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0 09:47:57  作者:约耳
  “我……”任垠予捏着牙膏,好像还没睡醒,整个人有点呆。
  “算了,我的错。”沈槐一边往嘴里捣蒜一样捅着牙刷,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我这叫没事儿找事儿,我又不是不清楚你什么德行,我的错。”
  任垠予扭过头来看他,并不见喜色:“那以后你还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吗?”
  沈槐含着满口泡沫,瞪任垠予:“你让我上一次我就不生气了。”
  “……现在吗?”
  “……”
  客厅的手机铃适时地响起来了,沈槐快速漱完口去接,电话那头是林修,甫一开口,就让沈槐拧起了眉。
  任垠予恹恹地跟过来,靠在门边看着沈槐。
  说了十来分钟,沈槐面色不妙地挂了电话,看向任垠予。
  “一休这小子怕是脑子出问题了。”
 
 
第六十八章 【捉虫】
  “我见到我哥了。”
  沈槐来找林修的半道上烟瘾犯了, 没带打火机,到了咖啡店就给林修发了个微信说来外面抽根烟,结果林修也没带打火机,两个男人站在咖啡店外叼着两根没点燃的烟卷,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旁边是几桌户外餐桌,有两个小姑娘在聊最近的科幻剧, 讲一个男人不停地穿越时空, 和他的女朋友谈恋爱。
  沈槐有点分心,侧耳听了几句,还在心里琢磨最近任垠予热度好像不行了,得赶紧给他整个爆款出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林修把在电话里跟他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沈槐抬手把咬出齿痕的烟从嘴里拿出来,偏头看向林修,林修脸上没什么表情, 直视着前方,叼在嘴里的烟却在抖, 沈槐仔细看,发现他下巴在抖。
  他第一反应是觉得林修不好了,这是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林远死在自己面前, 如果林远的死给林修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大到精神开始出问题,那就完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林修转过头来, 看着沈槐,他的下巴还在抖,脸有点僵硬。
  怎么看怎么像疯了。
  但沈槐没这么说,他说:“没,我就是在想,你爸妈也不在了,哥哥也不在了,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得顾你一辈子,那小予肯定不高兴的,我以后得怎么哄他啊。”
  林修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然后突然地,他把烟从嘴里抓下来,全身紧绷,眼睛死死盯住了前方,沈槐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花了几秒,才确定林修盯着的是个戴眼镜的男人。
  沈槐是个男女通吃阅人无数的前娱乐公司老板,第一眼只觉得那个男人看着清爽儒雅,气质不错,直到他走进咖啡馆的户外区,拉开椅子坐下来,冲服务生微笑着点了一杯咖啡之后,沈槐有了一种被榔头抡了脑袋的感觉。
  “这他妈……”沈槐烟都拿不住了,伸出手去,下半句“太像你哥了吧”被他咽下去了,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林修说见到林远了是什么意思,但紧接着也迅速意识到,林修是被一个极度相像的人魇住了。
  “你看,你都能认出来。”林修的脸上出现一种近乎扭曲的狂喜,“我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回来了。”
  “等等,一休。”沈槐忍不住伸手挡了林修一下,在他看来,林修的模样好像下一秒就要冲上去了,“就是感觉像而已,你怎么能把人真当你哥了。”
  “不是当,就是他。”林修说,眼睛亮得有点可怕,“他只喝黑咖啡,夏天再热也要在衬衫里穿背心,他的耳垂是卷起来的,他感觉惬意的时候,会用手去摆弄。”
  林修话音刚落,那个点了黑咖啡,看得出没有单穿衬衣的男人,就伸手摸了摸耳垂。
  沈槐:“……”
  林修:“而且,他在今年二月,就是我哥死的那天,才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
  沈槐:“……我真是,操。”
  一时间沈槐脑子里闪过数个猜测,纯粹的小概率巧合,有心之人的安排,或者就是林家老爷子的某个私生子出现了。然而不管怎样,林修都玩完了。
  “你先跟我走,找个地方我们聊聊。”沈槐想把林修拉走,但对方今天把他叫到这里见面,显然不会就这么离开。
  “沈槐,别管我疯没疯,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林修眼睛没从那个男人身上错开,语气里有种不像他的沉闷,“我的下半辈子,就全在那个人身上了。”
  沈槐头都大了,心想林修这状态非得栽个跟头才算完,还不如先顺着他。
  “那你要我做什么?”
  林修一时间反倒扭捏起来了:“你比较擅长搭讪。”
  沈槐满头问号:“敢情你下半辈子要托付的人,你喊我去给你钓?”
  “嗯。”说完往后一靠,又是过去那个颐指气使的林二公子了。
  沈槐没有办法,只能把烟丢在一旁的垃圾桶里,抓了一把头发,大步朝眼镜男走过去。
  “诶,那是不是任垠予?”
  沈槐脚步一顿,刚刚那两个热烈讨论科幻剧男主的女生偏头望着某处,语调兴奋,沈槐不着痕迹地四下找了找,在一处不起眼的墙角,的确有个套着兜帽衫暗中观察的小予。
  沈槐站在原地,挡住了那两个女孩的视线,其中一个心急,出声对沈槐说:“诶麻烦你让一下。”
  这动静又引起了眼镜男的注意,不经意地朝沈槐看了过来。
  其实今天天不错,咖啡馆正好在放一首沈槐很喜欢的歌,叫《happy together》
  沈槐站在那,也不顾女孩不满的眼神和身后林修催促的暗示了,他站在那,街边茂盛法桐枝桠间的阳光倾斜,洒了他一身,咖啡馆里的咖啡香气和音乐一起飘出来,街边人来人往,沈槐突然有种幸福触手可及的感觉。
  哪怕今天早上他才跟任垠予闹了场不愉快,哪怕林修没有和死去的哥哥搞不伦,但就要和一个替身搞同性恋了。
  可又有什么关系呢,过去的这一年,他破产了,在异国死里逃生,三十多岁头一遭体会了纠结痛心的感情,却也因此找到了心爱之人。
  那个人就是此刻缩在街角,很可能是因为不放心他过去风流花心的秉性,而偷偷跟踪过来的任垠予,虽然是大明星,是影帝,却把毕生演技都用在了自己这个并不希望做他观众的人身上。
  “先生,如果你需要座位的话,我不介意拼桌。”
  眼镜男突然出声打断了沈槐飘飞的思绪,沈槐看向他,再次被对方熟悉的假惺惺的笑容震得头昏,这人跟林远的五官只有几分相似,但举手投足,实在是太像了。
  沈槐没有忘记林远在重症室最后的遗愿,是要沈槐带他回到林修身边。
  莫不是真的借尸还魂了?
  沈槐回头又望了望林修,后者非常业余地在装作四处看风景。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任垠予似乎也按捺不住了,手指头抠墙抠得很急躁。
  眼镜男以疑惑的眼神询问沈槐,沈槐能看出来对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为了维持虚伪的礼节而在强撑。
  罢了。
  如果林修跟这个男的搞基,可以避开血缘障碍,还能弥补对他哥的遗憾,简直是不负责任的恋爱小说的开场,条件充足得仿佛跳楼甩卖。
  而林修之所以只能跟个替身搞基,是因为没有认清他跟他哥才是命中注定,而不是跟自己,心走岔了道,结果就那么惨。
  所以我可不能走岔道了。
  毕竟任垠予那小子是照着我喜欢的样子演他自己的,搞丢了去哪找替身啊。
  沈槐在心里对自己说,然后走到眼镜男面前,戏谑地挑起一边眉毛:
  “是后面那个帅哥想找你拼桌,今天拼不成没关系,他跟我说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跟你拼下半辈子了。”
  沈槐说完,没再管错愕的眼镜男和慌得一批想要同手同脚跑上来掐死自己的林修,朝偷窥半天的任垠予小跑了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想。
  管他真真假假,他要是想在我面前演一辈子的戏,由着他就是了。
  我就做他唯一的观众吧。
  躲在兜帽阴影里的任垠予,看到沈槐突然朝自己跑过来,先是吓了一跳,想继续藏,下一秒却发现沈槐笑着,笑得那么好看,那么充满爱意,以及他最迷恋的宠溺。
  任垠予心跳砰砰的,从角落走出来,有些紧张又激动地等待着沈槐跑过来。
  他会给我一个拥抱吗?还是一个吻?
  他不知道,他曾经在心中默默企盼的那个心愿,刚刚被沈槐答应了。
  唯一的观众。
  而这位唯一的观众将要给他的,是一束永不熄灭的追光。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突如其来的完结 其实我也没想到 写到这里的确把想写的剧情都写完了 索性就这么完结吧
  当然之后还会有一些甜甜的番外 这两个人是我最喜欢的两个男主了 我也舍不得他们俩
  当然也舍不得你们
  你们的赞许 你们的肯定 你们总是委婉又中肯的建议
  那么多本小说里 那么多个作者里 你们愿意在如此不成材的我这里花费时间 我真的运气好
  网络大部分时候都在给我带来负能量 但只有在刷到你们评论的时候 让我觉得人间值得
  希望你们今后快乐安康 希望我们还会相遇 鞠躬
  下一本填《弄假成真人秀》 还是娱乐圈文 搞笑的 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留意隔壁 最近我会修文 正式开始填就去微博吆喝 再次感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