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4:37  作者:梨子甜甜
  可这原身就剩下几个铜板了,想要操办一场像样婚礼这肯定不行啊。唐庆想了想,从空间里拿出一把弩来,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我也吃山一把。
  打定主意后,唐庆收拾了一下衣服,把宽松的地方用绳子系好,保证不会被山里的树枝刮到,这才拿着弩进了山。
  唐庆走了一路,猎物没猎到一只,倒是衣服湿了一身,山里树木丛生百草丰茂,露水还没散去。加上进山的人并不多,都没有什么路可走,唐庆都是踩着草丛走的,这些草有些都长得比人高了。怕草丛里蛇蚁繁多,又从空间里拿了些雄黄撒在腿上,身上也撒了些。
  越往里走,越难走,不过好歹听见几声野鸡叫了。“咯咯咯。”唐庆踩到了枯树枝,惊动了周围的一只野鸡。只见野鸡扑腾着翅膀,惊慌的逃串。唐庆连忙拿出了弩连射了两支都没有中,而野鸡却落入草丛不见了踪影。
  “艹。”一向不说粗话的唐庆,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从大清早到现在什么也没有不说,好不容易看到个野鸡还射不到,心理正窝着火呢。以前他也翻阅过网络上的小说,里面主角哪个不是进山就赚个满钹,到他这儿连跟毛都没有。幸好他还有空间在,想到空间唐庆心里才安慰了许多。
  见天色不早了,唐庆从空间里取出几只鸡,还抱了两只兔子。周家村的人都知道,他来的时候分无分文,如果他突然有钱了必定会惹来麻烦,所幸这山给了他最好的掩护。
  唐庆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提着“猎物”下山去了,回去的时候还走的是人多的那条道。村民们见唐庆提着这么些猎物都有些眼红,恨不得立马冲进山里捉野鸡去。不过看到唐庆那一身的狼狈样,还是理智了些。想要吃的好,也得有那个命去拼啊,想想家里的妻儿老小,最终还是歇了这个心思。
  “庆小子,你这是进山了?”村里的人看见唐庆,打了个招呼
  “是啊,这家里除了土豆啥也没有,这不想办法改善一下生活。”
  村里人都知道唐庆的情况,瞬间都带有一丝同情的眼光看向唐庆。“这山里虽好,但是猛禽颇多,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今后你可莫要进入太频繁,就算是进山也得十分小心才是。”这时有个人出声道。
  唐庆认得此人,村头的刘叔。是从外村倒插门进来的,听说家里兄弟太多,实在娶不上媳妇了,就让儿子们都出去倒插门了。恰好本村的周大娘,家里只生的她一个,家里也不想她再嫁出去,正好听说有人家要倒插门,于是一拍即合做了亲家。刘叔这个人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其实是个热心肠的人。
  “好的,刘叔。”唐庆也知道,刘叔是真心提醒他的。
  在村民的议论纷纷中,唐庆提着猎物往回走。路过一片小树林时看见一群小孩在挖野菜,这两天野菜还有,等段时间天冷了,就挖不着些什么。现在多挖些野菜晒干,冬天也好有个嚼头。冬天除了白菜可就看不着些青菜了。
  唐庆带着一堆猎物走过,引来一群孩子们的欢呼。
  “哇,野鸡还有兔子。”
  “那个野鸡毛好漂亮。”
  “快看那兔子还是活的。”
  “咦,真的是耶。”
  听着孩子们的欢呼唐庆不由得笑了笑,不就是几只猎物,搞得就跟明星出场似的。笑归笑,唐庆还是留意到,那天瞪他的周山也在里面,不过这小子可是连个眼神都没给过他这个未来的姐夫。
  “周山,你过来。”唐庆看着正蹲在地上努力挖野菜的周山喊了一声。
 
 
第3章 
  周山听见有人喊他,连忙抬起头来看了看,看见唐庆正对着他笑。周山撇撇嘴,那眼神就像是在告诉唐庆说,你打扰到我了,一副很不爽的表情。
  唐庆见周山一动不动,又一脸欠了他八百万的表情,又喊了一声。不知道为啥,这小子貌似对他意见挺大的。
  周山见唐庆又喊了一声,有些无奈的起身向唐庆走来。“有啥事。”语气颇有些不耐烦。听村里有些小孩说,唐庆根本就不喜欢他哥,娶他哥就是为了干活的!
  听到这些话他就有些不舒服了,家里娘也天天念叨,唐庆都来这么久了,也没上门拜访过。这不就明摆着不待见他们家。虽然说这是官配,但私底下连过来看都不看一眼未免有些太过了吧,从此周山看见唐庆就没有好脸色。
  “诺,拿着回家吃吧。”唐庆把手里的一只兔子跟两只鸡递到周山手里。小屁孩儿,人没多大,气性还挺大的。一身上下就没几两肉,衣服虽然破破烂烂的,但好歹还挺干净的。
  “啊?”周山显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一会儿功夫,手里就多了一只兔子跟两只鸡。而且他也没想到唐庆会把这些给他,还以为是要在他面前显摆显摆呢,两只手有些哆嗦。
  “啊什么啊,还不快送回家去,待会要是跑了可就是连快肉也吃不着咯。”很显然唐庆这是有意要捉弄周山,见着傻小孩还没反正过来,抽了抽嘴,这是脑子有问题吧。
  随后便不理他,向家走去。刚走没两步就见周山急急忙忙的提着菜篮子跟猎物向家跑去,路上还不小心拐了一下脚,好歹没啥大事。唐庆乐了一会儿就也走了,留下一群惊呆了的小伙伴。
  “娘,你看我带什么回来了。”正值当午,周山拿着兔子跟鸡急急忙忙的回家,脚还没迈进家门口就开始喊起来。周山娘在屋里听见自家儿子的叫声,连忙出来相看。
  “哟,这是哪儿来的?”周山娘见自家孩子提着一只兔子跟鸡,连忙问道,生怕自己孩子做了不好的事。
  “庆哥给的。”周山一边拿着干草给兔子绑脚,一边对着周山说道。所以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随便拿一点东西哄哄就改口了。
  “就是那个南边山脚下那个唐庆?”周山娘有些怀疑的问道“他哪来的这些东西?”
  “嗨,我回来的时候听村里人在说呢,说这庆哥一大早就进了山,出来的时候就带着好些猎物,我这不在那边那个小树林跟小二他们几个挖野菜麻,他叫了我几声,就把这些给我了。”周山说着有些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刚才唐庆叫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应来着。
  “这真是他给我们家的?”周山娘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娘你就放心吧,真的是他给我的,亲自放在我手里的这还能有假?”周山扶着他娘就进屋去了。这时的太阳太毒了,他娘生他的时候伤了身子,可经不起这爆晒。
  傍晚时分周青跟他爹周大福才从地里收工回家,看见院子里的东西,都纷纷问周山哪里来的。周山只好挠了挠头又说了一遍。
  “他爹,看来这个庆小子也不是瞧不上我们家。”屋子里沉默了许久,周山娘才开口说道。周山娘这话一说完,其他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娶哥儿跟媳妇是不一样的。大明朝的哥儿连女人的地位都不如,好些人家娶哥儿就给只鸡就当聘礼了。这唐庆又不是下聘一下子就给了两只鸡还加了只兔子,比别人家下聘还浓重,可见并不是瞧不上周家。
  “依我看啊,之前这庆小子初来乍到的,人也不熟是不好意来,加上又是定户,又是忙活地里,前阵子听说还病了一场,这哪儿有时间来上门,这会子估计是忙空了特意提了东西来赔礼呢。”周山娘见家里人都赞同她,很是来劲的说着自己的见解。俗话说得好,丈母娘看女婿越来越顺眼,估摸着周山娘对唐庆就是一个满意!
  “行了,既然人家给了,咱们收着就是,这哥婿的礼的我还是收得起的。”周大福这话算是认同了周山娘的话,也算是认了唐庆这个哥婿,先前的那些不满全都烟消云散。
  “就是呀,受得起,那他爹这些东西咱处理?”周山娘也顺着周大福的话问道。
  周大福想了想道:“留下一只鸡我们吃,剩下那只送去老屋,就当今年我们给的进孝钱了。兔子养着,改天上镇上卖了。”虽然他不得爹娘喜欢,但是该分的家产也没有少,这么些年,那边也没为难过他们,这该尽孝的还是尽的。
  闻言周山娘倒是没说什么,吩咐周山去给老屋那边送只鸡,随便把不知道上哪儿玩去的周河叫回来。自己提着一只鸡进厨房忙活去了,剩下周青盯着那只兔子有些茫然。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不得爷爷奶奶喜欢的,连带着爹娘也不得爷奶喜欢。有一次他努力干活,得了家里所有的夸奖,从那次以后他就爱上干活这件事。他觉得只要有人认可他,那就是值得高兴的。
  可别人家的哥儿哪有天天下地,风吹日晒的,由于活干得多,就吃得多,吃得多那个子就长得快,开始大家都没在意,直到后来长到比一般的哥儿还要高时,家里才开始注意到。
  不过这时候也晚了,身高还在不停的长,甚至超过了一般的小子!这可就不得了,那个小子愿意娶一个又粗糙又比小子高的哥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汉子呢。
  从此以后,他娘看见他就叹气。过了十六岁跟他同龄的哥儿都陆陆续续嫁出去了,他还没一个上门提亲的,连问的人都没有,他开始有些羡慕那些哥儿了,又等了两年还是没有人提亲,他娘对媒人托了又托,可一听他的情况别人连连摇头,此后他便绝了这心思。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反正到了二十也会官配的,又过了两年。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有些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人,也不知道会配到什么地方。心理害怕得紧,却又不敢对别人吐露。
  直到接到消息才知道配给一个逃难来的人,还落户到本村,他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配到远处去,就在村里,再差还有家人帮衬呢。那人他偷偷去看过,没有缺胳膊少腿,长得还挺俊俏的,听人说读过书,会识字。
  他心里不是没有窃喜过,只是这都过了大半年了,那人也没有什么动作,连问都没有过问他,让他刚生起的那股窃喜就被砍断了。如今他又这样,实在不知让他怎么办了。手足无措的周青翻出那双被他做了一半扔在脚落里的鞋底,又开始做了起来。
  周青在屋里还没做几针,就听见他娘在厨房里喊他,连忙扔下鞋底,去厨房。“娘,你叫我有什么事。”
  “没事,娘就不能叫你了?去灶下帮着添把火。”周山娘看见周青来,连忙给他吩咐活儿。
  周青有些奇怪,以前他娘从来不让他进厨房,今天这是怎么了?心里虽然疑问。但是还是照做吩咐。
  “青子,之前娘不让你进厨房,是怕你累着,你每天忙活地里,都那么累了,娘怎么忍心你回来还得干活。”周山娘一边弄着菜一边对着周青说着。
  “娘,我不辛苦。”
  “你这孩子,哎。”周山娘叹了一口气,“之前娘确实没注意,直到今天这事娘才真的感觉到,你这是要嫁了,这女大不中留,儿大也不中留啊,娘私心里是希望你一直留在家里的,从小就你听话,就连你大姐二姐都有皮的时候,唯独你一直安安静静的,不哭不闹还比他们都能干。娘是真心疼你,一眨眼你都要出嫁了。这些年委屈你了。”周山娘说着说着眼泪都要下来了。
  ”娘,你可不要哭,儿子不委屈。”周青听着也眼圈红红的,见自己娘落泪了,赶紧劝道。
  “娘不哭,娘这是高兴,高兴你终于要嫁了,你这孩子一辈子没让我操心过啥事,唯独这婚事让为娘这头发都操白了,如今你终于有人要了,娘这是打心底里高兴呢,高兴之余又有些发愁,别人家的哥儿都是打小就在厨房里忙活的,你看你从小就没进过几回厨房,娘这是愁啊,你这嫁人了可咋办?虽然说这上无公婆,下无兄弟的,可这哥儿不会厨艺就怕被嫌弃,没办法我这当娘的就只能临时抱佛脚了。趁现在不农忙了,你得赶紧把厨艺捡起来,还有你那鞋底都做了多久了还没做好,回头我给你上鞋面,你做那鞋面真是太丑了。”周山娘一边唠叨一边忙活。
  周青听着他娘的话,脸都羞红了,一想到他娘的话,也开始认真看起他娘怎么做的,时不时还得帮一下忙,一个有心教,一个有心学,一会儿功夫一顿晚饭就做好了。
  一盆土豆烧鸡,一盆炒野菜用的是刚烧鸡里面的鸡油。就这两道菜让周家人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都比得上过年了!菜一上桌,都忍不住夹了起来。
  周青看着家人脸上的笑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要是可以一直这样幸福该多好。
  唐庆是不知道周家人的想法,他这会儿正用鸡跟药材炖着汤呢,这副身体不是一般的差,落下病根了。可得好好补补,这药膳可是最补人了。庆幸自己以前是做药材生意的,一做便做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药方不知凡几,医数更甚。还跟着几个老中医学着医术。虽然大病不能治,普通的几个小病确是治得了滴。
  美美滴炖了一锅鸡汤,又用土豆闷了半只兔子,连米饭都没煮,就这么吃的,那是一个倍儿爽。
 
 
第4章 
  唐庆这几天一直有上山去“打猎”虽然每次他的准头都超级烂,挡不住这是他唯一能把财物过明的一个方法了。前世他就是太不小心了,才会招了别人的暗算。今生他肯定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小心,每次出山他都会把自己搞得很狼狈,必要的时候还在身上撒些血渍。以表示自己真的很“辛苦”。
  后来唐庆又在空间里找出几本关于打猎的书,以及怎么做陷阱的书,虽然唐庆的准头很烂,不过做陷阱他还是有一手的,至少时不时得能套得住几个猎物了。这可把唐庆高兴惨了。这自己捕到猎物跟直接从空间里拿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这几天唐庆一有空就窝在山上,见家里动物也挺多了,想着不如就拿到镇上去卖掉。清点了一下家里的动物,兔十四只,鸡十只。找了两个笼子装起来,准备明天一早就拉到镇上卖掉。
  周家村虽然偏僻,山路崎岖,但村头还是修了一条小道,供税收好走!
  村里只有一辆牛车,还是刘叔的家的,这镇上可是离村里有十来里路,走路都要两个时辰,要是稍微起晚点,回来都下午了。所以唐庆早早就起床,收拾了一翻,连忙提着两个笼子去了村头。
  一到村头就见刘叔拉着牛车在哪儿早早的等候了。“刘叔早啊。”看见刘叔唐庆连忙打声招呼
  “庆小子来了,可是要上镇上去。”刘叔见唐庆提着两个笼子便想到了他可能是要搭车。
  “正是哩,还得劳烦刘叔稍一程。”
  “这有啥,尽管坐就是,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太讲究。”刘叔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见唐庆的两个笼子大,还特意给绑在车尾,这样既节约空间又省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