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3:41  作者:小蕊儿

 

 
 
  《听谜》作者:小蕊儿
 
  文案:
  身为刑侦调查处的处长,顾乔觉得自己愈发有些头秃,自己掐死自己的男人,咬舌自尽的女人,诡异的字条,凌晨12点出现的红衣女子……
  这些听都没听过的案子,真的能抓到凶手么,或者说真的有凶手么。
  掩藏在都市繁华下的是欲望,仇恨和妒忌,而我们就是一具具被情绪支配的行尸,当某一天情绪再也无法抑制的时候,就可能做一些触碰法律底线的事,而将这些人绳之以法,正是顾乔他们的工作。
  顾乔:“抓住这些家伙,不能再让他们去害人!”
  谭禹赫:“情绪是操控着人类的魔鬼”
  听谜第一部 已完结,听谜2和新书泯灭之城,正在火星女频连载中…… 
 
 
 
第一卷 神的惩罚
 
第1章 诡异的死亡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榕城的一个小胡同里,一个夹着皮包,西装革履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跑着,突然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他面色的恐惧的看向来时的方向,疯狂摇晃着脑袋,嘴里不停的喊着什么,最后他瞪大了眼睛,满眼恐惧,双手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直到死亡。
  “停”电脑前的男人突然出声,他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扣子开到锁骨的警服,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此时他叼着烟,指着监控里的画面对着他旁边人问道,“他是被自己掐死的?”
  一个瘦小男人哆哆嗦嗦的把监控录像重新点开看了一遍,略带哭腔说道“老大,是不是有鬼啊……”
  还没等他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我说方晨,你是个警察,胆子怎么这么小,给你辛姐打电话,你们去查一下死者的身份,下个月初有大人物要来开交流会,王局给了半个月的时间,还破不了案,咱们处里所有人都要扫大街去!”
  方晨抬头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自家老大,苦唧唧的就是不动地方,腿抖的跟筛子一样,最后磕磕巴巴的挤出一句“老老……老大,让辛姐和柳哥去吧,我害怕……”
  顾乔又一巴掌拍在方晨脑袋上,阴森森的说道“你到底去不去,你要是不去的话,老赵那边还缺个助手,我看你……”
  “别别别,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我不要给赵法医当助手,我去”方晨话音刚落,人就没影了。
  看来在方晨眼里当助手比见鬼还可怕。
  顾乔心里默默感叹,这招真是百试不爽,一个个的跑的简直比兔子还快。
  方晨走了以后,顾乔又把录像反复看了几遍,发现了一个问题,根据他的了解,死者去的这个胡同里面住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刚到榕城打拼,手里没什么钱,只能租住在胡同平房里的年轻人。
  可是从死者的衣着方面就能看出他并不缺钱而且很有钱,可是他为什么要去一个小胡同里呢?
  就在顾乔梳理案情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通了电话以后,对面男人平静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传过来,“顾处长,王局说这起案子让我们一起查,下午三点,警局会议室,带上你们处的所有人,把你们手上的资料都拿过来。”
  “呵”,顾乔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我看王局真是老糊涂了,明知道我这个人最不信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竟然还让你谭大心理教授来跟我合作!”
  谭禹赫听了他的话也并没有生气,依旧淡淡的说“尸体是凌晨五点钟发现的,现在是早上八点半,我相信顾处长的团队应该能在下午三点前把死者全部资料调查出来……”
  顾乔没等他说完便把电话挂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炮仗,一点火就要炸,内个王八蛋死人脸竟然敢指挥他!!!
  “叮”手机来了条信息,顾乔点开一看,是谭禹赫发来的:我没有指挥你的意思,是王局说要我们一起合作,今天会议王局也会在场。
  顾乔也意识到了上面对这个案子的看重,毕竟一般的会议王局不会参加,他拿起手机给辛禾打了个电话,让她们务必要赶紧调查,下午三点之前来警局开会。
  下午两点四十,辛禾领着方晨先回到了警局,紧接着柳承和赵子岳也回到了办公室。
  后来的两位一进办公室一眼就看到方晨耸拉个脑袋跟个小鹌鹑一样缩在自己座位上,他们知道方晨性子懦弱胆小,对他的行为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是让他们觉得奇怪的是每天风风火火,叽叽喳喳的女汉子辛禾也像个小鹌鹑一样缩在座位里,这就奇怪了!
  这两人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的眼里也满是不解,柳承朝着辛禾挤挤眼睛,仿佛在问:怎么回事?
  辛禾对着处长办公室使了个眼色,就在这时顾乔板着一张脸推开了门语气不善道:“回来了就去开会吧,今天会议王局也在,把资料都带上”,说完便率先走在了前面。
  等到看不到顾乔背影的时候辛禾才松了一口气,凑到柳承和赵子岳身边道“我们一回来老大就告诉我们,这起案子王局让我们和犯罪心理科室的人合作”
  见众人还是不解,辛禾又小声说道“听说,去年我们局宣布成立犯罪心理科的时候,我们老大在会议上坚决反对,说传统刑侦比什么犯罪心理靠谱多了”
  “后来谭教授指着老大说了一堆他的性格什么的,最后竟然当着那么多高层领导的面说老大缺爱!你们说这让老大丢了多大面子啊!从那以后,老大就和谭教授不对付,你说这次合作,他能开心吗!我还跟你们说啊……哎方晨你推我干嘛!”
  方晨放下推着辛禾的手,朝她后面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老大”
  辛禾机械的转过头,只看见自家领导黑着的脸一副想吃人的表情,心里只有两个大字,完了!
  “辛禾,我看你最近很闲啊,下个月给我扫一个月卫生间!你们都给我跟上,什么时候开会不知道吗!”说完这句话以后他拿着桌子上的电脑转过身走了。
  柳承和赵子岳小跑追了过去,原地只剩下方晨和辛禾,方晨伸手拉了拉辛禾,这才让后者回神,赶紧反应过来也追了上去。
  顾乔刚走进会议室,一眼就看到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人背光而站。他低着头,手里拿着一份资料,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顾乔朝他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等王局到了以后,大家开始汇报调查结果。
  顾乔拿着死者的资料说道:死者李扬,36岁,榕城大学数学老师,家住万元路,家有妻子和一个6岁的儿子。
  据他妻子所说,昨天晚上李杨下班以后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是晚点回去,没想到今天竟然在古巷内发现其尸体。
  王局点点头对着赵子岳问道“死因确定了吗?”
  赵子岳拿着手里尸体的照片一张一张的贴在黑板上,回答“死因已经确定,死于窒息,死亡时间:凌晨两点左右,但是验尸过程中我发现死者的胃里有着量数很少的LSD成分,LSD呈白色无味,其有效剂量为微克水平,以致肉眼很难察觉,10微克就可产生明显欣快,50-200微克时便可出现幻觉。LSD是一种很难预料的药物,使用得的感受可以从感知增强到出现一种心醉神迷的离奇幻觉,这种幻觉大都是美好的让人不能轻易抽离其中”
  顾乔拿出电脑,插到投影仪上,开始播放今天早上的死者死亡之前的监控录像,录像上可以看出李扬确实是自己把自己掐死的,不过显然他死前看到的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
  “另外发现死者包里有一张纸”顾乔边点击着电脑边说道“上面写着:高傲的人,永远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神会替这个世界清扫垃圾”
  谭禹赫看着投影仪,粘在白纸上那几个在报纸上剪切的字,说道“凶手是很严重完美主义者,看他剪的字,每一个字的白色部分都是一样的,神,象征着纯洁善良”
  “而神最痛恨的七件事就是,高傲的人、撒谎的舌、无情的残忍、邪恶的计谋、有害的渴望、在社会的造谣和引起社会的斗争”
  “而且,被害人出现在胡同,是因为胡同里环境脏乱,他死在那里才像一个没人管,没人要的垃圾,这符合凶手说的肮脏的垃圾。”
  然后他走到顾乔边上,伸出手把死者死之前的视频又播放了一遍,在播放到一半的时候他按了暂停,指着画面中的一个地方,淡淡的说“刚刚赵法医也说了,幻觉大都是美好的,可是被害人死前的恐惧大家也都看到了,你们注意看,这里有一个人的影子,我们先来假设这个人影是目击者”
  “如果他是一个目击者的话,当他看到死者自己掐死自己这种诡异的场面,第一反应要么是跑,要么是报警,要么是冲上去拦着,但绝对不会站在哪里,看着死者就这么掐死自己,这并不是一个目击者应该有的行为。”
  “接下来我们在假设他是凶手,那么一切就说的通了,他需要看着确认死者的死亡,而且被害人吃了带有至幻的药物以后出现的幻觉一定是美好的,除非凶手对他实施了催眠,下了某种心理暗示,才能让他做出自己掐死自己这种事,而且据我了解,心理暗示必须要下暗示那人在现场才能触发。”
  “另外,死者36岁,大学老师,能让他吃下带有至幻药物的东西,那么他一定对那人非常信任,而能他让信任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个比他小的人,看着人影的身材,那也绝对不是一个女人。”
  “所以我立刻申请,全城通缉一个男人,35岁到40岁之间,学过心理学,并且在心理学这方面有一定成就,为人谦卑,有宗教信仰!”
  顾乔皱着眉头反驳道“王局,我觉得应该先从监控方面开始调查,毕竟凶手曾经去过案发现场,排查附近的监控看凌晨两点左右这个时间段,凶手有没有出现,调查死者的交际圈,看看是否存在仇杀的可能,毕竟以谭大教授说的那几句话就耗费心力去追查的话,有些不切实际!辛禾和方晨立刻去调查死者的交际圈,柳承去把胡同附近的几个监控调出来!”
  被点到名字的三人看着一边用眼神警告他们的老大,和一边看不出表情的谭教授,真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这些神仙吵架,都是他们这些凡人糟央,最后这三人都对着他们上司的上司——王大局长行注目礼。
 
 
第2章 撒谎的舌
  王建国看着他手下的两个大将如此针锋相对,也颇感为难,下个月的交流会眼看着就要到了,这破案是迫在眉睫。
  最后他一拍桌子:“我告诉你们俩,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半个月要是破不了这个案子,你们带着刑侦调查处和心理犯罪科全都给我滚去扫大街,现在资料什么你们也都了解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你们俩心里应该都有数了,好了散会!”
  王建国的话音刚落,顾乔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不知道对面的人说了什么,就看他脸色越来越阴沉。
  挂断电话以后,顾乔意味不明的看着谭禹赫:“刚才接到报案,九里路安吉房产里的一位女销售人员在自己的家里咬舌自尽了。”
  赵子岳听到这忽的一下站起来对着顾乔说“舌头就算受伤,也不会死亡的,这又不是写小说拍电视剧,咬舌自尽简直是无稽之谈”
  顾乔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开口“确切的说,她是舌头被咬断以后,舌根垂下去,挡住了喉咙,造成呼吸不畅,窒息而死”
  听到又死了一个人,王局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朝顾乔和谭禹赫吼道:“这两个案子并合在一起查,时间缩短至三天,三天之内破不了这起案子,你们两个都给我卷铺盖走人!”说完便转身摔门离开了。
  会议室里有那么长达一分钟的安静,后来被辛禾一脸惊愕的一句“谭教授也太神了吧,这才说到撒谎的舌,这就一个咬舌自尽的…”
  赵子岳,柳承也站了起来互相看着对方,一时间会议室里又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气氛。
  顾乔一巴掌拍在柳承脑袋上:“你们一个个的,都在这大眼瞪小眼,是能破案啊,还是线索能自己跑到对方脸上啊,赵子岳和辛禾跟我去现场,方晨柳承去死者公司调查她的社交情况!”
  大家这才回过神来,该干嘛干嘛去了,顾乔和他的两位小员工也都下楼提车要去现场,然而就在顾乔刚拉开车门的时候,谭禹赫从局里走了出来。
  “去现场带我一个,顾处长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合作办案,我想王局刚刚把话说的很明白了。”谭禹赫盯着顾乔说道。
  “哦,谭神算难道还需要去现场,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就能算出来了吗?”
  “顾处,我希望你可以把个人恩怨放在一边,现在查案最重要,我们必须马上赶到案发现场”谭禹赫说完以后就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
  顾乔顿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过也是乖乖的进驾驶座开车去了。
  等几人到了案发现场以后,就看到死者的屋子已经被黄色警戒线围了起来,这是顾乔在电话里吩咐的,保护第一现场。
  众人钻过警戒线,这才看清了屋子里的情况,屋子开着灯,看起来很干净,死者仰躺在沙发上,衣服上面都是血迹,而在她尸体正方有一个套着黑色袋子的卡通垃圾桶,而垃圾桶里,赫然就是死者咬下来的半截舌头。
  赵子岳迅速展开工作,其他人也都在屋子里四处查探,找有关线索。
  大概十五分钟后,谭禹赫把他们都叫了过来,几个人围在一起,看着谭禹赫手里的东西,那是折的整整齐齐的一封信。
  信上写着:撒谎是罪,说谎言的,必灭绝,你的存在为神所憎恶
  “圣经上说对待撒谎的舌头,要接受圣灵的光照和遏制舌头!”谭禹赫说完就抬头看了眼,死者头正上方开着的灯。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大白天的,屋子里为什么要开灯,看来凶手还真的是一个信仰宗教到心理变态的人。
  一直没有说话的赵子岳突然说了句,让在场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的话:“死者并没有挣扎痕迹,确实是自己咬舌的,而在咬完以后也是自己故意仰躺,让舌头根挡住喉咙的导致的死亡”
  “是催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死者胃里也一定有至幻的药物,凶手的心理催眠还没有达到强制催眠人的程度,他只能借药物来辅助!”谭禹赫看着赵子岳说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