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3:41  作者:小蕊儿
  “可是有了一件以后,他还想要更多,这就是贪婪。”谭禹赫在一边淡淡的解释。
  赵子岳拿着自己手里的资料:“我检查了第二位死者马卉卉的尸体,在她的尸体中并没有发现致幻成分的药物,死因也可以确定是自杀。”
  “只不过还不清楚她是无意识自杀,还是有意识自杀,据情况看来后一种可能很小。”
  辛禾接着赵子岳的话继续道:“在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除了死者以外人的指纹和脚印,但是在第一名死者案发现场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找到一只口哨,对比上面的dna,确定是高翔的。”
  顾乔皱着眉头:“也就是说,其实两名死者不是同一个人杀的,第一名死者是被高翔杀死的,在死者身上有检查出至幻药物,说明高翔是靠心理催眠加药物辅助将人杀死。”
  “但是高翔的催眠必须加上药物才能完成,而马卉卉尸体中,并没有发现药物成分,所以显然杀死马卉卉的另有其人,而这个人可能也是杀死高翔凶手。”
  梳理完案情,顾乔就吩咐柳承和辛禾去调查警局附近的监控录像,让他们看看在警局停电的时间段都有哪些人经过,然后一个一个的排查。
  赵子岳则回了法医室去检查高翔的尸体。
  刑侦处里只剩下谭禹赫和顾乔两人。
  此时的顾乔在也压不住怒意,他狠狠的踢了一下旁边的椅子:“离他们给我打电话还不到10分钟,居然让凶手在警局里把人杀了,而且还让他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跑了!”
  谭禹赫慢慢起身把顾乔踢倒的椅子扶起来,对一脸怒气的他轻声说道,“你生气案子就会破了吗?不会,你就算把自己气死,也改变不了凶手跑了的事实,我要是你,现在就坐在这张椅子上睡一会,一个清醒的头脑才是破案的关键。”
  顾乔摇摇头,现在这种情况他怎么睡的着,这次他们要对付的是一个高智商的凶手,几乎他的每一步都是计划好了的,他知道审讯室里有监控,所以他事先把电闸拉了下来。
  他知道时间不够用,所以并没有把让马卉卉的自杀方式用在高翔身上,而是一刀捅进了他的心脏让他当场死亡,再割下他的手,剩下的时间足够凶手在来电之前逃走。
  谭禹赫看他摇头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在不知道谁的桌子上拿了两盒方便面,去饮水机接了水泡上。
  “我记得你吃不了蘑菇,一闻到味道都受不了”谭禹赫把泡好的红烧牛肉味的递给顾乔,自己则吃了那罐小鸡炖蘑菇味的。
  顾乔也没注意到谭禹赫说的话,他一整天没吃东西,而且还东奔西走的,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现在一闻到泡面的香味,立马就忍不住了,拿起叉子就开吃了。
  就在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辛禾她们就回来了。
  顾乔一边吃一边抬头:“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就算离得近也没有这么快吧?”
  柳承回答:“老大,我们找到了,根本不用一个一个调查,你看了这个就知道了”
  他说完便把手里的优盘插在了顾乔的电脑里,手在上面点了点,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男人,他裹着一身黑色袍子,头上戴着半个面具,遮住眼睛鼻子,只留下一张嘴。
  黑袍人对着监控的方向笑了笑,随后只见他嘴角动了动,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转身走了。
  辛禾指了指电脑上的人,对顾乔和谭禹赫道:“这是停电以后唯一的一个路过咱们警局门口的人,而且这个人脸都没露根本无从调查,只是看着奇奇怪怪的,再说大半夜的,还带个面具,多渗人,我们就看了一眼,就拷贝带回来了。”
  顾乔死死盯着屏幕上的男人并没有回话,而是对坐在旁边的柳承开口“能不能放大,给我把视频放大,我要看看他说了什么。”
  柳承也没啰嗦,立刻就把视频拉大了4倍后,又回放了一遍。
  几个人就这么紧盯着屏幕,几乎眼睛都没眨一下,等看清他的口型以后,辛禾和柳承都担心的看着顾乔。
  就连谭禹赫都有些不安的盯着顾乔。
  偏偏被三人行注目礼的顾乔最淡定,他就静静地坐在哪里,什么也没说,好像他对那人说的话根本不在意一样。
  电脑里还在重复播放着黑袍人的对着镜头说话的画面,他说的是:下一个,就是你,顾乔。
 
 
第5章 又死一个
  见顾乔久久不说话,谭禹赫担忧的说道:“要不然你先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你自己我有点不放心。”
  辛禾和柳承也跟着附和“是啊,顾处,这凶手一定是有什么计划,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这些话,你自己住难免有些不安全,你还是和谭教授一起吧”
  看着三人担心的表情和关心的话,顾乔觉得异常感动,不过这次要是能用自己把这个凶手引出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随后他看着三人:“他来了正好,这凶手两天之内搞出了三起杀人案,我还正愁抓不到他呢”
  说完,又拿起叉子吃着已经泡坨了的方便面,看样子是真的不担心。
  听着顾乔对自己安危毫不在意的话,谭禹赫一下火了,他一拍桌子“你疯了吗!用自己的生命赌,那凶手都指明了他下一个目标是你,再说他的心理催眠那么厉害,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多牛逼啊,我告诉你,到时候你怎么死的,你自己也许都不知道!”
  柳承、辛禾和顾乔都愣愣的看着发火的谭禹赫,不明白那么淡定的人怎么突然这么激动,如果说单纯的担心顾乔,那这反应也有点担心过头了。
  好在顾乔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就算平时再怎么和谭禹赫不对付,但是他也能听出来谭禹赫这番话里的关心和担忧。
  他拍了拍谭禹赫的肩膀“我没事,他可能也是吓吓我,你不用这么担心,你先去休息室睡一会,这都凌晨了。”
  谭禹赫可能也反应过来刚才的反应有些过激,尴尬的点点头,迅速进了休息室。
  随后顾乔又转头对辛禾和柳承说让他们回去休息,第二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看着辛禾和柳承走出了门口,他才想起来休息室一共就两张床,抬起手看了看表,已经凌晨四点了,也没必要在回去了,他便躺在沙发上慢慢的睡了过去。
  顾乔是被警局外面出警的声音吵醒的,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天亮了,随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休息室的床上,看着周围空空的床铺,他下意识的举手看表,已经八点半了。
  他揉着自己睡炸毛的头发,洗了洗手,迷迷糊糊的推门而出,首先看到的就是谭禹赫那张帅气但写满淡然的脸。
  这个男人似乎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就算天塌下来也无动于衷的表情。
  “老大,早!”辛禾的声音在顾乔身后传来,她手里拿着一袋还冒着热气的包子站在门口。
  顾乔点点头接过包子,拿出一个咬在嘴里:“我怎么睡在休息室里?方晨呢?”
  辛禾被顾乔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脑子有些发蒙,最后还是谭禹赫回答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看你趴在地上,就把你背去休息室了,我让方晨和柳承去查高翔和李扬的社交圈了”
  顾乔有些尴尬,应该是昨晚睡觉不老实,沙发还太小,滚下去了,他嘴里咬着包子自动忽略了谭禹赫前面的话,含糊不清的说:“你怀疑李扬和高翔有仇?”
  “是,而且我还怀疑,是杀死高翔的凶手交给高翔的心理催眠,以资料来看,高翔心理学虽好,却并不懂催眠。”谭禹赫回答。
  就在这时,处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辛禾紧忙接起,对着对面的人说了几句什么,就挂断电话朝着顾乔喊:“顾处,电话里说,在西山河里捞出了一具女尸。”
  “这样的案子不是要交给刑警队吗?”顾乔略有不解。
  辛禾看着顾乔和谭禹赫:“本来是在刑警队手里的,只不过,在调查死者身份的时候,发现这名死者竟然和我们第二个死者马卉卉是高中同学,所以刑警队就问我们,要不要把案子转交给我们”
  等顾乔和谭禹赫到法医室看到那具女尸的时候发现她的身体已经被水泡的肿胀起来,显然不是刚死了一两天的样子。
  而在她尸体旁边有着一条深色的麻绳。
  女尸的腰上还有一圈很深很深的淤青,应该是被拴在石头上沉下去的,昨天湖水涨潮才把拴着女尸的绳子崩断,她这才浮了上来。
  赵子岳指了指尸体脖子和肩膀的地方说道,“死了有5天了,尸体在水里泡的太久,身上被石头砸出来伤痕太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死者是被人掐死的,而且还有一点比较可疑,死者的肩胛骨外侧,有发现四个月牙形的伤口,那伤痕绝对不是砸伤能形成的”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那种伤口,就像人的指甲陷进肉里形成的一样。”
  虽然尸体已经被泡的浮肿不堪,不过还能依稀看到脖子上那一圈红痕还有肩胛骨那被泡的发白的伤口。
  “凶手是冲动杀人,不然他完全可以选择用麻绳勒死死者,不可能选择用手掐死死者,很可能是死者说了一些刺激凶手的话,所以凶手才控制不住把人掐死。”谭禹赫继续说道
  “凶手把人掐死以后,是很慌乱的,死者肩膀上的伤口说明,凶手曾大力摇晃过死者的身体,但是从他把死者沉塘这个举动来看,他是想掩盖杀人的真相”
  顾乔拿着刑警队给的调查报告若有所思:“如果把两起案子合并来查,就说明杀死马卉卉的凶手就是把这名死者沉塘的凶手”
  “可这名叫李语的死者,她的朋友对她的评价都是很好的,她的社交圈也很干净,并不符合神讨厌的七种事里的任何一种。”
  谭禹赫听到顾乔的话以后,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除非凶手和马卉卉有仇,只是拿神当做杀人理由!”
  顾乔急忙拿出电话给辛禾打了过去,告诉她,让她去查马卉卉和李语上高中时候得罪过什么人。
  “如果抛去神讨厌的七种事情不谈的话,高翔和李扬就是凶手为了隐藏自己而埋下的棋子,最后杀死高翔只因为高翔见过他,他怕他自己败露!”
  顾乔:“现在就只等柳承和方晨回来了,如果证明高翔和李扬有仇,那么就基本可以确定了凶手所说的“神”就是为了迷惑我们。”
  中午的时候柳承和方晨回来了,可是根据他调查结果的显示来看,高翔和李扬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不认识。
 
 
第6章 处里有内鬼
  “高翔和李扬没关系,那凶手难不成真的是选择性杀人?”顾乔看着手里的资料说道。
  谭禹赫摇摇头,“不可能没关系,被沉塘的女尸和马卉卉的关系是高中同学,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她们两个突然就都死了,死亡的时间也相差这么短?”
  “也许只是碰巧呢?杀死两人的不是同一个凶手,只是碰巧她们两个是同学?”方晨在旁边试探性的问道。
  谭禹赫回答“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碰巧与偶然,无非是有意识地制造与必然,一定还有什么细节是我们还没发现的。”
  谭禹赫的话刚说完,就见处里的门被人大力的推开,辛禾风风火火的拿着什么东西冲了进来。
  “顾处,谭教授,我调查完李语和马卉卉回来的时候,看到昨晚那黑袍人出现的路口那里,环卫工人正在收垃圾,你看我在垃圾桶里翻到了什么!”辛禾说完便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顾乔的桌子上。
  那是一件黑色的斗篷和一副银白色的面具,赫然就是昨晚上监控录像上那黑袍人所穿的那一身!
  “还有,我调查到李语和马卉卉在高中的时候……”
  辛禾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乔打断,“没事了,突然想起来刚刚王局让我和谭教授过去一趟,资料我正好拿去给王局也看看。”
  顾乔说完便从辛禾手里把资料拿走,拉起谭禹赫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可是他们并没有去局长办公室,而是径直下了楼,出了警局。
  “你先看一看资料,我现在要去交通监控中心证明一件事。”顾乔一边把手里的资料夹扔给谭禹赫一边说道。
  谭禹赫接过资料,缓缓的说“你的意思是……”
  “对!我就是那个意思。”顾乔面色严肃的回答。
  走到了监控中心门口的时候,顾乔便停住了脚步,他苦笑着对身边的谭禹赫说“我突然有点害怕,谭教授,你要不然自己去查吧,我在外面等你。”
  谭禹赫拍了拍他的肩膀,把手里的资料递给顾乔,就走了进去。
  顾乔坐在花坛边上,翻看着手里的资料,还不到一个小时,就看到谭禹赫走了出来。
  “我看了那几条路口的监控录像,都没有拍到凶手离开的身影”谭禹赫说完顾乔便知道他的猜测是对的。
  从辛禾在警局附近垃圾桶发现那身黑袍的时候,他就想,他顾乔也不是榕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大人物,凶手怎么会在监控上说出自己的名字。
  甚至高翔被杀的时候,中间有过一短时间的停电,凶手如果是刚潜入警局,怎么会那么准确的知道电闸在哪?
  除非凶手本身就是警局的人,而他们抓捕高翔的那天晚上,回到警局已经很晚了,知道高翔在审讯室的人,也少之又少,除了审讯高翔的警员,也就只剩下刑侦处里这些人。
  而且当时审讯高翔的警员,给顾乔打完电话以后就被顾乔打发回家了,根本不可能是他干的。
  “想不想听听我们调查处的故事”顾乔苦涩的对着谭禹赫说道。
  没等谭禹赫回答,他便自顾自的开口了,“我们调查处是三年之前成立的,在我们处里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柳承他本来是刑警队的,后来因为狙击非常厉害,进了处里,辛禾就是电脑玩的比较溜,用现在的话来说,她是一个很优秀的黑客,”
  “方晨是个例外,他警校刚毕业就被王局以,你们调查处要多多培养新鲜血液为理由,分到我们这了,虽然他才来了一个多月,性格也很胆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特别喜欢他”
  “还有赵子岳,他验尸是一把好手,以前是警局法医室的主任,后来被调到我们处里当我们处里的专属法医。”
  说到这,顾乔转头看向谭禹赫,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我不愿去怀疑处里的每一个人,因为我心里清楚,这起案子的凶手最后肯定难逃一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