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3:41  作者:小蕊儿
  顾乔又问:“他用假名竟然也能混进警局?”
  谭禹赫:“他那不是假名,他妹妹死后他就被他妈妈接走了,跟他后爸姓方”
  谭禹赫看顾乔不接话,以为顾乔还在伤心,他又开口道:“那是方晨自己的决定,你也别难过了,或许这个结果也是这件事最好的结局了吧。”
  顾乔听完以后看着谭禹赫认真的说道:“我知道这是方晨自己的选择,所以我不难过,再说他杀了那么多人,最后也难逃一死,我只是惋惜。”
  “这次的案子也多谢你,我谢你是谢你,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承认犯罪心理学是破案的主流”
  谭禹赫听到顾乔话的后半段,简直哭笑不得,这人怎么还在纠结犯罪心理学是不是主流这件事,他从来也没说过犯罪心理是破案主流啊,犯罪心理只是辅助破案而已。
  “不管怎么样,和你合作很愉快”顾乔随后伸出一只拳头对他说
  微风吹过男人的脸颊,掀起额间的刘海,姣好的眸子里倒映着太阳的余晖,他微微笑弯了的双眼,让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温和的气质,这样的顾乔让谭禹赫骤然一愣。
  也只是片刻,谭禹赫便伸出一只拳头与顾乔的抵住,说道“我也是”
  阳光洒在两只相抵的拳头上,两人随即相视一笑。
 
 
第二卷 红衣女孩
 
第9章 顾?猥琐大叔?乔
  离上次的案子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调查处的人也都进入了某种混吃等死的状态。
  这里要说一下,因为上次的案子,上头大笔一挥,决定把谭禹赫转到调查处担任处里的犯罪心理顾问,美曰其名:犯罪心理和传统刑侦强强联合,为了更好的保障榕城市民的安全。
  而王局也贯彻了要调查处培养新鲜血液的原则,给处里又塞进了一个警校刚毕业的大学生,叫刘舟舟。
  刘舟舟这人,乍一看上去呆呆的,还有些反应迟钝,但是今天顾乔听王局说,这人有个特长——过目不忘。
  辛禾表示不信,随即伸手在自己抽屉里拿出一盒扑克牌,抽出20张,按照顺序给刘舟舟看了牌面,最后摞成一摞,问:“第8张,第12张,第16张分别是什么?”
  “第8张是红桃A,12张是红桃9,16张是方片K”刘舟舟乖乖的回答道。
  辛禾翻开牌一看,她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因为刘舟舟竟然一个都没有说错。
  就连在旁边看热闹的顾乔和谭禹赫都觉得不可思议。
  随后众人脑中不约而同冒出一个诡异的想法:改天要不要把新华字典拿来让他试试。
  可怜的刘舟舟还不知道他超强记忆力竟然被用在记新华字典上。
  最后顾乔还在路过刘舟舟的时候拍了拍的他的肩膀一脸严肃的感慨:“小伙子,前途无量,前途无量!”
  说完他便招呼着谭禹赫一起进了办公室。
  谭禹赫不仅是调查处的犯罪心理顾问,还是榕城大学心理系的教授,以前在犯罪心理科的时候,他有自己的办公室,所以书和资料什么的都放在办公室里。
  可是转到调查处,他那些资料和书都没地方放,只能放在顾乔的处长办公室里。
  后来顾乔索性就把桌子一分为二,在对面给谭禹赫搬了个椅子,两人共用一个办公室。
  谭禹赫坐在顾乔对面突然开口:“我有预感这个孩子一定能帮到你大忙!”
  顾乔点点头不置可否,随后他皱着眉头说:“我一直有一个问题,你说高翔死前,柳承和方晨一直在一起,方晨是怎么杀的高翔?”
  谭禹赫想了想“方晨催眠很厉害,应该是对柳承实施了催眠,这样柳承也能给他做不在场证人,最后我们怎么也怀疑不到他身上,只能说方晨的计划真的是什么都想到了,不过,他为什么会催眠呢?而且还能下心理暗示让马卉卉第二天才会死,这催眠效果专业的都未必有吧。这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
  “难道是自学?”顾乔也没在纠结这个问题,他抬头看向谭禹赫“你昨天是不是说今天下午还有榕城大学的课,我今天下午正好回家一趟,顺路送你过去?”
  谭禹赫“回家?回家干嘛?”
  顾乔“我妈,给我安排了个相亲,非让我晚上去见人一面,你说我也不能穿个警服去吧。”
  听完顾乔的话,谭禹赫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的某一根弦崩掉了,就连拿在手里的书都掉了下去,他愣了片刻,慌乱的把书捡起来,对着顾乔语气僵硬的说“也是,你也27了,是该成家了。”
  顾乔用一只手拄着下巴:“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后来想了想,我们这个工作,本来就充满了不确定性,说不定在抓捕哪个罪犯的时候就牺牲了,自己一个人的话,死了也就死了,但是要是成家,甚至有了孩子以后,自己死了,岂不是要连累一家人,我啊,还是不要害人家女孩子了,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
  随后顾乔继续说道“更何况我总有一种感觉,好像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里,有一个人一直在等着我”
  不知是顾乔的哪一句话刺激到了谭禹赫,只见他像是触电一般猛的站起,“我要去上课了,先走了。”说完他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顾乔看着谭禹赫略先仓惶的背影,纳闷的想,今天他怎么奇奇怪怪的……
  不过他还是想到了要送谭禹赫上课这回事,他立马追出去,快跑几步赶上谭禹赫:“我送你,我也没事,正好去看看谭大教授的母校,你在原地等一会我去提车。”
  谭禹赫微微阖首,在原地乖乖的等着顾乔,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等顾乔开车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双手拿着资料,站的笔直的谭禹赫等在警局门口,那小模样可爱的让顾乔忍不住想调戏他。
  顾乔一般是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他把车开到谭禹赫旁边,把车窗摇了下来,对着他吹了声口哨“小宝贝,上车吧,让你看看我老司机的技术怎么样。”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背着书包小姑娘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这可真不怪人小姑娘。
  实在是顾乔当时的表情太像一个猥琐大叔,而谭禹赫和他的反差太明显。
  只见那小姑娘对着谭禹赫说道“哥哥,你是迷路了吗?”
  谭禹赫摇摇头,指着顾乔笑了笑“我等我朋友。”
  小姑娘看着顾乔又看看谭禹赫最后撂下一句“这种朋友还是少交”的话,就背着书包走了。
  顾乔打开车门,让谭禹赫坐在副驾驶上,随后他用手指着自己问“你觉得我很像坏人吗?”
  谭禹赫摇摇头,“不像坏人”
  顾乔刚想自夸一下自己长这么帅怎么可能像坏人,就被谭禹赫的一句“但是很猥琐”给噎了回去。
  看着顾乔吃瘪的样子谭禹赫轻轻的笑了笑。
  到了榕城大学以后,顾乔才知道谭禹赫有多受欢迎,几乎他们每走几步就会有一个女孩“偶遇”谭禹赫,叫完谭老师好以后,就捂嘴跑走。
  顾乔严重怀疑难道自己长得没有谭禹赫帅?这些女孩子怎么好像没看到他一样,这样的认知让他心里有点郁闷。
  就在他们两个逛学校的时候,顾乔的手机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接起来一听是柳承的声音“老大,刚接到报案,榕城游乐场里的鬼屋里面发现了一具女尸,死因……还是你来了以后让赵法医跟你说吧。”
  顾乔把电话挂断以后无奈的对谭禹赫说“发生案子了,我得去看看,你讲完课就到警局来一趟吧。”
  谭禹赫有些紧张的问道“那……你晚上相亲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案子比相亲重要多了,大不了就挨我老妈一顿骂呗!”顾乔双手一摊,颇为无辜的说。
  等到顾乔赶到案发现场,看到赵子岳的尸检报告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柳承不在电话里直说。
 
 
第10章 那间宿舍里有鬼
  “吓死的?”谭禹赫看完手里的尸检报告以后忍不住问顾乔。
  “没错,吓死的”顾乔说“不过死者死后又被人吊在了鬼屋里。”
  他从办公桌上的档案袋里拿出死者现场的照片,和一盘录影带递给谭禹赫。
  顾乔到现场的时候是先看的尸检报告,当他看到死者死因的那一栏上面写着:因血压瞬间升高,高过血管的承受能力,造成脑心肾出血,内胆破裂,进而导致死亡,俗称吓死的。
  他当时心里就犯嘀咕,如果单纯是去玩被吓死的也轮不到调查处接手啊。
  直到他接过照片,看见那具被吊在半空中面色狰狞,眼睛还直勾勾盯着镜头的尸体。
  而且最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看到的鬼屋里的监控录像。
  此时谭禹赫正用着他的电脑播放着录像,只见监控录像里,死者的脖子上套着一条绳子,好像凭空在一点一点的向上升,而在死者前方,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孩。
  她披着头发,静静地站在死者下面,大概过了几秒,红衣女孩飘到门口的位置,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顾乔虽然已经看过了一遍,可还是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灵异事件?”谭禹赫转头看向顾乔“谁最先发现的尸体?”
  顾乔见谭禹赫看他,忍住了没在伸手搓自己的胳膊,他脸一板:“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是鬼屋的员工,他一直以为死者是鬼屋的工作人员,直到下班关门的时候才发现那真是一个死人。”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们还查到死者是榕城大学大一的学生,你有印象吗?。”
  谭禹赫垂着头用一种今天星期天的口气不咸不淡的回答:“榕城大学那么多学生,我又不会每一个都认得。”
  顾乔听着谭禹赫的语气就知道他误会了什么,随即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如果你要是认识这个女孩,可以为我们调查省很多时间,你别误会。”
  谭禹赫承认,他听到顾乔说的那些带有怀疑性质的话以后,他心里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些委屈,不过听完顾乔的解释以后,他心里的那点委屈也烟消云散了。
  其实不管多冷清淡漠的人,遇到自己在乎的人都会这样吧。
  “那我明天陪你去榕城大学问问?”他说完又忍不住加了一句“毕竟我也是榕城的老师,有我在应该会方便一些”
  顾乔听完以后看着谭禹赫的眼神瞬间变的奇怪了一些,他小声嘀咕道:“这还是我以前认识的大冰块吗?”
  听到顾乔的话,谭禹赫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个很小的弧度,他低头看了看时间:“你不回去?都快11点了?”
  “不回去了,我家楼上装修,回去了也吵得睡不着”他指了指沙发“还没有睡在办公室里舒服。”
  谭禹赫看了看那窄小的沙发,故作淡定的说:“我上次就是把你从地上捞起来的,你确定要睡这里?要不然你来我家吧,平时我就一个人住一个屋子,正好还空出一个屋子。”
  本来谭禹赫都做好了被拒绝以后要说的话,但是他意想不到的是顾乔竟然同意了。
  两人直接回了谭禹赫家,刚一进门顾乔就发现他家真的不是一般的整洁,没有过多的装饰物,屋子的装修风格偏素雅。
  看着眼前的屋子,又联想到让自己造的跟猪窝一样的家,顾乔顿时老脸一红。
  因为太困,他洗完澡以后,直接就倒在谭禹赫安排给他的屋子里的床上睡着了。
  一觉天亮,等顾乔收拾完自己以后,发现谭禹赫已经做好了早餐,两人匆匆吃过以后便直接去了榕城大学。
  三个小时后,两人出现在了榕城大学一间女宿舍的门口。
  本来看门的大妈,不让顾乔他们进来的,后来因为谭禹赫和大妈单独说了几句话以后,大妈竟然就同意了。
  要是只有顾乔自己一个人铁定就会被挡在这里了,但好在身他边多了一个谭禹赫,就冲他那张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脸和本校老师的身份,在榕城大学就是一张行走的通行证。
  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死者名叫刘思,榕城大一学生,平时因为性格嚣张跋扈的原因,很不受人待见,所以她的朋友少之又少,而她同宿舍的王蕙妍就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里,与她关系最好的一个。
  本来他们是想让托人把王蕙妍叫到教室里谈话的,可是听她们班的同学说,从昨天开始王蕙妍精神好像出了些什么状况,不管说什么就是不肯离开宿舍半步。
  所以他们才迫不得已亲自来女生宿舍里问她。
  当他们推开门入眼的就是一地的屎尿,和一个坐在床边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嘴里还一直小声说着什么的女孩。
  顾乔和谭禹赫轻轻的绕进去,坐在王蕙妍身边,这才听清她嘴里一直嘟囔的话是“她来了!她来了!离开宿舍就会死!”
  谭禹赫曾试着和她沟通,可她完全听不进去,反反复复只有那几句话,无奈两人最后只能出了宿舍。
  站在门口,顾乔轻轻的把门拉上,对着谭禹赫摇摇头:“精神状态确实有问题,但是才短短一天,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难道真的和刘思的被害有关?”
  “她现在的状态确实没有装的可能性,害怕也是真的”随后谭禹赫突然想到了什么“刘思是被吓死的,你说王蕙妍会不会是看到了刘思死亡的全过程,所以才变成这样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谭教授?你怎么在女生宿舍里啊?”
  谭禹赫和顾乔顺着声音一看,是一穿着校服长相清秀的女孩子。
  “我们有个案子需要里面的同学配合调查,”谭禹赫微笑着回答。
  那女同学看了看谭禹赫背后宿舍,在看清门号以后她突然脸色一白:“那个宿舍……你们进去过吗?”
  见两人点头,那女同学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哆哆嗦嗦的说:“那间宿舍有鬼
 
 
第11章 凶手是鬼魂?
  顾乔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那学生跟前笑着说:“能不能具体的解释一下,为什么称这间宿舍里面有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