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47:33  作者:贺端阳/涅幽水
  现在朝中诸人觉得他家公子功高盖主肆意妄为,却无人还记得当今圣上初继位之时,南魏朝堂经过夺嫡之乱的血洗之后百废待兴,西北部族趁虚而入,起兵叛乱,妄图占据西北十三州自立为王。
  当今圣上想要派兵平乱奈何无人可用,朝堂之上每日争论不休,主张割地求和之人更是逐渐占据了上风,在这种时候,是他家公子力排众议挺身而出,他只说他决不允许陛下初登皇位就留下割地求和的耻辱,之后就亲率三万大军赶赴西北,历时半年终于平定叛乱,还天下安宁。
  要知道他家公子先前的那些年是何等的矜贵,就算学了一点拳脚功夫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整个游府上下都不曾料到有朝一日他们家会出来一个将军。
  瑞云到现在都记得他家公子从西北回来之时身上累累的剑疮刀疤,更记得当今圣上亲至游府,二人在房里呆了许久,离开时圣上眼底通红的一片。之后就封他家公子为上将军,掌管天下兵权直至今日。
  现在他家公子说,他早晚有一日会离开军中?
  “公子,”瑞云犹豫地开口,“你想离开军中?”
  “不然呢?你觉得我真的是喜欢那些打打杀杀?”游彦将装满水的木桶从荷花池里捞了上来,“当年他新登皇位,军中诸人不是先帝的心腹,就是先太子的手下,他无人可用,我自是要帮着他的。现在天下太平,三军也成了一块铁板,这铁板总不好一直攥在我手里。更何况,我也并不是很想要。”
  瑞云想起前些日子他家公子偶尔皱起的眉头,又想起朝中的许多传言,福至心灵:“公子,你是怕功高盖主,难得善终?我看陛下他对您……”
  游彦低下头,看见荷花池里自己的倒影,他伸出手将那倒影搅乱:“他对我一往情深,我从不怀疑。也正是如此,我不希望将来有一日,因为这些我本就不在乎的东西而影响我们之间的情谊。”
  玩够了池水,游彦拎着大半桶的水站了起来:“虽然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过是麻烦,但对他来说却是坐稳这皇位的前提。他想要这天下太平,四海清明,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他想成为受后世敬仰的一代明君。”游彦嘴角向上扬起,声音里难得的带着一丝温柔,“而他想要的东西,我都会给他。”
  游彦拎着半桶水走了几步,回头看在瑞云还蹲在荷花池边满脸纠结不由笑了起来:“这些事儿不是你那个小脑袋能想明白的,有那个功夫还不如过来帮你家公子拎一下水,也不知道老爷子一把年纪怎么拎得动的。”
  “因为老爷他从来不在晌午浇花,”瑞云慢吞吞地走了过来,从游彦手里接过水桶,“公子,您还是放过老爷那些花吧,尤其是那几株山茶花,都是他老人家好不容易讨来的,您这一桶水下去,它们可能见不到老爷最后一面了。”
  游彦挑眉,还待反驳,突然有下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公子,宫里的车马正在府外,要接您入宫。”
  游彦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这个时辰不睡午觉,折腾我干什么。”
  但不管怎么样,这消息多少救了游大夫的那些花,瑞云忍不住松了口气:“公子这些日连早朝都不去,陛下连您的面都见不到,所以才派人来接您呗。”
  游彦将斗笠摘了下来塞到瑞云手里,将随手挽起的裤腿放了下来,朝着那小厮道:“走吧。”
  “公子,您好歹是进宫,是不是要换身衣袍?”
  游彦瞥了瑞云一眼:“你不是说陛下只是想见我一面吗,我人到了就可以了,陛下还会在意我穿什么?”说完一甩衣袖,朝着府外走去。
  兴许是因为在花园折腾了大半个上午,又或者是因为马车摇摇晃晃,没过多一会游彦就起了睡意,一手撑着自己的下颌靠着马车壁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
  等马车停下有人叫醒他的时候,游彦甚至还做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梦。他揉了揉自己的眼,掀开车帘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哪里不对,他盯着昭阳殿的牌匾看了稍倾,回头看了一眼身边一脸恭敬的内侍,唇角扬了扬:“既然是太后召见,内官应当早些告知才是,在下也不会如此失礼,连件外袍都不换就来了。”
  其实游彦这话是经不起推敲的,毕竟他这一身见太后是失礼,见皇帝也并不怎么得体。但是没有人会反驳他这个问题,那内侍只是向后退了一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太后在里面已经等候大人多时了。”
  游彦看了他一眼,嘴角噙着笑,大步进到殿中,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主位之上的吴太后,他在殿中停了下来,躬身施礼:“臣参见太后。”
  如预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吴太后就好像对手里的佛经着了迷,根本没察觉到殿中还有旁人一般,微微颤抖的眼睫却暴露了她的情绪。
  吴太后不出声,游彦也不着急,这种刻意的刁难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他相信吴太后费劲心思将他召来,也不仅仅是为了这种不能再低级的手段。
  果然没过多久,吴太后就先按捺不住,她状似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就看见了站在殿中的游彦,惊讶地朝着身边的宫女呵斥道:“游卿家何时来的,怎么不提醒哀家?”而后语带歉意地开口,“哀家最近醉心礼佛,怠慢了游卿家,快,赐座!”
  游彦倒是真的希望这位太后能如她所说的醉心礼佛,少给蔺策找些麻烦,但眼下情形来看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只是笑了一下,在椅上坐好:“臣听人言佛法无边,太后想必也是为之所震撼,一时忘情,又何来怠慢之说?”
  吴太后微微眯了眯眼,说起来她应该是第一次单独与游彦见面,尽管过去的这些年来,她无数次地听说着有关这人的传闻。起初的时候只是听闻光禄大夫游湛府上二公子风姿俊逸,才识卓越,连先帝都对他称赞有加,却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世族贵公子却与他那个沉默寡言一文不名的儿子成了莫逆之交,甚至一路辅佐他登上皇位。最开始吴太后是庆幸的,对这位不曾谋面的游公子也心怀善意,直到这位游公子时不时夜宿长乐宫的消息传到她耳中,她才发现有些事情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容易。
  这个游彦也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吴太后从宫女手里接过茶盏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才缓声道:“哀家听说游卿家近几日身体抱恙,不知现在如何了,用不用叫御医来为你瞧瞧?”
  游彦摸了摸自己干涩的嘴唇,看了一眼吴太后手里的茶盏:“陛下那日到府里探望已经让御医为臣号了脉,没什么大碍,好生休养几日即可。只不过,”游彦笑了一下,“臣现在倒是渴的很,不知太后能否赏臣一盏茶尝尝?”
  吴太后面上的笑容僵住,她听说游彦这人素来百无禁忌,现在倒是亲自见识了,只能转头朝着宫女道:“怎么如此没眼色,还不给游爱卿奉茶?”
  游彦顺利地喝到了昭阳殿的茶,心情好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诚恳了不少:“不知太后今日召臣前来所为何事?”
  游彦的气定神闲深深刺激到了吴太后,她在后宫战战兢兢数十年,哪怕现在身份尊贵,却始终学不会这一份云淡风轻。她皱着眉头看了游彦一会,各种想法从脑海之中闪过,最终道:“游卿家自打先帝在位之时就与皇帝相识,也算是皇帝的左膀右臂,所以哀家今日召游卿家前来是想商议一下皇帝的婚事。”
  游彦端着茶盏的手顿了一下,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了吴太后一眼:“太后要与臣,商议陛下的婚事?”话落他唇畔溢出毫不掩饰的玩味笑意。
  游彦与吴太后先前并未有什么接触,但与蔺策一路走来,对他这位亲娘也有所了解。
  吴太后出身低微,机缘巧合蒙了圣恩诞下皇子,却再不得先帝垂怜。为求自保,不得不依附先帝宠妃尚贵妃,处处伏低做小,甚至刻意冷落自己的亲生子,以免尚贵妃怀疑自己有僭越之心。以至于蔺策虽有亲娘,却无人关怀。虽然游彦知道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流想在后宫之中自保也属无奈,但每每想起在遇到自己之前蔺策所经历的种种,他对这个吴太后就很难有什么好感。
  但皇家本就亲情淡薄,为了登上皇位蔺策又不得不除掉了自己一众手足,只剩下这么一个血脉相连的亲娘,游彦即使对她观感不好,却也不至于对蔺策挑拨他们母子关系。反正他们一个宫里,一个宫外,对于游彦来说她这个高高在上的太后也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却没想到这吴太后终于按捺不住,无法再坐视他的存在,只不过这手段实在是蠢的很,也难怪她在后宫多年,容貌姿色也不算平凡,却只能堪堪自保。
  游彦面上的笑意落到吴太后眼里简直算得上是嘲讽,她入主后宫几年,享到先前从来不曾有的尊贵,人人对她恭顺,这年轻人却用一个笑就轻而易举地勾起她先前那些年并不怎么美好的回忆,脸色登时变得不太好:“游爱卿身为人臣为君分忧不是应该吗?”
  “从古至今不管哪个肱股之臣也不敢分忧到陛下后宫吧?”游彦放下翘起的腿,将手中的茶盏放下,起身朝着吴太后施了一礼,“如若太后今日召臣来是为了此事,恕臣不能奉陪。陛下的婚事自该由陛下自己做主,太后最好也不要擅作主张才是。”
  话已经说至此,吴太后很难维系刚刚的风度与客套瞪视着游彦:“自古以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哀家又如何不能做主?”
  游彦在心中叹了口气,有点同情蔺策摊上这样一个亲娘,他站直了身体,似笑非笑:“既然太后能做的了主,看上哪家的千金就替陛下娶进宫就是了,又召臣来商讨什么?太后能做的了陛下的主,臣可不敢。”
  “哀家还以为这世上没有游将军不敢的事情。”吴太后站起身,双眼紧紧地盯着游彦,“对外,游将军把持兵权,放纵手下兵士在都城之中横冲直撞,对内,游将军干涉立后,致使后宫空置,皇帝年近而立之年膝下却一个子嗣都没有,难道不是居心叵测,意图颠覆我南魏的江山?”
  “原来太后今日召臣前来,商议陛下婚事是假,治臣的罪才是真。”游彦脸上的笑意慢慢地散去,他双手背负在身后,向前走了一步,“本将掌管三军多年,自有治军之法,若真的有人对本将不满,完全可以上奏陛下,反正这些事儿他们也没少干,又何必拐着弯绕到太后这里。”游彦唇角上扬,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太后久在后宫之中养尊处优,有些事儿或许忘了,但是不巧臣还记得,先帝贵妃尚式干涉朝政与外臣勾结,最后落得什么下场,太后与那尚贵妃也算是旧相识,不可能完全没有印象吧?”
  “游彦,你这是威胁哀家?”吴太后难以置信地看着游彦,“哀家是皇帝的生母,你如此胆大妄为,眼里还有没有皇帝?”
  “太后既然还清楚自己的身份,就不要迈过那条界限。”游彦冷淡道,“其实臣好奇的很,当年先帝宫中风波诡谲,太后处处谨小慎微小心翼翼,所求不过是过一点安稳日子。现在太后也算心愿达成,却又为何偏偏不安分起来?”
  说到这儿,游彦不等吴太后回应,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扬起眉:“鸿胪寺少卿吴振算起来好像是太后内家的侄子?陛下登基之后他这个皇亲国戚本应该鸡犬升天,奈何陛下选贤任能,看在太后的面上也只勉强给了个鸿胪寺少卿,这吴大人心里肯定不平衡的很,难免往太后这多跑几次,太后母族式微,想照顾一下自己这个侄子,更是人之常情。”
  “你什么意思?”
  游彦笑:“臣的意思是,既然是太后的侄子,臣以后在朝中,一定会多加关照。”
  吴太后手中的茶碗摔在地上,惊得殿中的宫女内侍纷纷跪倒在地,却唯有游彦优哉游哉地站在殿中:“太后若是没有别的事儿,臣就告退了。”
  “游子卿!”吴太后一字一顿道,“你以为你爬了皇帝的龙床,就可以跟哀家如此猖狂吗?皇帝一时因为你迷了心窍又如何,他现在是一国之君,这天底下有无数的如花美眷任他挑选,总会有人取代你,到那个时候你又算的了什么?”
  “君心易变,这点太后倒是清楚的很。”游彦满不在乎地笑了一下,“那到时候臣会找太后请教一下如何留住帝王的恩宠。”
  吴太后恼羞成怒,伸手指向殿门口:“一个外臣,对哀家如此不敬,还将他拿下!”
  游彦发出一声轻笑,还没等他开口,殿外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朕倒是要看看这皇城里有谁敢拿下朕的上将军。”话落,蔺策就出现在殿门口,高大的身形遮住殿外的日光,在地面投下一大片阴影。
  殿中诸人都大惊失色,慌慌张张地跪倒在地,朝着蔺策施礼。吴太后更是没有料到蔺策在这种时候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她强自镇定下来,朝着蔺策微微笑了一下:“皇儿国事繁忙,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不过来的话,朕怕以后再也见不到朕的上将军。”蔺策大步走到殿中央,视线在吴太后脚下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茶盏碎片上停留了一下,又转回到身旁游彦脸上,登时就明白在刚刚的对峙之中,身边人才是占据上风的那个,不由翘了下唇,淡淡地开口:“走吧,子卿。”
  自蔺策出现,游彦唇边就一直挂着笑,他也不跟蔺策客套,转身就朝着殿外走去。蔺策的目光在他后颈上停顿了一会,朝着吴太后拱了拱手:“朕宫中还有事,就不打扰母后了。”
  “等等,皇儿……”
  蔺策转过头看了吴太后一眼:“母后未经朕允许擅召朝臣入后宫已经逾制,儿臣今日就不与母后计较了。但,没有下次。包括鸿胪寺少卿在内,没有朕的允许,任何外臣再不得入后宫。”
 
 
第7章 
  游彦斜靠在长乐宫的软塌上,顺手捏了一颗葡萄扔到嘴里,歪着头看向书案前正专注地看奏折的蔺策。他们从昭阳殿回来也有小半个时辰了,蔺策一直潜心朝政,就仿佛忘了这殿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游彦当然不会觉得是有什么紧急的朝政才让蔺策如此专注,这人紧抿的唇角早已表明了他的情绪,因此游彦一边吃葡萄一边思考刚刚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没注意的细节才惹的这人不开心,但没过多久就忘了自己的目的,开始目不转睛地盯起了对方的侧脸。
  仔细算起来这张脸看了也有十多年了,如果非要说比起当年有什么变化的话游彦觉得大概是,更好看了?其实皇室出身的人从容貌上来说都不会太差,但在游彦眼里,蔺策一定是他们蔺家最出色的那一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