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09 11:18:04  作者:美人笑

   =================

  书名:男主今天又背锅了吗
  作者:美人笑
  文案: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苟活于世,甚是惭愧。
  一句话简介:
  劳资重生就是为了替某个杀千刀的家伙背黑锅的!
  新的文案:
  那晚,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人来参加他的婚礼了,可他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一直到婚礼结束,他终于看清了那人,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背影。
  那人背对着他,在斜阳里,冲他摆了摆手,仿佛在跟他告别。他慌慌张张想追上去,想让他别走。可他却只听到一声轻笑,以及一句——“就这样吧,你要幸福。”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越 ┃ 配角:徐晔 ┃ 其它:伪弱攻?心脏病?
  ==================
 
 
第1章 楔子
  美国纽约。
  是夜,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到处都充斥着喧嚣和浮华,市中心更是高楼林立。这里,看不到星光和月光,因为灯光已经把这里变成了不夜城。
  迈尔森酒店——一幢高达311米的五星级酒店。
  位于59楼,有这样一个特殊的房间,特殊就特殊在与外面的灯火辉煌相比,它独显幽暗。
  是的,屋内一盏灯都没开。只有外面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的微弱光线,让人隐约可以看见,宽敞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面朝着门口,仿佛在等什么人,不时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有水珠从发梢滴落,身上穿着宽松的浴衣,显然这是一个刚洗完澡出来的人。
  一道闪电在天空划过,此时如果有人在屋内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沙发上坐着的那人是如此惊人的美——美到妖异,美到让人窒息。可这样的美却不是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是的,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不同于女人妖娆的美,这种美,优雅中透着邪恶,慵懒中透着孤傲。只是其眼底一闪而过的暴戾,显示着主人此刻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突然,一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门铃应声而响,有人来了。
  放下手中的酒杯,楚越皱了皱眉头。
  “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有紧揪着衣角的手,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紧张。
  “不是说过你进来不用敲门吗?很吵。”说着无比优雅的掏了掏耳朵,“还有……你迟到了。”
  感受到对面直射而来的冷厉目光,来人瞬间僵直了身体。
  “我……你为什么不开灯?”青年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刺眼。”
  仿佛没注意到对面之人在转移话题,楚越优雅的站了起来,然后张开了双手,等待来人投入他的怀抱。
  青年紧了紧身上的黑色风衣,手在微微颤抖。在原地站了片刻后,终于在那人动怒之前疾步走了上去。
  “刺啦——”
  楚越不可置信的看着迅速退开的青年,胸口插着的一把匕首,迅速把雪白的浴袍染红了一片。
  青年后退几步跌坐在地,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着,面色苍白如死灰。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
  楚越低头看向胸前的匕首,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惊怒与痛楚,随后嘴角突然上扬,竟诡异地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哈哈哈咳咳!”大笑之下,一大口血咳了出来。一时间竟如同地狱爬出来修罗。
  “疯子,疯子!”青年红着眼嚷嚷道,强大的心理压力让他快要崩溃了——他杀人了……他杀人了!
  这时,走廊尽头有脚步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饱含恨意地怒吼。
  “楚越——”
  闻声青年迅速爬了起来,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出门没两步正好撞到了来人,来人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眼镜,大概三十岁左右。
  徐晔看着这匆忙跑来,撞了下自己后迅速进了电梯的黑衣人,皱了皱眉头。血腥气?错觉吧。
  一瞬间的停顿后,徐晔总算没忘记自己此刻来是干啥的。
  楚越——这个混蛋!
  怒气冲冲的男人在进门的那一刻却愣住了。
  “轰隆隆——”伴随着雷声的是一道极亮的闪电,亮到足以让人看清屋内的一切。那一刻,男人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都停止了。
  看到进来的男人,楚越脸上的笑容不再狰狞,反而慢慢变成了温柔。随后,身体无力地向后倒去。
  “阿楚!!!”目眦尽裂的男人飞扑过来,赶在楚越身体着地之前接住了他。
  然后此刻,楚越的双眼已经开始涣散,呼吸与心跳都已微弱得快感觉不到,然而他脸上还是在笑。
  “楚越!楚越你别死听到没有!”男人用力地拍打着他的脸,随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迅速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医院的急救电话。
  “晔……你这样……我会觉得你爱上我了。”楚越笑道,随即又一口大鲜血涌了出来。
  “楚越!你个疯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快死了你知不知道!”男人愤怒的咆哮道。手,却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着。为什么?明明自己那么厌恶眼前这个人,明明那么恨他,为什么此刻心会这么痛?为什么?!
  楚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笑:“是啊,快死了,可我……好开心怎么办?”
  “你……”
  疯子!他也一定是疯了才会为这样一个人心痛。
  仿佛笑累了,嘴角的弧度慢慢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混杂着忧伤与遗憾的认真。徐晔从没在他脸上见过这种表情。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滞。
  “徐晔,恭喜你……自由了。我……”
  也解脱了。
  最后几个字终究没有说出口,手便已无力滑落。
  “阿楚——”
  一声惊雷炸响,淹埋了这声撕心累肺的呐喊。黑夜拉开了帷幕,喧嚣尚未停止。
  作者有话要说:  emmm,这文后期可能有不合常理的地方,轻喷
 
 
第2章 往事
  有人说,人的一生何其短暂,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了,一辈子便过去了。
  对于此类说法,楚端阳是不屑一顾的,在他看来,人之一生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算短。这几万个日夜,足够一个人做很多很多事。比如乞丐可以变成富翁,高官可以变成阶下囚,然而这一切都与他没什么关系,他只是个臭打工的。
  看了看西斜的日头,端阳抹了把头上的汗。该有五点了吧,然而这夏日的余温还是足以把大地与石头烤的滚烫。
  “端阳,把那边的两袋石灰搬过来。”
  不远处,一个雄浑的声音喊到。
  “哎,好。”
  楚端阳苦笑了下,不得不结束短暂的休息,再次迈动已经酸痛不已的双腿。是的,没错,他就是在工地干活。谁能想到,一个唐唐名牌大学毕业的人,会沦落到来做这种苦力活儿。可是,能怎么办呢?他要养家啊。
  33岁了,已经不再年轻了,他有妻子,还有一个刚满五岁的女儿。正常来说,一个成年男人不应该养不起这么一对妻儿。可是!他还有巨额的赌债没有还!13万,在有些人眼里,可能什么都不算,可对于他来说,却无异于一座大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是个好赌之人吗?当然不是。他不会赌博,甚至抽烟都不会,所以上学那会儿一直都是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那么赌债是哪儿来的呢?
  他妻子的。
  周丽这个女人,最初是通过相亲认识的。那会儿他已经二十七,眼看着就要奔三了,他那对传统思想根生蒂固的父母,便开始急了,说什么也要让他带个女朋友回来。可他自幼便性格孤僻,对女生更是一向敬而远之,加上他相貌平平,又哪儿有女孩儿看得上他。
  无奈,只能服从父母的安排,去相亲,于是便遇到了周丽。周丽是个热情如火的女孩,很开朗很健谈,对他也很好。楚端阳跟她在一起时,没有那种很尴尬的感觉,所以两人也还算合得来。虽然后来才知道,她那段时间正好跟前男友掰了,跟他在一起纯粹是为了赌气。但那时已经晚了,他们已经结婚了,周丽也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加上他父母一直跟他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照顾女方,毕竟人女孩子不容易。所以,这段没什么爱情基础的婚姻,他也只能默然接受了。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不知何时起,闲赋在家养胎的妻子竟然染上了赌瘾,而且越赌越大!偏偏看着她越来越大的肚子,他又不能说的什么,只能苦口婆心地跟她讲道理。最后却只能换来一串白眼和一句“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穷鬼!”
  原本以为她生完孩子后工作了,没时间上赌桌,便会好起来。可偏偏天意弄人,生的是个女儿,他那重男轻女的父母不愿意帮他们两口子带孩子,他一气之下便带着妻儿离开了家乡,到了这沿海一带来生活。
  于是妻子工作的事,便这么搁置了,毕竟孩子必须有人带。早两年还好,孩子太小,离不开人,她也没时间去赌,可后来女儿上了托儿所以后,她就彻底放纵了,没日没夜的耗在赌桌前,赌资越来越大,甚至瞒着他贷了好几个高利贷!
  等接到债主电话催债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两年她到底干了些什么!13万,刚听到这个数字时,他差点气得背过气去。要知道,这些年他挣的都不够还这零头,毕竟养孩子的开销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偏偏他性格又孤僻,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拍上司的马屁,所以眼看着别人都升迁了,而他还在最底层。
  所以那天他是真的生气了,铁青着脸在门口坐了一天。周丽也有点怕了,因为这个男人很少生气,在一起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他那么生气。小心翼翼地叫了他好几次,都没搭理她。最后还是小女儿跑到他旁边,弱弱地叫了声“粑粑~”,他才有点反应。但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揉了揉小不点的脑袋而已,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妻子一眼。
  第二天,他就把原有的工作辞了。那份工作,虽然安逸,但工资终究太低了。以前看在勉强能够糊口的份上,他也没啥大追求了。可现在不同了,那些债,若不尽快还完,他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所以他听了邻居的劝告,来到了工地干活。这地方,虽然苦了点,但工资却比原来高上不少。
  刚来时,就有人看出他不是经常干苦力活儿的人,虽然他只是闷不吭声地埋头干活,但终究与常年干重活儿的大汉有所不同。细问之下才知道这原本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因为家里那点破事缺钱缺的慌才来的。
  “你家那婆娘那么会搞事,为啥不离了她?”
  与他同一天来的刘二哥,不止一次地这样问他。
  他只回了一句,我女儿需要她。
  是的,比起自己,女儿明显更粘她妈妈,毕竟她妈陪她的时间,比他多得多。他不想女儿有个不幸福的家,不更想她被人说是没妈的孩子。还有一点,虽然他心里拒绝承认,但他始终觉得,自己确实对妻子有所亏欠。当初刚离家那会儿,他不止一次地看到妻子望着熟睡的孩子默默垂泪,嘴里还低喃着:你为什么不是男孩儿……
  每当回忆起这一幕,他心里就跟压了块石头似的,堵的慌。所以这些年,对于妻子的一些不良习性,他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要说如今的局面完全是妻子的错,也不全然,若没有他的放纵,若他当初有严格地管束她,又何来今日的局面?所以所有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往心里咽。
  日落西山,楚端阳终于结束了一天的活儿。有工友三五成群的商量着去喝酒,问他去不去。端阳牵了牵嘴角,摆摆手便独自往家走了。像一只独行的孤雁,以前如此,如今亦是。身后不远处,一声不大不小的囔囔声传来:“真是个没劲儿的闷葫芦。”苦笑了下,他知道,他又要被孤立了。人这种群居动物,一但有个别人特立独行,便会遭到所有人的反感。但是,无所谓,反正他习惯了。
  柏油马路上的热浪一阵接一阵的扑面而来,再有一个红灯路口,就到家了。
  一阵傍晚的凉风吹来,顿觉浑身舒爽不少。拐角不远处的音响,传来熟悉的歌声。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
  爱情进入永夜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割断幸福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
  还真是应景的一首歌呢,楚端阳自嘲地笑笑。
  “叔叔,你钱包掉啦。”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耳,衣角被人轻轻地扯了扯。楚端阳低头一看,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比自己女儿应该大一点。
  不对!她刚说啥?男人条件反射地立马低头在地上看了看。
  “嘿嘿……哈哈哈,骗你的,叔叔好笨!”
  小女孩儿冲他做了个鬼脸,嬉笑着往马路对面跑去。
  “……”这年头的小孩儿都这么鬼机灵么?嘴角抽了抽。还是自家的小不点儿可爱,楚端阳想。
  突然!
  “嘀嘀——”
  一声刺耳地喇叭声传来。楚端阳看到了令他肝胆俱裂的一幕——一辆大卡车从侧面急速驶来,眼看着就要撞上了那小丫头。那一刻,楚端阳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用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飞奔过去推开了女孩儿。下一秒便感受到了一记沉重地撞击。
  楚端阳想像过无数次,自己会如何死,但无论怎样他都没想过自己会为了救人被车撞死!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按照以往,即使有人真在他面前遭遇车祸这种事,他连停下来看一眼都不会。
  这大概就是报应吧,为他以前的冷酷无情而付出的代价。
  有温热的液体从脑后流淌开,周围聚集着越来越多的人群。有拿手机拍照的,有拨打120的,更多的是嘴里不住地说着真可怜啊,怕是活不了了吧……身体却没有任何行动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