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4:37  作者:梨子甜甜
  两人聊了会儿,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人,一车凑齐了五个人,刘叔这才架着牛车启程。车上其他人都是相识的,一路聊着天,倒是没注意旁边的唐庆。不过看见车尾的动物还是顺口夸了他几句。随后又聊得热火朝天起来。唐庆却没太关注他们聊的什么,心里算计着该怎么花钱,他手里就只有9文钱了,除去车费还剩7文,不知道到了镇上还需要花钱不。
  这牛车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唐庆个人觉得走了也得有近一个小时,抖得他两边屁股生疼。在他脸都要泛白了,才总算到达镇上了。
  唐庆下了车就揉了揉自己的屁股,随后便提着猎物进了镇,在镇上打听了一番,这鸡现在是7文钱一斤,兔子稍微贵点10文一斤。唐庆提着猎物去了菜市场,虽然小说中经常有些去酒楼买猎物啦,一下子挣个几百两的。小说毕竟是小说,做不得真的。
  大酒楼都有固定的来源,他一个陌生人冒然前去推销,万一客人吃了他拿来的猎物出了什么毛病,这个责任算谁的,小酒楼,馆子之类的都是小本经营根本就挣不着什么大钱,他前去卖,肯定会压低价格,这样唐庆就挣不着钱了,还不如在菜市场摆个摊子呢。
  这菜市场就是由一条后街组成的,这里有官府过来收摊位费,所以倒也不怕闹事。唐庆交了5文钱的摊位费就顺利的进入了菜市场,由于来的早,菜市场的人还不是很多,唐庆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把两笼子一放就等着来人上前来。
  捏着手里剩下的2文钱,唐庆不由得苦笑起来,今天本来就起得早,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又赶在牛车上颠了一路,肚子早就唱起了反调。可这手里就剩两文钱了,万一待会一只都没卖出去,就得走路回去了。
  “你这兔子怎么卖。”唐庆正在走神中,身先出现了一对老夫妻打断了他的思绪。
  “兔子10一斤,大爷大娘要的话我给你称好。”唐庆对着老夫妻道。这对老夫妻一身干净整洁,身上衣服料子虽然不算顶好,但是也比他一个乡下小子的好多了。精神面貌也错。一看家里就是小康家庭,属于买得起肉的那一类人。
  闻言唐庆的报价,大爷轻轻的点了头,大娘就开始挑起兔子来,不一会儿就挑中了一只。唐庆向旁边卖菜的摊子借了称,3斤多一点,唐庆收了30文,老夫妻满意的走了。
  握着手里的30文钱,唐庆有些兴奋,来这里这么久了,第一次摸到这么多钱。借着把钱放衣兜里的空挡,唐庆把钱转移到了空间里,只有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别人想偷都偷不着。
  又陆陆续续的卖了几只,最后只剩下3只兔子,2只鸡。碰上个特别会讲价的小子,唐庆所幸一起打包给了他。
  最后点了点钱,一共只卖了500多文钱。这都能抵得上他那个两亩地的收入了。可谓是惊喜。有了钱,唐庆就想去逛逛。顺便把他从空间里挖出十年份的人参给卖了。像小说里随便掏出千年或者百年人参那纯粹是无稽之谈。
  就像是这些大山早就不知道被朝廷派的人翻阅过无数回了,加上镇上的大夫时不时还得去山里找找漏网之鱼。唐庆在山里窝了几天,自然清楚得很,很多稍微珍贵一点的药材都被打上标记了。寻常人看不出,唐庆跟药材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能不清楚?
  这要是随随便便就拿出那些稀有的东西,真是连命怎么去的都不知道。就连唐庆拿出这支十年份的人参都是想了又想。第一他特别缺钱,第二婚礼也是要花钱的,第三这是唯一一个来钱最快的方法了。
  打定主意后,向街上行人打听了一翻药铺的位置才慢慢走去。来到一家名叫“回春堂”的药铺,在门外细细打探了一翻,才迈步进入店中,向店里掌柜行了一礼以示尊重后才向掌柜道:“请问贵店是否收药材?”
  正在打算盘的掌柜,突然停了手,瞅了瞅唐庆。见他一身补丁虽多,却也干净整洁,行为举止也还算有礼。“小店收的,客官可是要出售药材。”
  “是的,请问掌柜的可以借一步说话吗。”唐庆见对方直入主题,也立马说道。
  “小子,请跟我进后堂。”掌柜见唐庆一身并无行李,又要借一步说话,料定唐庆必定是有贵重药材出售,带着唐庆进了后堂。
  后堂并不大,只有二十平米左右,四周墙壁都放着药柜。中间摆着一张四方桌,跟四把椅子。桌上摆着一套茶具便没有任何东西。掌柜请唐庆入座后,到了杯茶,便问道:“不知道,小子你要出售什么药材。”
  见掌柜问起,唐庆连忙从贴身衣物拿出一个布块来,解开布块,赫然就是那只十年份的人参。唐庆把人参递给掌柜,掌柜拿起人参细细观膜了半会,又仔细嗅了嗅。才对唐庆道:“不错,这是十年份的人参,小子这人参你处理得极好,是不是学过医。”
  “不瞒掌柜的,小子是逃难到的此地,家里是做医馆的。之前在山中打猎时,无意间撞见这株人参,小子却确是囊中羞涩,这才有意出售。”唐庆见掌柜的问起,也诚实的回道。原身家里的确是开医院的,可惜原身连个皮毛都没学会。
  “原来如此,那小哥这支药材可否十两银子卖与我。”问清楚缘由后,掌柜的做事也不拖拉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唐庆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人参虽贵为药材,大补之物。却也不是什么起死回生之物。这个价格掌柜的给的很公道了。
  掌柜的见唐庆同意了,收起人参便拿出一定十两的银子付款。唐庆拒绝了,让掌柜的换了十个一两的银子。双方互换了姓名。
  “是我疏忽了,让你见笑了。”掌柜的换了银子对唐庆一脸的欠意。
  “无事。”唐庆本人却不在意。
  “小子,你处理药材的手法极为老道,如果之后有些常用的药材,你处理好了也可来我店里出售。”
  “如此小子便谢过掌柜的。”唐庆对着掌柜的又行了一礼。之前他还想着靠什么谋生了,毕竟再过一段时间天冷了,打猎就不是一个好路子,而且他也不能经常进山。现在有一条光明正大挣钱的路子,唐庆可不想错过。
  走出药店,唐庆感觉他的背都打得直直的了,毕竟手中有钱,心中不慌。
  来之前唐庆就算好了要买什么东西,那天进村他特意向周大娘问过,婚礼需要备什么东西。本来这娶哥儿没有那么多讲究的,只需要两家人约定好,婚礼当天提上一只鸡或者两斤肉就当聘礼,就可以把哥儿娶回家了,办不办酒席都无所谓,真是寒酸的够可以的。
  但是唐庆不想这么寒酸,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婚礼不可以这么寒酸,这是来着一个老男人内心最强烈的愿望。虽然现在条件有些艰苦,给不了对方最好的那种。也办不出现代婚礼那种格调。但是他会尽他所能,去给对方一个美好的回忆,这样才不会辜负对方。
 
 
第5章 
  说到婚事,成婚怎么可以没有礼服!大明朝的规定,只有取正妻才可以穿正红色的喜服。但是乡下一般没那么多规矩,讲究些的人家就裁一块红布盖新娘头上。但更多是穿着一身补丁就出嫁了。
  想着想着,唐庆正好走在一家布铺门口。店门口的小二老早就看见唐庆了,还未等到唐庆走进门,小二就先招呼起来:“客官,可是要做衣服吗。”见唐庆点了点头,店小二拉起唐庆就往店里走,热情的不得了。
  进店一看,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布,只有正对门中间有一个柜头,里面有个老头正在噼里叭啦的打着算盘。
  “客官,你要做什么样的衣服。”一进店门,店小二就迫不及待的问起唐庆来。
  “婚服。”
  “好的好的,客官这边来。”店小二又急急忙忙的拉着唐庆来到一个货柜前。唐庆抬眼看去,这个货柜前都是各种红色的布匹,正红,玫红,鲜红等等。唐庆指了指那匹正红色的布匹问到:“这匹布怎么卖。”
  “客官,这正红色的布匹是200文一尺,做成衣的话还得加100文的手工费。当然本店手艺你绝对放心,你看看这是前面一批客人要的货,还没来取,你看看这手工,这针脚,绝对比自己做的要好上不少。”店小二说着说着就拿一起一旁放好的一件成长给唐庆一一细看。
  “确实不错。”不过唐庆又想起,他并不知道周青的身高以及衣服的尺寸,这就又些尴尬了。不过这布200文一尺确实贵了,一匹布十尺,就要2两银子。怪不得很多人家不用红布做婚服,原来是买不起……
  “做一件婚服大概需要多少尺布。”唐庆又问道。
  “客官,我们店这布都是从江南来。江南的布都是宽三尺长十尺。像客官你这样的一匹布做下来还有剩余。”
  店小二这样一说唐庆心里便有底了,叫店小二包了两匹正红布,又见旁边摆着几匹湛青色的棉布,特别好看。不禁有些心动。
  那店小二看见唐庆直瞅那几匹布,赶紧走过来对唐庆说道:“客官你眼光真好,这可是我们店里最受欢迎的布匹,几十匹布,卖得就剩这几匹了,客官你要的话50文一尺。”
  “为何这么便宜。”唐庆可不傻,同样是棉布正红色的要200文,怎的换了一个颜色直接降到50文了。
  “不瞒客官说,这布颜色确实好看,可是也印毁了,你瞅就前面这一截还好,后面都是斑斑点点。”店小二说着便把布打开,确实后面的就没有前面好看,颜色分布明显不均匀。
  唐庆想着原身也没几件正经的衣服,都是些麻布做的衣服,怎么着也得有个替换衣服,有想到周青恐怕也没有,于是又要了两匹湛青色的布。
  掌柜的噼里啪啦算盘一打就去掉了唐庆5两银子。店小二满脸的笑容。一向对钱财没有概念的唐庆,看着刚进荷包还没捂热的银子,也没由来的心痛了一下。
  提着掌柜的免费赠送的布包裹,唐庆出了布铺的门。接下来,唐庆又买了些油盐跟一些日用品就出了镇。一出镇就看到刘叔了,其他四人也到齐了,正聚精会神的聊着镇上所见所闻。见唐庆到了都纷纷上了车。
  “哟,庆小子买布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看着唐庆手里的包裹开口询问道。
  “是呢,婶子,这不是为了婚礼准备的嘛。”唐庆大方承认。反正村里人都知道他打猎挣了点钱。
  唐庆这布用布包裹包着,别人也看不出里面是什么布,就都当唐庆买的是寻常麻布。
  “这结婚可是头等大事,可不能马虎,说起这婚事啊,我跟你们说……”这位大婶也是知道唐庆那婚事的,以为唐庆对周家哥儿有些不满,倒也不去扎他心窝子。而是快速的转移了话题。
  唐庆见她们不在将注意力放他身上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刚来不久,还不知道如何和她们相处。也只能是少说少错。
  一路就在牛车颠簸跟几个婶子的八卦中度过。到了村头,唐庆赶紧下车,好给几位婶子腾位子。付过车钱跟牛叔道了谢。唐庆这才拿着包裹往回走。
  这时都下午了,唐庆还没吃过午饭。顿时感觉腹中饥饿感特强。匆匆弄了点吃的,唐庆就提着一只鸡向周大娘家赶去。
  这婚礼不能再拖了,地里活计都差不多干完了。再等一段时间天就冷了。大明朝的冬天大雪纷飞,人们都没办法出门。
  这个点村里人都刚吃过晚饭,都在村口消食,聊聊八卦。突然看见唐庆提着一只鸡向村口走去,就有好奇的大婶问道:“庆小子,你这提着鸡往哪儿去呀。”
  “去周大娘家。”
  唐庆话一说出后,顿时周边的空气都凝固了三秒。去周大娘家,周大娘是干啥的,周大娘就是这周家村周围唯一的媒人。那么唐庆去周大娘家就不言而喻咯。
  唐庆倒是没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直径走了。留下一堆八卦的村民。
  “这娶哥儿还要请媒人,这庆小子莫不是疯了不成。”村民中一个比较胖的村妇说道。
  “你还不知道吧,前些天这庆小子不老是去山上打猎吗,这打的这些个猎物可没少送周大福家,就连他家老屋都搭着享了不少福。”
  “哟,还有这事,我怎的不知道,你给我说道说道。”
  村民们一听有八卦全都涌在一起好奇起来。周家村过去过来都是那么些人,哪家哪户发生点什么,大家都清楚。一听闻有新的八卦兴致都很高,也好打发打发时间。
  不管村民们在背后怎么议论,唐庆还是走进了周大娘家。
  显然周大娘家刚吃完饭,正在收拾桌子。看见唐庆进来了,周大娘的大儿子周广康很有眼色给唐庆搬了一条凳子过来,示意让唐庆坐。唐庆摆摆了手,周广康倒也没强求,放开凳子就走开了。
  “庆小子来了,快坐,我收拾好了就来。”周大娘也知道这唐庆找她多半也是为了婚事。打了个照顾又继续忙活去了,再耽搁一会这天就黑了,到时候做什么都看不见咯。
  “大婶子,你忙活你的,我这不急。”
  周大娘听唐庆这么一说,笑了笑:“我这一会就好,广康给你庆哥倒杯茶。”
  “不用这么麻烦。”唐庆刚说出要拒绝的话,周广康就把茶给倒好,递给了他。唐庆无奈接过,喝了几口。
  不会儿,周大娘就收拾好了,笑着对唐庆说道:“说吧,找大婶子我,有什么事。”
  “小子这是请大婶子做媒来了,大婶子也知道我跟村南的周青是官配,这过了秋收就得成婚。是喜事,小子不想婚礼办的简陋这不就来请大婶子给我出个章程。”唐庆见周大娘问起,也笑呵呵的回道。
  唐庆说这话可是把周大娘惊了一下。依唐庆的意思,这是要办婚礼。说实话这十里八村的还真没有几家人肯为哥儿办婚礼的,更别说请媒人了。不过周大娘很快就反应过来,笑道;“这成婚是个大事,该办。”管他唐庆想怎么办,反正她就是一个媒人,该挣钱的时候,可没有把银子往外推的道理。
  随后唐庆就跟周大娘讨论起来婚礼的具体事宜。周大娘拿出一本泛黄的日历,翻了又翻,敲定好三日后为下聘,十五日后成亲为事宜。随后又跟唐庆说了说一些婚礼上的小细节,以及要注意的。见天色不晚了,唐庆才起身告辞;“如此就麻烦大婶子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都是应该的,应该的。”周大娘笑呵呵的把唐庆送出了门。心里却怎么也不平静。没想到这唐庆不仅要为周青办婚礼,更是买了红布,要做喜服。这周青真是好福气,能遇上一个这么对他好的人。不过这孩子也不错,老实肯干,虽然长的魁梧些,不过人还是挺好的,想来两人也是一对佳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