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4:37  作者:梨子甜甜
  “没事,没事,我多做些药膳补补就好了,你也要跟着吃,你太瘦了。”唐庆这话可不假,那天他抱起周青来,一点都不费力,估计还没有一百斤,一米七五的个一百斤不到得瘦成什么样。
  “我就不吃了,都留给你。”
  “我一个人哪吃完,你帮着分担一点也好。”对于周青的反对,唐庆有的是话堵他。
  果然周青没说话了,唐庆一早上都拉着周青在屋里转,把该交代的事都交代给他。两个要在一起一辈子,除了空间的事,别的事情他不想瞒着周青。
  中午唐庆又大显身手给周青做了一桌子的好吃的。又对周青交代道:“家里的事情,我们自己知道就行了,可别去村子里说,被人眼红就不好了,爹娘哪你也可以交代,别人就不行了。”周青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人开始吃起饭来,唐庆那手艺可是没得说,周青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吃得慢,放开了之后一碗接一碗的吃,到最后唐庆早早的就吃完了,看着周青吃。
  周青吃饱后,摸了摸小肚子,坐在桌子边满意极了。看到唐庆正吃惊的望着他,他心里一沉,吃得太开心,一时间没收住。
  “我,我吃得太多了。”周青结结巴巴的说。
  “没事,以后家里就照这个饭量来,养得起你。”天可怜的以前这孩子怕是从来没吃饱过,幸好嫁给他了,就这饭量去别家怕也是吃不饱的。唐庆看着桌子上不留一点饭菜痕迹的盘子,心里默默感慨。“正好,我不喜欢吃剩饭,有你在顿顿都不留饭多好。”
  周青一听这话心里也是开心,能替唐庆分忧他心里就踏实。唐庆看他那样默哀了一句,傻孩子,真好哄,一顿饭就打发了。
  接下来两天小两口把家里又从新整治了一下,周青把后院从新翻整了一下,做了个菜园子,周围还打上木桩,怕家禽们进去霍霍。唐庆劝了几次,周青也没听,就随他去了,毕竟谁还没有点小爱好。周青觉得家里没菜园子,就不像一个家。这样也省了唐庆三天两头跑镇上去买菜。
  家里吃喝不愁,前院留给唐庆炮制药材。周青给唐庆编了好多晒簸箕,院子前面大大小小都堆了不少,每个簸箕里都放着不一样的药材。
  “明天回门,你想好要带什么东西回去不。”唐庆洗漱后躺在床上问着周青说道。
  “拿了两只风干鸡,两只鸭,腊肉两斤,又带了二十斤米。”
  “这么少。”唐庆微微皱眉,回门是个大事,可能不能马虎。
  “不少了,别人家回门有些给两斤粗米就打发了”周青见唐庆皱眉,给他解释。
  “别人家跟我们能一样嘛”唐庆下意识得说道
  “明天早点起床,咋们挑两百斤米回去,肉类一样拿二十斤,你再背上五十斤面粉。”唐庆一锤定音。
  “不行,这太多了村子里看到不好。”周青立马反对,他也不是不给爹娘,只是这出嫁的哥儿哪能时时刻刻想着娘家,这要是被人看见了,不知道要说的多难听。
  “所以明天早点回去,不让别人看见不就成了,只要爹娘不说出,就没人知道我们给了多少东西。睡吧。”唐庆吹了灯拉着周青就往床上去。周青见唐庆都决定了也不好多说什么,两人安安静静的睡了。唐庆倒也想做些什么,但是想到明天还要早起也就歇了这心思。
  第二日天还没亮,两人早早的起床了,随意吃了点东西。唐庆去地窖里拿了东西。想到还有周山,周河,又包了些成亲那天买得糕点,糖果。拿了红纸包了两个红包,里面放着一百个铜板,这才跟周青挑着东西出门了。
  “娘,开门呀。”来到周青娘家,他们还未起床,周青担心村子里有人看到,赶紧叫醒周大福他们。
  周大福两口子听到周青的声音急急忙忙起床开门,见周青他两一个挑着担子,一个背着背篼,连忙去接。
  “怎么带这么多东西。”王喜儿看着看清楚了筐里的东西后,有些吃惊。
  “娘,这是夫君给的回门礼,我说了不要多么多,他不依,怕村里人看到这才回来得这么早,回头可别跟外人说。”周青解释道。
  “这,这也太多。”王喜儿看着东西,有些不知所措了。
  “娘,给你你就收着呗,家里不缺这点吃的。”周青见他娘缩了缩手,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就把家里那些库存给自己娘说了,又把唐庆那一番说辞说给他娘听。
  “那就好,这事你就别管了,这男人家的事都不兴咋们知道,只管把家里管好就行了。”王喜儿听了周青的话,心里才算放下心来。
  “你们过来吃饭了没。”听儿子说了半天王喜儿才想起来,他们这么早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饭,自家倒是没什么,饿着唐庆就不好了。
  “随便吃了一点。”周青老实的回答道。
  “那不行,走跟娘去厨房弄些吃食来。”王喜儿说着就把周青带入了厨房。
  “哥夫来了。”被惊动的周山,周河打着哈欠也出来了,看到唐庆瞬间就不困了。唐庆见到这两小子从怀里掏出两个红包,,又拿出糕点给他们吃。两个小子都高兴的接过,心里对唐庆很是喜欢。这一个月来,家里天天跟过年似得,唐庆每次见到他两都会给他们好吃的。跟两个姐夫不一样,两个姐夫也喜欢他们,但没有唐庆对他们这么好过。
  “青子,他对你怎样。”厨房里王喜儿问着周青。
  “挺好,夫君把银钱都给我,说是以后家里都有我做主,就是太能些花了,家里鸡鸭都是养来自己吃,夫君说他前段时间生了病,怕落下病根,所以三天就得杀一只用来养身体,一趟镇上半贯钱就没了,就买些果蔬糕点。”周青真是觉得家里什么都好,就是夫君太能花钱了。
  “傻孩子,他能花就证明他会挣呀,至于那些鸡鸭本来就是给人吃的,这人没事就好,不要太去计较这些吃食,就像你刚才对娘说,家里不缺那些吃的一样。如今你自己当家,家里又不缺,就不要像我们从前那样节约了,庆小子是个有本事的,不会苦了你。”王喜儿一边说话一边对着周青说教。
  这儿子刚出嫁,不懂事儿自己怎么着也得教着点。不过她也从周青的话里听出唐庆对周青怎样,见儿子过得好她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就怕唐庆不喜哥儿,对周青不好。
  唐庆坐在堂屋里跟周大福有一句没一句说着。“你会看病?”周大福盯着唐庆问了一句。
  “会一些。”唐庆听着周大福问话,喝了口刚端上来都糖水,回道。
  “你娘早些年生山子,河子两就身子一直不好,你看看能治不。”周大福也喝了点水,向唐庆说起王喜儿这些年的病症来。他说得很认真,一些细节也说得很清楚,看来十分关心王喜儿,不然不会观察这么仔细。
  “大概情况我了解了,待会我给娘诊脉,回去给她配些药。”唐庆已基本了解,王喜儿就是产后失调,加上怀了双胎,生产时又大出血,这么多年又没好好调理,怪不得病痛缠身。
  周大福听了唐庆有办法也是高兴,这么多年也去镇上看过,大夫只是开了些调理药,治标不治本,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如今见哥婿有办法他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能缓解些疼痛也好,周大福根本就没想过唐庆能够治愈王喜儿的病,连镇上的老大夫都没办法,唐庆能有什么办法。
  很快后厨就送上来四碗鸡丝面,唐庆那碗鸡丝特别多下面还埋了两个鸡蛋,让唐庆苦笑不得,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吃两个鸡蛋。把鸡蛋分给周山周河,这才吃起面来。
 
 
第10章 
  “你们翁婿两聊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王喜儿端着刚炒好的两个小菜跟周青出来,就见唐庆跟周大福两人笑的合不拢嘴来。
  “哎呀,这不是跟咋庆哥儿聊青子小时候的事,高兴,嘿嘿。”周大福满面红光的笑着,跟唐庆多说了几句,就开始亲热了起来。都一家人了,没必要再向以前那样端着架子了。
  周青听了自家老爹这话,小脸一红,嘟囔一句:“爹。”说他小时候的事,那可不丢死人,他小时候可没少干过蠢事,他爹不会全说了吧。
  “哈哈哈哈。”见周青害羞的模样大家都开始乐呵了起来,一大清早就在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中度过,这种亲人间的感觉,让唐庆心中充满了温馨感。
  “我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走在回家的路上周青一个劲的问唐庆。
  “没什么,没,哈哈哈。”周青一问,脑海里就想到周大福讲的那些话,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周青有些恼羞,伸手就要去掐唐庆的腰,可心底里又舍不得。
  “哈哈哈。”唐庆边躲边笑,越笑越大声,像是点了笑穴一般。
  笑得路边的路人都纷纷看了过来,看小两口打打闹闹,笑骂一句:“这新婚燕尔,两口子感情真好。”从此村里人都在私底下传,人家唐庆那两口子感情好得跟蜜罐儿似的,也叫一些起了歪心的人,歇了心思。
  到了晚间睡觉前,周青都能听见唐庆捂着嘴在被窝里痴痴的憨笑,周青翻了一个白眼,转过声睡了。从这以后只要没事,唐庆就会一个人躲在某处暗暗的偷笑,每次周青都把白眼翻得那叫一个顺,直到有了孩子,那傻孩子还问周青为什么爹爹会一个人偷偷躲起来笑时,气的周青拿着扁担追着满屋子打。
  “呼,总算是弄完了。”站在院子里唐庆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总算在入冬前把所有的药材都给炮制完了,周青在一旁帮着分类装好。
  “明天咱两一起去镇上,顺便买些入冬的东西,你再看看家里有没有什么缺的,好一起添置了,这雪一下出门可就难了。”唐庆甩了甩手,胳膊有些酸了。
  周青点了点头没说话,家里什么都不缺真是没什么可以添的,只是他好久都没去镇上逛过了,也想去凑凑热闹。
  “庆小子,快快,随我去趟周四家,他媳妇刚才摔了一跤,见血了,你赶紧过去帮忙看看。”两夫妻在院子里忙活着,外面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唐庆周青连忙看去见是村里的周有根,大家都叫他根叔,听见他说的话,唐庆不敢耽搁,进屋拿起自己平时放药的木盒,抱着就跟根叔往村里跑。
  远远的就看到周四家围了好大一圈人,这个小山村基本上都是亲戚连着亲戚的,出了事大家都挺关心的,这不都过来悄悄看看有没有什么帮的上忙的。
  乡亲们见唐庆来了,都纷纷让开一条道来,让他过去。唐庆冲进屋,把木盒子一放就给周四媳妇把起脉来。
  周四急得团团转,脑袋上的汗珠只冒,周四的娘年纪有些大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在一旁掉眼泪。
  “庆小子,我儿媳怎样了,有没有什么大碍。”周四娘一边摸眼泪,一边还不忘问唐庆,眉脸间担心的神色不像是装的。
  “没事,动了些胎气,万幸孕妇跟胎儿都没什么大事,只是这半个月要好生养着,莫要随意下床走动,我再开些药,你煮了与你儿媳喝,半月后方可下床走动。”唐庆诊完脉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这里有一些平时秘制的保胎丸,婶娘若是信得过我,端些温水来,喂与你儿媳,今晚过后便没什么大碍了。”唐庆想了想还是把这保胎丸说了出来,诸如此类的药丸他还有许多,都是在现代的时候参照西医药丸制作出来的,效果比西医见效快,疗效好。可见我们老祖宗的中医并不比西医差,只是很多中医都失传了,现在大多数都只学了一些皮毛。
  “信得过,信得过。”周四的娘听唐庆说完便连忙答应。她如何信不过,唐庆要是敢在村里乱来,村里的族长们绝对不会放过他,又听唐庆说是秘制的,更加相信了。
  当下周四就断来了温水,接过唐庆的药丸喂入自家媳妇的嘴中。看着脸色苍白的年轻妇女吃下药丸后,唐庆心中定了定神,这下问题不大了。
  这才打开自己平时装药材的小木盒,里面由一个个的小格子隔起来,每个格子里都装了不同的药材。唐庆捡了几样拿油纸包成一个药包,一共包了五个,这才递给周四的娘说道:
  “这每个药包都是三天的量,早晚煎一壶水熬成一碗给你媳妇喝下,药包必须三天换一次。”唐庆严肃的说完,随即又从一个小瓷瓶里倒出十五粒保胎丸另拿了一个油纸包好又说道:“这个保胎丸一天一粒,可别吃多了,另外好生看好你媳妇,可别着了风寒,这天也开始冷下来了,要这病还没好,得了风寒我也没办法了。”
  随后唐庆又交代了一番,哪个不能吃,哪些多吃,说得很详细,听得周四跟他娘连连点头。
  “唐大夫,诊金怎么算。”周四娘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道。
  “这个。”唐庆有些犹豫,药材都是空间里跟山上寻来的,不花钱,他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要。
  “五百文。”唐庆想了想药店的药价,报了一个数字,有些试探的问道。
  “多谢唐大夫了。”周四娘听完后感恩戴德的向唐庆施了一礼。这个价格真心不贵,光是那些药,要是去药店都要一两银子左右,诊金还得另算。唐庆说出的价格他们家是占了大便宜了。
  “不客气,不客气。”唐庆也是笑着回道,见周四的娘这样,唐庆心里也知道自己收低了,不过他无所谓。都是乡里乡亲的,穷苦人家看个病都能倾家荡产,他这也算是给自己积一点德,不忘老天爷给他重生一回。
  唐庆在大家的注目中离开了。周四家门口还围着不少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
  “这唐庆还真看不出来,有两把刷子,那说的一个头头是道的。”
  “哎,我跟你说,上次我弟媳妇也是怀象不好,去镇上医馆看了,那大夫也嘱咐了一番可没这庆小子这般详细。”
  “这么说起来,那比镇上的大夫还厉害了?”
  “可不就是嘛。”
  一群村民七嘴八舌的说着,嘴上认可了七分,剩下三分还得看周四媳妇之后的状态。
  “怎样了。”唐庆刚回家就看见周青一脸着急的在家门口等着他,看到他的身影便快速的跑过来问道。
  “没什么大事,开了些药,过几天就没大碍了,别担心。”唐庆见周青这样,安慰道。
  “没事就好。”周青一方面担心周四媳妇,一方面又担心唐庆,这么大的事,要是唐庆处理不好招村里人埋怨可怎么办。见到唐庆说没事,这心里这块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