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3:41  作者:小蕊儿
  谭禹赫望向顾乔的脸,安慰性的说道“不管是处里的哪一个人,犯了错误就要接受惩罚,更何况他们都是警察,更知道杀人的后果,顾乔,你心里不舒服我知道,可现在这个关头,容不得你半点心软。”
  “因为你不仅是顾乔,你还是刑侦调查处的顾处长。”
  听完谭禹赫的话,顾乔也想开了,他玩笑似的回了句,“原来谭教授也能说出这样一翻话啊,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见顾乔还有心情开自己玩笑,谭禹赫便知道他已经想开了,他低低的笑了笑说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就透。”
  顾乔听到他说这话,疑惑的回头看着谭禹赫,想问的话还没说出口,兜里的手机就催命的想了起来。
  接通电话以后辛禾那激动的声音便从听筒处传来,“顾处,乔衫来警局了,你们快点回处里!”
  挂断电话以后,顾乔和谭禹赫说了这件事,两人心里都有些激动。
  辛禾拿来的资料上写,乔衫这个人是马卉卉和李语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而且她们三人的关系在班里是最好的,如今马卉卉和李语双双遇害,此时乔衫来到警局干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警局,在处里的办公室见到了这位叫乔衫的人。
  顾乔首先自我介绍了一下,随后把人请到了处长办公室里,跟着两人一起进去的,还有谭禹赫。
  进了屋子以后,乔衫明显有些紧张,她坐在椅子上用力的挫着自己的手,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谭禹赫到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用平静的声音说道“你不用紧张,这里很安全,你知道什么就说出来。”
  “对,乔女士,你有什么事情现在就说出来,不用着急”顾乔也放柔了声音。
  乔衫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虽然她拿着杯子的手还在微微颤抖,但是她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
  她抬头问道“卉卉和小语真的死了?”
 
 
第7章 刹车被人动过
  乔衫看着顾乔和谭禹赫点头,情绪一下子癫狂起来,她手里的热水全都洒在了她身上,而她却跟不知道疼一样,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
  就在这时谭禹赫一拍桌子大声的对着乔衫说道:“你在恐惧,你在害怕,你到底在怕什么?”
  乔衫张了张嘴,许久之后才结结巴巴开口:“我…我…我没在害怕,我只是…只是紧张”
  谭禹赫眯着眼睛,语气笃定的继续说:“你在说谎,你根本不是紧张,你是害怕,我知道了,你怕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
  好像是谭禹赫的话刺激到了乔衫,她抖的更厉害了,眼睛里的害怕也流露了出来。
  顾乔伸手递给她一张纸巾,半安抚半威胁:“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可以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但是你要还是想隐瞒着,马卉卉和李语的下场你也知道。”
  “算了,她来这就根本没打算说实话,顾处长,让她走吧!”谭禹赫看着顾乔说道。
  乔衫听谭禹赫要把送走,突然大喊:“不不不,我说!我都说!求求你们别让我离开这,别让我离开这!我会死,我会死的!”
  两个人一个人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要的就是要听乔衫的真话,此时见她已经决定开口,他们也没有在继续逼迫她。
  “好,那你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你别紧张,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慢慢说”顾乔缓缓说。
  乔衫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卉卉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叫徐文,可是卉卉追了他大半年,他都没同意,最后竟然和一个叫苏娅的女孩子好上了。”
  “后来卉卉气不过就想整一整苏娅,然后我和小语就给她出招,让卉卉找人拍一些苏娅的私密照片,然后贴到学校的公告栏上。”
  “可是没想到,卉卉找的那个人,不仅拍了照片,还强奸了她,第二天的时候,苏娅就跳楼自杀了,因为那时候临近高考,大家也都以为是苏娅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自杀的,就连苏娅的家人都这么以为……”
  乔衫顿了顿:“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你们来学校调查,我才知道卉卉和小语已经死了。”
  顾乔和谭禹赫对视一眼,随即问道,“马卉卉找的人,是姓李吗?”
  “不是,那人姓刘,好像前年因为抢劫被警察当街击毙了。”乔衫继续说道“因为那人之前一直威胁卉卉找她要钱,后来突然就断了联系,卉卉托人打听,才听说他已经死了,为此,卉卉还高兴了好多天。”
  顾乔点点头:“你应该知道,据你刚刚所说的话,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要做5年以下的牢。”
  乔衫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但总比死要好。”
  虽然那个叫苏娅的女孩虽然不是乔杉杀的,但是也是因她们而死。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却因为嫉妒和怨恨早早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只是5年一下的刑罚,他们觉得有些太轻了。
  过了半响,顾乔才开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会把你所说的话传给榕城法院,我先送你回去,但是你回去以后,可能会有警察24小时监视着你,直到判决下来为止。”
  看着乔衫点头,他便领着乔衫下楼了,谭禹赫也想跟着去,但是被顾乔以,你去查查苏娅的资料为由给挡回去了。
  顾乔让乔衫去副驾驶,做好以后便发动了车子。
  在车上,顾乔问道“苏娅死的时候,她的家人也去学校了?”
  乔衫想了想说道“没看到她父母,但是来了一个学生样子的男孩子,自称是苏娅的哥哥,哎,前面超市你停一下,我下去买点东西。”
  顾乔把车开到超市门口,要停车的时候发现刹车怎么也刹不住,随后他意识到,有人在他的车上动了手脚!
  “你停一下啊!”乔衫看顾乔没有停车,出口提醒道。
  顾乔一边降速,一边对着乔衫道“安全带系好,抓好后面座椅,车被人动了手脚,刹车失灵了!”
  乔衫听到顾乔说刹车失灵的时候,脸色已经惨白,但是还是听话的抓紧了身后的座椅。
  把车开了一路后,顾乔猛的一转弯,直接撞在了路旁边的护栏上,两人当场昏迷。
  而谭禹赫这边,在顾乔走了以后,他便让辛禾黑进了九天高中的官网。
  当时辛禾还惊讶的问“谭教授,你怎么知道我会这些”
  谭禹赫没回答,只是让她调出三年前一个叫苏娅的女孩资料。
  片刻之后,“查到了”辛禾把电脑移到谭禹赫面前,指着屏幕说“苏娅,三年前因高考学习压力太大,跳楼自杀。”
  谭禹赫用鼠标上下滑动了一下,最终停在一个界面,然后推回辛禾面前问,“你看这个遗体认领,上面的字迹像谁的?”
  辛禾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只是喃喃自语道“眼熟啊,这也太眼熟了,哪里见过呢……”
  最后她一拍脑袋,打开自己的抽屉,拿出一个资料夹,递给谭禹赫,说道“你看看,这个字迹,是不是和电脑上面的一样?”
  谭禹赫拿着资料对着电脑上面,进行对比,发现电脑上那份遗体认领和这份资料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连下笔的轻重都没有变。
  翻开第一页,看到资料首页的名字的时候谭禹赫的惊讶的出声“怎么可能是他!”
  他的话音刚落,刑侦处的门就被人推开了,柳承气喘吁吁的跑到谭禹赫面前说道,“不好了不好了谭教授,刚才接到报警,在三元路和九龙路的交汇处,发生了一起车祸,车祸原因是因为刹车失灵,在车上发现了顾处的警官证,但是车祸现场并没有发现有人!”
  谭禹赫猛的站起来说道,“遭了!,辛禾你留在处里,看看能不能利用顾乔的手机定位到他的位置,柳承跟我一起去车祸现场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顾乔微微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正被绑在一起,而他旁边是一样被捆住双手的乔衫。
  他喊了乔衫几声,发现她还昏迷着没有醒。
  摸了摸绑在手上的绳子,顾乔确定了自己完全可以解开以后,便开始一边活动双手,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他们应该是在某个楼的天台上,这时他才注意到,他的正前方,有一个背对着他的人。
  只一眼,顾乔就认出了他,他惊讶的问道:“怎么可能会是你?”
 
 
第8章 仇恨犹如跗骨之疽
  “对啊,是我啊”那人转过身来看着顾乔,他以往写着胆小懦弱的脸上,现在只剩下漠然。
  顾乔顿时有了一种,自己养大孩子最后要杀自己的无奈感,说实话调查处里谁都有可能是凶手,唯独方晨,他真是想也没想过。
  真当事实展露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反倒有些平静:“真的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方晨听到顾乔的问话,语气淡淡的反问道“我为了什么?”
  随后他又歪头看向还在昏迷的乔衫继续说道“我能为了什么?苏娅是我妹妹啊,你说我为了什么?”
  “他们都是你杀的?高翔和李扬也是你杀的?”顾乔一边用手指试着解开绑住自己的绳子,一边分散着方晨的注意力“你是怎么做到的,高翔和李扬就是你为了迷惑我们的棋子是不是,根本没有什么神的惩罚是不是?”
  “是,我知道马卉卉因为心理问题常去看心理医生,所以那时我便有让高翔做替死鬼的打算了”方晨说到这淡淡的笑了笑“也许是老天都在帮我,竟然让我知道了同是去咨询心理的李扬,他逼死的那位女学生,竟然就是高翔的私生女。”
  “随后我就用邮件的方式把这件事告诉了高翔,并且我还说,我有办法让他全身而退,但是他要帮我两个忙。”方晨倚在天台边上,笑看着顾乔。
  顾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接着他的话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口中让高翔全身而退的方法就是心理催眠吧,你让他帮的忙,就是把那封信放进李扬的包里,并且让他把心理咨询室的名字改成光之源,来误导我们”
  “而你杀死马卉卉后,我们就会查到李扬和马卉卉生前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去过高翔的心理咨询室,还有光之源这个名字,你一开始就想好了,高翔会成为你的替罪羊!”
  “是也不是,其实就在李扬死的那天晚上我已经对马卉卉下了心理暗示,第二天时间一到她就会自杀,我确实曾打算让高翔做替罪羊”方晨说到这话锋一转。
  “但是我没有想到他那么不争气,如此简单的催眠竟然用药物来辅助,等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马卉卉已经死了,我知道以你们的聪明,一定可以发现杀死李扬和马卉卉的凶手不是同一个人,索性我就把高翔也杀了,让你们觉得是凶手是在选择性的杀人”
  顾乔听到这,点点头回答“是,当时我们却实以为凶手是选择性的杀人,如果不是那具被水冲上来的李语的尸体和乔衫的供词,我们或许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方晨没有理顾乔,他走到乔衫面前一把抓住她,把她拖到了天台上边的护栏上。
  随后他看着顾乔的脸说道:“我知道真相以后找到李语,本来我没想杀她的,可我当看到她这个杀人凶手的日子过的那么好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九泉之下的妹妹,然后我忍不住掐死了她,然后我把她沉塘了”
  “可都怪那该死的涨潮!如果你们没发现李语的尸体,我还想着就这么住手了,然后等风头过去,在让乔衫死于意外,最后我妹妹的大仇得报,而我则安安稳稳的留在处里继续工作。”
  就在方晨说话的当空,顾乔手上的绳子已经解开了,他慢慢的走到天台边上,想趁方晨不备,把乔衫救下来。
  可是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雷鸣般的警笛声,方晨看着楼下成排的警车,对着顾乔笑了笑,一把把身边的乔衫推了下去,随后自己也跳了下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顾乔猛的向前一扑,紧紧的抓住了方晨的手,但是因为重力使然,自己的大半个身子也出了护栏。
  顾乔好像听到了楼下谭禹赫大喊他名字的声音,好像还听到了柳承说乔衫死了的声音,但是他听的最清楚的是方晨的声音。
  方晨脸上带着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笑容对顾乔说“顾处,我一开始就没想伤害你,我只想吓吓你,虽然我弄坏了刹车,但是我知道以你的能力一定不会有危险,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真的伤害你”
  方晨说“顾处,我真的不想活了,你不知道,父母离婚后我和我妹妹就相依为命,从我收到写着我妹妹死亡真相的那封信的时候,仇恨就犹如咐骨之疽一般,折磨的我夜不能寐,死亡对我来说也是解脱。”
  方晨还说“顾处,你放手吧,这样的话,坚持不了多久,你也会掉下去的。”
  顾乔双手死死拉着方晨的手,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咬着牙对方晨说道“你给我闭嘴,抓紧”
  方晨还是笑着,但是他却用空出来的手,用力的掰着顾乔的手,终于顾乔的手松了。
  方晨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了下去,但是他的脸上挂着的是满足和幸福的笑。
  仇恨的种子在方晨的心里生根发芽,他从决定报仇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亲情,爱情,友情。最后,复仇的目的达到了,他的生命也到了尽头,孤身一人,何苦呢…
  顾乔像是抽干了全身力气一样,坐在地上,片刻之后,谭禹赫就带着一众警员上来了。
  谭禹赫刚上来,就一眼看失魂落魄坐在地上的顾乔,他跟后面的警员说让他们先下去处理现场以后,他便走到了顾乔身边。
  听到身前的脚步声,顾乔终于把头抬了起来,他看着谭禹赫闷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谭禹赫靠着他坐下:“辛禾告诉我的,她查到了你的手机定位,别太伤心,那是方晨自己的选择”
  顾乔:“你怎么知道是方晨”
  谭禹赫:“我让辛禾黑进了苏娅学校的网站,发现认领苏娅尸体的人就是方晨,但是他那个时候还不叫方晨,叫苏予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