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6:50  作者:nannan
  夜星穿好了衣服,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夜氏正在绣着绣帕。夜氏就是凭着刺绣的这门手艺才能赚到钱,养活了夜星和夜月两姐弟。
  看着夜氏低着头,手不停地动着。夜星的眼圈确是有些红了,自己一个男人,靠着一个女人养活自己,还真是难为情。他不是从前的夜星,吃着用着娘的,然后还有事没事还会骂娘呢。
  不过,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和有些发软的两条腿,他知道,不管他的心里是怎么样的着急,想要赚钱,他首先要做的是养好自己的身体。
  沿着村子里的那条泥泞的道路,夜星缓缓地散着步。周围的房子有些很是破旧,也有的是青砖红瓦的房子,应该是村子里的有钱人了,能够造得起那样的房子。
  
 
  ☆、第 6 章
 
  夜星走在了泥泞的路上,看来前不久刚刚下好了雨,地面有些潮湿,脚踩在地上的时候,有一种泥土粘着鞋子的感觉,不大舒服。
  周围的房子有很多的都挺古色古香的,就像走在了一条陌生而古老的街道上,陌生和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有很多的房子都是平房,很难看到高楼大厦。不过,乡下嘛?土地并不是那么的金贵,有的人家虽然房子很是简陋,却有一个很大的院子,用柳树的枝条插在那里,等着柳树的枝条发芽张叶,也算是一个农村式的围墙了。
  走在路上,9月的天气,已经没有了7、8月的燥热。很多的农民也不再光着膀子了,穿上了短袖和长裤子。也有那爱美的女人穿着一条条的长裙,虽然裙子很是普通,但也掩饰不了有几个女孩子的年轻与青春朝气。
  “彩儿,你看啊,你出来了,这个臭虫也出来了。不是说伤得挺严重的吗?怎么又出来祸害人了,还不如死了好了呢。”一个扎着两条长长辫子的女孩静静地站立在了那边。眼神透彻,穿着一件碎花的长裙子,裙子的边大概到了脚上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很甜,有一种青春扑面而来的感觉。
  刚说夜星是臭虫的女子则是长辫子女孩旁边的一个同伴,长相逊色很多,眼睛里有些阴翳,看起来是个性子很暴躁的女子。
  本来,夜星还在观察着周围的人和景物,觉得这趟出来大有收获,但是,现在呢,听到了暴脾气女子的话,他的心里不是不气的。“臭虫?谁是臭虫?你他妈的才是臭虫啊。”看长辫子女孩并没有反驳,看起来似乎也是默认的样子。顿时,夜星对那两个女孩的印象特别的糟糕。
  这个时候的他,脑海里涌出了很多的画面,有女孩子笑的样子,还有她准备入浴的时候,看到他的惊愕与恐惧的样子。这个时候的夜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个女孩原来就是那个王彩儿,被原身想要偷窥洗澡,但是却被发现,使得原身一命呜呼的女人。
  想到这里,夜星也没有说什么,他没有跟女人动手的想法。毕竟跟女人动手是件可耻的事情,如果不是到了真动气的时候,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彩儿,我们走吧,这个家伙如果缠上来,就跟牛皮糖一样的,又黏糊又恶心。”暴脾气的女子说道。
  王彩儿还没有说什么。此刻的她见到夜星其实是又是气又是难为情。毕竟,她本来是打算要洗澡的,谁能想到夜星居然爬到了屋顶上,想要偷窥她洗澡。幸好,家里的一个哥哥正好回家看到了,不然的话,自己可是被这个恶贼给看光了,那样子,自己的清白可还在?自己恐怕只有去做姑子的这一个途径了。
  王彩儿想到这里,眼睛里又冒出了火来了。没有想到,打了20板仗的夜星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而且还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俏脸顿时一寒。
  
 
  ☆、第 7 章
 
  正在王彩儿想要说些什么,赶走夜星这个流氓、混混、二流子的时候,夜星却只是瞥了她们一眼,便绕过她们走了。
  “这个臭流氓,今天居然这么容易就走了,真是想不到啊。彩儿,以前他每次看到你就像蜜蜂见了花朵一样,没想到这次居然不凑上来了。”一个女孩笑着道,但是她的语气里确实有那么一丝的揶揄,似乎在嘲笑王彩儿没有以前的魅力了。确实,王彩儿是漂亮,还是村长家的女儿,但是,她就是见不得王彩儿一副高傲、看不起人的样子。
  王彩儿当然也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脸更加的阴寒了起来,但还是没有说什么。
  夜星朝着村子的周围逛着,觉得自己的身体最近开始硬朗了起来。村子里现在正式傍晚时分,有的人在树下乘凉,有的小青年们有的聚在一起在玩闹着什么,但是看到夜星的时候,也都只是挑了挑眉毛,没有说什么,在他们的眼里看来,夜星只不过是一个混混,平日里没啥事都要惹出点事情来,如果是有事的话,更是巴不得把事情闹大。
  如果不是夜星的爹早就过逝了,夜星只有一个娘和一个姐姐,孤儿寡母的生活不易,就夜星这样的痞子,早就被赶出村子了。
  这次更是了不得惹了村长家的女儿,真是自己找罪受。在村子里,村长和族老可是最有权利的一群人了。
  夜星也只是走着,没有理会别人的漠视和不搭理。走着走着,独自一人来到了一条河边。
  正当夜星站在河边欣赏河水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有人喊救命的声音。一看河里飘着两个孩子的身影。
  夜星一急马上跳下了水,他的水性很不错,一下子就救了已经快要沉下去的一个孩子,然后回来的时候又救了救了另一个孩子。
  把两个孩子拖上岸的时候,夜星已经累得动不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妇人走了过来,看到瘫在地上的两个孩子,马上就着急地跑了过来:“孩子,我的两个孩子,你们怎么了?”妇人看到两个孩子躺在地上,动也不动,马上就下得哭了起来。
  夜星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先来到了男孩子的身边。
  “你想要干什么,二流子?”妇人看到夜星的动作,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你不要担心,我只是想要帮这个小孩把肚子里的水弄出来,不然的话,他可能会死。而且这两个孩子都是我从水里救上来的。”看到妇人不相信他的话,夜星很平淡地说道。
  妇人听到这话,将信将疑地让了一下。夜星就走到了男孩子的旁边,对着男孩子进行了腹部的按压。
  经过了几分钟后,夜星已经累地双手有些麻了,但是还是在认真地做着按压的动作,突然,那个男孩子的嘴巴一动,吐出了一口水,男孩子睁开了眼睛。
  “儿啊,你可终于醒了。”妇人看到孩子醒了又是高兴又是开心,抱着小孩亲个不停。
  夜星又跑到女孩子的旁边,做着按压的动作,女孩子喝得水少,一会儿就吐出了水,清醒了过来。
  看到两个孩子都醒了,妇人高兴地笑了,“虎儿、红儿,你们可都醒了,告诉娘你们是怎么回事情?”
  那个叫红儿的女孩子明显比叫虎儿的男孩子大了几岁。红儿哭着道:“娘,我和虎儿本来在河边玩的,但是虎儿不小心掉进了水里,我很着急地想要救他,就自己也跳了进去,所以不小心两个人掉了水里了。”红儿有些恹恹道,其实她根本就不会游泳,只不过看到弟弟掉进了水里,很是着急,便也跳了下去。
  
 
  ☆、第 8 章
 
  妇人听了真的想好好的打这两个小孩一顿。但是,最后,看着两个孩子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她又叹了口气,下不了这个手了。
  妇人朝着夜星看了过来,对着夜星做了几个揖,笑着道:“二流子,不,不,这个夜。。。。。。”妇人明显一时间想不起来夜星的名字,不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夜星,我叫夜星。”夜星开口道。
  “对,对,夜星啊,这个平日里呢,嫂子一直以为你就是那个一肚子坏水、整天偷鸡摸狗的人。但是,今天呢,嫂子知道错了,你夜星是个大老爷们,是个好孩子。”妇人说着,感激看着夜星道:“你放心好了,今天你救了我的儿子和女儿,他们都是我的命根子啊,嫂子是不会亏待你的。”
  夜星刚开始听妇人说他的不好的时候,脸都有些绿了,但是后来又听了妇人的这些好话,脸色才开始慢慢变好。他夜星,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本份人,怎么可能会做出偷鸡摸狗,让人瞧不起的事情呢。
  “嫂子啊,你也不用客气了,虽然这天气挺凉快的,但是两孩子在风里吹,容易感冒,不如你先带两孩子回家换衣服去吧。”夜星看着两个孩子道。
  “对,对,还是你想得周到,那我先走了啊。”妇人说着,一手拉着一个孩子,朝着家里走去。两个孩子转过头来,对着夜星挥手,夜星也朝着他们挥了挥手。
  夜星呢,本来只不过是想要出来散散步、散散心的,但是现在看来,只能回家换衣服去了。不过,能救了两个孩子,也算是做了件好事情。幸好,前世,他的水性一直很好,不然的话,恐怕没有把两孩子救上来,反而被他们拖下水。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的。
  跺着不大不小的步子,夜星朝着出来的方向走去。
  走到自家屋子的时候,夜星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家。这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平房,房间大概四、五间的样子。他夜星住的房子是房间里最好的一间,里面摆放着一些书本和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原主夜星也曾经上过1、2年的私塾。小的时候的夜星其实挺努力的,也很认真学习。但是,后来经常被村子里的孩子欺负,有的还叫他“拖油瓶”什么的。夜星一生气,后来就学坏了。
  房子的南面,种了一些丝瓜,丝瓜的藤已经爬得老高了,上面还有几条丝瓜,挂在了藤上。
  房子的四周,被夜氏开垦了出来,种了不少的瓜果之类的东西。夜星看了看,其中有自己爱吃的玉米。这个时节的玉米杆上,已经开始长玉米了。有的玉米穗已经开始变焦了,说明这个玉米已经可以掰下来可以吃了。
  想到嫩嫩的玉米放在了锅子里煮,煮上10几分钟的时间,那么,玉米的香味就会散发出来。想到这里,夜星觉得自己的嘴巴里挺淡的,迫切地想要吃些好的。
  夜星舔了舔嘴唇,他知道夜家的情况其实不大好。夜氏有的时候,有上那么一两的积蓄,也会被以前的夜星花言巧语的骗掉一半。
  
 
  ☆、第 9 章
 
  夜星仔细地看着周围,这周围的东西,虽然种了一些蔬菜之类的,不怎么值钱。但是,却也布置得很是温馨。看着这个普通的小屋,看着这个散发着贫穷气味的屋子,夜星却有了一种淡淡的感觉,一种温馨的感觉。他的心这一刻特别的舒服、欢畅,他也是一个有家的人了。有人在等着自己回去,有人在关心着自己,有人为了自己而等候。这样的感觉,就是家的感觉,夜星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看完了屋子的四周,夜星便踱步走了进去。有一间房子是夜氏放粮食的地方,夜星便进去看了看。屋子里的粮食并不是很多,最多也就吃上1、2个月的样子,而且这些粮食里都有很多的小石块,米的颜色也不是很好。可见,家里的条件很是一般。
  夜星有心想要做些什么,但是,他的身体还没有好?他决定先再养上几天再说。
  正当夜星弯下身用手捏了捏那些米的时候。夜氏正好回来了,看到夜星在捏米,顿时一阵着急。
  “儿啊,我们家里可只有这些米了,如果你再哪出去卖了,我们家可就断了粮食,要饿肚子了。”夜氏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都有了泪水。她担心米被儿子都拿出卖了,当赌资又去赌钱,那可如何是好?
  夜星翻了翻脑海里的记忆,这样的事情原来的夜星还真是做的很不少。他不由地摸了摸鼻子,一脸的无辜。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笑着道:“娘,你也别担心了。儿子是不会再去赌钱的了。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让娘安享晚年。”
  夜氏听了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儿啊,你说的可是真的,以后你再也不去那害死人的赌坊了?”夜氏有些不相信道。
  “放心吧,娘,我不会再去了。天也晚了,晚上不要绣得太晚了。我以后肯定会赚钱的,你别担心了。”夜星又多说了几句。有几天,晚上,他很晚醒来的时候,上茅房的时候,发现也夜氏还在绣花。他一方面有些觉得过意不去。另一方面,他的身体还不是很行,只能让夜氏养家了。这让他有了几分焦虑的样子。
  “好好,儿子啊,娘没事。娘高兴着呢,我儿子总算是懂事了。人家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儿子啊,你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啊。”夜氏抹了抹眼泪道,眼睛里是明显的喜色。
  “好的,娘,你放心好了。我去洗个澡,睡觉了。”夜星看着夜氏对自己的眼神,那么的充满了慈母的眼神,让夜星一下子有了些难为情,他有些急冲冲地走了。
  “这孩子。。。。。。终于是长大了啊,懂事了。”夜氏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走进房间的时候,夜氏的房间里摆放着夜星父亲的牌位。夜氏拿着布小心地擦着牌位。
  “他爹啊,儿子终于懂事了,长大了。他说让我早点休息,说以后会对我好的。他爹啊,我们的儿子终于长大了。”夜色中,夜氏手摸着牌位絮絮叨叨,但是,脸上却是一脸满足的神色。
  
 
  ☆、第 10 章
 
  乡村的夜晚,很多人家的灯火都已经熄灭了。
  “死丫头片子,又在偷懒了是不是啊?是不是想要找打啊?”隔壁的妇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呜呜,呜呜。”还有一些隐忍的哭泣的声音。
  夜星知道这家人家的这个女儿是前妻生的女儿,所以收到了自己的爹和后娘的苛待。夜星听着这些叫骂声,有些为这个小姑娘可惜了。这个小姑娘是这个家里最勤快的一个,但总是吃不饱穿不暖。
  重男轻女的思想,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了。在这种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更是有很多这样的人家。夜星很是感慨,幸好自己出生就是个小子,不是女子也不是哥儿,不然这日子可如何过下去呢。
  虽然有些可怜那个小姑娘,但是夜星并没有想要出手帮忙的样子。有的时候贸贸然的出手帮助别人,不但起不到帮助的作用,而且还会连累自己。夜星,现在的生活也不容易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夜星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冷淡的笑容,然后陷入了沉沉的熟睡之中。
  早晨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大了。夜星觉得这个身子骨,好像是在恢复。他觉得身子没有了刚来时的那种累赘与沉重的感觉。昨天睡得很好,他觉得自己的精神在慢慢地恢复过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