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1-11 16:56:50  作者:nannan
  夜星摸了摸鼻子,有些难堪道:“听说那些童生,考中了秀才之后,就会始乱终弃,希望你不会被人给甩了吧。”
  “哼,你才会被甩了呢。”宋柳冷哼道。
  夜星摸了摸鼻子,也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虽然,他很难得看上一个喜欢的人,现在可能还只是喜欢他的皮相。但是,人家既然有喜欢的人了,那么他也就不好再接着这样了。
  好男儿,什么样的哥儿娶不到,何必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呢?夜星不由得安慰自己道。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宋柳一眼,便又接着跑了起来,离开了宋柳所在的地方。
  “真是个神经病。不过,这个宋柳以前不是很喜欢小媳妇的吗?怎么,现在还喜欢上哥儿了?不会是村长家的姑娘娶不到,就想娶个人,给他家干活吧。”想到这里,宋柳不由地朝地上唾了口唾沫,接着开始用毛巾来擦拭自己的头发了。
  
 
  ☆、第 23 章
 
  夜星也觉得有些无聊,自己难得喜欢上一个人,但是那个人是有主的,真是让人觉得操蛋呢。
  就这样,夜星无精打采地回家去。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一个男人正在跟夜月拉拉扯扯的。“难道是李大牛熬不住了,想要来接姐姐回去。”夜星心里暗想着。
  但是,看了看两个人还在拉拉扯扯的,有一次,那个男的都要把夜月推到地上了。这下子,夜星不干了,夜月可说是一个孕妇,怎么可以被人往地上推呢,一不小心,这个孩子就会流产的。
  “什么人,来到我家的门口捣乱。”夜星呵斥了一声,便朝着家门口飞奔而去。
  那个男人听到了夜星的呵斥声,转了过来,是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汉子。中年汉子看到夜星的时候,搓了搓手,笑着迎上来道:“我道是谁来了?那么威风凛凛的,原来是我们夜星夜少爷啊。”
  夜星走到了姐姐的身边,看了看姐姐,发现姐姐没有什么事情,这才放下了心来,冷笑道:“你是什么人?跑到我家来有什么事情?”
  贼眉鼠眼的中年汉子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想到夜星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脸上的神色不由地一寒,眼睛里像啐了毒液一样不怀好意。
  但是,立刻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中年汉子的脸上的寒意收了回来,马上露出了阿谀奉承以及巴结的话来。似乎刚才的脸上森寒的样子,只是别人的一时错觉。
  “我说夜少爷,你忘了我是谁了?我是你宋五宋大哥啊。”中年汉子接着搓了搓手,笑眯眯地道。
  “我可只有一个姐姐,没有什么大哥。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好了。”夜星冷哼了一声道。他看了这个叫宋五的变脸的快速,就知道这个人的心里对他不安什么好心。
  “你看你,这是怎么说的?莫不是夜少爷发达了,忘记了结交的好友了。真真是让人心寒啊。”宋五拿腔拿调的说着话。平日里,不管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只要他说出了这句话来,那傻子一样的夜星就会拍着胸脯保证,他们的友谊长久。这次,宋五说出了这句话之后,还在等着夜星来跟自己道歉呢。
  谁想到,这次的夜星压根就不想要搭理他。夜星看了看自己的姐姐,笑着道:“姐姐,外面的天都快暗了,有风,也冷了,你还是快到屋子里去吧。”
  宋五听了简直很不可思议,要知道夜星从来没有这么对他的姐姐好过。他可是说了:“家里的那两个娘们就是两棵摇钱树。他用来骗钱的。”什么时候,夜星居然对夜月这个娘们这么好了。
  看到夜月走了进去,夜星也想要跨步走进去。但是,却被宋五拦住了。
  “我说兄弟啊,你这是怎么了?哪里吃错了药?不但对我这个老哥哥这样冷漠,而且对夜月那个女人怎么那么好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兄弟好久不见了,不如去聚星楼好好吃上一顿怎么样?”宋五笑嘻嘻地道。
  
 
  ☆、第 24 章
 
  “我可没有什么钱,如果这位兄弟有的话,不如你请客啊。”说话的时候,夜星斜着眼撇了一下宋五。
  宋五听了眼珠子转了转,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看着夜星道:“谁不知道你救了人家的两孩子,人家父母给了10两银子和一袋的精米和不少猪肉啊。兄弟啊兄弟,你说你没钱,这话说的是哪里去了?我们兄弟一场,你小小的发了一笔财,难道还不能请你老哥哥,好好喝上那么几杯吗?对了,兄弟,那两个孩子该不会是你推下水,然后假装救人,让人家父母给钱吧。不是我说,兄弟你就是聪明,居然想出了这么一招骗钱的方法。你跟老哥哥我说道说道,放心,我保证守口如瓶的。”说这话的时候,宋五还伸出一双手,把自己的胸脯拍的“啪啪”作响。
  夜氏听了不高兴了、不乐意了。她冷笑出声,看着宋五道:“宋五啊宋五,你这个缺德的家伙,如果不是我儿夜星跟你们混在一起,你们经常出些什么馊主意的话,我儿现在的名声会有这么坏吗?你以后离我儿远一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宋五听了也有些不乐意了,而且夜氏只是个娘们,他也不放在眼里。他“呵呵呵”冷笑了几声道:“我说夜嫂子啊,你家夜星喜欢跟我们玩,怎么叫我们带坏了他。他如果是个正人君子,还怕被我们带坏吗?相反的,我们可是好人,地地道道的好人,要带坏,也是他带坏了我。夜星你说是不是啊?”宋五说完又一脸谄媚的看着夜星,还朝他使了个眼色,表明他们是一国的。他想夜星这么傻,肯定会点头的。
  夜星双手抱着胸,这段时间,他的身高拔高了一些,更是看起来给人一种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感觉。宋五看了看夜星,也有些惊讶了,心道:“以前这个小子,一向给人的感觉非常的猥琐、不堪。今天一看,居然有些改变了,像那什么,那话叫什么来着?奥,是翩翩美少年了。”
  夜星看了宋五一眼道:“宋五,既然你觉得是我带坏了你,那你就离我远一点好了。我也不想跟你出去,我现在喜欢待在家里。至于,你说的那什么聚星楼,我也不感什么兴趣,你想去就自个儿找人去好了,反正我宋星是不会去的。”
  “哎,我说夜星,臭小子,你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这个样子,我一定要说给别人听,说你小子,没义气,不仗义。有了钱,就想着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宋五一听急了,用话挤兑夜星道。要知道,前几天,宋五听说夜星救了两孩子,人家父母给了10两银子、一袋精米和不少的猪肉,那个时候,他的脑瓜子就转动开了。
  “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居然还有这样小小的一笔财运,我要想办法,从他的手里把钱和东西,弄过来。”这可算是宋五的真实的心境了。
  
 
  ☆、第 25 章
 
  
  从前的夜星怎么样,他管不着。可是,身体现在既然是他的了,他当然不能再当鸡鸣狗盗之辈。而不当鸡鸣狗盗之辈,当然也要远离像宋五这样的小人了。在夜星的记忆里,原主之所以敢去偷看村长家的女儿洗澡,也是被这些家伙给挑拨的,可以说原身之所以会被打死,可以说也是被宋五这群家伙所害的。想到这里,夜星的神色更加难看了。
  “夜星,怎么样,你说吧,到底请不请我去聚星楼喝酒,如果不去的话,你千万别后悔啊。你也知道,我的手段的。”宋五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笑得很是渗人。
  “你走吧,我是不会请你去聚星楼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夜星冷笑着道。
  “哼,夜星,你真是找打。”宋五说着就扑了上来,似乎想要扭住夜星的手臂。在他的印象中,夜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手上没有几分力气,就算他宋五,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轻松地要死。
  “啊,啊,快放手,快放手,我的手要断了。”谁想到,宋五刚刚扑上去不久,就被夜星给卡住了手臂,宋五只觉得夜星的手就像是一双大钳子一样牢牢地握住了他想要使坏的双手。
  “你走吧,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不然我不介意来一次打一次。”夜星冷笑着,把宋五推到了地上。要知道前世的夜星可是末世来的战士,虽然现在的体力有些还没有锻炼好,但是,想要摆平一个宋五这样不学无术的混混还是小菜一碟的。
  “夜星,你等着瞧吧,我是一定会让你好看的。”宋五说着,摇了摇自己的手,觉得自己的手都快断了。
  “这个夜星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我居然都打不过他。”宋五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夜星也没有去搭理宋五,在他的眼里,宋五只是个跳梁小丑。以后,宋五来一次,他打一次,看他还能坚持多久?
  夜月是全程站在旁边看的,当宋五要扑上去打自己的弟弟的时候,夜月发出了尖锐的惊叫声。要知道,她可是知道自己的弟弟的,平日里拿袋粮食都拿不起来,而那袋粮食夜月都拿得起来。
  想到自己的弟弟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夜月就恨自己怀着个大肚子,不能帮上弟弟什么忙。
  当然,这个时候的她,脑子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怀着个大肚子,不能跑上去,不然一不小心,就会动了胎气,严重点还会流掉孩子的。
  “弟弟,没有想到你这么厉害了。”看到自己只是一个侧身,就把宋五的两只手臂牢牢钳住了。夜月由衷地感慨道。
  “没什么姐姐,这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不值一提的。”夜星用手把额前的刘海那么随手一拨,做出了帅不能挡的样子。
  “哈哈,弟弟,你可真逗啊。”夜月也被夜星的动作给逗乐了。不过,奇怪的是,以前,她的印象中,总是皮肤白白的,脸色差差的弟弟,这段日子越发的给人一种玉树临风,帅气无比的感觉。
  “不过,弟弟啊,你确实是比以前帅多了。”这个帅字还是夜星教给夜月的。
  “哈哈,那是,你以后会发现你弟弟越来越帅了。简直帅不能挡。”夜星嬉皮笑脸道。
  姐弟两个人随意地聊着天。夜氏站在门口,觉得眼泪都出来了。夜月和夜星的爹老早就去世了,她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的,受过不少的白眼和困难,她一个人都咬牙熬过来了。
  可是前几年,夜星跟人混成了混子,每当想起这件事情,夜氏就夜不能寐,觉得睡不好觉。
  可现在呢,被人打了几十板子的屁股,夜氏都以为这个儿子这次是保不住了。没想到,儿子不但能打能跳了,而且变好了,开始学好了。这样一来,夜氏又觉得日子好起来了。眼看着本来越发生疏的姐弟两个又开始有说有笑了。夜氏简直要乐坏了。
  “娘,你怎么哭了刚才那个宋五打你了?还是骂你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轻易放过他了。至少要暴揍一顿才行。”看到夜氏流泪了,夜星不禁问道。他对于这个母亲还是很认可的。一来,前世他没有父母,只是个孤儿。对于有个这么贴心温暖的母亲还是很高兴的。二来,前世他一个人过日子,知道生活的艰辛。对于这个既当爹又当妈,养活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是很敬重的。
  “娘,是啊,你怎么了?”夜月挺着个大肚子,走过来比较慢,也关切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娘没事,娘没事。娘那是高兴的眼泪。我们夜星总算是长大了,懂事了。娘替你们高兴着呢。”夜氏说着,又抹了抹眼泪道。看着眼前的这个妇人,满头的黑发已经有了一些白发在中间了。头发插着一根已经磨得不成样子的银簪子。但是,头发被梳得整整齐齐。
  夜氏穿着一件破旧的衣衫,整个人在风中有着一种羸弱的感觉。夜星知道,这不是错觉。夜氏这几年为了这个家,为了夜星操碎了心。然后赚来的钱又被夜星拿去吃喝嫖赌了,可以说家里的近况很不好。夜氏这几年吃不好,睡不好,为了儿子又要拼命挣钱,这人的身子骨好得了,才叫怪事呢。
  夜星听到夜氏这么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娘,你这就高兴了。以后儿子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好好活着享福,长命百岁。”
  夜氏听了,不由地翻了一个白眼,笑道:“星儿有这样的决心,能说出这样的话,娘就开心了,娘就能长命百岁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说着话。
  一天也就眨眼过去了。
  这天,还在睡梦中,夜星就觉得外面传来了男子和女子的说话声。“难道是那个叫宋五的,又上门来了。这次,自己可不能放过了他。”夜星想到这里,猛地清醒了过来。
  他一个挺身,从床上跳了起来。急匆匆地套上了一身衣服,也顾不得没有穿袜子,就把脚套在了一双灰褐色的鞋子里,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怎么,姐,是谁来我们家了?我看谁敢来欺负你们?”夜星也顾不得还没有穿袜子,头发还披散着,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等看到来人的时候,夜星的鼻子“哼”了一声。“怎么,是你?”原来这个人居然不是宋五,而是夜星的姐夫李大牛。
  李大牛穿着一身黑色的短打,整个人看起来倒也是挺结实的。李大牛看到夜星的时候,也有些愣了一下。以前的时候,夜星在这种时候,肯定是赖在了床上,怎么叫都不肯起床的那种。
  “夜星,星弟,你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的夜星,李大牛居然有一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怎么回事情?妻弟什么时候给人这么厉害的感觉了?”李大牛也是很惊讶的,要知道,平日里夜星不是喝酒就是去赌博,根本就懒得理会夜月,也懒得理会李大牛。平日里的时候,也只有在向姐姐要钱的时候,他才会过来那么一趟。也不会理会李大牛,而是直接找夜月,吵着要钱。
  对于这个妻弟,李大牛是很看不惯的,也很不喜欢。当年的时候,夜月的人才相貌在村子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只所以找了他李大牛,只不过是因为,夜月有一个吃喝嫖赌的弟弟,谁也不想要娶个老婆,又沾上了那么样子的一个东西。
  李大牛呢,老实归老实,但是对于夜月也是真的喜欢。所以拼着让父亲和后娘数落了很久,也把夜月给娶到了手。
  但是美人在怀的生活虽然很不错,但是有夜星这个妻弟,让美人在怀的感觉也变成了一言难尽。
  平日里,以前的时候,夜星对于他这个姐夫还是有几分敬畏之情的。原身的夜星虽然是个混子,但脑子还是好使的。知道,钱虽然从姐姐那里要,但大部分都是姐夫那里弄来的。所以,平日里也不怎么喜欢在他这个姐夫面前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