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5:24  作者:四姝
  不过他没回复,徐问问却已经把电话打过来了,既然看到了也就没有不接的道理。
  果真一接通电话徐问问就劈头盖脸的问了他一堆。
  “我生病了,去不了,手机也没怎么玩。”话虽然这么说着,他却琢磨起了下学期和徐问问他们班数学老师换一下的事儿来,要不然这家伙越来越没把他这个师长的身份放在眼里了,不过想想平行班的排名也就算了。
  “生病了?手机都不能玩很严重吗?”
  “很严重……吧。”他看了看这间空旷的单人病房,说自己只是过度疲劳所致好像有点儿对不起她的担心一样。
  “苏老师你在哪个医院呢?”
  “萧山人民医院。”
  徐问问没说话,大约是和别人说什么去了,隐约能听见她那边有些吵,过了会儿他都准备挂了才听见她道:“那我过来一趟吧我也不远。”
  说完就没再给他拒绝的机会,等到她提着水果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意也不得不给她报了病房号,确定他没有骗人后徐问问有点儿内疚,她还以为苏意是故意躲着不想参加后援会才这么做的呢。
  慰问过后她就想撤了,毕竟晚上还有活动,结果这个时候李佳艺同志却把门给推开了,徐问问一开始也没多想以为是苏意的朋友便点头打了招呼准备离开,手拉上房门把手的时候突然又发觉这个人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她激动的摸出了手机来点开了一个人的微博然后翻到了一张自拍照上,这人不是归澜的编辑水墨丹青吗?
  卧槽???真的假的,今天的运气这么欧?
  她激动的推开了病房的门,李佳艺正想拿水杯给苏意呢,结果被她一声大吼吓得小手一抖杯子里的水就泼在了苏意的草稿纸上,气得病床上的人几乎弹了起来,“你知道这些草稿费了我多少心血吗?!!我要锤死你!”
  站在门口的徐问问:等等?草稿??
  为防隔墙有耳,她默默无声的关了病房的门这才走到了两人跟前,然后踮起脚尖看了一眼那打湿的草稿。
  等到苏意想起应该拦一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果然站在他身后的少女只花了三十秒不到的时间就搞清楚状况了。
  “苏老师……是归澜吗?”
  他觉得鼻子一热只好仰头靠在了沙发上,徐问问忙手忙脚乱的扯过他手中的草稿来给他擦鼻血,吓得李佳艺连忙伸手拦了拦,“你也想被锤死吗?”
  徐问问这才松了手去扯了一把卫生纸递了过来,李佳艺配合的将人扶到了床上去。
  半晌徐问问才缓过神,“归澜说他要断更改剧本……所以这段时间苏老师你就一直呆在家里像失踪一样吗?”
  苏意电光火石间想到的居然是徐问问写的那篇男男小说,他一个人实在有点儿困难,徐问问倒是可以帮忙。
  “你来得刚好,我必须要在一个月内改完三十集的剧本,你帮我查点资料整理一下稿件,剧本通过后我也会给你报酬的。”
  徐问问双眼一亮,“大神您这是让我做你的助理吗!?”
  第一次听到她这称呼他还感觉怪怪的,苏意捂着鼻子低下头,确定没有再流鼻血后他才哼了一声,“算是吧,不过这件事你可得替我保密。”
  徐问问偷偷冲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便利索的干起了一个助理应该干的活儿,收拾草稿,特别是看到现在连载这个故事的凶手标记时她更是万分激动的伸手来拽住了他的胳膊,“我就说这个警卫是凶手嘛他们还不信!!”
  “小姑娘我的脑子已经够晕了,你是想让我死吗?”
  她连忙收了手,将草稿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桌上,“不过,为什么要这么赶时间啊?”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目前八字还没一瞥,他不想让蓝霈希失望,徐问问理解的点了点头只当是商业机密,而且今天发现她的‘盟友’就是自己喜欢的网文大神后她的心情已经足够愉悦了,这点小细节不用太在乎。
  静下心后想想又有些感慨,如果这部戏能让蓝霈希来演就好了,看这部小说的时候她几乎是直接将蓝霈希的脸带入了萧禾,为此她还安利过那个人来一块儿看呢。
  李佳艺同志在旁边有点发懵,“你们什么情况?这谁啊你就敢把这事儿告诉她?”
  “我学生,放心吧,她不会乱说的。”说着还警告的看了徐问问一眼,后者抿着嘴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李佳艺不好多说,版权这事儿他还心有余悸呢,“你找个助理也好,我毕竟还有一家人要照顾呢,也不能时常在你跟前伺候着。”
  苏意默默的为自己找了个助理而感到万分庆幸,而且这么一看住院的政策也挺好,不然他可不敢把一个女学生叫到自己家里去。
  那天之后徐问问也不再去参加线下聚会更别提去玩了,有了她的帮助,苏意也轻松了不少,徐问问的脑子可比她舅舅聪明多了,台词方面她偶尔也能帮忙想几句,苏意觉得有意思便添了上去,不过回到剧情上来说她就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了,山禾的连载她虽然看完了,但很多细节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每次他一提,徐问问就露出一副心虚万分的表情。
  这书迷做得有点儿失败。
  《山禾》是一本悬侦小说,男主苏木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正义警官,男二的萧禾是一名温润儒雅的心理学教授,也是苏木山的同年好友,两人因案件重逢,随后便一起解决了许多案子。
  一开始设定的其实双男主,连书名都把两人安排到一块儿了,包括文案也写清楚了是双男主,但看了一大半后书迷才发现有苏木山的地方的确就有萧禾不假,但是对比内心戏丰富的苏木山,这个萧禾居然一句心理活动都没描写过?除了平添这个人的神秘感之外,众人也默默的将他推到了男二的位置。
  因为是一件件的刑事案件,所以在连载结束前影视化也没什么问题,不过也有粗心如徐问问之类看完就忘的也很正常。
  当然苏意说她粗心的时候徐问问也不敢反驳,她喜欢看他的书大部分原因是他从不写感情戏,一本书大多都是男性,没有CP就表示可以任意组CP,简直是腐女的天堂。
  当然这也不是说归澜歧视女性,他书里的女性角色描写也是十分的出彩,就是戏份少,苏意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个写男频小说的女书粉却占了一半多。
  同样他也不知道,他的小说同人版本更多,比如面前这位就写了不少。
  所以粗心就粗心吧,当着人家的面还是低调点的好。
  《山禾》的本子比以往的文更多了一些,搞得男粉都跟着觉得这俩男主有点儿不对劲了,当时李佳艺还好心的提醒了他一番。
  “你这两男主是不是有点儿问题啊?苏木山怎么三句话都不离萧禾?我们这可是正经的悬侦小说,别弄得他俩跟要谈恋爱似的,你加个女主角吧,未婚妻或者相亲对象都行。”
  苏意第二天就应李佳艺的要求添了个突兀的女主,还是一个特别壕气的女强人类型,不是相亲对象也不是未婚妻而是……暗恋苏木山的一位。
  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儿古怪的配置,于是留言区大开脑洞,因为从开始就暗示过一切的案件背后有个操控着,大家便觉得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女主角有点毛病,以至于连载到现在书迷几乎都默认了她就是因爱生很来故意刁难男主的,而且男二越惨大家就越觉得……这都是在吃醋。
  结果弄得好像更像在谈恋爱了。
  李佳艺扶额发誓以后再也乱出馊主意了。
  
 
  ☆、好久不见
 
  徐问问心安理得的天天往医院跑来跑去,苏意因为她省下了不少的功夫,倒也没有再晕过了,他精神好了,徐问问就疲了,嚷着要出去转一转头晕得厉害,苏意便换上了他的一套运动装,他其实不用住院了,不过为了让徐问问来帮忙不至引起非议,硬生生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之久。
  两人出门的时候天色微暗,温度不似中午的炎热,徐问问看见奶茶店就馋得厉害,嚷着自己辛苦了需要补充能量便向苏意伸出了手来,“苏老师你请我喝杯奶茶吧。”
  苏意双手插在衣兜将拉链拉倒最顶遮住了他的半张脸,生怕被人看见的模样,“还喝奶茶你看你都胖了。”
  徐问问:“……那我喝咖啡好吧,无糖的。”
  他淅淅索索的从衣兜里摸出一把红的绿的票子,然后塞到了她的手中,“快去快去爱吃啥吃啥,做一个快乐的肥宅吧。”
  突然感觉手好想打人,捏着票子的徐问问心情复杂看了看奶茶店虽然她也觉得……做一个肥宅是挺快乐的。
  而此时一辆停在医院马路对边的汉兰达却默不作声的打开了车门,就在徐问问捏着钱蹦跳到奶茶店苏意还在瞎晃悠的时候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他跟前来。
  面前的人带着黑色的口茶,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衣。
  他并不是个锋芒毕露的人,隐秘在夜色的身影甚至有些模糊不清,但即使是这样苏意也一眼将他认了出来。
  “我可以……和你谈谈吗?”面前的人软软的开了口,有着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苏意笑了笑拉下了自己衣服的拉链,即使带着口罩都能从他仅露的眉眼中看到惊讶,他小声的闷闷的问道:“苏意?”
  “恩,好久不见啊,蓝希。”
  那时候他还不叫蓝霈希,但一样有着一双明月似的眼和说话时温柔软绵的语调。
  这个人歪着头眉眼舒展眯起的眼角泛着淡淡的鱼尾纹,“好久不见。”
  苏意抿着嘴目光越过他看向了不远处的徐问问,“来接她的?”
  蓝霈希便点了点头,“我看她天天往医院跑所以过来看看。”
  “徐问问只是来帮我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医院还有护士和监控,你放心没事的。”苏意见他刚走来的时气势汹汹,便知他多是误会了,当下还不紧不慢的解释着。
  蓝霈希点了点头,淡淡的应了一个字,“恩。”
  两人见面并没想象中的久别重逢时的激动,也没有太多时间和距离所带来的尴尬,只是蓝霈希话本来就不多,苏意又过于理智,他眯着眼看着面前的人,从他那欲言又止的双眼中看得出他有很多电问题要说,但他又犹豫着似乎不太敢开口。
  “你要不要和我找个地方坐一坐?”怕他憋得太久会内伤,苏意好心的开了口,蓝霈希闻言果真眉眼舒展连忙冲他点了点头。
  “那我们等徐问问过来一起吧?”
  他又嗯了两声。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话少,像你这样的性格怎么在娱乐圈活下去的。”
  这话说得对方眼神一暗,苏意就在心里默默将自己碎了两口,他这张嘴,总是比脑子快,蓝霈希没说话,苏意也知他并非是生气,只是反应慢半拍而已,果真过了好几秒才听他缓缓开了口有些无奈的说道:“还好我只是演员,不是偶像。”
  “说得也是。”他点头附和,徐问问已经提着两杯奶茶走过来,看到站在苏意身旁的人时她转身想走,不过那人手脚比她更快,一手便拽住了她的衣领将人拖了回去,“去哪儿呢?”即使是这种时候说话也是温柔得仿佛能挤出水来。
  徐问问回头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旁的苏意,她现在只希望蓝霈希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才好,否则她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苏意解释。
  “苏老师这是我舅舅。”
  “我知道。”他点了点头丝毫没见意外,蓝霈希倒是有点儿诧异,“你教体育的吗?”
  苏意:“……”
  “舅舅,苏老师教数学的啦。”
  蓝霈希哦了一声,“你以前数学倒是挺好的。”
  徐问问懵了,这口气,怎么好像两人还是旧相识?她恍然大悟的退了一步,“你们认识吗?!苏老师你知道我舅舅是谁吗?”
  “知道,他以前叫蓝希,我们是同学。”苏意摊手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徐问问怒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意外?你早就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吗?”
  “我听你舅舅提过你,后来看到你笔记本上的贴纸才想起,所以试探了你一下,看到你发的那些照片我就确定了。”
  徐问问怂了,她明明才是被人算计的那个,为什么搞得她很心虚一样,想想大约是怕苏意对蓝霈希说她精分假装粉丝的中二行为吧。
  “那我们就算是半斤八两了吗?”
  苏意点头,“我半斤,你八两吧。”
  算计了她不说还要来暗讽她胖,徐问问掩面泪奔,“我觉得我需要消化一下。”
  三人去了附近的一家茶楼,进了包厢蓝霈希这才解开了脸上的口罩,然后自觉的落座在了徐问问身旁,眼也不眨的看着对面的人,徐问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苏意,默默的敲了敲桌面,“要不我假装去洗手间化个妆?”
  “小孩子化什么妆?”两人异口同声的反问了一句,言罢又相视一笑,徐问问只好默默的埋头喝自己的奶茶去了。
  其实不用蓝霈希自己说,苏意已经从徐问问那边打听到他这些年的近况,息影三年并不是外界所传的被雪藏,而是去学习了,对于这个结果苏意却感到有些奇怪。
  他和蓝霈希其实也算不上是同学,准确来说他们应该是校友,以蓝霈希当时的脑子来说是进不了他所在的尖子班的,不过两个班的班主任是夫妻,那次他因为上课写小说被抓包,下了课还被叫到食堂训了话,而蓝霈希则是另一个被训话的。
  那夫妻俩一块儿吃饭,教训完之后又不过瘾还非得换着训,跟父母混合双打似的。
  两个人默默的往嘴里扒饭时不时还得回应他俩一句。
  那时候苏意顶着年纪第一的名号,干着上课开小说这种事儿,班主任痛心疾首的表示写这玩意儿没有出息,并拿了许多负面教材来告诫他,他的目光应该放远将来去做科研为国家做贡献。
  至于蓝霈希,他被批评的理由就比较奇葩了,他是因为上课被女生扔纸条太多而被老师提过来的,其实也不算是他的错,但奈何他成绩差长得好,故而被老师认为成天谈恋爱不学习,然后以早恋份子批评了一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