗查岗。”
  “啊,没事,没事。”
  “有关这个人的事情,我问他本人的意见再回你,可以吧?”谢堂指了指手机并没有一口回绝,叶飞秋点了点头,“这边会另外再找人,您那边尽力而为。”
  中午11点多,时间不早了,事情也谈完了,叶飞秋在谢堂“你怎么还不走”的目光里离开了办公室。
  一路坐电梯下来,在一楼又碰见了谢堂,比他下来的还快。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急事,他着急忙慌的连招呼都没打直奔停车场,叶飞秋有些意外他也会有这么一面。
  旁边抱着文件的女职员一脸羡慕的对旁边的人说:“总裁的老婆也太幸福了,工作再忙都会抽时间陪她吃饭,到底是谁这么有福气?”
  “会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小情人啊!”
  “怎么可能!总裁可是从来没有在外过过夜!他一个男人总该有些想法,就算从18岁开始,那人也才15,那是该做的时候吗?”
  言语间鄙视的意味很重视,似是看不起那位传说中的小情人。
  她俩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架不住叶飞秋离得近,耳朵好,听了个大概。
  不免骂了声禽兽,都是男人知道什么时候最想做,若真的按照两人所说,谢堂没在外面找过别人,那就只能是小情人解决了。
  十四五岁的孩子都下得去手,当真是禽兽。
  而此刻被冤枉为禽兽的谢堂正开车赶回家,昨晚折腾了一点新花样,一时激动玩过了火,家里的小祖宗睡得晚还憋了一肚子气,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可都压着火呢,不抓紧回家好好哄哄,还想不想上床了?
  虽然别的地方也都不错,但小祖宗在床上最能放得开,还是在床上好。
  此刻正在餐桌边坐着,眼巴巴的等着上菜的某位小祖宗打了个喷嚏,旁边站着的年轻帅气的执事从楼上拿了件外套披在他身上,“少夫人小心身体。”
  小祖宗眼睛一翻,懒得再去纠正那句少夫人,虽然说的也没错,但是能不能考虑一下他的性别啊!
  他一个大男人被叫少夫人有点儿不对吧?
  不过小祖宗懒得皮疼,只纠正了三次便放弃了,改口成功的执事握了握拳,yes!涨工资的目标实现了!
  
 
  ☆、谢安
 
  两天没有收到谢堂的联系,叶飞秋把它默认为拒绝,正打算开会再商量一下的时候,一通电话到了!
  是他朝思暮想的那通电话。
  迫不及待的接通连连嗯了几声,“在您家里见面?临夏山庄?今天下午两点?好好好,有时间,有时间。”
  挂掉电话,叶飞修激动地跳了两圈,代言人的事情一旦有回转的余地,他就不会换别人来。
  真的没有比屏保上的那个人更适合的了。
  分辨什么样的人能完美的展现出作品的魅力,这是作为设计师的本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