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4:37  作者:梨子甜甜
  不过这些都不是周大娘高兴的,周大娘最高兴的还是这一次又能挣不少钱。要知道娶哥儿本就用不着请媒人,何况这还是官配。这一说媒,肯定成,这就跟天上掉钱又什么区别。
  周大娘这心情好,也就睡得好。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直奔村北周青家。
  “大福家的在吗。”
  周青一家刚吃完早饭,就听闻外面有人在喊。一家子都有些疑惑,一大早的谁来了。
  周山把门打开,周大娘就笑莹莹的走进来“我说大姐姐,这可真是喜事上门来了。”
  周山娘见是周大娘来了,心里也多半猜到是什么事了。也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又吩咐周青去倒一碗白糖水。家里别的什么没有,一碗糖水还是有的。
  待周大娘喝了糖水之后,才款款道来。周山娘心里虽然知道周大娘为啥而来,但听完还是止不住的开心。没想到这唐庆愿意明媒正娶他家周青。这当娘的没有比看到儿女好还要高兴的事。且不说聘礼如何,这明媒正娶就说明唐庆是个什么态度了。
  周大娘说定了,唐庆三日后就来下聘后,就要告辞了,周山一家自是高高兴兴的把周大娘送出门。
  送走了周大娘,周山一家掩饰不住的喜意。周大福都喜得一直说:“好,好,好。”。
 
 
第6章 
  周山娘心里也喜不行。自从连生了两个女儿后又生了周青,婆婆对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虽然没有明着来,暗地里也是受了不少委屈的,丈夫虽好,但这也不能去顶撞自己的亲娘,这份委屈只得自己受了。好歹青子从小就乖巧懂事,不然不知道还要受多少委屈。就连分家的时候都是分的最差的一份。
  生了山子跟河子之后,身体也不大多好了,家里都靠青子在忙活。她这当娘的嘴上不说,心里却是疼极了。如今看他有这份福气心里也是及其欢喜的。
  “山子,河子,你们两个待会分别去请你大姐跟二姐。让她俩三日后回来,就说青子的下聘日。”高兴过来的周山娘赶紧吩咐道。周山跟周河倒是没有什么不乐意,听完娘的吩咐就双双出门了。
  “老头子,待会你也去老屋说道说道。”周大福心里美滋滋。他排行老三,却是最不得宠的一个,又因周山娘生了周青之后更不得待见。他受委屈倒没啥,就是苦了媳妇跟孩子。如今他总算可以直起腰杆,扬眉吐气一翻,定是要好好炫耀。
  随后周山娘自己又收拾了一下,让周青带着她回一趟娘家。周山娘名王叫喜儿。听这名字就知道周山娘娘家是很宠她的。
  的确周青的外婆生了四个儿子,才得来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捧手心里长大的,就唯独这婚事许得不好,为此周山娘的娘王李氏背地里可没少抹眼泪。可是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除了暗地里补贴一下女儿别的也帮不上忙。
  何况家里还有四个儿子,孙儿孙女一堆,就算是补贴也补贴不多少。说来说去都是穷给闹的,要不是因为几个儿子的婚事,也不会把女儿许配给了周家,白白收了这么多委屈。
  王家王李氏听了女儿报来的喜,也是高兴得不得了。她知道她这女儿为了周青受了多大的委屈,如今总算苦尽甘来了,心里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外孙郎竟有几分感激之意。
  “青哥儿,如今你出嫁在即,你以后可得好好对待人家,即使受些委屈也是不要紧,他如今肯这样给你做脸,肯定也不会亏待你到哪儿去,但是你可莫做那些让人厌烦的事。”王李氏拉着周青好生交代了一番。
  “那唐庆孤身一人,你只要好生伺候着,没人会给你气受,这哥儿嫁人了就比不得再家那么舒坦,两人过日子总是有些磕磕碰碰的,都互相让着些,莫叫旁人看了笑话。”
  周青连连点头。
  随后王喜儿她们又唠起家长来,这可苦了周青,今天一天可谓都是如同在梦里一般。看着他爹娘跟外婆一家都高高兴兴的,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心里不由得也高兴起来。
  他从小就知道,娘为了他受了很多委屈,即使这样娘也没有抛弃过他,还把他养大成人。要知道好多人家里生了哥儿,都是扔掉不要的。如今他娘能开心,他也就开心了。
  大明开元三十九年九月二十四日秋分这一日。唐庆早早的起来了,穿了一身委托村里人连夜赶出来的新棉衣,胡乱吃了些东西。之前请的仪仗队都来齐后,仪仗队担着聘礼,周大娘在前头带路,一路敲锣打鼓走向村南。
  周家这天天还不见亮就起来了,王李氏更是第二天傍晚就来了,一大早带着几个媳妇就在厨房里忙活。王喜儿更是把这个收拾好几遍的家,又收拾了好几次,好叫屋里看不出一丝灰尘。
  天色见明,村南的仪仗总算走到了村北。隔着老远周家人就听到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后面还跟着些看热闹的村民。
  这周家村多少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就算是嫁女儿也没有这么大个排头的,所以看热闹是村民必不可少的一项娱乐,何况是个这么大热闹。
  周青早就听见外面的声音了,心里紧张的不行。从外面讨论中,时不时的听到他的名字,他也知道今天肯定很多人在议论他。从小到大,他还没有这么被人议论过。娘说他今天不能出他的屋子,就算是下了聘也不许出门。可他待在屋里又不知能做些什么。早前做的那双鞋底,娘已经给他做好鞋面了,周围的线纳的紧紧的。这是他今天要给那人的回礼,只怪自己手艺不精,连个鞋面都不会做,不知道知道真相后,会不会后悔?
  “大哥,庆哥他们来了,阵势真大。”周河这个平时见不到人,总爱调皮捣蛋的家伙也老实了许多。用他哥周山说的话,今天是他大哥的好日子,他可不能给他大哥掉面儿。所以一大早他就在他大哥门前,向他大哥报告实施情况。
  仪仗队到了周家门前,在周家周围敲了好一会儿锣,才进了院子。
  “唐家小子前来下聘。”周大娘高声喊道。
  屋子里的人都出来了,王李氏一家,老屋一家加起来至少有二十来人。
  “敢问聘礼合几。”王喜儿大哥王大柱开口问道。这是这里的习俗,娶方来下聘,聘礼必须报给嫁方看。好叫嫁方人知道,他们是真心求取的。
  “聘金5两。”周大娘吆喝一声,随即一个仪仗便把一个装着5两银子的礼盒递给了周大福,周大福打开盒子看了看确认确认无误后,才点了点头头。
  周大福表面看着平静,实际手都在抖,5两银子啊!他得挣多久才能挣得这么多的钱?周围的村民心里也是及其不淡定的,光聘金就是5两银子啊!这么高的聘礼可是这十里八村独一份啊!看着周大福手里那个盒子眼里都有一丝羡慕。
  “聘米100斤。”停顿了一会儿,周大娘又吆喝道。随着仪仗打开米袋,白花花的白米漏出来,村民们哗然了,这也太隆重了,就为娶一个哥儿?要知道一斤白米可是20文啊,这100斤就是2两银子了!
  “聘面100斤。”
  “牲:兔十对鸡十对 。”
  “猪肉十斤,猪蹄一对。”
  “鱼两对。”
  “酒两壶。”
  “金手镯一对。”
  “大红喜布两匹。”
  “花果糖若干。”周大娘可不管周围人怎么看,她只管照着吆喝就是,周围的村民被这样丰厚的聘礼砸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其实周大娘内心也是暗暗咋舌,就算她早就知道这聘礼如此丰厚,这会真真实实的看到,心里也颇为羡慕起周青来,就算镇上大户人家也不可能拿的出这么好的聘礼了。
  村民们感觉要疯了,周家一家大气都快不能喘了。实在是太惊讶了,不说聘礼,光就那对黄金手镯,周家村连个带银的人都没有,金子更是没有见过。突然见到金子,村民们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想抢过来。幸好王大柱反应快,快速把盒子盖起来递给周河,让他递给周青。屋里的周青摸着盒子连开都不敢开,都快吓傻了!
  “唐家小子以上礼,承聘周家哥儿同意否。”
  “同意。”不知道谁说的这句话,同意同意绝对同意啊,除了唐庆就再也没人拿的出这份聘礼了。
  见周家人同意了,唐庆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拿出一些喜糖来分给村民。村民们都是过来看热闹的,没想到还有喜糖拿,纷纷喜笑颜开。祝贺的话好似不要钱似的从嘴里冒出来来,就连小孩子也高兴的紧。
  “庆哥,祝贺你抱的美人归。”就连唐昊这小子也带着周小二他们几个过来讨喜糖。臭小子,才几岁啊就知道美人归了。不过唐庆也不介意,一人给抓了几把喜糖。随后大家都散了,不过唐庆引起的这场风暴可是久久不能平息。每当有人说起都是好一阵惊叹。
  大家都散了,唐庆也被迎进了屋。屋里显然是特意收拾过的,干净的过份。周山给唐庆搬了个凳子,唐庆随手给了他一个红包,这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周围的小孩见周山得了红包,都过来讨要。幸好之前准备得多,不然就不够分了。这农家孩子就是多,光李王氏一家跟周山奶奶一家小孩都有二三十个。
  小孩子得了红包就都跑开了,都知道家里大人要问话,纷纷跑出出去拆开看红包里有几个钱,只见每个红包里都有5个铜钱,真是喜得一干小孩差点跳起来。
  “山子,你哥夫可真好。”蹲在周山旁的一个男孩说道。“不像我姐夫,可抠门了,来家里只带一点点东西,还从家里大包大包的带走,他们走后我娘都很生气。”
  “你懂什么,这是庆哥第一次来咋们家肯定得大方啊,以后就不可能有了。”周山回道。
  “那我那姐夫下聘的时候也没有这些啊,还这么大阵仗,你哥夫以后肯定对你哥可好了。”
  “但愿吧。”周山也想周青过得好,不过就怕万一!不过也不怕他要是对他哥不好,他肯定狠狠揍他。
  “你还不知足啊!你就偷着乐吧,你看看他们都可羡慕你了。”男孩指着一众小孩说道。
  一群小孩都用星星眼看着周山,搞的周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还没被这么多人羡慕过呢,从来都只有他羡慕别人的份,如今也能被别人羡慕一把了。
 
 
第7章 
  屋里人见了唐庆就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见了长辈知道问好,对待小孩子也很温和。顿时好感倍增不止。
  “好孩子,好孩子。”李王氏拉着唐庆的手,一个劲的说唐庆好。唐庆也只得应和着,他倒是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好,这聘礼在外人看来是很丰厚,其实很多都是没有花钱的,比如米面跟金手镯都是空间原有的。
  这金手镯本来是他买给孤儿院的院长的。他从小就是被院长养大的,长大以后虽然也捐了不少钱给院长。可是院长还是十年如一日的那样清贫的过着。到院长生日,唐庆买了这副手镯送给他,可院长怎么也不愿意收。说是要让他留给他未来媳妇的。最后就只得放在空间,还是最近他才翻出来的。
  “庆小子,你这聘礼我收下了,可这幅手镯我们可不能收。”王喜儿想了想,还是得把这个还回去,太贵重了,实在是受不起。
  “伯母,哪有送出去收回来的道理,这本来就是家母留个儿媳的,就算不放聘礼里也是要给青子的。”当初院长的心愿就是把这镯子给他媳妇,如今这也算圆了院长的心愿了吧。
  “小妹,庆小子说的是,长者赐不可辞就让青哥儿收下吧。”王大柱幼时读过几年书,又因他是大哥说话还是有几分威信的。
  王喜儿见他大哥说话了,也就不在推辞了。转身把盒子又拿进了周青屋子里。唐庆随即瞄了一眼想看看这个未婚夫究竟长何模样,原主记忆里也没这些。可惜屋里光线太暗,什么也没见着。
  “庆小子,如今我们也算结为亲家了,如今你高堂已世,这亲事自是和你商议,这成亲的时日订在什么时候。”问话的是周青的爷爷,他虽不喜哥儿,但是也没糊涂到去害自家的孙儿。
  “回爷爷的话,婚期定在15日后,下月初九。”唐庆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这日子都是他挑了又挑的。
  唐庆说完后,王大柱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本日历。“确实下月初九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周青爷爷点了点头,以示放心了。随后又问道:“不知你原家做甚的,家里有什么忌讳的。”
  “家里曾是开医馆的,并没有什么忌讳的,入乡随俗就好。”这点唐庆倒是没有撒谎,原身家里本来就是开医馆的,只是原身自己有些不争气。
  “嗯,你可会看病治人?”唐庆话音刚落,周大福就忍不住问道。
  “小子不才,确实会些。”唐庆总觉得他回完这句话,他未来岳父的眼睛都亮了些。
  之后倒都是一些家常,唐庆跟着一干长辈们唠着。
  厨房可就不平静了,先前周青那两位姐姐就被这聘礼砸了个眼花缭乱。没想到弟弟竟有这番福气,两位姐姐也是真心祝福。
  几位舅妈们可就不平衡了:“这青哥儿以后福气可就大了,这还没成亲夫家就如此肯给他做面儿了,成了亲不得可劲往里疼。”
  “谁能想到原来穷得只有一身破衣服的穷小子如此有钱,刚在堂屋里听了会,家里以前开医馆的,还能治病医人呢,以后我们要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用去镇上那些个坑人的医馆药铺,找庆小子,也能省几个钱。”
  “也是活该我们青哥儿有这福气,我们这青洲县可不就青哥儿一个到了官配还未嫁出去的哥儿,这官府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哈哈,这下可让外面那些哥儿,姐悔死了。再想找庆小子这样的哥婿,女婿的可就不好找咯,大户人家又瞧不上我们乡下人。”
  “要我说,就算大户人拿出金子来怕也是不易,就我们村的地主王财贵,你可见他带过金子?”
  “是这个理叻。”几个舅妈在厨房里乐呵呵的一边聊着,手上功夫也不闲着,周青的两个姐姐打下手,眼里、脸上都是笑容,弟弟嫁得好,她们脸上也有光,这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王喜儿一进去厨房,就见几个嫂嫂聊得热火朝天,心下也是大喜。这么多年,因着娘私下里补贴她,几位嫂嫂嘴上不说,心里怕也有怨言的。如今托青哥儿的福,也算解了这个结。
  因着这庆小子聘礼下的大方,王喜儿也不小气大手一挥,猪肉,鸡鸭的尽管整。可不能女婿头回上门就觉得她这个岳母小气。
  这可就喜了厨房里的一干人,她们在家这些肉啊,鱼啊也不是常有,平时也馋得紧,可家里上上下下摸不出几个银来。馋也得忍着,今天可是能大吃一场,她们如何不惊喜。大家都纷纷使出自己的拿手好菜,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不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