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3:41  作者:小蕊儿
  那女同学看着他光洁白皙的脸庞和带着温柔笑意的眸子,愣了一会后才红着脸磕磕巴巴的解释:“听说去年有一个女孩在那间宿舍里上吊自杀了,后来住在那间宿舍的学生都说晚上听到一个声音在唱歌,吓得她们都不敢住在哪里,学校也因此封了那间宿舍整整一年。”
  “后来可能是考到榕城大学的学生越来越多,今年这间宿舍就又开始住人了,听说住进去的是两个刚入校的学生,住进去一个多月都没发生什么,本来大家都淡忘了这件事,直到今天又传出住在里面的人一个死了,一个疯了,在联想到之前的事情,大家就都说是之前吊死女孩的鬼魂在杀人。”
  对女孩道了谢以后,顾乔和谭禹赫便打算先回调查处,他们这次来榕城大学,就只听了一个灵异传说,其余的什么线索都没查到,两人都是警察自然不信有什么鬼魂杀人,所以案子到此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两人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处里以后就看到众人都挤在柳承的位置正专心致志看着什么,连他们两人回来都没发现。
  顾乔站在原地奇怪的冲他们问“你们看什么呢?”
  正对着电脑的众人被顾乔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
  辛禾用一只手捂着胸口对顾乔发表着自己的不满:“顾处你下次能不能不要选在这种时候回来,你知不知道,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
  顾乔走过去后才发现电脑上正放着鬼屋里的那段监控视频。
  随后他抬起头,视线扫过站着的众人:“怎么样你们看出什么了吗?”
  柳承看着顾乔犹豫的开口:“老大,真的不是鬼吗?这监控……”
  他的话刚问完,谭禹赫就斩钉截铁的回答:“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死者是死后又被凶手吊在鬼屋里的,监控上也显示死者是缓慢着被吊上去的,所以我有理由怀疑,凶手是站在一个监控死角里,把绳子一点一点拉上去”
  “至于那个女孩,我虽然还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但是凶手做这些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怀疑,是鬼魂在杀人。”
  几人随即想到,他们确实在看到那红衣女孩突然出现和突然消失的时候,便有了那女孩是鬼魂的想法,有了这种想法以后,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人是女孩的鬼魂杀的,但是却忽略了死者是死后又被吊在鬼屋的事。
  如果是鬼魂杀人,又为什么还要费心巴力把死者吊在鬼屋里?除非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看到那一段监控视频。
  顾乔看了看恍然大悟的众人接着说道:“死者是不可能凭空出现的,所以我怀疑监控视频很可能被凶手动过,他把尸体搬过来的这部分很可能被剪掉了。”
  调查处的人不负众望的开始了一轮叽叽咋咋的讨论。
  顾乔说完便发现了谭禹赫盯着他似笑非笑目光,这让他顿时有了一种装逼被人看穿的尴尬感。
  他摸了摸鼻子,随即扭头看向辛禾:“你电脑玩的最溜,去检查一下监控是不是真的被人动过”
  最后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着柳承和刘舟舟说:“你们两个去榕城大学查一查去年有没有一个女孩上吊自杀,如果有的话,顺便把她资料也查一下。”
  交代完每个人的任务以后,他就和谭禹赫进了办公室。
  辛禾看着两人的背影,伸手拍了拍坐在她旁边的柳承感慨道:“顾处以前各种和谭教授不对付,可是经过上次的案子以后,两个人整天形影不离的,谭教授上个课,顾处都屁颠屁颠的送人家,要不是知道顾处是直的,我都怀疑他俩在谈恋爱。”
  刘舟舟在旁边适时的插了一句:“这或许就是兄弟情吧!”
  柳承:“……”
  办公室里,顾乔接了杯水递给谭禹赫:“看你一上午都没喝水,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谭禹赫愣了一下,随后接过水杯:“谢谢”
  顾乔听到谭禹赫的话后,漏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你要是真的想谢我,那你就给王局打电话汇报工作进程吧。”
  谭禹赫:“……”说多错多!
  最后谭禹赫还是认命掏出手机给王局去了电话。
  没意外的收获了王局的一顿批评,外加一句:一周之内破不了案,你俩给我滚去扫大街。
  坐在沙发上笑的灿烂的顾乔:“这次多久以后去扫大街?”
  刚把手机放回兜里的谭禹赫:“……一周”
  顾乔:“哎…王局脾气还是那么暴躁,隔着手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谭禹赫表示一点也不想理他。
  顾乔又问:“今天那女学生怎么办?就让她一直呆在宿舍里?”
  谭禹赫顿了顿:“我给校方打过电话了,他们说正在联系王蕙妍的家长,估计今天就让她回家了。”
  两人安静了没多久,门就被敲响了,顾乔叫了进以后,辛禾就拿着电脑推门进来了。
  她径直走向顾乔,把手里的电脑放在他眼前:“顾处,你说的没错,我黑了他们的监控设备,发现监控确实被动过,中间少了大概十多分钟。”
  顾乔看着电脑上那段从11点38直接跳到12点的视频问道:“能不能恢复?”
  辛禾摇了摇头:“我试过,但是不行,应该是凶手在主机硬盘上把这段剪下去的。”
  “主机硬盘上?难道说是内部人员删的?”谭禹赫有些意外的问。
  “也不一定”辛禾看着谭禹赫继续说道“也可能是凶手黑进了游乐园控制所有监控系统的主机电脑里给删的。”
  顾乔在旁边听的云里雾里:“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监控吗?”
  “不一样,鬼屋里面单独的监控也是由连接游乐场所有娱乐设施的主机里分离出来的,只要凶手黑进了主机,从主机上面剪画面,也是恢复不了的。”辛禾这样解释道。
  虽然恢复不了,但这算是一个收获,既然有人动过监控,就证明了不是什么鬼魂杀人。
 
 
第12章 我看见了,她就在床边飘着
  辛禾走后,谭禹赫和顾乔打了一声招呼说下午临时串了个课,也先走了。
  而顾乔则收拾东西,准备去游乐园看看,其实他所谓的收拾东西也不过是拿个车钥匙。
  他想,虽然不知道凶手是怎么删除的硬盘,但他记得谭禹赫说过,凶手很可能是在一个监控死角里把死者一点点拉上去的。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凶手一定是非常熟悉鬼屋里的环境,否则也不会知道监控在哪个位置。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逛了大半天的游乐园,也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这让他觉得有些心累。
  “叮”顾乔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谭禹赫发来的:速来榕城大学。
  他本能的认为有什么急事,回了一条:马上到,北门接我。
  发完以后他便开车赶去榕城大学。
  可是等到他火急火燎的赶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校园里谭禹赫正拿着书跟他身边的女老师笑着说什么,两人时不时还对视着笑一笑,根本没有什么着急的样子。
  最过分的是他们竟然还在慢吞吞的往校门口走。
  这让顾乔顿时升起了一种“我拿你当个宝,你说的话我都当圣旨,而你拿我当根草,我说的话你都当放屁”的诡异心理。
  这时的谭禹赫终于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顾乔,他向身边的女老师说了几句话,便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顾乔发誓,如果谭禹赫是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叫他过来,他一定会让谭禹赫清楚的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正在他想这些的时候,谭禹赫就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他用略带抱歉的语气说道:“我没想到你能来这么快。”
  顾乔叼出一根烟来,含在嘴里,看也不看他一眼:“怎么,还怪我来早了?打扰你们花前月下,谈情说爱了?”
  谭禹赫摇摇头,看着他低低的笑了笑,用一种及其平和的语气缓缓的说:“对不起,我错了。”
  “行了行了”顾乔双手交叉着搓了搓自己的胳膊“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有什么事快说。”
  谭禹赫找了个长椅,坐下以后才开口说:“今天下午一个女生说自己去洗衣服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一转眼就不见了,后来女生宿舍闹鬼的传闻就愈演愈烈,现在住校的女孩子们不敢回去,放学都在班里不走,校长现在为这事焦头烂额,我跟他说,今天晚上我们去宿舍看看。”
  顾乔看了看四周,看来是真的想找个东西堵住谭禹赫那喋喋不休的嘴。
  他们可是破案抓犯人的,学生放学不回家睡觉,这种问题不是应该去问度娘吗?
  他忍住了火,居高临下的看着谭禹赫:“谭教授,这个事情我真的有心无力,帮不了!”
  顾乔转身刚要走就被谭禹赫抓住了胳膊:“你不觉得奇怪吗?鬼屋的监控也拍到了红衣女孩,而宿舍楼里也说看见的是个红衣女孩,我觉得或许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听到这番话顾乔想了想,也是,如果把这两件事串联起来的话,那要说两个红衣女孩没什么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想通了这点后他也只能点点头:“就是看一看?万一她不出现呢?”
  这个问题谭禹赫早就想到了:“王蕙妍今天下午回家了,宿舍也收拾出来了,我跟校长说我们今天晚上去她们宿舍住上一晚。”
  顾乔:“……”
  虽然校方也声明了根本没有鬼怪这一说,只是大家以讹传讹,可压根没几个人理会。
  不敢回宿舍的女学生,有些住在本地的同学家里,有些不愿意麻烦别人,但是还害怕的,就在校外找了个宾馆睡了,只有几个胆子大的还住在宿舍里。
  晚上十点半,女生宿舍里断电的以后,顾乔和谭禹赫便摸黑进了楼里。
  顺着记忆找到了王蕙妍的那间宿舍,进去以后,顾乔打开手电筒,发现地面已经收拾干净了,而且他还闻到空气里有种香香的味道。
  顾乔打着手电坐在床边,因为被子已经被拿走,铁边硌的他屁股生疼。
  索性他就直接滚到里面床板上坐着,虽然有点硬,但好歹不硌屁股。
  手电筒的光晃了晃谭禹赫:“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近女生宿舍,其实和我们大学时候的宿舍也差不多啊。”
  谭禹赫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并没有接他话,而是反手扔给他一块巧克力:“晚上饭没吃吧?”
  顾乔拿起扔在自己腿上的巧克力看着谭禹赫惊讶说:“我以前也喜欢随身带一块巧克力,后来因为……”他挠挠头笑了笑:“时间太久了,因为什么我也忘了,反正后来就是没有这个习惯了。”
  “或许是什么不好的原因吧”谭禹赫说完便转过身背对着顾乔,看着窗外的星空。
  顾乔吃完巧克力,便觉得有些困意,他强忍了一会后,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谭禹赫听着身后那人平稳的呼吸,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顾乔身上。
  就在他想回椅子上坐着的时候,突然看到在对面床的边上,飘着一个人影依稀可见的是,那人穿着红色的裙子。
  他猛的推醒顾乔,在顾乔耳边轻声问:“你看对面床边,是不是站着个人?”
  顾乔揉了揉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片刻后:“我看见了”。
  随后他就要起身,但是被谭禹赫一把压住。
  “别动”谭禹赫贴在顾乔耳边继续说“我过去看看”
  等到谭禹赫走进的时候,发现确实是一个女孩穿着红色的裙子立在床边。
  他伸手想触碰这个女孩,可是手指却直接穿过了那人的身体。
  谭禹赫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一脸的不可置信,方才他的手指是穿过了那女孩的身体?
  顾乔更是觉得不可置信,因为他刚刚看到,那个人竟然眼睁睁的在他面前消失了?
  屋子里瞬间蔓延开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你看见了吗?”顾乔咽了咽口水“那人刚才是飘在对面的。”
  谭禹赫点点头:“我看到了,刚刚我试着去碰她,竟然在她肩膀上穿了过去…”
 
 
第13章 她去了墓园
  在两个人对红衣女孩的事,还没想出个所以然的时候,就又接到了一个消息:王蕙妍失踪了!
  在电话里他们了解到,原来王蕙妍被家人接回去的时候清醒过一段时间,她说要去刘思的家里看看她父母,刘思死了她父母一定很伤心。
  她妈妈看着她言行举止都比较正常,就以为她是被好朋友的突然离世刺激到了,缓了一会就好了,也没在意就让她去了。
  直到晚饭做好,王蕙妍妈妈给刘思家里打电话,叫王蕙妍回来的吃饭时候,才知道王惠妍根本就没有去过刘思家。
  她妈妈到这个时候还只是以为她跑出去玩了,毕竟王蕙妍平时也是那种常去夜店酒吧的人。
  一直等到半夜十一点还没见她回来,生怕她一个女孩在外面出事,她妈妈就去了几个王蕙妍以前常去的酒吧,想找她回家,可并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这时她妈妈才联想到前不久出事的刘思,想到这她便就急了,直接去警局报了案。
  顾乔和谭禹赫到警局的时候,就看到大厅里坐着一位中年妇人,正低头抹着眼泪。
  “她就是王蕙妍的妈妈”柳承的声音在二人身后传来。
  顾乔点点头,转身走到了那妇人身前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便回到了谭禹赫旁边,他掏出一根烟,点着火放在嘴里,猛吸了一口,对着柳承问:“查的怎么样了?”
  柳承:“辛禾正在调取王蕙妍家旁边几个路口的监控录像,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
  顾乔看着柳承眼底的阴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
  柳承连忙摆手:“我可是什么忙都没帮上,从接到报案到现在,都是辛禾姐一个人在忙活。”
  说曹操曹操到这句话可真是不假,就在柳承刚说到辛禾到时候就见辛禾走了过来,她身边还跟着一个捧着资料的刘舟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