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0 09:07:22  作者:甜梦何处寻

 

 
《强制驯养》作者:甜梦何处寻
 
程霁以为自己终于驯服了季清安。
却不知道自己早已走进季清安设计好的牢笼。
 
扮猪吃虎攻(季清安)x 偏执作精受(程霁)
 
标签:破镜重圆/好大一盆狗血/披着虐恋皮的社情小甜饼
排雷:分手前的受深柜且作,极作!本文狗血,极狗【高亮】
 
微博:奶口卡
新站同步更新,有喜欢的小可爱求收藏海星支持一下=w=
 
 
 
 
第1章 (上)
  “季先生看上去不像是需要靠相亲寻找另一半的人。”女人抬手将一头微卷的长发拢至一侧身前,她细挑的眉梢与略带审视的目光使得季清安有些不爽。
  他对上女人的目光,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讥笑反问道:“林小姐不也是一样?”
  女人看了他一会儿,坐直了身子正色道:“既然你也没这个想法,那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实不相瞒,我只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婚姻。当然,婚后还是各过各的,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希望你也一样。”
  “那自然再好不过。”季清安道。
  女人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抿了一口,漫不经心地朝他身后某处扫了一眼,又迅速将目光移回他脸上,轻笑道:“你还是先考虑一下吧,你身后的视线快要把你射穿了。”
  季清安也笑了:“嗯,我考虑好了给你答复。”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随便聊了几句,季清安垂眸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估摸着身后那人的耐心也耗得差不多了,便冲对面的女人微微欠身:“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女人双手握着刀叉专注而优雅得切着面前餐盘里的牛排:“请便。”
  季清安刚打着火将嘴里叼着的烟点燃,余光里便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朝自己靠近。他从嘴里吐出一团白雾,在那人接近时又很快将燃着暗红色火星的烟头反向收进掌心里。
  果不其然,下一秒对方便拽起他的衣领将他用力地推进隔间里。他的后背重重撞上墙板的瞬间指尖虚夹着的烟头措不及防按在掌心里,一阵灼烧的痛感很快传了上来。他暗叹一口气,不着痕迹的将已经在手心里按灭的烟丢在地上,抬手想要推开紧贴在自己身上的人。
  程霁粗暴的攥着他的领口将他狠狠按在墙壁上,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此刻却盛满怒意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被季清安推了一把的程霁有些恼火,揪着他领口的手换成小臂抵住他的脖子。
  季清安眼底倒是一贯的冷漠与疏离,开口的话也听不出情绪:“怎么?不装真善美了?”
  “我说过的吧,”程霁微眯着眼睛,从紧咬的后槽牙里挤出几个字,“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让你再也看不到别人。”
  闻言,季清安不由得想要发笑:“背叛?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谈背叛?下属?老同学?还是……”他瞥了一眼面前这张因愤怒涨红的脸,声音里带着与表情尤为匹配的讥讽,“前男友?”
  季清安没费多大力气就将程霁有些松动的胳膊扯开,他低头俯视着程霁微颤的睫毛,沉声道:“不管是哪一种,都没有立场吧。”
  说完他没再去看程霁的表情,越过他去开隔间的门准备离去。
  身后的人轻声颤抖道:“我答应了吗?”
  季清安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垂着头的程霁:“什么?”
  程霁缓缓抬起头,望向他的眼睛通红。季清安有些吃惊,认识这小祖宗以来还是头一回见到他红了眼眶。但很快他就吃惊不下去了,因为程霁又一次拽着他硬生生撞上墙壁。他歇斯底里地朝季清安吼道:“我他妈答应分手了吗?”
  季清安还没从后脑勺撞击后的眩晕中回过神来,小腹上就猛地挨了一拳。程霁泄愤似的一记记重拳捶在季清安肋骨和肚子上:“我他妈答应了吗?凭什么你说分就分说走就走?我他妈允许了吗?我让你走了吗?”
  季清安被这几拳打的五脏六腑一阵翻江倒海,一股火窜上来,也有些恼了。他抬手一拳挥在程霁脸上,这一拳完全没有收力,程霁被砸的一个踉跄后撤一步,他面颊本就白皙得有些透明的皮肤肉眼可见得迅速泛起红肿。
  程霁抬手在脸上被打的地方摸了摸,火辣辣的痛感让他没忍住抽了口凉气。他抬眸望着一步之遥的吃痛捂着肚子的季清安,那张脸上尽管眉头紧蹙,眼里却还满是他妈的该死的冷漠。
  季清安看着程霁冷笑一声朝自己走过来,下意识后退半步,心里琢磨着这小祖宗还打算作什么妖。
  程霁走到他面前,抬头望着他的眼睛:“疼吗?”
  “……”此刻说疼或不疼似乎都有些尴尬,季清安索性避开他的目光缄口不言。
  “你知道我多讨厌你这样吗?”程霁看着他,“不看我,也不说话,真的非常没劲……”
  季清安打断他的话:“还有事吗?”
  程霁咬了咬牙:“有。”
  他突然抬手箍住季清安的脖子,在对方诧异的望过来时用力地吻上那双曾经无比熟悉此刻又无比陌生的唇。
  比起吻,不如用嘶咬来形容更为贴切。
  见舌尖撬不开季清安紧闭的牙关,程霁有些火大的咬在他的下唇上,他牙齿上的力道不小,对方却依然抿着双唇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程霁发狠的在他唇瓣上又啃又咬,直到浓重的血腥味在两人鼻腔里蔓延开来,他这才略带沮丧地离开季清安的唇。
  季清安抬手将唇上的血迹抹掉,却很快又有血珠往外渗出,这一抹妖冶的猩红在洗手间刺眼的炽光灯下更为触目惊心。他将唇上的血珠舔掉,径直从程霁身边走过,推开隔间门时步子顿了顿,对身后的人说:“明天开始你不用来公司了。”
  程霁看着季清安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垂在身侧的拳头攥的骨节泛白。
  夜半,季清安躺在床上依旧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索性起身趴在阳台上点起烟。寂静的城市被暮色笼罩,远处高楼上的霓虹忽闪忽灭。正值深秋,萧瑟的风带着些许凉意。他拢了拢身上的睡袍,轻轻从嘴里吐出一缕白烟。
  季清安伸出手摸了摸唇上的伤口,那处仿佛还残留着程霁齿间嘶咬的刺痛。他收回手,又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在眼前消散时脸上那一抹堪称得上是温柔的笑容也跟着散了。
  他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抱歉林小姐,我可能不是一个合适的结婚人选。
  对方很快回来一句:
  -嗯哼,小男朋友很可爱。
  可爱吗?
  季清安下意识伸手揉了揉酸痛的肋骨,脑子里闪过程霁望向他时眼眶发红的委屈样。
  行吧,挺可爱的。
  ……就是凶了点。
 
 
第1章 (下)
  第二天,季清安晚上十点多从公司离开。
  他倒是真没想到程霁会在公司楼下四处都是监控的停车场对自己下手,季清安刚拉开车门便被人从背后用手帕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捂住了口鼻。难闻气味冲进鼻腔逐渐失去意识前,季清安心想:这小祖宗究竟知不知道麻醉药的正确用量?
  显然程霁是不知道的。
  床上的男人还保持着几小时前被程霁扔在床上的姿势,从回来到现在始终没动一下。程霁单膝跪在床上抬起手在他脸上拍了拍,季清安舒展着五官双眸紧阖,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颇有一副长眠不醒的架势。
  程霁气急败坏的朝手机那头骂道:“不是说三四个小时就醒了吗?这他妈天都快亮了!”
  “谁知道你能一口气倒半瓶上去啊哥,”对面也慌了,很快听筒里传来键盘啪啪打字的声音,那人念道,“麻醉药过量会导致中枢神经麻痹,自主呼吸丧失,从而引起心脏骤停……卧槽,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俩就完了!迷奸和奸杀可是两个概念啊……”
  季清安恢复意识时最先感到的是从脚底板腾上来的天旋地转,剧烈的眩晕感让他有些恶心。他闭着眼睛没动,试图舒缓一下混沌的大脑。周遭的声音像是隔着一层膜传进他的耳朵里,程霁在说什么,听不清楚。
  但这语气他很熟悉,程霁在发脾气。
  接着就要摔东西了。季清安想。
  啪——
  程霁手里的手机从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接着砸在墙上,又很快弹到地板上。
  还是这个样子。季清安暗叹。
  程霁按着暴跳的太阳穴心慌意乱的看着床上的季清安,走过去推了他一把,叫道:“季清安?你别给我装了,起来。”
  季清安听着他紧张颤抖的声线,心里忽然染上了那么一丝恶趣味,他闭着眼睛没动。
  “季清安?”程霁又叫了一声,一边伸手去拽他的胳膊,季清安的手臂从他手掌上自然滑落摔回床上。
  程霁这下真的慌了,手足无措的一遍又一遍叫着他的名字,好一会儿才一拍脑门想起来:“对,电话……”
  他低头看着脚边被自己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低骂一声“妈的”,重重的将破碎的手机朝墙上踢了过去。
  当程霁有些冰凉的双手触碰到自己身体时,季清安默默在心里念了一遍清心咒。接着一滴温热的液体渗过他单薄的衬衫,很快又是一滴,带着灼人的滚烫在他胸膛晕湿一片。
  程霁抬手在开了闸似的眼眶上抹了一把,从季清安西裤口袋摸出他的手机。
  季清安以前一直习惯用手机号码尾号做密码,程霁下意识输入了他的手机尾数。
  嗡——
  密码错误。
  他又输入季清安的生日。
  嗡——
  密码错误。
  密码是什么?
  程霁攥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他盯着屏幕好一会儿,这才缓缓在按键上输入自己的生日……
  看着跳出的错误提示,程霁心里自嘲道,想什么呢。
  季清安艰难地将眼睛睁开,看着身边背对着自己专注地试着解锁密码的人不由得有些心慌,这要是被试出来了可还得了,自己这段时间花的功夫就白费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出言打断他。
  他嗓子有些干涩,开口的声音轻而沙哑:“几点了?”
  手机上又震动了一下——密码错误。
  程霁听到声音却没回头,他敛了敛情绪,背对着他答道:“不到六点。”
  季清安正想起身,就听到床头传来‘咣当’一声,他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金属手铐,手铐另一端扣在铁艺床的镂空里。
  他只好半俯身放眼环顾四周,这个房间不大,厚重的窗帘拉的严丝合缝,房间里一片昏暗,只有床头柜上亮着一盏光线昏黄的老式台灯。墙上的暗色壁纸大概因年份久了有些地方脱落斑驳,房间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久无人居的霉尘味道。他侧头闻了闻身下的床单,干燥无异味,应该是新换的。
  季清安这才放下心来在床上躺好,脑袋一触碰到枕头又感到一阵头晕脑胀,他看着身边依然背对着自己的程霁,闭上了眼睛,缓缓道:“八点叫醒我,我要回公司开会。”
  “你是不是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被绑架了,还开个屁的会。”
  “钱和银行卡都在钱包里,自己找。”季清安想翻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却被脚上的锁链牵制住抬不开腿,只好平躺着。他睁开眼睛瞥了一眼面前的程霁,“命,你要就拿去。”
  刹那间程霁几乎听到自己心中的震荡,他猛然转过头来,纤长的睫毛上湿润成缕,泛红的眸正对上季清安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却听到季清安接着说,“如果你有命拿的话,停车场的监控是高清的。”
  程霁看着季清安,季清安也不甘示弱的望着他。
  程霁绷着的脸上突然松懈下来,一个似是明媚的笑容一瞬即逝,却还是被季清安的眼睛清楚地捕捉到了。
  程霁将手里因多次输入密码错误被暂时锁定的手机扔回床上,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床上的季清安,冷哼道:“我有没有命拿,你可以等着看。”
  季清安闭上了眼睛,轻笑道:“嗯,我等着。”
  伴随着门被重重摔上时的‘咚’的一声巨响,麻醉劲儿还没过去的季清安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等季清安再次醒来时已经天光大亮,屋内发霉的气味已经散去不少,半开的窗户正往房间里呼呼灌着凉风。他这次起身起的很顺利,手脚上的束缚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他抬手揉着手腕上被勒出的红印,又活动了一下酸涩的颈椎,一扭头便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他的车钥匙和钱包。
  季清安将自己的东西收好后从房间里走出来,没看到程霁,大概是早走了吧。他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里是一个简单的二居室,看室内的装潢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另一个房间似乎是上了锁,他拧了几下门把没打开,便作罢扬长离去。
  上了锁的卧室大床上,程霁听到外门的响声后睁开眼睛瞟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老式壁钟。
  还让八点叫你,叫了你又不醒。
  还开会,开个屁。
 
 
第2章 (上)
  季清安揉了揉眉心,试图缓解这股折磨了大脑一天的昏沉感。从电梯里走出来时他下意识抬眸朝自己车边扫了一眼,方柱后的人影被停车场昏暗的灯光映了个清清楚楚。
  季清安没表现出异样,装作没看到一样朝车走过来,一边低头从手上拎着的西服外套口袋里摸车钥匙。走进车门时背后贴着他的脖子探来一只手,季清安下意识偏头躲了躲那只手里握着的方巾。
  ……这东西他看着就头疼。
  但躲了一下后,还是由着这只手捂上他的口鼻。季清安放轻了呼吸,努力让自己尽量少吸入一些这令人头痛欲裂的气体。带着刺鼻气味的方巾捂了上来,却没等到预想中的眩晕,但季清安犹豫了一下,还是眼睛一闭朝身后倒了下过去。
  因为他怀疑如果他再不晕程霁定能靠着这么一块没什么味道的破布捂到他窒息才肯放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