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3:41  作者:小蕊儿
  顾乔现在就算不承认是心理催眠也不行了,毕竟一个人把自己活活掐死和把自己舌头咬断,这种事情是根本不可能的,现在也只有被催眠这种解释才能说的过去了。
  “让底下的人帮忙把尸体运回解刨室,老赵回去检查一下死者胃里有没有至幻成分,剩下的人跟我回警局档案室找一下死者的资料。”顾乔说完转头看了眼谭禹赫,“谭教授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晚上九点,刑侦调查处里的人员正在交流案情,根据下午顾乔从方晨他们手里拿来的调查资料来看,咬舌而死的人叫,马卉卉,26岁,安吉房产销售人员,资料上显示,她并不是一直在安吉房产工作,她是半年前才来的公司。
  而据调查结果看来,半年前她的所属是红麒公司,当时因为红麒公司偷工减料,导致所盖的楼层坍塌,当时就砸死了不少住户,公司的领导也因此而卷款潜逃。
  巧的是这楼里的住户三分之二都是通过马卉卉购买的楼房,当时她也赚了不少钱。
  而李扬的调查结果就更是清晰了,根据他身边的同事所说,李扬这个人生活中,高傲的不可一世,自以为高人一等。
  有一次在他的课上,一个女同学有些题不太明白,就问了他一句,可是他却当众用语言侮辱了那位同学,导致那姑娘患上抑郁症,不久后就跳楼自杀了。
  顾乔手里夹着根烟,平静的开口:“销售一定是把自己的东西吹的多么多么的好,才能吸引顾客来购买”
  “而买房的顾客们,却因为豆腐渣工程的楼房把命丢了,难道这就是马卉卉因为谎言被杀的理由?”
  “而李扬因为他的高傲自大,脾气古怪害死了一个学生,这就是他被杀的理由”辛禾接着说道。
  谭禹赫点点头,伸手把顾乔手里刚点着的烟掐灭在烟灰盒里,“对不起我最近扁桃体发炎闻不了烟味”
  顾乔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却也没有在抽烟,他抬手看了看表:“今天很晚了,先回去休息吧,哎,对了,方晨和柳承那两小子干嘛去了?怎么还没回来”
  辛禾漫不经心的说“哦,方晨之前给我发了条信息,说什么马卉卉的朋友说,马卉卉前段时间经常去一个叫光之源心理咨询工作室,他们俩去哪里了解一下情况。”
  顾乔听到这话猛的站起来看向谭禹赫:“你之前是不是说,凶手是心理学的,而且还有一定地位?”
  谭禹赫点点头,而后也反应过来,看着顾乔:“我跟你一起去!”
  顾乔没理他,直接就跑出了办公室,边跑边拿手机导航,光之源,光的源头不就是神吗?
 
 
第3章 他是第三种人
  就在顾乔刚刚启动车子要走的时候,谭禹赫从警局门口出来,他看到顾乔的车子还没开走,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庆幸,跑到车旁边。
  “我跟你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谭禹赫一边敲打着车窗,一边对顾乔说道。
  顾乔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打开车门,让谭禹赫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我之前还在好奇,明明这两名死者的社交圈,根本毫无联系,凶手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现在我明白了”顾乔说完,手狠狠的在方向盘砸了一下。
  谭禹赫把安全带系好以后,便接着顾乔的话继续说道“根据马卉卉的情况来看,她应该也是觉得那些被砸死的人是她害死的,因此她的心理状态可想而知,所以她才去看心理医生,想借此来缓解心理压力,而李扬应该也是如此。”
  “所以除了她们本人以外,最清楚并了解她们做的每件事情的人就是她们的主治医生,也就是凶手”谭禹赫说完便没有在出声了。
  顾乔这个时候更没有什么想说话的欲望,他一路上把车子开的飞快,可见多么担心方晨和柳承。
  预计半个小时的路程,顾乔只用了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
  他把车子停在心理工作室的门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递给谭禹赫:“一会进去以后,我可能顾不上你,你自己保护好自己。”
  谭禹赫看着自己手里的枪,抬头问:“你把枪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我,我可是跆拳道黑带,省级散打冠军”顾乔说完以后便径直走到了工作室门口。
  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拿着枪的男人,看着他背影那复杂的表情和深沉的眼神。
  顾乔望着灯火通明的心理工作室,推了推门,并没有推开,他这才发现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随即他发了狠,重重的一脚踹在门上,可是这门还是纹丝不动。
  就在他抬腿要踹第二脚的时候,被身后的谭禹赫拉住,对上顾乔疑惑的眼神,谭禹赫说道“我们一起来。”
  顾乔点点头,退后一步和谭禹赫并肩而立,他们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同时发力踹了上去。
  两个成年男人的力气,哪是一个木头制的门能承受的,只听到嘎吱一声,那门便晃晃悠悠的开了。
  在门开的瞬间,顾乔就冲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空荡荡的大厅,别说两个男人了,连根头发都没有。
  “分头找”顾乔朝着后面的谭禹赫喊道,喊完他就进了正对着前台的一个隔间里。
  就在他推开门刚迈进去一步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他的背后传来了一阵破风的声音,随后他本能的一躲,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扳手和自己擦肩而过。
  他猛地转过头,只见一个穿着清洁衣服的大妈眼神涣散,面无表情的在门后站着手里还拿着一个大扳手,向他冲了过来。
  男人和女人的力气相差悬殊,而且大妈还很瘦弱,这让顾乔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怕弄伤她,顾乔也只是把握住她手腕的手稍稍用力,大妈手上的扳手就掉了下来
  因为大妈的剧烈挣扎,顾乔迫不得已的摘下在腰带上挂着的手铐把她拷了起来,拉出隔间。
  可是就在进入大厅的一瞬间,刚刚还在剧烈挣扎的大妈,突然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
  谭禹赫这时正好在另一个隔间出来,看到晕倒的大妈,他淡淡的说:“是催眠,她被下了心理暗示,应该是进入大厅催眠自动解除,精神力太差,休息休息就好了,我在隔壁房间床底下发现一个入口,应该是密室入口”
  顾乔听完以后先把手铐解开,扶着大妈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才跟着谭禹赫去另一个房间。
  刚一进房间,入眼的就是一张横放的小床,和一个暴露在外,黑漆漆的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洞口。
  顾乔走到那洞口上方,向下望的时候看到洞口内壁镶着像梯子一样的钢丝,一节一节的,没有任何废话,他率先下了下去,谭禹赫也紧随其后。
  顾乔和谭禹赫一上一下的距离不超过三米,就这样,他们向下爬了一会,大概爬了15米左右,他们就掉在了地上。
  就在他们掉下来的同时,听到一个了一个男人嘶哑的声音:“哦~你们要是在晚来十分钟,我的针了就要扎在这两个人身上了哦~”
  两人听着声音同时回头,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和口罩的人站在两张床的中间。
  而那两张床上躺着的赫然就是方晨和柳承,两人的脸色虽然苍白,不过呼吸平稳,应该也只是晕过去了。
  “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那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温文尔雅的脸,他笑着继续说道“我叫高翔,今天顾处长和谭教授的到来,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
  顾乔他们知道方晨两人没有危险以后,就开始观察眼前的环境,很快就被周围高高矮矮,还盖着黑布的物体,给吸引住了视线。
  “贵客来到我这,是想看看我的小宝贝们吗~”高翔笑眯眯的看着周围被黑色布条遮住的物体,突然扯下来了一个离他最近的黑色布条。
  而被遮住的物体此时也一览无遗。
  谭禹赫平时淡然的眸子,此时被蒙上了一层怒意,他死死的盯着对面穿白大褂的男人,拿着枪的手颤抖的让人以为他会开枪打死对面的男人。
  顾乔就没有谭禹赫那么强大的自控力,当他看到那个3岁孩子被装在满是福尔马林的柜子里时,他惊愕的想,这周围一共有四个被蒙着黑布的物体,那么如果里面都是……
  他现在只想弄死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
  然而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不过他才刚走出第二步,就被后面的,谭禹赫拉住了手臂。
  顾乔回头疑惑的看着谭禹赫,谭禹赫一把把他扯到自己身后,眼睛却眨也不眨的望着内个叫高翔的男人。
  半响,谭禹赫才开口:“他手里有枪,刚才你过去的时候,他本能反应不是躲闪,而是摸了摸他自己的口袋,说明他口袋里有能对付你的东西
  ”
  “而且看他口袋里东西的形状,只可能是枪!”
  高翔点点头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枪,低头在手里掂了掂,沙哑的声音略带了些愉悦“这个枪啊,可是个好东西哦~”
  等到他再抬头的时候微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他拿起枪对着顾乔和谭禹赫:“解决你们这帮虚伪的人用枪正好合适!”
  就在这时,顾乔感觉谭禹赫好像在他的手里写了什么,仔细感觉了一下,发现他写的是“说“神”来刺激他!”
  顾乔清清嗓子对着高翔问道“我们怎么虚伪了,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神根本就是你自己用来满足自己杀人的借口罢了!你才是最虚伪的人!”
  “你懂什么!”高翔似乎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他拿枪的手有些发抖“你们这些人,整天举着正义的旗号,抓的却是无辜的,我问你,被李扬害死的姑娘,她的家人做错了什么?”
  “她的家人只是去学校讨一个说法而已,你们呢!把人抓起来关了进去!而真正的凶手,李扬!却还在外面吃香喝辣!”
  随后他话风一转,手里的枪都垂了下去,表情虔诚的继续说道,“而神才是最公平的,他的死亡是神给予的惩罚!”
  “动手!”谭禹赫突然朝着高翔身后大吼道
  就在谭禹赫话音刚落的时候,高翔就反应过来了,可是他还是慢了一步,他被一个男人猛地扑倒在地,手里的枪都摔了出去。
  柳承把高翔狠狠的压倒在地,可是他的挣扎太剧烈,柳承险些脱手,最后他捡起被摔在他脚下的枪,用枪拖狠狠的砸在了高翔的头上,把他砸晕了过去。
  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顾乔甩开被谭禹赫握住的手,走到柳承面前把他拉起,问道“没事吧?”
  柳橙摸了摸还有些发疼的后脑:“老大,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疼,谭教授,小方没事吧”
  谭禹赫正好也检查完方晨,听到柳承的问话,他回答道:“没事,有点轻微脑震荡,休息一下就好了”
  顾乔确定了在场的人员都没有受伤以后,拿起手机给警局打了个电话,让人来勘查现场。
  他看了看周围的被黑色布条盖住的柜子,又给赵子岳也打去了电话,让他来检查尸体。
  等到忙完回到警局已经十一点半了,方晨还是没有醒,把柳承吓得非要送他去医院,要不是谭禹赫保证方晨没有事,估计柳承就要去叫救护车了。
  顾乔让柳承带着方晨去处里的休息室,睡一会,柳承也没有反对,直接背起方晨就回了处里。
  倒是顾乔这边有点疑惑,这柳承什么时候和方晨这么好了?
  不过他也没有时间去细想,因为他还要和谭禹赫去审讯室。
  高翔被带回警局的时候就醒了,审讯他的警察跟顾乔说,问了他半天也什么都不说,来来去去就那一句话:让顾乔和谭禹赫来问我,除了他俩来,不然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无奈顾乔和谭禹赫只好去走这一趟了。
  顾乔不知道谭禹赫怎么想的。
  反正他是不想再和高翔见面了,那人长得是人模狗样,可做的事情都是些人神共愤,猪狗不如的事。
  想起老赵说的那些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孩子们,都是活着的时候给扔进去活活淹死的,他就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发凉。
  顾乔小声问走在他旁边的谭禹赫“你说,高翔这人是不是心理是不是有问题,要不然一个正常人怎么会这么残忍……”
  谭禹赫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突然顿在了原地,喃喃自语道“神讨厌的七种事、无情残忍……”
  顾乔还没听清楚他后面说的什么,就突然眼前一黑,等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的时候,才意识到,停电了。
  就在这个时候,谭禹赫猛地抬头看向顾乔“糟了!高翔有危险,他是神选中的第三种人!”
 
 
第4章 他不是凶手
  顾乔开口像是想问什么,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谭禹赫打断:“没时间解释了,我们快去审讯室!”
  等两人快速跑到审讯室门口的时候,就闻道了一种浓烈的腥味,那是血的味道。
  他们顿感不妙,猛地把门推开,虽然在开门之前做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到了。
  借着手机上的手电筒,他们看到高翔端坐在凳子上,心脏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军用匕首,他的双手也被砍了下来,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他面前的审讯桌上。
  他心脏和手腕上的伤口还在滴滴答答流血。
  “血流的很急,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5分钟,凶手很可能还没有出警局,给门卫打电话,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许出警局!”谭禹赫对着顾乔说道。
  顾乔刚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他们头上的灯就亮了起来,顿了顿,他把手上的手机放了下来。
  他们心知肚明,凶手跑了。
  一个小时后,刑侦调查处除了昏迷未醒方晨以外,所有员工都聚在办公室。
  顾乔手里拿着一个证物袋对着众人:“在高翔身上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给你们看看”
  说完他便举起证物袋,虽然有些地方已经被血染红,但还是依稀可以看见上面的字:专顾贪婪,流无辜人的血,行欺压和强迫,必将受到神的刑法!
  “神最恨的七件事中无情的残忍对应的就是流无辜人血的手,高翔的目的就是想要一件生动的的活体标本,所以他杀了第一个孩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